中大最新研究 – 抑鬱藥治胃病 胃部如「小腦袋」 情緒壓抑可致胃痛

【明報專訊】每10個香港人,就有1人有「胃病」。大多數人照胃鏡都找不出病因,食胃藥亦沒法紓緩。究竟身體哪裏出問題? ▲息息相關——醫生解釋,情緒壓力與胃功能失調息息相關,逾半難治性胃功能失調患者都有焦慮徵狀。([email protected]/明報製圖)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發表最新研究,指出抗抑鬱藥有效治療胃功能失調,改善腹脹、早飽等徵狀。原來,腦部與腸胃分裂自同一組細胞,共用同一類神經傳遞物質,因此胃部是「小腦袋」;當壓力大、情緒差時,胃就成為「出氣袋」。 經常出現胃痛、上腹部灼熱,容易感到飽脹等徵狀,大家最擔心是胃潰瘍、胃癌等嚴重疾病。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腸胃及肝臟科教授胡志遠表示,俗稱「消化不良」的胃功能失調,與胃潰瘍、胃癌等結構性胃病的早期病徵十分相似,難以區分。但後者病情一旦惡化,會出現嚴重徵狀,如大便出血、嘔吐、貧血等。 中大:抗抑鬱藥治不明胃病 胡志遠續指,要區分兩者,可從病因入手,胃潰瘍、胃癌等胃病源於消化道結構出問題,胃功能失調則找不到病因,「無論照胃鏡、做掃描、驗血等,都找不出」。另一分別為發病情况,胃功能失調患者在發病一周後,病情會緩和,結構性胃病患者則會持續發病,病情愈來愈差。   ▲(明報製圖)   「全港有一成多人患有胃功能失調。」胡指出,從臨牀經驗發現,近年病患有年輕化趨勢,最年輕的患者為小學生,部分患者清早上學前未食早餐已經胃痛。 年紀輕輕,為何受胃痛纏擾?胡解釋,胃功能失調由多種致病機制互為引發,其中壓力情緒為「上游病因」,具早期影響,常為發病根源;壓力大時,胃部成為「出氣袋」,令胃痛覺神經線過分敏感,「飲了小量凍飲,胃部以為你飲毒藥」,情况如警鐘誤鳴。 胡續指,腦部與腸胃分裂自同一組細胞,共用同一類神經傳遞物質,因此胃部稱得上是「小腦袋」。當小朋友每天忙溫書考試,大腦有時會抑壓情緒壓力,然而壓力和情緒不會消失,結果投射至「小腦袋」,出現胃痛及胃脹徵狀。 治療胃功能失調,胃酸抑制劑及胃促動藥為常用的第一線藥物,但中大研究顯示,不足三成患者對這些藥物有良好反應。胡志遠引述研究指出,胃功能失調者的胃蠕動速度減慢,對胃酸較敏感,因此胃酸抑制劑及胃促動藥能紓緩徵狀。但兩種藥物皆不治本,亦只宜間歇使用,長期服用可能帶來副作用,如骨質疏鬆、胃細胞變化等。 其餘近七成,即本港逾50萬患者對一線藥物治療沒有效果?胡志遠指出,此類患者屬於「難治性胃功能失調」,現時未有研究解釋到治療無效的原因,但發現這類患者多數同時有其他功能性腸胃病,如腸易激綜合症,另外逾半難治性胃功能失調患者有焦慮徵狀。   研究:六成病人治療有效 中大醫學院最新研究證實,低劑量的三環抗抑鬱藥「米帕明」,有效治療難治性胃功能失調。研究結果是否意味抗抑鬱藥能成為胃功能失調的靈丹妙藥? ▲胡志遠(鄧安琪攝)   中大在2005至2010年期間招募107名患有難治性胃功能失調,對胃酸抑制劑及促胃腸動力藥均沒有良好反應的病人參與研究。胡志遠指出,在研究中,六成服用三環抗抑鬱藥的患者認為治療有效,另有近兩成的患者出現副作用,如口乾、便秘、視力模糊或渴睡,亦有5名患者服藥後認為治療無效。 胡解釋,該5名患者胃功能失調的情况較嚴重,抑鬱情况較差,未來或需轉服其他血清素及情緒藥物。   三環類抗抑鬱藥非人人適用 另外,抗抑鬱藥非人人適用,如青光眼患者、懷孕婦女、對三環類抗抑鬱藥有過敏反應的人士等。胡強調,病人接受抗抑鬱藥治療前,須經醫生評估,並在監督下用藥。 他指出,治療難治性胃功能失調時,醫生宜多管齊下,讓病人理解前因後果,覺察胃部不適與情緒壓力相關,學習調適生活節奏。他又建議,若胃部持續不適超過兩星期,應求醫檢查。 文:鄧安琪、李祖怡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父母吵架 影響孩子情緒 拒絕上學 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青木瓜水紓緩痛風 長飲脾胃受罪 只消腫痛 不減尿酸   Read more

