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顏貼士:少糖少酒 青春常駐

【明報專訊】農曆新年快到,大家都想皮光肉滑、青春常駐。盧綺欣教路,想皮膚健康,可從日常飲食着手。 ▲均衡飲食——注意均衡飲食,豐富蛋白質的食物,有助修復細胞。([email protected]) 1. 蛋白質 肌膚有彈性 家禽、海鮮、雞蛋含有豐富蛋白質,有助細胞修復,維持肌膚的彈性,因為身體所有細胞、骨膠原都是由蛋白質組成。 2. 維他命C 促進膠原蛋白 維他命C有助促進膠原蛋白生成,不妨選擇維他命C含量高的水果,例如番石榴、奇異果、橙。 3. 維他命A、E 抗炎改善暗瘡 維他命A及E有抗炎作用,對於有暗瘡問題、經常敏感或發炎的人有幫助。紅蘿蔔、南瓜含有大量維他命A,果仁、煮食油均有豐富維他命E。 4. 少攝糖分 防細胞老化 糖分,尤其是添加糖,最終會在身體產生糖化終產物,增加體內自由基,加速老化。減少攝取糖分,能預防細胞老化。 5. 缺水嗜酒 皺紋增多 缺水或者多飲酒,都會令身體脫水,令皮膚彈性減少,皺紋增多。   Read more

增廣健聞 – 收據有「毒」?

【明報專訊】■收據有「毒」? 接過超市、櫃員機、餐廳等打印收據,你會點處置? 法國、西班牙和巴西合作的研究,從3個地方蒐集了112張用熱感紙打印的收據,發現75.9%含有雙酚A(BPA)。研究又發現,相關店舖員工的尿液中含BPA水平較高,估計是因為經常接觸熱感紙收據所致。 ▲([email protected]) BPA至今未有證實與任何癌症有直接關係,但相信它會影響人體荷爾蒙運作。歐盟已下調BPA的每日攝取量,同時已計劃規管熱感紙的BPA濃度。研究員建議,日常接過收據,應將有字一面向內對摺,不要用手揉成紙球,也不要收藏在袋口或錢包內,若沒需要就直接丟掉。 資料來源:英國國民保健署 ■鳶尾素 或成骨質疏鬆剋星 運動好處多,可以強壯骨骼和肌肉、控制體重,又能保持好心情。但究竟如何做到?上周本欄提及,或對阿爾茨海默症(Alzheimer’s)有作用的「運動荷爾蒙」鳶尾素(Irisin),是於2012年由哈佛大學Bruce Spiegelman團隊發現,Spiegelman的研究亦可能解釋到,為何運動對身體好處多多。 Spiegelman團隊研究鳶尾素多年,其中一項動物研究中,從骨細胞表面找到鳶尾素受體,研究發現鳶尾素可以令骨細胞生命延長,同時在骨細胞新陳代謝中擔當重要角色。研究員期望,鳶尾素可能是治療骨質疏鬆的新希望。 想要鳶尾素,運動時肌肉就會釋放出來! 資料來源: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專家教你跳糖尿健康操 ▲([email protected]) 由物理治療學會及香港糖尿科護士協會聯手設計,專為糖尿患者度身訂做的糖尿健康操,以輕鬆音樂及簡單舞步組成,助你天天運動,控制糖尿。 日期:2月15日(周五)、2月22日(周五)(共兩堂) 時間:下午2:00至4:00 對象:糖尿病患者 活動地點:香港復康會李鄭屋中心(深水埗李鄭屋邨孝廉樓地下) 費用:會員$20、非會員$30 查詢電話:2361 2838   Read more

醫賢心事:一句「新年快樂」招壓力?

