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食道癌、乳癌、頭頸癌也適用

【明報專訊】近距離放射治療是局部針對腫瘤位置,治療前病人需要接受電腦掃描,才能做好設計計劃,確保目標治療位置有足夠放射性物質包圍,而附近重要組織盡量不受影響,適用於頭頸癌、食道癌丶膽管癌,乳癌及一些婦科癌症等。 Read more

醫學滿東華:乳癌篩查報告異常=患上癌症?

【明報專訊】林太和朋友梁小姐在同一天接受乳癌篩查後,一併收到電話通知,要求她們回中心跟進。兩人都並非首次檢查,但之前每次都直接收到評定為良性的報告,因此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通知,她們感到忐忑不安。 到了覆診當天,林太獲悉她的檢查結果為「懷疑惡性發現」,因此會被安排做乳房抽組織檢查,而梁小姐的檢查結果為「可能良性發現」,因此需要在半年後到中心再做乳房超聲波。林太在抽取組織化驗後,更需要接受切除活檢(excisional biopsy),即是用手術移除病變部位,再做切片檢查;幸好結果並非惡性,但是屬於高風險病變,將來要緊密地跟進。另外梁小姐經過兩年間幾次覆照後,證實在超聲波發現的乳房陰影沒有變化,最終評定為良性。 懷疑惡性發現 需抽組織檢查 乳癌篩查包括臨牀檢查和乳房造影,有需要時更要利用超聲波甚至磁力共振對懷疑病變之處作進一步研究。現時香港很多提供乳癌篩查服務的放射科醫生,都採用美國放射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Radiology)定下對乳房影像評級的準則,即乳房影像報告與資料系統(BI-RADS)或其他類似的評級系統。如檢測結果被評級為「正常或良性」,女士只要定期檢查便可;如結果被評定為「可能良性發現」,便需要做短期覆照;假如結果被評定為「懷疑惡性發現」,則需要考慮做抽取組織檢查。 從臨牀、乳房造影、超聲波或磁力共振檢查中被判斷為懷疑惡性發現的病變,在抽取組織後會送往病理化驗,結果可分為「良性」、「高危病變或有惡性傾向」、「惡性」3種。在盡可能的情况下,放射科醫生會與臨牀醫生就乳房影像的檢查結果商討,判斷病理報告與影像上的懷疑是否脗合,從而決定下一步跟進方向。例如乳房影像十分可疑,但病理報告屬於良性,在研討過後,醫生會決定有無需要抽取更多組織來化驗,例如用真空抽吸方法抽取較大範圍的組織,或是切除活檢。 如果病理報告顯示「惡性」,臨牀醫生便會接手跟進治療。方法包括手術、電療、標靶治療、荷爾蒙藥物和化療。手術包括局部或全乳房切除,淋巴切除及乳房重整等等。化療主要分為手術前「導性化學治療」(neoadjuvant chemotherapy)及手術後「輔助性化學治療」(adjuvant chemotherapy)兩種。治療方法林林總總,需要視乎腫瘤大小、位置、種類、基因特性及病人個人因素等而定,所以每一個案都需要由放射科、外科、腫瘤科甚至整形外科醫生一起制定治療方案,才能達至最理想的治療效果。 文:吳詠淇(東華三院放射診斷科副顧問醫生) Read more

【乳癌電療】善用呼吸法護心 減輻射引致心病風險

【明報專訊】放射治療(電療)是乳癌治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標是要消滅殘餘的癌細胞。接受乳房保留手術後的病人需要做放射治療;即使整個乳房切除了,醫生若擔心有癌細胞殘留在胸壁,也會建議做放射治療。 Read more