小朋友手機上癮 精神科醫生:父母應先自我檢討

【明報專訊】無論大人或小朋友,香港人使用流動電話的時間愈來愈長,乘車、逛街、用膳,人人機不離手,手機成癮有愈發普遍的迹象。 「上癮」其實關乎人類特性 精神科專科醫生傅子健指出,「上癮」這現象其實關乎人類特性,任何事物只要可帶來歡樂或愉悅感覺,就容易令人上癮,像喝酒、吸煙一樣。 傅子健指,除成人以外,也有不少對手機上癮的兒童患者。很多學校要求學生把手機關掉,或放進儲物櫃,但有學生因而上課時不能集中,甚至偷玩手機,最後被罰,家長唯有帶子女求診。有一個11歲患者更因為沉迷手機遊戲,因而不斷「課金」,終被父母發現。   擴闊社交 建立多元興趣 面對子女出現手機上癮的徵狀,傅子健建議,家長應先了解為何子女有這樣的行為,針對原因而跟進。減癮的大原則在於拓闊子女的生活圈子,可以透過不同活動,如打球、做運動、看電影等娛樂,讓子女從其他活動尋找樂趣,減低對手機的依賴。同時,家長要檢討是否和小朋友相處的時間不足,甚或是自己也有沉迷行為,無法身教,才讓子女對手機上癮。   規劃生活比藥物更有效 若成癮徵狀已對生活造成極大影響的患者,例如專注力嚴重不足,醫生會考慮處方藥物。但傅子健強調,為患者建立一套完整的生活規劃,包括手機以外的多種娛樂和興趣,才是可持續的治療方式,比藥物更有效。   【睡眠與疾病系列】你有失眠嗎?安睡貼士:養成好習慣KO失眠 抄寫慢 讀漏字 只因懶? 雙眼唔合拍 孩子食死貓 美政府里程碑研究 初步數據出爐 常用手機電玩 兒童大腦皮層變薄   Read more