【明報專訊】大家在節日期間所做的事、所見的人,都可能跟平日有很大出入,因而產生出不同的情緒。如果情緒狀態不太好的人,便容易被這些情緒牽動,誘發情緒問題。例如在節日期間,一班親戚朋友互傳節日信息,或是在社交媒體內出post放閃光彈,如果被孤獨感比較重的人看到,便容易產負面思想,例如覺得自己朋友不多、不受歡迎等等。 ▲聚會壓力——節日假期裏,與久未見面的朋友聚會,也可以是一種壓力。([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看朋友「放閃」掀孤獨情緒 除此之外,在舊朋友、舊同學的聚會上,每一個人給我們的感覺也不一樣;有些朋友我們會喜歡多一點,有些則不太說得上話來。跟自己喜歡的朋友在一起,可以帶動我們正面的情緒;反之跟一些久未見面,而自己又不喜歡的人交際,可能會產生抽離或格格不入的感覺,又或勾起過去不愉快的回憶。畢竟,少見面的朋友,雙方的友誼本身可能已出現問題。有時候,互相問候也可以是一種壓力。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別人未必明白,如果遇上不懂聆聽的朋友,硬要給予意見,便會弄巧反拙。 雖說如此,大家不要誤會,一般來說,社交、互動可以帶來正面的感覺,但即使短暫地出現以上的負面想法,亦是很常見和正常。 至於情緒不太好的朋友,負面想法和孤獨感本身已很容易出現,而這些場合只是一個觸發點。 接受假日裏的情緒變化 當假期完結、回到日常的生活規律後,很多人都能自然地放開假期裏的情緒變化。如果發現這些情緒一直在困擾自己,便要留意是否情緒本身出現了問題呢!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職業司機心臟病高危一族

【明報專訊】城門隧道公路昨有小巴翻側,有乘客目睹司機意外前疑已昏迷。有心臟科專科醫生指出,如有人突然昏迷,很大可能是心臟病發,而職業司機屬心臟病發的高危一族,應定期檢查身體,令自己及乘客多一個保障。 ▲(網上圖片) 心臟科專科醫生黃品立指出,如有人突然昏迷,主要有3個原因:突然中風、血糖過低及心臟病發,當中以心臟病發機率較高。心臟病成因包括心臟血管閉塞,影響心跳規律甚至令心跳停頓。 黃指出,職業司機屬心臟病發的高危一族,因職業司機多為中年男子,少做運動、工時長、精神壓力大,多吃快餐及多嗜煙酒等,有中央肥胖等問題,較易出現心臟病。他指任何年齡的職業司機均應每年或每兩年做身體檢查,以及早發現身體毛病,避免悲劇發生。 他指心臟病患者有一半病發前沒有徵兆,但如發現氣促、心口痛、頭暈、心跳亂、冒汗等徵狀,或有可能是心臟病徵兆,應及早驗身。他又指職業司機應注意飲食、多做運動、保持心境開朗、減少煙酒,以預防心臟病。 Read more

台灣「愛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嗎?