醫學滿東華:乳房抽針 粗幼要識分

【明報專訊】李小姐(30歲)近日發現右邊乳房有腫塊,感到擔心;因母親及姨母曾確診乳癌,醫生建議她盡快照超聲波及抽組織檢查。 陳太(58歲)與朋友一起去做身體檢查,驗血及身體檢查均正常,唯獨是乳房X光造影檢查顯示左邊乳房有不規則形狀,懷疑是惡性的微小鈣化點,建議抽針檢查組織。 李小姐和陳太都有很多疑問,究竟抽針檢查是什麼? ●為什麼要做乳房抽針? 乳房抽取組織檢查是診斷乳癌的唯一可靠方法,但並不代表一定患有癌症。 ●什麼情况下,醫生會建議做乳房抽針檢查? 自行或醫生臨牀檢查時發現乳房腫塊,懷疑患有乳癌 乳房造影、超聲波造影或磁力共振有可疑的發現 乳房皮層凹陷或凸出、呈橙皮樣變化,乳頭下陷、損傷或出血水,腋下出現腫塊或淋巴結發大發現硬塊 宜粗針穿刺較準確 ●不同類型的活組織檢查有什麼分別?應怎樣選擇? 最不具入侵性的檢查是幼針穿刺,針頭非常幼小。較入侵性的檢查是粗針穿刺,通常都配合自動彈射切片槍以方便操作,需局部麻醉。兩者區別在於粗針穿刺取得的是一片片組織,而幼針穿刺所抽出來的是小量細胞,準確度不及粗針。如果X光造影、超聲波或臨牀上找到硬塊,通常選擇粗針穿刺,因它能提供足夠的組織,以分辨癌細胞的種類及其對藥物的反應;若懷疑是水囊等良性情况,則可考慮抽幼針。 ●為什麼有些抽針要用超聲波引導,有些則用X光造影引導? X光造影的長處是看到鈣化點,所以如果抽有懷疑的鈣化點,需要用X光立體定位儀器引導,做立體定位組織檢查;乳房超聲波則可分析造影上所見的陰影性質,例如究竟是水囊還是腫瘤,所以超聲波發現懷疑病變,則要用超聲波引導下抽針。 ●抽粗針檢查的過程是怎樣的? 檢查在局部麻醉下進行,病人完全清醒。醫生會先在乳房腫塊旁的皮膚注射麻醉藥,於小切口抽取組織作化驗,通常抽取2至4個樣本。病人當天即可回家,一般毋須縫針,傷口幾天後癒合。 ●抽針可能有什麼風險或併發症? 穿刺部位出血,形成血塊或瘀青 傷口感染 局部麻醉藥過敏反應(罕見) 經胸腔穿刺引致氣胸(罕見) ●化驗報告可以出現什麼結果? 抽針檢查後,由病理學家在顯微鏡下檢查組織,尋找異常或癌細胞。即使化驗報告顯示正常或良性變化,主診醫生仍需考慮放射科醫生對影像的評估與病理學家對組織的評估是否脗合,否則可能需要再次抽針或手術切除,以獲取更多組織作進一步評估。如果發現癌細胞,病理報告將包括有關癌症本身的特性,例如癌症類型,以及是否對體內某些激素呈陽性或陰性反應,然後醫生可制定最適合病人的治療計劃。 李小姐接受了超聲波引導抽粗針檢查,幸好化驗報告顯示乳房硬塊屬良性纖維腺瘤,毋須切除。但由於她有家族遺傳,屬於乳癌高危群組,所以應定期接受檢查。 陳太接受了立體定位組織檢查,化驗報告發現惡性組織,需要動手術。幸好及早發現,可以選擇做保乳手術,手術後配合放射治療,減低復發風險。 文:吳詠淇(東華三院放射診斷科副顧問醫生) Read more