【有片】溝通技巧差,失眠,坐立難安-「無手機恐懼症」症狀!醫生教5階段治療手機成癮

【明報專訊】今早上載的相片,收到幾多心心?糖果方塊遊戲,進攻第2000關了!社交網站上,最新的話題是什麼?WhatsApp群組留言不斷,想第一時間看親友在說什麼。手機幾乎成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 ▲(Filip [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無電、無網如坐針氈? 你被手機綁架了! Nomophobia(無手機恐懼症)是劍橋詞典的新詞彙,當手機不在身邊、沒電、沒網絡時,你會否坐立難安?現今男女老幼都機不離手,究竟怎樣才算手機上癮?   問醫生 傅: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 鄭:鄭志文(家庭醫生) 機不離手,由頸痛到落腳? 問:長時間看着手機,對身體有何影響? 鄭:長時間使用手機對身體多方面皆有影響。首先,眼睛長期專注在面積細小的熒幕上,會減少眨眼的次數,令眼睛乾澀;使用手機時,很多人會連續花一兩小時以上,易令雙眼疲勞,從而影響視力,例如令近視加深。 其二是骨骼關節的問題,因大家使用手機時經常低頭,頸部多向前傾,增加頸椎關節和肌肉負荷,長期如此有可能長出骨刺,或椎間盤出問題;而手指關節長期重複動作也容易發炎,或致退化性關節炎,手腕、手肘、肩膊有可能受影響;如果使用手機時坐姿不正,則令腰骨、腳部也出現痛症。 情緒方面,手機熒幕發出藍光,加上觀看內容或遊戲太刺激,會影響睡眠質素,甚至引致失眠。   停不到 = 上癮? 問:什麼是上癮? 鄭:對於上癮,醫學上有相關定義。簡單來說,患者會對某件事物產生欲罷不能的感覺,經常「心思思」做某件事,無法自控,若不做時會有斷癮反應,總是感覺不自在,被阻止時會有暴躁情緒,也會有愈來愈難滿足的感覺。很多時患者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導致不良後果,例如為家人所不喜,社會所不容,甚至屬犯法行為,但他們也不加理會,不斷「重犯」,醫生就會考慮患者對該事物產生上癮反應的可能。不過上癮並非無得醫,只要與醫生一同訂立治療方案,也有可能治癒。   ▲(鄧宗弘攝)   機癮難止如吸煙飲酒? 問:手機成癮的定義、徵狀及影響? 傅:對於「手機成癮」,現時醫學界尚未有清晰而統一的定義。但一般而言,第一,患者使用手機時會產生愉悅反應,令他們無法停止;第二,一旦被中斷,如手機沒電、沒數據,就會產生強烈不安,像煙民戒煙時出現「煙癮」的不安;第三,使用手機的快感會不斷下降,愈來愈難滿足,像飲酒的人,初時一杯已經滿足,但久而久之,需要分量愈來愈多,便是上癮的徵狀。 若論手機成癮的影響,其實可能是患者手機上癮的原因,因和果成了惡性循環。很多患者本身的社交技巧不佳,但透過手機和網絡與人溝通,甚至用不同身分與人在網絡上溝通,避免正面接觸。當患者沉迷於這種交流,便更忽略現實生活中與他人溝通的重要。社交技巧亦無法改善,唯有繼續透過手機才能與人有效交流。   行為治療戒心癮? 問:如何治療手機上癮? 傅:治療一定要針對源頭,必先找出患者沉迷使用手機的原因,例如喜歡網購、追蹤新資訊、觀看色情影片、玩手機遊戲等,才可正式開展治療。治療分為5個階段: 第一是前思索期,因患者仍未意識自己的上癮行為,治療重點是幫助他了解問題所在; 第二是思索期,要讓患者明白自己的行為對生活帶來的影響; 第三是計劃期,要訂立治療方案,令患者減低對手機的依賴; 第四是實行期; 最後是維持期,要避免患者重拾上癮行為。 一般來說,治療方案以行為治療為主,只有極端情况才會使用藥物。   「宅男宅女」易中招? 問:如何預防手機上癮?誰是高危群? 傅:手機上癮的高危群包括社交能力不強,不懂怎樣開口與人溝通的人,他們或覺得透過屏幕可避免與人正面接觸,是更佳的交流方式,這類人士較易對手機上癮。 另外,一些人生活中沒有特別興趣和專長,自信心不強,但在手機遊戲中找到滿足感,甚至認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打機,這些人亦特別容易對手機上癮。 要預防手機上癮,我們要注意避免依賴手機。平日與他人接觸時,以正面交流為宜,面對面接觸,或打電話聊天會比使用手機短訊聯絡更好。正面交流不僅可促進雙方感情,也能訓練我們的社交和溝通技巧。此外,應建立多元興趣,避免手機成為唯一娛樂的途徑。   文:段曉彤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2):當醫生再變成病人