【明報專訊】香港男嬰「求心」的新聞,令人再次關注本地器官捐贈的不足。據國際器官捐贈與移植登記組織(IRODaT)2017年的數據顯示,西班牙是全球器官捐贈率最高的國家,每100萬人中便有46.9名捐贈者;香港則僅有6人。 ▲捐贈率低——香港的器官捐贈遠遠追不上需求。以腎臟為例,每年捐贈個案不足100,輪候人數卻超過2000人。(明報製圖) 各地政府想盡辦法,希望增加器官捐贈數目。最近台灣通過開放愛滋病感染者捐贈器官的法例,立法程序已接近尾聲。究竟風險何在?香港應否仿效? 13個月大的許智愷,確診患上限制性心肌病,上月初病情急劇變差,現急需O型血、體重8至15公斤的捐贈者移植屍心,為香港歷來年紀最小的求心個案。 ▲急需換心——13個月大的許智愷患上限制性心肌病,急需換心。(家屬提供) 港器官捐贈率低 100萬人僅6名 根據醫院管理局資料,目前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的登記人數已超過29萬。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港有49人輪候移植心臟,去年頭6個月捐贈個案則錄得6宗。醫管局轄下醫院2017年器官移植統計數字顯示,心臟輪候時間平均為21.7個月,其間死亡人數有9.6%。雖然心臟需求並非最殷切,但小朋友難找合適的捐贈者,故此移植心臟難度比成年人高。香港移植學會會長李威廉解釋,因為幼童的胸腔較小,容不下成年人的心臟,捐贈者的心臟大小要與受贈者相若。 「小心」固然難求,即使是其他一般器官,輪候名冊上都一樣有長長的名單,為何香港巿民捐贈器官的意欲那麼低?香港目前採用自願捐贈制度(opt-in),市民需要表達自己有捐贈器官的意願;相反預設默許捐贈制度(opt-out),則默許所有人是器官捐獻者,若巿民不願捐,必須主動拒絕並退出機制。政府過去曾提出推行預設默許器官捐贈機制,不過社會未達成共識。 李威廉認為,「器官捐贈是一個大愛行為,變了預設默許捐贈制度,未必是好事,一旦變了opt-out,就將自發的大愛行為變成一個責任。」雖然西班牙採用軟性預設默許制度,即最終都會尊重家屬的意願,但並不代表香港照用可提高捐贈率,因最終仍需家屬同意;要提高捐贈率,還牽涉其他因素,例如政府投放資源教育推廣等。李威廉又指新加坡實行預設默許制度,但捐贈率不見得很高。 ▲李威廉(受訪者提供) 患癌需先醫治 沒復發才可移植 提高捐贈率的同時,亦要考慮配對的成功率。事實上,部分器官衰竭病人未必適合接受手術。李威廉表示,「醫生會評估病人身體狀况,是否適合做器官移植手術。如有活躍的嚴重感染,要先醫好感染,才可等候器官捐贈。另外,如病人有惡性腫瘤,亦不適宜放在輪候名冊,需要先處理這個惡性腫瘤,待身體復元,再觀察一段時間,沒有復發,才可做器官移植手術。」他解釋經過器官移植手術後,病人需服食抗排斥藥,令抵抗力變差,增加感染和腫瘤的風險,故醫生必須小心評估病人狀况。 愛滋器官互捐 或致二重感染 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前,除了要評估受贈者的身體狀况,亦要檢驗捐贈者有沒有感染愛滋、乙肝、丙肝等常見病毒,感染愛滋或嚴重傳染病均不能捐贈其器官或組織。台灣過去規定,愛滋病帶菌者不得等待接受器官移植手術,不過在2016年已放寬,讓病情控制良好的感染者輪候器官移植,接受一般人捐贈。而台灣衛生福利部更於去年底修正「人體器官移植分配及管理辦法」,允許愛滋病人捐贈心臟、肺臟、肝臟、腎臟、胰臟及小腸。 「三四十年前,HIV(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帶菌者未必適合器官移植,因為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後,要食抗排斥藥,會降低身體抵抗力,擔心HIV病毒會因此增生,令病情惡化,死亡率提高。現在很多醫學界的觀點都認為,HIV以前可能是不治之症,但現在能夠醫治,等於是一個長期病,病人只要定時覆診、依時服藥,病情可以受到控制。」李威廉稱現時醫學昌明,抗病毒藥亦有很多選擇,只要HIV帶菌者身體狀况良好,便適合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美國在2013年通過《愛滋病病毒器官政策公平法》(HIV Organ Policy Equity Act),允許病情控制良好的愛滋患者之間移植器官。根據美國指引,愛滋感染者移植器官須符合以下條件: 1、CD4淋巴球數值大於200 cells/μl(CD4數值愈低,病毒愈活躍); 2、服用抗病毒藥滿6個月,測量不到HIV病毒量; 3、排除有感染或腫瘤。 不過,李威廉指愛滋病帶菌者互捐器官仍存有風險,「患愛滋病的捐贈者本身可能有伺機性感染(Opportunistic Infection),並不適宜捐贈器官,因為這會將病毒帶到受贈者身上。HIV有不同類型,分別是type 1和type 2,當中再分subtypes(亞型),會有不同的抗藥性,例如某一個subtype對某種藥有抗藥性,HIV陽性之間捐贈器官的話,有可能造成superinfection(二重感染),如果受贈者和捐贈者的subtype不同,變相多了另一個subtype的HIV病毒,可能對受贈者的抗病毒藥有抗藥性」。若事前知道受贈者和捐贈者的HIV類型和對藥物的反應,便相對安全。 港愛滋病人不多 暫未迫切實行 值得留意的是,將愛滋病帶菌者的器官移植給非帶菌者仍然存在高風險因素,故此台、美都僅允許捐贈給同樣是愛滋病帶菌者。在香港有什麼方法可提升器官捐贈數字?如果放寬捐贈者條件,例如參考美、台做法,容許愛滋病人互捐器官,又是否有效可行?「南非在2008年起,愛滋病帶菌者可以互捐器官。不過,南非相對較多HIV帶菌者,而部分等候器官捐贈的病人和捐贈者,都感染了愛滋病毒,所以就嘗試互捐,而且效果不錯。至於美國仍然是起步階段,2016年才有首宗移植個案,亦並非每間醫院都有做這類手術」。李威廉認為,香港暫未有迫切性實行愛滋病患者互捐器官,原因是器官輪候名冊上的愛滋病人並不多,與外國情况不同。 文:李祖怡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知多啲:肝炎可互捐器官

