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醫事:禿頭

【明報專訊】剛任眼科醫生的師妹問:「有男病人來治眼疾,想我『順便』醫治脫髮禿頭的問題,我該怎辦?」 師兄回答:「做血液測試,驗甲狀腺素、免疫系統指數、睾酮、鐵、鋅等等,然後轉介至皮膚科。」 群組中的各專科醫生,便開始討論男性脫髮的療法。其中一人道:「這幾款藥我用在自己身上,完全無效。另一種新藥聽說效果不錯,但會令人陽痿,精子亦有生產畸形胎兒的風險,我是不會用的。」 禿頭,自古以來都是男性的夢魘。早在五千年前,古埃及人將刺蝟的刺燒灰,混合油、蜂蜜、石膏和指甲縫的污垢,作為治禿配方。智慧睿智如古希臘的希波克拉底,以鴿子糞塗勻頭頂;權傾天下如羅馬凱撒大帝,研碎老鼠、馬牙及熊脂作膏藥;可是不論他們怎樣努力,額頂之上依然寸草不生。 什麼導致男性禿頭?撇除其他疾病、像甲狀腺問題、自體免疫疾病如紅斑狼瘡、貧血、頭皮不健康、壓力和藥物等,最常見的原因就是遺傳性的雙氫睾酮(DHT)過盛,隨着年歲增加令頭髮逐漸減少。西醫的治療主要是靠藥物,如雄激素或血管擴張類,但各有限制和副作用,而且不保證成效,完全因人而異。最好的處理方法,始終是接受自己的外貌、培養健康自信。 調查顯示,九成半男士認為「髮線上升」和「地中海」是他們對年老最害怕的事;在治療脫髮上,全世界每年平均花掉35億美元!但是,禿頭真的有那麼可怕嗎?正所謂「十個光頭九個富」,研究指出社會對禿頭男性的整體印象,是「比較聰明、知識淵博、社會地位高、有影響力」,代表者有達爾文、莎士比亞、哥倫布、邱吉爾、甘地、畢加索、喬布斯……禿頭不見得對他們的魅力有影響。一個充滿自信、精光發亮的頭頂,總比留長腦邊稀疏頭髮、拚命的側梳上頭頂、千方百計掩飾的髮型吸引好看吧? 文: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伊人醫事:動物的病理科醫生

【明報專訊】我現在工作的化驗室,偶然會接收動物的身體組織做病理分析。那次我收到一個「海豚食道黏膜」的活檢組織,起初十分惶恐﹕自己未曾受過獸醫訓練,如何懂得?但是我翻閱獸醫書本和研究報告,再在顯微鏡下細看之後,很快就有頭緒了。 原來動物身體的細胞組織,跟人類十分相似,幾乎可說是一模一樣!組織同樣是分為上皮、結締、肌肉、神經等幾大類;細胞的排列雖然有些分別,但每個的構造、外貌、大小,以及在各個內臟擔任的職責,卻與人體病理學大同小異。我看了十多年人類病理,第一次看動物的顯微結構,感覺是既新鮮又熟悉。 全港僅兩三人 收生較醫科嚴 像我這般,做(人類的)病理科醫生本就屬於少數,做動物的病理科醫生更是少之又少,據說全香港就只有兩三個,其中一位是我的朋友。她先在英國的大學修讀獸醫課程,成為正式獸醫後再進修病理學專科,解剖了許多動物,學習天下各種鳥獸魚類的疾病原理,花了十多年才滿師畢業。 大學收錄獸醫學生,一向比收錄醫學生嚴格,因此專門病理學的獸醫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道路漫長而孤單;若非對動物及醫學擁有無盡的熱情和理想,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是什麼讓人類如此不同? 我發現動物和人類的細胞構造如出一轍,便衍生了下一個疑問﹕究竟是什麼,令人和動物如此不同?兩者最大的分別,是人類會使用工具去改善自己的生活﹕火、耕種、織布、房屋、金屬、電器、語言和文字;而動物經過千萬年的進化,卻仍然是動物。同樣的細胞,同樣的碳、水和物質構築,是哪裏造成這個差異呢?還是,其實我們是地球的「外來者」,無論做些什麼,都注定要破壞這個星球的生態平衡?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