【明報專訊】前幾天有一位醫生同事向我求診,奇怪的是他並不是患上什麼奇難雜症,而是近月頸上長了不少黑色的斑點。這位醫生才40歲,身體一向健康,生活飲食正常,不煙不酒,也沒有家族病史。可是他擔心這些黑色斑點可能是某些癌症的預兆,所以便變得很焦慮,四出找同事求診。 ▲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 黑斑「凶兆」? 四出求醫 醫書中的確有記載頸項上黑斑點可能與多種癌病有關係,它的成因並不清楚,只是有些患上癌症的病人於發病前都有長出這些斑點。可是很多健康正常的人也會長出這些斑點,所以這皮膚的問題並不一定是「凶兆」。但這種憂心卻令我這位同事四出尋找更高明的醫生求醫。   他的第一位醫生是個博學多才的專家,看過這位同事的情况後便即時翻查典籍及文獻,結果他提出了十多個頸項患上黑色斑點可能性,並且覺得現階段很難確定病因,必須進一步詳細檢查,包括驗血、超聲波、電腦掃描等。   等待報告 心急如焚 已記不清做了多少項化驗,但等候報告需時,於是我這位憂心的同事又找另外的醫生求助。他的第二位醫生是個小心翼翼、按規矩程式做事的人。經過診斷後,他便向這同事說:「你的情况有可能非常嚴重,也可能沒有什麼問題。現階段我不能夠肯定,你自己也是醫生,應該明白箇中道理,還是耐心等候化驗報告才決定下一步吧。」   要做的檢查已經全都做過了,但這段等待報告的日子卻度日如年。身為醫生,知識愈多,憂心卻愈重。內心納悶,於是他也來找我談談他的情况。從他話語間可以感受到一種打從內心說不出來的厭煩,於是我對他說:「我想,你需要的並不是更多的化驗,或從另一位醫生告訴你什麼可能性或如何不肯定,這些公式化的答案,我們每天也不知重複地向病人說過多少遍。」 ▲資料圖片 我接着說:「當了醫生這麼多年,我的經驗或直覺告訴我,你不似是患上癌病或其他嚴重疾病。當然我沒有水晶球,也許我的判斷未必百分百正確,但身為醫生,我覺得我有責任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你,以免你過分擔心。」這位「病人醫生」聽到我這番話後,竟然欣喜地回應:「陳院長,你剛剛的那番說話,是近幾個星期我覺得最入心的!真的很多謝您,我今晚可以睡得好了!」   溝通正是良方妙藥 現今醫學發達,先進的科技及治療往往令行醫者忘記了我們與病人的溝通是最有效的良方妙藥。也許我們也愈來愈害怕出錯,怕病人失望,也怕病人投訴我們誤導或誤診,以至說話也變得愈來愈小心,醫患間的疏離也愈明顯。盼望這位「病人醫生」在確認自己身體無恙後,也會更懂得照顧病人心靈上的需要。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1):在中東尋找機遇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0):愛上你的膽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88):疾病,你可以多狂傲?   Read more

肺腑之言:哮喘藥,可以減嗎?

