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廣健聞

【明報專訊】■一條繩 跳出強健體魄 雙腳跳、單腳跳、踏步跳、開合腳跳,跳繩花式多多,不單可強化心肺功能,還有很多好處: ‧強化小腿肌肉​​,改善肌腱筋膜彈性 ‧跳繩有穩定、規律的節奏,有助提升眼睛、手腳之間的協調 ‧學習不同花式,可改善大腦和手腳肌肉間的神經系統通訊,改善整體認知功能 ‧在日常循環訓練(Circuit Training)加入跳繩,可以訓練不同肌肉的同時強化心肺 ‧繩子方便攜帶,旅途中可隨時運動 資料來源:美國運動委員(American Council on Exercise) ■繁忙族有營早餐 一份豐富美味的早餐,不單供應身體和大腦能量,同時有助抵抗垃圾食物的誘惑。繁忙的上班族,即使早上時間有限,也不一定以餐蛋麵充飢,還有很多健康選擇: 1. 香蕉全麥鬆餅 + 低脂奶 2. 紅莓燕麥能量棒 3. 香蕉花生醬麥包 4. 士多啤梨及芝士醬三文治 5. 蘋果黑糖燕麥 6. 水果、高纖殼物配低脂乳酪 資料來源:www.webmd.com ■教你識飲識食 控糖護心 糖尿病是都市人常見的慢性疾病,據國際糖尿病聯盟估計,2030年香港的糖尿病人數將激增至92萬。當血液中的糖分長期超標,容易對器官造成傷害,誘發多種併發症,特別是心血管疾病如血管栓塞、心房顫動等。由基督教聯合那打素社康服務舉辦的健康講座,將會講解健康飲食方法,以及如何睇食物標籤揀選營養食物。 ◆「控糖護心」健康講座 日期/時間:11月16日(本周五)下午2:15至6:00 地點:佐敦突破中心地庫禮堂 費用:全免 報名:2172 0721