數目位置因人而異 神秘敏感帶 撫摸講究速度

【明報專訊】「揭開女性全身敏感地帶」、「男人四大敏感帶Turn Him on!」。網上有關「敏感帶」的資訊紛陳,有人說只要輕吻頸部,即可挑起性慾;亦有人說在耳邊輕輕吹口氣,能帶來性刺激。 敏感帶位置及數目眾說紛紜,到底有無醫學根據?精神科專科醫生兼性治療師表示,原來與C類神經纖維息息相關。         C類神經纖維傳興奮信息 單單是敏感帶數目,有不同說法。精神科專科醫生兼性治療師黃宗顯表示,敏感帶(erogenous zone)是指容易刺激性慾的身體部位,除性器官外,亦包括頭皮、耳珠、大腿等。他指出,每人的敏感帶位置皆有不同,在某些情况下,即使不觸碰性器官,單單撫摸其他敏感帶亦可喚起情慾,帶來刺激,甚至達到性高潮。   敏感帶位置不但人人不同,還會隨情况改變。黃宗顯引述國際性學研究學院(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Sex Research)2016年研究,發現相比自慰,當與伴侶發生性行為時,敏感帶區域會擴散,範圍更大,「但具體原因未知,這純粹是科學家的觀察」。   敏感帶位置多變,神秘莫測,到底是否心理作用?黃宗顯解釋,人體內有3種神經纖維,其中一種C類觸感神經纖維(C-tactile fiber)與敏感帶息息相關;此類神經纖維分佈於中樞及周邊神經系統,經輕微及慢速觸摸後,會向大腦傳送性興奮的信息。在敏感帶位置,C類觸感神經纖維分佈較集中,因此容易產生快感,但由於每人的神經纖維分佈有所不同,因此難以就敏感帶位置一概而論。   最佳撫摸速度:每秒3厘米 黃宗顯指出,有別於另外兩種神經纖維,C類觸感神經纖維沒有髓鞘(myelin),傳送神經信息的速度較慢,只能處理某一速度的刺激,「如要刺激C類觸感神經纖維,力度不需要好大,細細的輕撫已足夠」。如果動作太快,或以拍打方式觸碰敏感帶,均不能刺激神經纖維發出信號。 C類神經纖維只能處理某一速度的刺激,對於最佳的刺激速度,科學家亦有研究。黃宗顯引述學術期刊Biological Psychology去年一項小型研究,透過面部肌電圖等數據,測試45個研究對象經不同速度的撫摸後,身體有何生理反應。研究比較以每秒觸摸皮膚3厘米距離,以及每秒觸摸0.3厘米,結果顯示前者帶來更大的性刺激。       研究:腳部敏感帶評分低 除了C類觸感神經纖維,神經科學家V. S. Ramachandran於1990年代亦嘗試由另一角度引證足部為敏感帶。他指出,在大腦的主要體覺皮質區(Primary Somatosensory Cortex)中,足部及生殖器官的神經感應位置鄰近,因此當足部經過輕撫後,連帶生殖器官也一併受到刺激。惟黃宗顯對此說法有所保留,指出臨牀上較少見到以腳為敏感帶的個案,相反敏感帶多為性器官、額頭、耳珠、手臂內側等位置。   敏感帶位置人人不同,於2013年,學術期刊CORTEX發表一項研究,訪問793名分別來自英國及非洲的男女,邀請他們按身體不同部位評分,以10分為滿分,選出最具性刺激的身體部位(見主圖)。結果顯示,不論男女,性器官的分數最高,達9分或以上,其次為嘴唇;反之足部的評分較低,徘徊在1分水平。   文:鄧安琪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性本善】患病可致敏感帶永久消失 【性本善】全民好性:男人一定好色? 【性本善】安全性交不傷胎兒 健康準爸媽毋須禁慾 【性本善】格格不入,做愛真難!   Read more