【明報專訊】哮喘是一種慢性的支氣管炎症,除了小部分病情較輕和沒有較頻密病徵的病人外,大多數哮喘病患者都需要每天服用預防性藥物(例如吸入式類固醇和吸入式長效氣管舒張劑)去控制病情。然而,一個常常會遇到來自病人的問題就是:「醫生,我可唔可以減藥呀?」 ▲吸入器——常用的哮喘藥物,需要使用各種吸入器把藥物輸送至肺部,如病人不正確使用吸入器會影響治療效果。([email protected])   評估4周病情 計算控制程度 當今國際治療哮喘的指引中(例如Global Initiative For Asthma,簡稱GINA),用以治療哮喘的藥物是以階段性方式(Stepwise Approach)去區分成第一至第五(病况最嚴重)階段,而病人最近的病情控制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考慮因素。在評估過程中,醫護人員會集中留意病人過去4周的病情作出詢問。問題包括: 1. 病人會否因為哮喘病徵(例如呼吸急促、喘鳴、咳嗽或胸悶等)的出現而在夜半或早晨提早醒來 2. 病人在日間出現哮喘病徵的頻密程度 3. 有否因為哮喘的病徵而無法正常地工作、上學或在家中完成平常能進行的活動 4. 病人因哮喘病徵而需要使用短效氣管舒張劑的次數 此外,病人有否因急性哮喘病發而去醫務所或急症室就診甚至住院;有否因病而無法正常地作社交、康樂和體育活動,以及病人本身對自己病况的整體觀感,對於評估病者的哮喘控制都會有幫助。 其實,醫護人員也會採用一些標準化問卷有系統地評估和計算病患者的病情控制程度,使醫生在考慮使用或調配藥物時有一個客觀參考數據。當然,量度病人的肺功能指標或最高氣流量計讀數,亦可提供對病情有用的資料。 然而,除了評估病情控制外,我們還要考慮很多因素才可以確定是因為藥物不足而引致控制欠佳。首先,要確定病人有否遵照醫生指示依時服藥:由於有很多病人會因誤解用藥方針或害怕藥物副作用,而不定時服用控制病情的預防藥物,因此仔細查問和解釋十分重要。 此外,由於現時大部分常用的哮喘藥物,都需要使用各種吸入器(inhalers)把藥物直接輸送至肺部,如果病人不正確地使用這些吸入器,治療效果自然會事倍功半。另一方面,其他會影響哮喘控制的疾病,例如鼻炎、食物過敏或胃酸倒流等,都需要作出及時診斷和適當處理,使治療哮喘的藥物會以恰當分量發揮出應有的效果,以減低副作用。 最後,在評估病人時,醫生還會考慮到病人的家居及工作環境轉變、天氣的變化、流感季節的來臨,以及病人本身的心理狀况和意願等因素。 哮喘控制欠佳,是即將發生的急性哮喘病發一個警號外,亦對病者的肺功能有長遠的影響,因此絕對不能輕視。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過敏系列】哮喘「斷尾」有機?及早治療控制病情 減少發作 【過敏系列】乾咳、久咳或是氣管敏感? 【過敏系列】知多啲:三分二哮喘兒 5歲後自然痊癒   Read more

獲李嘉誠基金捐1000萬 養和推心臟手術資助計劃

【明報專訊】養和醫院心臟科中心獲李嘉誠基金會捐款1000萬元,推行為期3年的「心臟導管介入資助計劃」,協助有需要病人做冠狀動脈支架植入術、經導管主動脈心瓣置換術、二或三尖瓣夾合術及左心耳封堵手術等程序,至今有10名病人受惠。 ▲網上圖片 八旬翁微創換人工心瓣成全港首例 年屆87歲、天生內臟位置左右對調的余先生是其中一名受惠者,他去年底因主動脈心瓣嚴重狹窄而需動手術。基於年紀及身體狀况,他不適宜接受開胸手術,醫生決定為他做微創「經導管主動脈心瓣置換術」,更換人工心瓣,他成為了全港首個接受上述微創手術的病人。 手術前,余先生間中會頭暈及氣促,令活動能力降低,術後情况改善。他說,自己退休已久,十分關注手術所需費用,幸得基金資助及醫院減收部分費用,令他可接受先進的手術緩解病情。 「心臟導管介入資助計劃」資助患有冠狀動脈堵塞、主動脈心瓣嚴重狹窄、二或三尖瓣閉合不全及非瓣膜性心房纖顫的病人做手術。醫生會為病人置入如血管支架、人工心瓣、二或三尖瓣夾合器及左心耳封堵器等植入物。 養和醫院發言人表示,資助計劃下,每名病人的資助額介乎18萬至50萬元不等,預計3年會有逾30名病人受惠。除李嘉誠基金會資助手術相關費用外,養和及參與計劃的醫生減收部分住院費及醫生費,病人需要負擔部分手術費用。發言人稱,個案會由養和心臟科中心醫生團隊審核,考慮病人狀况、評估術後生活質素的提升等因素;計劃亦會考慮其他心臟科醫生轉介的個案。 計劃去年7月正式展開,至今已有10名病人受惠,涉及的資助金額逾200萬元。   Read more