【明報專訊】既然愛滋病帶菌者可互捐器官,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帶菌者之間又可否捐贈器官? ▲(圖:[email protected]) 李威廉指出,乙型肝炎帶菌者可捐贈器官予乙型肝炎帶菌者,丙型肝炎亦一樣。一般來說,沒有感染乙型、丙型肝炎的捐贈器官,會分配給非乙、丙型肝炎帶菌者。由於丙型肝炎捐贈者數目不多,故丙型肝炎受贈者也可接受非乙、非丙肝炎捐贈者器官。   Read more

器官捐贈:器官捐贈卡沒法律效力 死後捐贈看家屬意願

【明報專訊】簽署器官捐贈卡,死後捐贈器官,家屬最終也可以否決? ▲表明意願——就算簽署器官捐贈卡,死後捐贈器官與否,家屬可作最終決定,所以應及早向家屬表明意願。(衛生署網頁圖片) 李威廉指出,死者生前即使簽署了器官捐贈卡,在捐贈手術前,死者家屬須簽署同意書,確認哪些器官或組織會作移植用途。 律師梁永鏗表示,遺體不屬於任何人擁有的資產,要求家屬簽署同意書的做法只是出於情感考量,顧及家屬的感受。在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登記和簽署器官捐贈卡只是表達意願的方式,均沒有法律效力,所以家屬不一定要跟從。相反,即使死者生前未有簽署器官捐贈卡,或曾表示不願意捐出器官,家屬仍可代死者捐出器官,決定權變相在家屬手中。 ▲梁永鏗(受訪者提供) 梁永鏗補充,器官捐贈卡不可以與遺書相提並論,因為在法律上無論是遺囑或死前遺書,也只能處理財產或遺產,而死後的身體並非法律上所包括的財產,也不能變成遺產,所以不能用遺囑或遺書來處理。 李威廉提醒,有意在死後捐出器官的人,除了網上登記和簽署器官捐贈卡外,應及早向家屬表明捐贈器官的意願,家人通常都會尊重。 Read more