醫徹中西:不同癌症 康復調理大不同

【明報專訊】癌症康復者利用中醫藥調理身體,改變身體的致癌環境,並修補因癌症或治療對身體造成的損傷,甚為重要。其實不同的癌症患者,康復後所需要的中藥治療方法並不是一模一樣。     以大腸癌為例,不少病人接受大腸手術後,發覺大便習慣有改變。因大腸減短了,加上化療後改變了腸道內微生物環境和腸道黏膜損傷,病人可能會長期肚瀉,進食後有消化不良或脹氣的情况。中醫看來是因為脾虛有濕,治療可運用以參苓白朮散為基礎的方藥,利用茯苓、白朮、黨參等中藥強化脾氣。臨牀所見,不少大腸癌康復者有淤塞和大腸濕熱的情况(註),這個時候在補脾氣的基礎上還要利用土茯苓、薏仁等清利濕熱的中藥,再適量加上活血化瘀的中藥以清除餘毒,否則一味進食補益中藥可能適得其反。此外,部分病人可能接受俗稱「O仔」(oxaliplatin)的化療藥,副作用是手足長期麻痺,可以用補氣血、舒經活絡的中藥治療,或加上針灸,亦有一定的效果。   乳癌康復病人需疏解鬱結 乳癌病人康復後所面對的問題,一般較其他癌症多。其中一樣是精神緊張、情緒低落,即中醫所講的肝氣鬱結。在中醫角度來說,乳癌病因是長期精神緊張、心理壓力過大引起肝氣鬱結,而肝的經絡正好穿過乳房,長期肝氣鬱結,再加上疾瘀等病理產物久積成癌。所以不少乳癌病人本身已經較精神緊張,再加上治療副作用,例如化療後引起脫髮、膚色指甲暗啞等影響了外表,進一步加劇精神緊張。治療除了要給予情緒開導,照顧者或家人給予精神支持外,亦可以加上中醫藥的針灸和中藥療法,以疏肝解鬱安神。至於病人在化療後引起的脫髮,可服用補血中藥,例如當歸、雞血藤、熟地或何首烏等(有說當歸含有雌性荷爾蒙,乳癌者忌用,此問題日後再細述)。但要注意的是,長期及大量進食何首烏,有可能導致肝損害,必須小心。所以無論用什麼中藥,必須先看中醫師,作適當處方,避免自己長期進食單味中藥。   此外,乳癌病人大多有不同程度的失眠,不少病人需要長期服食安眠藥。原因相信是多方面,有的是因為精神緊張,有的是因為擔心治療效果,有些是因為化療引起失眠等。外國有些研究發現針灸可減輕乳癌病人的失眠狀况。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和中醫藥學院正聯合做一項研究,利用針灸治療乳癌病人的失眠,有興趣參與者歡迎詢問(電話:5615 6391陳小姐)。   註:參考文章《醫徹中西:大腸癌=濕熱?》bit.ly/2NqwjtQ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相關文章: 中西藥隔8小時食 一樣相冲 體內相遇影響藥效 【中醫治療】中西合璧例子:蠔菇或減化療毒性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藥調理防癌復發 長期作戰 醫徹中西:牙醫學中醫有什麼用?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西醫合璧藍圖 Read more

【婦科疾病系列】卵巢早衰 慎防提早骨質疏鬆

每月數天的經期困擾不少女士,如果曾經生育或沒有生育需要,提早收經不是更方便嗎?但原來卵巢早衰、早收經會帶來其他健康風險,如骨質疏鬆,不可不知。   卵巢早衰的病人初期可能只是出現經期紊亂的情况,但病人到年長時骨質疏鬆情况便會更嚴重。   40歲前收經 骨質可能提早退化 一般女性大約40至50歲收經,如果40歲之前停經就算過早。養和醫院生殖醫學科專科醫生鄧靄珊醫生指,卵巢早衰的病人初期可能只是出現經期紊亂的情况,因為身體雌性荷爾蒙分泌減少,病人亦可能會出現更年期徵狀,例如潮熱、失眠、性器官乾澀或行房時痛楚等,長遠來說,病人的骨質可能提早退化,到年長時骨質疏鬆情况便會更嚴重。 如果病人於40歲前收經必須服食荷爾蒙補充劑,以減慢更年期的併發症如骨質疏鬆。至於在40至50歲之間停經的病人,醫生會因應病人徵狀的嚴重程度而判斷是否需要用藥。在一般情况下,醫生會建議病人服藥至約50歲,正常收經年齡便停止。因為補充雌激素年期過長,有可能會增加患乳癌的風險。   補充雌激素年期過長 增患乳癌風險 鄧醫生表示,她遇到的個案大多是患者因經期紊亂或嘗試懷孕失敗,求醫檢查時才發現患上卵巢早衰。而上一代好像較少婦女出現這問題,相信與她們較早生育有關,即使其後出現卵巢早衰,她們亦未必察覺;另一原因是停經及卵巢早衰不算是十分明顯的病徵,故上一代的女性不會主動求醫。而現代女性較遲生育,且對健康狀况較為着緊,較容易發現問題。   不同檢查方法 確診卵巢早衰 醫生會透過抽血、檢查卵巢、荷爾蒙指數來判斷女性是否患有卵巢早衰,例如反映卵巢儲備的指數AMH、利用超聲波檢查卵巢內的基礎卵泡數目,如果卵子數目較同齡人士少,也反映病人有機會是卵巢早衰。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瘤言情深:癌症真假復發「狼來了」