父母吵架 影響孩子情緒 拒絕上學

【明報專訊】早前看過舞台劇編劇莊梅岩一篇講述她童年的專訪,她提到父母感情深厚,彼此尊重信任,令孩子在幸福快樂的家庭中成長。她也從父母的愛,得到一份十分珍貴的禮物,就是很堅實的安全感,令她對婚姻抱有正面態度。 ▲無所適從——孩子面對父母關係惡化,會無所適從。(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個案無關,[email protected]) 誠然,家庭穩定和父母鞏固的婚姻,都直接影響孩子對人對事及對這個世界的價值觀。 孩子能健康成長,勇於探索身邊事物,學習信任身邊人,跟自小建立的安全感有着重要和必然的關係,也是成長過程中建立自信和自尊的基石。 處理過眾多有關孩子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個案中,超過一半以上都跟父母的情緒有關,當中又約有一半是跟父母之間的感情質素有關。孩子的年紀愈小,對父母的依附愈多;而孩子往往也是對父母的情緒反應最敏感的。發展心理學家Edward Tronick的「木無表情實驗」(Still Face Experiment)印證了孩子在面對父母的情緒轉變時會產生不安和焦躁,並會用自己的方法試圖改變這個令他們緊張不安的局面。 婚姻保鮮法:拍拖「進補」感情 避免分房 家嘈屋閉 無耐性了解子女需要 再者,家長的不穩定情緒也會直接影響他們理解和處理孩子問題的能力。而這些所謂「問題」,有時只是孩子在不同成長階段中的正常發展,例如孩子跟同學爭執,如果父母情緒穩定,可能較易接受這是學習社交的必然過程,冷靜跟孩子討論解決問題的方法。相反,若父母感情不佳,關係緊張,面對不小壓力,已沒有空間和耐性去學習處理孩子「問題」背後的「真正需要」,或會怪罪孩子行為差劣,過分嚴厲責罵他們。其實父母是否明白孩子真正需要是什麼呢? 晶晶的故事是個好例子。今年才10歲的她十分懂事,可能因為從小就聽着父母為他們不同的「原則」爭辯,明白了很多「做人道理」。特別是晶晶升上小學後,父母對她的學業期望和學習態度各有不同的看法。晶晶那無辜的眼神彷彿告訴了我:「媽媽又說成是我的問題吧。」晶晶見過不少專家,也習慣了媽媽標籤她是個「問題孩子」、「不努力的孩子」。在見面中,我與晶晶很快便進入了「問題的核心」…… 用「貌合神離」來形容她父母的關係極為合適。他們各自坐在一張三座位梳化的一端。當一方說話時,另一方就用凌厲的眼神「回應」,到另一方說話時,這一方又報以不屑的「翻白眼」。你糾正我的管教方式,我反駁你的價值觀,沒完沒了。當然問題的核心並不在於管教方式,或是更高層次的所謂「價值觀」,而是晶晶一語道破的核心——「他們不再愛對方了」。 面對父母的感情問題,不論是緊張的關係、激烈的對罵、互不瞅睬的冷戰,甚至只是很微小的變化,孩子也會感到焦慮、難受、不安,甚至憤怒: 「他們不再拖手了。」 「媽媽近來很少笑。」 「爸爸很晚才回家。」 「周末已很少一家人去玩了。」 有時,孩子才是最清晰的旁觀者: 「媽媽,你為什麼不跟爸爸說清楚?」 「我兩個也愛,你們可否原諒對方?」 「我不想失去了完整的家。」 家變危機困擾 孩子易病難專注 孩子面對父母關係轉變時,通常是無所適從,有些孩子會出現身體問題,例如痛症、容易生病。也有些會影響日常生活,如胃口欠佳、睡眠不穩、動力下降、難以專注、成績下滑;也會變得情緒不穩,易哭易怒,緊張擔心,更甚者會拒絕上學,晶晶就是這些孩子的其中一個;晶晶悄悄告訴我:「萬一爸媽吵起來時,我可以及時安慰媽媽和保護着他們。」 父母離婚好聚好散 減對孩子傷害 有一次,晶晶幽幽地告訴我: 「我想好了,如果他們真的要離婚,我兩個也不會跟,我會離開這個地方,因為這裏已不再是我的家,我會躲起來,希望他們為了找我而重新再走在一起,不再吵架。」聽罷,我心裏十分難過。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婚姻保鮮法:拍拖「進補」感情 避免分房