Read more

伊人醫事:醫務化驗人員周 向幕後功臣致敬

【明報專訊】陳先生胃痛求醫,做胃鏡檢查時抽取組織;病理學醫生診斷為早期胃癌,馬上由外科醫生進行切除手術,救回一命。 林太太咳嗽不斷,放射科醫生透過電腦掃描發現肺部有陰影,之後抽取肺部組織,臨牀微生物及感染學醫生找到結核桿菌,於是對症下藥,處方肺結核藥物。 王先生做身體檢查,抽血和驗尿結果發覺腎功能不正常,血色素也減少,才得知有慢性腎炎;幸而及時治療,防止病情惡化。 李小姐患上乳癌,證實是遺傳性癌症,由代代相傳基因變異所引起;免疫學醫生替她家人作進一步檢查,發現幾個女性親屬都是基因攜帶者,因此安排她們定期檢驗和覆診,希望能夠防患於未然。 埋首實驗室的英雄 以上都是常見的臨牀病例。一般人會將病者的順利康復歸功於醫生的精確診斷和妙手回春,但卻常忽略了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醫務化驗人員的專業和功勞。 將胃部組織製成病理標本、在肺部組織培育細菌、把血液和尿液進行全面分析、用分子科技做DNA分析,這些都是醫務化驗人員的工作部分,涵蓋了臨牀生化學、血液及血清學、微生物學、組織病理學、免疫學和分子病理學等。他們管理化驗室運作,從各方面協助醫生,找出致病的根源。 耐性、細心、責任感 缺一不可 並非人人都可以成為化驗員,除了學歷和經驗,更要有合適的性格。如果工序出錯,就會大大影響醫生的斷症和治療,因此他們必須心靈手巧、腦筋清晰,有耐性、細心和有責任感,並能長時間埋首實驗室工作,以追求準確答案為己任。 我作為病理學醫生,最清楚醫務化驗人員對醫療服務的重要性;倘若沒有他們的幫助,醫生們再英明神武也沒用。病人雖然不會直接接觸到他們,但其實都受過他們的照顧。早前是香港的「醫務化驗人員周」(6月7至13日),希望能讓社會逐漸了解到他們在醫院的角色,以及不可或缺的貢獻。 文:許嫣(病理學專科醫生) Read more

伊人醫事:癌症病人年輕化?

【明報專訊】早前醫學研討會,坐在我左側是位分子病理學專家,右邊是位腫瘤科醫生,對面是位胸肺外科醫生。談起近年經驗,感嘆疾病的年輕化日趨嚴重。 分子專家對我說:「那天你轉介來化驗腸癌基因的男士,只得十九歲,實在太過不幸!」 「這個年頭,二十多歲患鼻咽癌、甲狀腺癌、乳癌、卵巢或子宮頸癌的,可見得多了;發病年齡比以前讀醫所學的,整整早了十多二十年。有時看到癌症病人年紀比自己小,不禁慄然心驚。」我說。 豐衣足食惹的禍? 「肺癌也是;不僅患者愈來愈年輕,種類也不同。」胸肺科醫生說:「以前書上明明說鱗狀細胞癌最常見,而吸煙是主要誘因;可是現今我每天做手術的,幾乎全是患上腺癌、不煙不酒的中年女性。」胸肺外科醫生說:「是因為遺傳基因變化嗎?」 「只不過短短幾十年,不足以令人類基因出現如此巨大的轉變。」分子專家說:「一定是環境因素,例如輻射、污染、化學物之類。」 「是因為太過豐衣足食的生活啊。」腫瘤醫生開口了:「我的病人遺傳了家族性腸癌基因,未到四十,整條大腸就長滿幾百顆瘜肉、生了幾處毒瘤,要做結腸完全切除手術;他的祖母有着一模一樣的基因,九十多歲卻只得幾顆無關要緊的小瘜肉。上代人經歷戰禍艱苦,吃得少,勞動多,癌症基因很遲才發作出來。現代人則太過營養豐富,油鹽醬糖、煙酒啡茶,全都是半世紀前難得的奢侈;生活方便而節奏急促,晝夜顛倒,潛伏在體內的疾病基因就提早運作了。」 疾病基因提早運作 「現代生活令疾病基因提早表現,雖然仍有許多未能解釋的地方,可是我們天天看病,難道還觀察不出來嗎?」大家都深深的嘆一口氣。 不同的生活方式,會對我們的DNA發出不同的信息,從而影響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s);從另一角度看,這也未嘗不是個鼓舞的消息。有癌病家族史的年輕人,該努力培養健康的生活習慣:飲食簡樸,作息定時,運動身體,調節情緒,便有機會推遲基因發作的年齡,甚至可能減少疾病的嚴重性。 文: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伊人醫事:選擇恐懼症