Read more

掌握醫療大數據 用藥更精準

【明報專訊】大數據(Big Data)是商界近年關注課題,是用於分析、策劃、行銷的重要資料。 醫院管理局擁有數百萬病人的醫療大數據,詳細記錄每名病人的病歷、住院時間、手術、用藥等資料。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利用這些資料作分析研究,不單可以為病人找出治病良方,還可以為醫療系統把脈。 醫療大數據,究竟如何惠及病人? 醫管局上世紀開始推行電腦化,最初只為方便儲存,當資料愈存愈多,大家開始發現,病歷檔案配合其他資料可以優化醫療系統,例如配合藥物資料庫為病人選擇藥物。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系主任黃志基教授舉例說:「一名病人,病歷記錄他的腎功能有問題,而藥物資料庫則記錄了影響腎功能藥物,醫生和藥劑師一按電腦,就知道病人適宜或不宜用哪些藥物。」 但醫療大數據的威力不止於此。 統計數字 還抗抑鬱藥清白 過去有報告指出,孕婦服用抗抑鬱藥會增加嬰兒患上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風險。黃志基對報告有懷疑,於是利用醫管局的數據尋找答案。他從大數據找出曾經患有抑鬱症的孕婦,並分成兩組,一組在懷孕期間持續服用抗抑鬱藥,另一組則在懷孕前停藥;再從數據庫中找出兩組孕婦分娩6至12年後,她們的孩子患ADHD的情况,結果發現兩組並沒有分別。 「可能是孕婦本身得疾病或基因,增加胎兒患ADHD的風險,而不是抗抑鬱藥導致。」這個結果就提醒患抑鬱症的孕婦不要胡亂停藥,因為這可能會引致情緒失控,對孕婦本身和胎兒產生不良影響。 心房顫動患者「漏」服薄血藥普遍? 黃志基又對心臟科藥物作研究,並從大數據中發現:心房顫動的患者,很多都沒有服用薄血藥。「薄血藥有助心房顫動患者預防中風,但病人為何沒有服藥?」黃估計是醫生或病人擔心薄血藥的副作用,會增加出血風險;或是病人認為戒口很難,因為很多食物會影響薄血藥藥效。 無論如何,心臟科醫生要將沒有服藥的病人召回,提醒及教育他們服藥,若病人出血風險較高,就處方新一代薄血藥。這樣可以減少病人中風風險,亦減輕醫療負擔。 發現長者多無謂配藥 徒添負擔 在老人院舍的老人家大都有長期病患,人人都服用大量藥物,護士要花大量時間配藥。怎樣改善? 黃翻查病歷和藥物數據,發現為數不少的老人都在服用精神科藥物,其實很多都並不必要。他舉了外國的例子:一名老人因感染入院,其間出現幻覺、妄想,醫生因而處方精神科藥物;但當感染清除後,醫生並沒有停止處方精神科藥物。另一個老人情况相似,他因病入院期間有便秘,醫生處方瀉藥幫助排便,但之後每次覆診,醫生都繼續給他瀉藥。由此一來,請醫生評估老人的病情和藥物後,病人可減少用藥,而護士配藥的時間亦減少,可投放更多時間照顧病人。在外國,醫療團隊已經使用大數據找出高風險病人,作出藥物管理,從而降低不良藥物反應。 濫用ADHD藥物?還是用藥不足? 另一個與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主導的研究,通過大數據發現,全球多個地區的ADHD藥物使用量持續上升。藥物使用量急增,曾有人懷疑是醫生過度用藥。黃志基解釋,香港的數據顯示,2015年每69名兒童就有一個使用ADHD藥物(約1.45%),「而兒童及青少年ADHD的發病率約為5%至6%,約2%需要用藥,所以研究數據顯示並沒有過度用藥」。 黃志基指出,利用醫療大數據是全球大趨勢,政府、大學、藥廠都利用大數據分析研究;北歐國家甚至把醫療大數據與法庭數據合併研究,發現ADHD病人用藥後減少衝動行為,同時減少犯罪。黃志基早在20年前就於英國啟用醫療大數據,並於5年前開始使用香港醫療大數據。他指出香港有一個很大優勢,就是醫管局轄下所有醫院都用同一套電腦系統,資料互通,自1993年開始儲存了大量病人數據,是一個龐大的數據庫。 需完善審批制度 保護病人私隱 不過,大數據就像雙刃刀,涉及病人私隱,黃志基說必須要有完善的審批制度。他以英國為例,政府成立了一個擁有3500萬的病人數據庫,但刪除了所有病人名字和個人資料。世界各地的大學、藥廠,甚至美國藥品及食物管理局(FDA)也可以申請使用數據來研究,不過申請必須經一個專家委員會審批,必須合乎倫理、有科學根基,並要保護病人私隱。曾擔任這個專家委員會成員的黃志基舉例說,當他使用這套數據做腦癇症研究時,發現有病人死於一種罕見疾病。由於100萬病人中只有一例,這項研究報告一旦公開,很容易暴露病人私隱。專家委員會最後決定,批准取出數據研究,但研究報告不能公開發表病人死因,只將報告提交英國政府。 文:鄭寶華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知多啲:運動靜態心電圖 針對不同心病

心電圖分為靜態心電圖、運動心電圖,還有24小時和7日心電圖,究竟有何分別? 靜態心電圖 通常指12線心電圖,以10個電極分別貼在病人胸前及四肢,提供12組數據,監測心率及心律,也可以初步檢查心臟結構。但只量度10秒時間,未必可全面掌握病人情况,特別是偶發性的心房顫動,發病時間不穩,靜態心電圖未必捕捉到不正常心跳。 24小時心電圖、7日心電圖 主要針對偶發性的心房顫動,延長靜態心電圖監測時間,捕捉發病的一刻。現時監察儀器輕巧方便,監測期間病人也可洗澡,維持正常活動。 植入式皮下監察儀 對於高危人士如中風患者,需長期監察心跳情况,一旦發現不正常可及早治療。皮下監察儀僅約1至3厘米大小,病人可如常生活。 邊運動邊測心 檢查心血管 運動心電圖 安排病人一邊做運動一邊檢查,偵測在運動時,心臟負荷增加,運作是否正常,有否異常心跳。主要用作檢查心血管問題如心血管梗塞,而不是偵測心房顫動。