【明報專訊】打從說「我願意」那一天起,滋養婚姻就是每對夫婦要一生共同努力的課題。而孩子的出現,本是夫妻間愛的延續,但往往也是最容易失去重心的時候——過於側重孩子的需要而忽略與枕邊人維繫感情。婚姻裂縫有時就在不自覺下形成,讓一些外在因素有機可乘。因此,平衡與孩子和伴侶的關係是非常重要。 ▲[email protected] 婚姻保鮮法: 1. 保持親密感,從細節開始。用身體語言培養親密感,例如拖手、擁抱、望着對方眼睛說話等,是滋養婚姻的「補品」。 2. 夫妻要有定時的「拍拖」時間。在許可情况下,將孩子交給信任的人暫時照顧,騰出一天半天重拾拍拖的溫馨時光。「拍拖」時,盡量避免討論孩子事務,只專注對方的需要,聆聽對方的生活,分享樂事,分擔煩惱,並予以支持、鼓勵和接納。 3. 夫妻盡量避免長期分房睡。明白父母有時也會因着不同原因而需要跟孩子同睡。如果是特殊情况,例如孩子生病,那是可以理解的。但盡量避免長期跟孩子同牀而跟伴侶分房睡,因為親密感是維繫夫妻感情的重要元素。   Read more

父母離婚好聚好散 減對孩子傷害

【明報專訊】誠然,無論怎樣努力,有些婚姻最後都會因不同的原因而不能協調和繼續下去。這個時候,父母的決定和處理方法就必須要照顧孩子的感受和將傷害減到最低。 1. 夫妻管理好情緒,盡量避免在孩子面前激烈爭論。 2. 坦白告訴孩子父母不能再一起生活,而將要分開居住(或直接用「離婚」這個詞語)。因為對孩子來說,肯定的答案和預期總比任何藉口更能令他們更安心。 3. 告訴孩子父母的感情問題並非他們的過錯,即使父母感情不同了,但是他們仍然是父母親愛的子女。 4. 如果父母決定離婚,就要對孩子簡述即將面對的實際生活轉變,令孩子安心。 5. 如父母心情許可的話,盡量多聆聽孩子的心聲,紓解他們對家庭的變化而產生的擔心和焦慮。   Read more