【明報專訊】好友在手機安裝了「算命程式」,除了提供每日運程,還建議當天的幸運顏色。 「這樣的東西,你都相信?」我難掩心中驚訝。 「我不是迷信,只是我有『選擇困難症』,單是每天早上穿什麼上班,都要考慮超過一小時,索性讓這個程式替我決定衣服顏色,免得浪費時間和精神!」朋友說﹕「到餐廳點菜,餐牌背熟了仍下不了決定,於是不再去想,永遠揀選餐單上第一道菜。」 選擇衣裳時三心兩意、吃飯點餐時猶豫不決,相信不少人(尤其女性)都有類似經歷。選擇困難,有時候是因為太貪心、什麼都想要,有時是自信不足、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作正確的決定,甚至是自我迷失、不了解內心真正追求。隨着人生閱歷增長,努力學習,汲取經驗,不斷探索尋求,就會慢慢解決。 恐懼「元兇」 抑鬱焦慮最常見 可是精神科中確有一種「選擇恐懼症」的病人,每逢面對需要作出抉擇的情况時,就會出現各種身體徵狀﹕唇乾裂舌、心跳手震、呼吸困難、出冷汗、眩暈甚至昏厥。他們會不惜一切去逃避選擇,長期倚賴身邊親友、群眾、團體、傳媒替自己決定,或迷信宗教、算命、風水;程度嚴重時,還會影響自立能力。 這種病人需要尋求專業協助。先分析「選擇恐懼」的原因,最常見是因為患上抑鬱、焦慮或強迫症,腦部運作不順;另外是心理問題,如成長環境或以往不愉快的經歷,令自信心、安全感、責任感和抗壓能力不足。治療方法,除了用藥物控制徵狀,最重要是心理和行為治療,逐步減少問題對生活的影響。 文: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伊人醫事:閃亮的眼睛

【明報專訊】朋友在社交網站上發出相片,炫耀美麗的外甥女兒。小女孩是中英混血,只得四、五歲,卻是高鼻深目、皮膚白皙,十足的美人胚子。 大家紛紛留言:「好可愛的女孩,笑容像安琪兒!」「頭髮是黑色,但完全是外國人般的輪廓。」「那雙眼睛尤其圓大,美得毫不尋常,像星星般閃閃發亮。」 每次拍照都雙目反光 有人提出:「誰拍的照片?眼睛反光得厲害。」朋友回答:「我也不知道為何,她每次拍照都雙目反光,相中其他人卻沒有這個情况……是否因為她是混血兒的緣故?」 一個眼科醫生見狀,馬上留言:「叫她去驗眼,緊急!」另一個醫生也說:「最好去看看眼科……」 朋友不解:「有什麼問題嗎?我平素見她真人眼睛漆黑,沒有不妥的啊。」 眼科醫生再用大字打出「緊急」。朋友忙說:「明白了,明天就帶她去看醫生。」 原來,兒童的眼睛有異常反光,有機會是得了「白瞳症」(leukocoria),即原應黑色的瞳孔出現白色閃光。病因可能是先天性白內障、視網膜脫落、視網膜血管異常、眼內感染、視網膜母細胞瘤等,總之全都會嚴重威脅視力,甚至會影響到性命的危險疾病,必須盡快檢驗治理。 眼科醫生經驗豐富,對眼疾徵狀特別敏感,故從幾張照片就發現了不妥;可是許多時候病徵並不明顯,父母親友未能及早察覺,幼兒自己亦不懂表達視力的問題,結果延誤了治療。 停電發現兒子「雙眼反白」 有個案例,一位母親在家裏停電時,驀然看見三歲的兒子「雙眼反白」,像鬼怪一般,嚇得半死,及後才知道男孩雙眼都患了極度危險、可以致命的視網膜母細胞癌(retinoblastoma),黑暗中瞳孔散大,在電筒光下隱約映出眼球內的腫瘤,才無意發現了此病。 拍照時,正常的眼睛應該反映紅光;若是反光呈黃白顏色,就要留意一下了。雖然如此,我仍衷心希望那位的混血女孩沒有大礙,雙眼的閃亮只是虛驚一場啊。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伊人醫事:閃亮的眼睛