Read more

智能手表測心有用? 醫生:協助監控房顫 但未夠全面

Apple Watch(右圖)出到第4代,新增附設電子心率感測器,可製作心電圖(香港軟件暫未支援),成為話題。 傳統心電圖檢查,需要在胸口和四肢貼上10個電極,監察心臟電流信號;現在只靠手腕上一隻手表就可製作心電圖,當真準確嗎?與傳統心電圖有何差別?一表在手即可預測心臟病? 心臟是由「電」驅動的器官。心臟內有一個名為「竇房結」的組織,會發出穩定的電流信號,維持有規律的心跳。香港大學內科學系臨牀教授、心臟科專科醫生蕭頌華指出,心電圖主要是監察心臟的電信號,偵測心跳活動,包括心率和心律。心率即心跳速度,心律則是心跳節奏是否平均及有規律。「心電圖是心臟檢查的第一步,應用非常普及。」 蕭頌華說,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的技術已面世5至6年,坊間有類似功能的智能手表和運動手帶。究竟這一類儀器幾準確?驗測結果是否等同傳統心電圖? 僅量度心率心律 難檢測結構性心病 1. 智能手表或運動手帶的心電圖功能,與傳統的心電圖檢查(ECG)有何分別? 蕭頌華指出,醫學界用心電圖已有過百年歷史,此科技並非複雜。大家口中所說的心電圖,泛指靜態心電圖,又稱12線心電圖。檢查時,病人躺在牀上,醫護人員在病人胸口貼上6個電極,再於四肢各貼上1個電極,總共10個。「這10個電極會互相組合,演變出12連線,從不同位置監察心臟活動,提供12組數據,令偵查更全面。」 靜態心電圖是一種快速、非入侵性測試,主要有兩大功能。首先,偵測心率及心律,當心房傳出的電流信號紊亂,心跳變得不規律、過快或過慢時,便是心律不正,常見原因是心房顫動,本港每100人便有1名患者。心電圖可偵測這些不正常心跳,有助診斷心房顫動。 另一功能是探測結構性心臟病。心電圖把偵測到的心跳速度及節奏,在坐標圖上以波段呈現,醫生可從波段的高低找出不尋常的波幅,從而發現結構性心臟問題,例如心臟組織有否壞死、缺血性心臟病,「做心電圖時,可初步檢測心臟健康,有助及早發現心臟病,如有需要便配合進一步檢查,不能靠心電圖確診結構性心臟疾病」。 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提供的心電圖,與傳統心電圖比較,最大分別是數據較少,只可監測心率及心律。「用家把手表戴在手腕上,只有一個監測點,只可監察心跳速度及節奏」,但不能檢查到其他心臟問題,故未能取代靜態心電圖。蕭補充,就算手表偵測到心房顫動,也要再做靜態心電圖才可以確診。 2. 哪類人適合用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只有心臟病患者才受惠? 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只有手腕一個監測點,蕭認為,心房顫動患者最能受惠,有助確診及監測病情。 ‧確診 心房顫動初期沒有明顯徵狀,單靠靜態心電圖亦未必偵測到,因為心電圖檢查每次只監測10秒,時間短,當刻未必偵測到不規律心跳。 有助患者記錄異常心跳 「部分患者並非持續出現不正常心跳,不正常心跳可能只得2至3分鐘,當病人感到心跳異常,趕到醫院做檢查時,異常心跳已消失。另外,有些患者每次發病維持數小時,但發病時間相隔很久,較難捕捉。」蕭補充,若心電圖檢測不到不正常心跳,就算患者有心悸、暈眩或氣促等不適徵狀,也不能確診。 使用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用家則可以隨時按動表冠檢查心電圖。蕭表示,若病人覺得心跳異常,可即時按表冠記錄心跳,之後向醫生提供資料。坊間另外有些穿戴式監察儀器,可每日定時監控病人心跳,方便醫生追查病情,有助確診。不過,蕭補充,這些穿戴式儀器亦非百分百準備,最終要醫生診斷。 ‧監測 已確診心房顫動,正在服藥控制心跳的患者,可以透過這些智能裝置,每日監測心率及心律,了解藥物對改善病情的成效,有助醫生調配藥物,提升治療效益。蕭表示,「作為醫生是歡迎這些科技,多對眼跟住病人,有助進一步控制病情」。 誤解數據 自己嚇自己 3. 利用穿戴裝置自我監測心率,是否百利而無一害? 當儀器顯示不正常數據,可能會「自己嚇自己」,導致虛驚一場。蕭頌華舉例,「若用家每日定時檢查,發現自己心跳時快時慢,即時引起恐慌,但其實病人本身也忘記了監測時的活動,可能是運動後或工作上壓力,令當刻心跳過快,毋須過分擔心」。 4. 選用智能手表或運動手帶大多是年輕人,有助及早偵測心房顫動,及早治療? 心房顫動最大危機是中風,當心跳不規律,血液滯留心臟會形成血塊,或會隨血管流至腦部阻塞腦血管,導致缺血性中風。心房顫動患者的中風風險較一般人高5倍。 但蕭頌華表示,當確診心房顫動後,患者要再加上其他中風風險,包括65歲以上、心衰竭、糖尿病或高血壓等,中風風險較高,醫生才會處方薄血藥如:華法林,以降低血凝固功能,預防中風。若然患者出現心悸、暈眩或氣促等徵狀,更需用藥糾正心跳速度節奏。 不過,若患者年輕、沒有徵狀及沒伴隨其他心血管問題,中風機會不太高,則不建議用薄血藥,避免承受藥物風險。只需定時覆診監察病情,注意飲食及生活習慣,避免增加高血壓及糖尿風險。 蕭補充,過早偵測心房顫動,雖然可提醒患者注意身體,但同時或引致患者情緒困擾甚至焦慮。 文:許朝茵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微創左心耳封堵術 助房顫患者除「心」患