立體感提升 色差改善 激光新法治老花 遠中近都睇清

【明報專訊】很多人都會問:「我從小到大視力良好,又沒有近視遠視,即使五十多歲也沒有白內障等問題,為何卻有老花?」其實眼睛的晶體跟其他器官一樣,用得多總會退化,晶體逐漸失去彈性,開始硬化,不能對近物對焦,因此看近物時會變得模糊。 ▲晶體老化——人到中年,眼睛的晶體開始退化,逐漸失去彈性,不能對近物對焦,便會出現「老花」。新的激光融合矯視手術,是改善老花眼方法之一。([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深近視一族可以透過激光矯視免卻戴眼鏡的不便,那麼老花又可否藉手術「逆轉」視力? 當有一天,你察覺自己將手機愈拉愈遠才看得清屏幕上的字,「老花」或許已經悄悄來了。老花出現,就需要一副專供近距離閱讀的老花眼鏡,但如果本身已經有深近視或遠視、散光等,就可能要隨身帶備兩副眼鏡,或選擇多焦點老花鏡片。除除戴戴換眼鏡,不少人都會覺得麻煩,於是也會想到可否如近視般接受矯視手術? 目前醫學界有3種針對老花的矯視手術,雖然都不會令眼睛晶體逆轉至年輕時的狀態,但至少讓視力不受影響,可如常生活。3種手術包括: ‧單眼視覺(Monovision) 最早的老花矯視方法,適用於40至65歲沒有白內障人士。利用激光打磨角膜改變弧度,把主力眼的近視、遠視、散光矯正,用以看遠物;而另一隻眼則預留或製造約150至250度近視,用以看近或抵消老花。可是,手術沒有矯正中距離視力,所以病人術後看中距離事物會不清晰,景深立體感較差,手術後駕車或運動時會受影響。滿意度僅約六成(59%至67%)。 ▲手術影響——接受單眼視覺矯視後,視覺上的立體感會較差,駕車泊位時或會無法掌握停車距離。([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多焦點人工晶體手術(Multifocal IOL) 適合65歲以上及同時患有成熟白內障人士,因為中年病人做會有較高風險出現視網膜脫落。以手術摘除原有晶體,植入多焦點人工晶體,治療白內障,同時改善老花問題。病人於術後看近或遠距離的事物都清晰,不過可能會出現較多「鬼影」(影像重疊)或眩光,夜間情况或更嚴重,而劇烈運動可能會有晶體移位的風險。晶體未有混濁的40至60歲人士,未必適合這治療方案。 ‧激光融合矯視手術(Laser Blended Vision ,LBV) 英國眼科教授Dan Reinstein一直研究激光矯視技術,2016年7月在期刊CRSTEurope內發表對老花手術的看法。Dan Reinstein視力一向正常,亦曾為約25,000名病人施行眼科手術。直至53歲那年,他發現自己開始有老花,遂研究最適合自己的根治方法。他表示:「兩種傳統老花矯視手術的效果相若,需要考慮的着眼點是手術風險,亦是病人最關注的事。」雖然當時他已年屆53歲,但他沒有患白內障,眼睛的晶體仍然很清澈,加上他熱愛運動,而且需要為病人做手術,所以治療老花問題亦不是隨意決定。有研究發現,每1000名接受多焦點人工晶體手術的病人當中就有1人出現嚴重併發症,如永久失明;而每1000名接受單眼視覺手術的病人,則有1名視力較手術前差。對於Dan Reinstein而言,單眼視覺手術的風險較低,但他仍然想選擇另一個更理想的方案。 LBV是目前較新的老花矯視方案,技術保留了單眼視覺的原理,並於預留或製造150度近視的眼睛加入輕微球面像差(Spherical Aberration)以增加景深及改善色差,為雙眼創建融合區(Blend Zone),使大腦更容易融合兩隻眼睛的圖像,提供良好的遠、中、近視力及不影響原有的顏色及立體感敏銳度。此手術彌補了上述兩個手術的不足。Dan Reinstein領導的臨牀研究,為148名病人(296隻眼睛)作激光融合矯視手術,病人年齡44至65歲,手術後追蹤1年,98%看遠可達20/20良好視力及99%看近可達J3水平(正常無老花眼者可看到J3)。 白內障成熟患者不適用 不過,此手術不是人人適用,它亦有一定的限制,患有成熟白內障不適宜,因為已有成熟白內障的病人,視力會比正常眼睛弱,不能達到最佳效果,而且若白內障惡化,視力亦會繼續變差。此外,圓錐角膜、青光眼,及曾有角膜感染或免疫系統疾病等人,亦不適合。而過去曾接受激光矯視的病人,需要醫生檢查角膜結構及厚度,才判斷可否再次接受LBV治療。因此,應向眼科醫生諮詢,選擇最合適自己的老花矯視手術。 文:葉凌寒(眼科專科醫生)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醫抒直說:再談「一蟹不如一蟹」

【明報專訊】「裙腳醫生」一文刊出後,看到很多回應,深表感謝。這些回覆、謾罵,印證了文章內容,它們可歸納為數點,有些值得回應。 有人認為文章只是基於一個個案。其實彭飛舟醫生指出,這種「家長投訴」不是第一次,只是回應的人沒留意。 ▲醫管局總辦事處人力資源主管彭飛舟 每周工時中位數45小時 有回應指醫生工時長,要多休息,這是他們的權利,也可以減少錯誤,病人便更安全。根據衛生署2015年醫生人力資源調查發現,醫生每周工時中位數為45小時,反映出不是每個專科工時都很長。以每星期5天半工作計算,每天朝九晚六或七,工時是50小時左右,當然有某些醫院的臨牀部門工時或許更長。但這樣的工時,跟其他行業相比是否更長?是否合理?醫生又是否沒有足夠休息?讀者可以用自己的工時來判斷。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及,醫生工時已經隨着年代不斷減少了。 在「裙腳醫生」一文中,並沒有討論夜班工時,但有人提出文獻證明工作超過20小時就像醉酒一樣。事實上,這文獻是引述了一個20年前的模擬性研究結果,並不是新發現。試想想,為什麼這個研究結果在20年來沒有對醫生當夜班有任何影響?究竟這個研究是否公認的權威?或只是從箱底摷出來支持自己「做少啲」?反過來想,減少當夜班的時間,是否會提高醫生的工作水平?近來出現的醫療事故,例如紗布封喉,漏駁氧氣,放導管時刺穿頸動脈等,是因工時長而出現嗎? 刻苦耐勞=奴隸制? 「裙腳醫生」一文不是為了討論工時長短,而是說新一代的工作態度,不願刻苦耐勞,不但在工時上斤斤計較,在實習時不認真學習,連數星期的周末專科培訓也會有「家長投訴」。其實,還有剛考取專科資格的醫生,若被要求繼續當前線夜班便會辭職等問題。「一蟹不如一蟹」是指他們的工作態度,不是醫學知識水平。 在眾多回應當中,刻苦耐勞竟然被認為等同於「回到奴隸制」、「做牛做馬」、「食樹皮」。更有回應認為「在香港生活不應那麼辛苦」,「不應該辛苦」是新一代與生俱來的權利嗎? 病人健康應為我首要顧念 不管哪一個年代,在社會上每一個人都需要努力奮鬥。你想要的,要靠自己打造出來,多勞才能多得。刻苦耐勞不是「老海鮮」用來表示自己「好捱得」,這是做人和工作的態度,但新一代認為自己的「辛苦」不合理,要求「進步」。年輕一代說是不合理便不合理嗎?他們說自己「不應辛苦」便不用辛苦嗎?整個部門、整間醫院,甚至整個醫療系統都要因為他們改變嗎?所以,在眾多回應當中,我比較認同「裙腳醫生不單是那裙腳仔有問題,而是那任跨國公司的怪獸家長有問題」。現代教育講求讓小朋友自由發揮,父母要讚賞要包容,過分保護,令新一代以為自己想出來的便等於絕對正確,人人都要跟從。 對不起,「老海鮮」並沒打算「進步」來製造舒適寫意環境給下一代「做少啲」,老海鮮的責任是製造一個更好的醫療環境給病人,把病人治好,這便是日內瓦宣言的第1、2條: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病人的健康應為我首要的顧念。 作者簡介:地道香港仔,自幼立志做醫生。行醫多年屢見醫護劣行,病人走了冤枉路。以筆名撰文論盡醫人醫事,力求改變歪風。 文:巫虛賢 Read more