草本成分或與西藥相冲 亂用睡眠補充劑 隨時傷「心」

【明報專訊】本周五(15日)是世界睡眠日,據World Sleep Society(世界睡眠協會)的資料,全球45%人口有睡眠問題,影響健康和生活質素,但不到三分之一人尋求專業幫助。 ▲失眠成因——每晚輾轉反側未能入睡,有人會選擇坊間的睡眠補充劑,不過對失眠未必有幫助。要對抗失眠,最好先了解睡不着的成因。([email protected]/明報製圖)   對付失眠,很多人嘗試坊間各種安眠產品,例如某些含草本提煉物的噴劑,聲稱不會造成依賴;亦有人服食褪黑激素甚至抗組織胺。究竟能否安枕無憂? 安眠藥須經醫生處方,睡眠補充劑則可在藥房、個人護理用品店買到。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副教授兼註冊藥劑師李詠恩表示,「睡眠是與體內一些神經物質分泌有關,補充劑的作用一般是調整這些神經物質的分泌,包括直接吸收、補充不足,或者藉着補充劑刺激體內神經物質的分泌,從而調整睡眠。」李補充,安眠藥一般直接作用於腦部睡眠區,給予身體「休息」的直接神經指令,從而達到入睡及維持睡眠的效果。 你有失眠嗎?安睡貼士:養成好習慣KO失眠 草本成分欠臨牀藥理支持 市面一些標榜用天然草本精華的助眠產品,含白栗花(White Chestnut)、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岩玫瑰(Rock Rose)、鳳仙(Impatiens)、櫻桃李(Cherry Plum)、鐵線蓮(Clematis)精華,聲稱能「提升睡眠質素」、「幫助鬆弛情緒」、「不會令人上癮」。 李詠恩表示,未有足夠證據支持這些成分在臨牀上有助睡眠,其中岩玫瑰、鐵線蓮、鳳仙、聖星百合暫未見應用在臨牀藥理上。「外國有保健品含有鐵線蓮,聲稱可治療頭痛、關節痛、靜脈曲張……也有些含有岩玫瑰,稱有助放鬆或鎮靜緊張、恐慌、憂慮。針對睡眠方面,或許對部分人有成效,惟我們找不到這些花草精華有臨牀效果,目前欠缺大型醫學研究支持。」 李提醒需長期服食藥物的患者,使用這類花草精華時要格外小心,「譬如聖星百合,含有與西藥強心藥Digoxin類似的物質,此藥用以減慢心跳、加強心臟泵血的力度。如果本身正服食這類西藥,再加上聖星百合,有可能加劇減慢心跳的情况」。此外,聖星百合亦與其他西藥相冲,例如利尿劑(Diuretic Drugs),常用於心臟衰竭的病人。 ▲李詠恩(李祖怡攝)   褪黑激素補充劑 治療對象有局限 市面常見的安睡產品,不乏褪黑激素補充劑。由於睡眠受個人和外在因素影響,包括生理時鐘、睡眠驅動力、環境等,而褪黑激素是荷爾蒙的一種,能幫助調節人體的生理時鐘。 香港睡眠醫學會代表兼精神科專科醫生方日旭表示,褪黑激素在接近日落時分開始增加分泌,令人漸漸有睡意,凌晨3、4點分泌最旺盛,然後逐漸回落。「光線能控制褪黑激素的分泌,尤其是藍光。非光線的刺激亦能控制生理時鐘,譬如飲食時間、日常生活的時序等。另一個因素是睡眠驅動力,我們起牀後,對睡眠的需求會一直累積,這與腦內分泌物腺苷(adenosine)有關。當這些代謝物不斷累積,會讓人愈來愈想睡覺。」 方續指,研究顯示褪黑激素補充劑對適應時差、睡眠時相後移症(delayed sleep-wake phase disorder,即患者睡眠充足,但無法自主睡眠時間,遲睡遲醒)、快速眼動睡眠行為障礙的患者有幫助,但在治療失眠方面的數據並不充分。美國睡眠醫學學會(AASM)研究顯示,服用2毫克褪黑激素補充劑的人,入睡所需時間平均少9分鐘,對睡眠質素只有少許改善,「該研究不建議用褪黑激素來治療難以入睡或維持睡眠。在英國,褪黑激素可以用於短期治療55歲以上有入睡困難的病人」。 ▲明報製圖   抗組織胺致口乾便秘 長者慎服 網上亦有提議服食抗組織胺助眠,因為它們會產生令人昏昏欲睡的副作用。李詠恩則表示:「抗組織胺有抗敏感、收鼻水等功效,第一代藥物如dimenhydrinate、promethazine,常見副作用是渴睡,第二代則沒有此副作用。抗組織胺藥物容易令人口乾、便秘,本身有這些問題的人士,尤其是長者,不能亂服。」 很多人擔心「上癮」而拒用安眠藥,但坊間的助眠產品亦有可能造成心理倚賴。李解釋,成癮定義分為生理倚賴(physical dependence)和心理倚賴(psychological dependence),生理倚賴是指身體因為藥物的緣故,機能改變,停藥後身體無法回復服藥前的狀態;若停藥後身體仍正常運作,只是心理上覺得不舒服,便屬於心理倚賴。 「失眠有時與病人的生活節奏、環境、睡眠質素有關,譬如有人臨睡前跑步,跑步後要時間cool down(冷卻身體),難以立即入睡。」李詠恩不建議長期倚靠藥物去幫助睡眠,應了解自己的失眠成因,治本解決問題。 文:李祖怡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