六十多歲的黃伯數年前因為中風而發現原來患有心房顫動(房顫),需要服用薄血藥以減低中風風險,但用藥一年後卻發生腦出血的情況,停藥兩個月後又再次中風,幸好安然渡過,惟重新用藥後又再次出血。黃伯陷入兩難之中:不服薄血藥會中風,但用藥就出血,究竟用藥還是不用藥呢? 養和醫院心臟科專科醫生陳良貴醫生指出,對於部分不適合服用薄血藥的房顫患者而言,近年引入本港的微創左心耳封堵術是另一治療選擇,不但能有效預防中風,更可避免因服用薄血藥帶來的出血風險,帶給病人較好的生活質素,好像黃伯接受手術後,不用怕中風來襲亦毋懼出血威脅,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步伐。 房顫是一種常見的心律不整疾病,年紀愈大患病機會便愈高,並且會帶來較高的中風風險。 陳良貴醫生表示,房顫可致心跳紊亂,令血塊容易在心臟內形成,一旦游到腦部便可引致中風,因此有中風風險的患者需長期服用薄血藥,以降低中風的機會。但傳統抑或新式的薄血藥都可能導致出血,如腦出血、胃出血、小便有血及身體瘀傷等等,生活亦或多或少受影響,例如要避免進行可引致出血的行為和活動。 如病人無法接受薄血藥治療或拒絕服藥,又或者屬於出血高危一族的患者,例如因工作性質或進行高撞擊性運動易有碰撞,或平衡力較差而容易跌倒,可考慮接受左心耳封堵術。陳醫生解釋,左心耳是位於左心房末端的組織,本身並無功能,但房顫產生的血塊大部分在左心耳形成,故此封堵它便能預防血塊出現以預防中風。 他續稱,此手術並不複雜,做法類似通波仔,只需從病人大腿的靜脈放入導管,進入心臟右心室後穿過心房間隔,到達左心耳出入口時打開合金製堵塞器,將其封閉,便可阻隔血液進出左心耳。過程中醫生會利用造影技術和超聲波協助,確保導管走向正確無誤。 醫學界估計,全港現時約有300名病人接受過左心耳封堵手術,手術預防中風的功效與用薄血藥相若,而安全性亦高,手術後出現出血及感染等併發症的風險約為2%至3%。 陳良貴醫生強調,最重要是手術前進行詳細評估,當病人清楚了解手術詳情、好處和風險,並且準確量度左心耳出入口的大小,從而選取適合尺碼的堵塞器,而術後薄血藥便可停服,病人只需要服用兩種抗血小板藥物一段時間,以減少血塊在金屬堵塞器積聚,日後則只需服用阿士匹靈便可。