靜觀.男人心:男人學習同理心

【明報專訊】根據英國護理學者Theresa Wiseman教授的定義,同理心包括以下4項元素: 1. 能從別人的角度理解事情 2. 不加批判 3. 能體諒別人的感受 4. 能感同身受 要做到上述4個部分,對男士來說一點也不容易。 ▲情緒波動——牙痛或會令情緒波動,容易失去同理心,無法認清客觀事實及尋找問題的解決方法。([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曾經有一個男士,因為突發牙痛而趕到牙科診所。他手掩着臉懇求當天值班的牙科護士給他排一個快期,但護士面無表情的翻閱枱上那本厚厚的預約紀錄簿一遍後,便對他說最快在兩星期後才有空檔。男士十分憤怒,因為他無法接受牙痛要等待兩星期,便再次要求護士撥出快期;護士重新翻閱紀錄後,便找出了一個提早4天的檔期給他。男士仍然怒火中燒,他覺得那個護士沒有同理心,不能明白他的痛苦,那一刻他好想發脾氣,或是向她的上司投訴…… 當男士帶着這個故事來做同理心練習時,他覺得很困難,他實在無法理解那個護士的想法,認定護士沒有同理心,所以也拒絕去理解她。 1. 從別人角度理解事情 他認定護士可能未試過牙痛,所以對牙痛病人沒有同理心,不知道他的需要,所以沒有盡力安排快期。但如果走進別人的角度,就是要學習從她的角度出發。作為一個牙科護士,每天接觸的病人都被牙痛所折磨,對她來說,每個人的牙痛都沒有分別。只是每天的預約額有限,這才是她需要好好處理的問題,她所考慮的是如何做到牙醫要求的事情,又能照顧病人的期望,做出合乎各方面利益的決定。 2. 不加批判 這個男士覺得護士沒有同理心,所以認定她不是一個有愛心的人,在這個評價下,便對她的工作態度感到憤怒,只想着如何讓她受罰,以排解自己的怒火,已不再關注如何解決問題。 3. 體諒別人感受 在自己的憤怒情緒之中,男士不能體諒當下護士的感受,其實護士也許很害怕私自決定而被上司責罰,也許她也會感到無能為力。 4. 感同身受 男士無法讓自己跟對方的感受同步,這樣的處境持續下去,只會演變成雙方對立和爭拗,最後他仍是無法看到牙醫。 如果那時他能學懂同理心,理解護士的工作也有限制,並且將這限制視為客觀的事實;在情緒沒有被帶動下,他會知道即使牙痛火急,這個牙醫應該都不能盡早為他治療,而他應該另找醫生。這樣他便會想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不着眼於責備別人,同時也能放過自己。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Facebook:facebook.com/CaritasMenCent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