【明報專訊】多年來行醫所見,絕大部分曾患上癌症的人,都養成一個特別習慣——經常用手觸摸全身來替自己檢查,希望及早發現異常狀况,及早求醫。以乳癌病人為例,會經常觸摸乳房這個原先的病灶;尤其是接受全乳切除手術的病人,胸前只剩肌肉跟肋骨間的空隙,一摸便是硬硬的肋骨,若病人未習慣身體在手術後的變化,有時接觸到就會大吃一驚。若然因傷風感冒而導致肋骨發炎,病人更會摸到發炎的肋骨部分突出,令她們擔心癌症復發,終日活在陰霾之中。 的確,癌症存在復發風險。到底如何分辨癌症病人「疑神疑鬼」,抑或真正「狼來了」,對醫生和病人來說,都是一門大學問。   復發陰霾——癌症存在復發風險,乳癌康復者因擔心癌症復發,會經常觸摸乳房,活在陰霾之中。 肋骨發炎突出 憂乳癌復發 對於剛戰勝癌魔、驚魂未定的病人,每當發現胸前有異樣,都會即時找醫生檢查,希望弄清楚是否癌症復發。經醫生詳細問診和檢查後,通常都會跟病人解釋:「這些突出來的部分是肋骨,大多跟復發無關。」而絕大多數病人確實在一兩星期過後,因肋骨炎症好轉,便不再感到痛楚。類似情况經歷了幾次之後,病人也習以為常。不過,由於他們曾經患癌,所以間中也有暗藏危機的例子,皆因癌症可在骨骼部分死灰復燃,繼而導致骨骼發大兼帶來痛楚,因此部分個案並不能排除腫瘤復發的可能。 由於肋骨突出,肋骨發炎及癌症復發的狀况非常相似,如何分辨?醫生會了解徵狀是否持續出現,以及有無惡化迹象,同時留意病人近期是否患上其他疾病。假若病人曾經感冒或發炎,通常不用擔心;但若然未能解釋徵狀為何出現,而且愈見嚴重時,就要特別小心。無論任何情况,醫生也絕不能掉以輕心,只有在確定徵狀跟癌症無關,才會跟病人解釋這只是疑心作怪。 另一方面,即使病人的身體未發現任何異樣,不少癌症倖存者會因身邊發生的事情而感到困擾,例如有朋友確診癌症或腫瘤復發,甚或因病離世時,就會感覺全身不適,感覺癌魔在心中揮之不去。在這情况下,醫生會先考慮病人不適部位的分佈,假如比較廣泛,可疑程度較低。如果不適只是局限於身體某部位,且情况持續或愈發嚴重,最好作進一步檢查,以策萬全。若病人礙於諱疾忌醫而延遲檢查及治療,但到頭來確認是「狼來了」,病人可能因而付出沉重代價。   太大疑心反滋生危機 畢竟,要區分是「疑神疑鬼」或「狼來了」,都不應交由病人自己決定,因為這會帶給病人太大的精神壓力。「疑神疑鬼」滋養負能量,而負能量又會滋生癌症復發的危機,因此病人切忌踏進這心理陷阱,若然遇到任何懷疑,建議最好找醫生溝通,徹查情况,了解清楚後便不用再胡思亂想。   文:黃麗珊(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相關文章: 豐胸秘方有乳癌風險 停經前用植物雌激素阻乳房生長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乳癌微創手術 滅腫瘤保乳房 乳癌破4100宗 腸癌成男性頭號癌 學者:政府有意支持乳癌篩 【了解乳癌】認清乳房常見症狀──良性腫瘤、鈣化點、乳房脹 Read more