Read more

問醫生:行樓梯心口痛 須求醫檢查

【明報專訊】觀﹕Facebook Live觀眾 蘇﹕心臟科專科醫生蘇睿智醫生 鄭﹕主持鄭志文醫生 觀﹕很久沒有做過運動,一做運動心跳很快,我需要前往檢查嗎? 蘇﹕不要說做運動,不少人在港鐵站行樓梯上地面也會心跳加速和氣喘。對於不做運動的人,平時心跳80、90下,行完兩層樓梯,跳到120、130下,隨即覺得心口頂住、唞不到氣。如果只是心跳加速,未必需要立即求診檢查。不過,如果感到心口疼痛,一定要看醫生檢查。 對於很久沒做運動的人士,應該循序漸進,慢慢練習。例如﹕每天行5分鐘平路。1個星期後,每天行10分鐘平路。不論時間和難度,應該逐步增加,不宜過急。 鄭﹕我也遇過不少因為運動導致心跳加速的病人前來求診。我建議大家做一些簡單紀錄,幫助醫生診症。第一,什麼環境之下心跳加速?(如﹕運動)即時數數脈搏,記下每分鐘心跳的次數。(現在有些智能手表或手帶,方便量度。)第二,留意心跳的規律。拍子如何?間中有沒有亂了?做完運動,多久心跳才回復正常?還有,運動期間有沒有心口痛、頭暈等徵狀?如果大家帶同幾次紀錄前往求診,醫生可以更加準確地評估。 ■忽然做劇烈運動 攞條命「較飛」 觀﹕強度太高的運動,是否會增加心臟負荷,容易引發心臟病? 蘇﹕絕對會。做運動時,血壓和心跳都會逐漸增加,心臟負荷因而加重。有些人甚少做運動,忽然做劇烈運動(如﹕網球、壁球、跑馬拉松);這樣十分危險,有可能出現心律不正、急性心肌梗塞等問題。 如果很久沒有做運動,建議先選擇較簡單、強度低的運動,循序漸進。 鄭﹕假設一個人的心臟和心血管都是健康,純粹因為高強度運動而誘發心臟病的機率很低。問題是,心血管疾病可以沒有病徵,我們未必知道自己的心血管有否阻塞。因此,醫生並不建議甚少運動的人忽然做劇烈運動。 如有需要,醫生可以先行評估,再安排合適的檢查,包括﹕靜態心電圖、運動心電圖,電腦掃描血管造影等。 ■心臟檢查 哪些項目不可少? 觀﹕每年前往身體檢查,有什麼心臟檢查是必須的呢? 蘇﹕市面上一般體檢套餐,包括肝功能、腎功能、血液常規檢查和靜態心電圖。其實,膽固醇是心臟健康的其中一個指標,但有些病人的膽固醇很高,卻沒有影響心臟。研究指出,「基因」也是心臟病風險因素之一。因此,單憑膽固醇指數,不能作準。 如果十分擔心,可以做運動心電圖。病人按照指示在跑步機上運動,當運動量逐漸增加,心率也隨着加速。在心臟負荷不斷增加的環境之下,醫生可以監察心臟及心血管的反應。提醒大家,由於運動心電圖是有可能誘發心臟病,此項檢查必須有醫生在場監督。 鄭﹕如何揀選和解讀檢查,不容忽視。建議好好的跟醫生傾談。除了評估心臟病的風險(包括﹕性別、年齡、家族病史、肥胖、吸煙、血壓、糖尿等),醫生也會探討病人的健康狀况,例如﹕曾否出現可能是心臟問題的徵狀? 有些病人,每個星期打球跑步,心臟從來沒有不適,未必需要做運動心電圖。相反,有些病人覺得心跳出現問題,簡單脈搏檢查懷疑是心房顫動,就需要詳細檢查跟進。