醫學滿東華﹕乳房X光造影數碼化 更易偵測病灶

【明報專訊】又到兩年一度的乳房檢查,我雖身為乳房放射師,但跟常人一樣,都會想逃避。經常和女士們分享說,對發明乳房X光造影(Mammography)的外國醫生,既要感謝他救了千千萬萬的婦女,但更多婦女卻要受此痛苦的檢查所煎熬。   幸好時代的巨輪不停向前,近20多年科技躍進,雖然乳房仍離不開被夾,但痛苦已稍為減輕,影像更清晰可讓放射科醫生作出更詳盡及準確分析。近年3D造影的出現最令婦女受惠,夾的程度稍減之餘,也可避免因組織重疊而需增加拍照,減少被夾的次數。希望科技繼續幫助我們找到其他既準確又無痛的檢查,讓更多婦女得到乳癌篩檢的好處。   檢查方法互補不足 準確診斷 由於香港政府沒有推行全面乳癌篩檢,婦女需自己付錢。而所謂篩檢,是為沒有徵狀的人士做檢測,希望及早找出患者或有較高風險的人。東華三院於1990年開始的婦女普查計劃,提供大型乳癌篩檢服務,近年亦陸續有其他的乳健檢查計劃加入乳癌篩檢,漸漸受更多婦女接受。 隨着科技進步,乳癌篩檢包括乳房觸診、乳房X線攝影、超聲波、磁力共振等檢查方法,每項都有其獨特性,互補不足才能作出準確診斷。一般來說, 乳房觸診、乳房X光造影及輔助超聲波檢查,仍然是世界主流的常規篩檢早期乳癌的方法。 乳房X光造影是利用低劑量的X光,偵測各種乳房腫瘤、囊腫等病灶,有助發現早期乳癌,特別是早期乳癌伴隨的鈣化點,在篩檢早期乳癌仍扮演重要角色,也是其他乳房影像檢查之間比較的標竿。超聲波能在偵測到陰影時,協助分析陰影的特性,如水囊、纖維瘤等。磁力共振則可以為高危的年輕女士作早期的乳癌篩檢,以及為有懷疑的病灶作更深入的檢查,然而需時較長及需要注射顯影劑,收費亦較高。   影像即時傳送、儲存及放大 早年的乳房X光造影是用菲林攝影,解像度及質素受到攝影及冲曬技術所局限,檢查時間亦因要等候冲曬而加長,更會有冲壞的危險。菲林的保存會受環境因素影響而不能長久,令審視及覆核新舊病灶時帶來困難。 2000年代,乳房X光造影全面數碼化,影像可以即時傳送、儲存及放大,後期加工令其更清晰,令病灶更容易偵測;再加上有電腦輔助偵測系統(computer-aided detection,CAD),由軟體搜尋影像中可能是腫瘤的陰影、腫塊或鈣化點,在可疑區域做記號,提醒放射科醫生多加檢視。3D乳房X光造影更將乳房X光造影推向新領域,用同一放射劑量便能拍攝出多張一毫米的斷層影像,令以前乳腺組織重疊的問題迎刃而解,特別適合年輕及東方女性。 文:蕭永碧 (東華三院婦女健康普查部放射科項目經理、香港放射師學院院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