Read more

問醫生:兩大抗血栓藥 分別對應動靜脈

【明報專訊】凝血,是身體自我保護的機制,防止傷口流血不止。但當在沒有創傷情况下,血管內形成血塊,就會構成危險,病人需要服用抗血栓藥。抗血栓藥分兩大類:抗凝血藥和抗血小板藥。 郭:郭業東醫生 董:董光達醫生 郭﹕抗血栓藥分兩種,抗血小板藥和抗凝血藥。抗血小板藥包括阿士匹靈(aspirin)及氯比格雷(clopidogrel);而常見的抗凝血藥有華法林及新型口服抗凝血藥物。兩種抗血栓藥有何分別? 董﹕血小板是止血的第一道防線,當血管內壁受損時,血小板聚集在受損位置,形成血塊,減少失血。抗血小板藥令血小板的黏性下降,減少血管內形成血塊,主要用於動脈疾病。例如:中風病人因血管內斑塊破損,血小板聚集成血塊,阻塞血管;或冠心病的血管出現血塊,造成心肌梗塞而心臟病發。 抗凝血藥主要是減低凝血因子的功效,用於血液流動較慢的血管,包括靜脈、心房,減低血塊形成,常用於深層靜脈血管閉塞或心房纖顫等病人身上。 薄血藥防血塊 誰人需服用? 郭﹕門診常接觸到心房顫動的病人,他們大都要服用抗凝血藥。除了心房顫動,還有什麼病人需要服用抗凝血藥? 董﹕不少病人需要服用抗凝血藥,例如曾接受心瓣手術的病人,需要長期服用抗凝血藥,以減少心瓣上形成血塊,出現心瓣栓塞或中風等併發症的風險。曾經患上靜脈血管閉塞,或稱經濟艙綜合症的病人,他們身體長時間處於少活動的環境,例如坐長途飛機、大手術後臥牀等,雙腳容易形成血塊;一旦曾出現這個情况,便需要處方抗凝血藥,減少血塊出現的風險。此外,曾經患有肺動脈血管閉塞病人,都需要用到抗凝血藥,減低肺栓塞,導致心室衰竭等併發症。 預防中風 新藥勝舊藥 郭﹕現在有四類抗凝血藥,包括傳統的華法林,以及較新的達比加群酯(dabigatran etexilate)、利伐沙班(rivaroxaban)、阿哌沙班(apixaban)。傳統藥物與新抗凝血藥有何分別? 董﹕傳統華法林,必須要將劑量控制得相當精準,加上易受食物或其他藥物影響令藥效改變,所以服用病人需要較頻密覆診和抽血,以調校華法林的劑量和藥效。 新型的抗凝血藥,好處是較少與其他食物或藥物相互影響。另外,亦有不同研究顯示,在相同副作用風險下,新藥預防中風的功效,較傳統華法林優勝;或在相同預防中風功效下,新藥出現出血風險較低。 不同手術 停藥時間各異 郭﹕服用抗凝血藥,最擔心是有出血或流血不止,若病人需要接受手術,如:照大腸鏡或牙科治療,需要注意什麼? 董﹕服用抗凝血藥的病人,一旦受傷出血時,出血量會較常人為多,但只要按壓傷口時間夠長,一般都能夠止血。若不幸無法止血,便需要盡快求醫,醫生會判斷是否需要停藥,或利用其他藥物減低抗凝血藥的功效。 而病人需要接受入侵性治療或檢查時,治療前緊記告訴醫生或牙醫,正在服用抗凝血藥,因為不同病人在不同情况下,停藥時間不同。例如:接受腸鏡兼切除瘜肉手術,服用華法林的病人需要停藥三日,而新型抗凝血藥則要停藥一至兩日。但每個個案考慮因素都不同,需視乎病人出血風險及血管血塊形成的風險而定。手術後,亦需要與醫生討論何時重新服用抗凝血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