【明報專訊】朋友在社交網站上發出相片,炫耀美麗的外甥女兒。小女孩是中英混血,只得四、五歲,卻是高鼻深目、皮膚白皙,十足的美人胚子。 大家紛紛留言:「好可愛的女孩,笑容像安琪兒!」「頭髮是黑色,但完全是外國人般的輪廓。」「那雙眼睛尤其圓大,美得毫不尋常,像星星般閃閃發亮。」 每次拍照都雙目反光 有人提出:「誰拍的照片?眼睛反光得厲害。」朋友回答:「我也不知道為何,她每次拍照都雙目反光,相中其他人卻沒有這個情况……是否因為她是混血兒的緣故?」 一個眼科醫生見狀,馬上留言:「叫她去驗眼,緊急!」另一個醫生也說:「最好去看看眼科……」 朋友不解:「有什麼問題嗎?我平素見她真人眼睛漆黑,沒有不妥的啊。」 眼科醫生再用大字打出「緊急」。朋友忙說:「明白了,明天就帶她去看醫生。」 原來,兒童的眼睛有異常反光,有機會是得了「白瞳症」(leukocoria),即原應黑色的瞳孔出現白色閃光。病因可能是先天性白內障、視網膜脫落、視網膜血管異常、眼內感染、視網膜母細胞瘤等,總之全都會嚴重威脅視力,甚至會影響到性命的危險疾病,必須盡快檢驗治理。 眼科醫生經驗豐富,對眼疾徵狀特別敏感,故從幾張照片就發現了不妥;可是許多時候病徵並不明顯,父母親友未能及早察覺,幼兒自己亦不懂表達視力的問題,結果延誤了治療。 停電發現兒子「雙眼反白」 有個案例,一位母親在家裏停電時,驀然看見三歲的兒子「雙眼反白」,像鬼怪一般,嚇得半死,及後才知道男孩雙眼都患了極度危險、可以致命的視網膜母細胞癌(retinoblastoma),黑暗中瞳孔散大,在電筒光下隱約映出眼球內的腫瘤,才無意發現了此病。 拍照時,正常的眼睛應該反映紅光;若是反光呈黃白顏色,就要留意一下了。雖然如此,我仍衷心希望那位的混血女孩沒有大礙,雙眼的閃亮只是虛驚一場啊。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伊人醫事:睡前應該做什麼?

【明報專訊】說起睡覺,我是最不擅長的了。打從大學時代起功課繁重,就不時失眠,翌日遲遲不能起牀,朝早沒精打采,有如行屍走肉,必須借助咖啡因才能振作。現今做了醫生、母親,兼顧寫作,更是千頭萬緒,諸事紛至沓來,難以入眠。 我知道這是自己太過緊張、腦袋不能放鬆所致,因此對「如何解決睡眠煩惱」這類文章特別留意;可惜多年來,始終沒有得到什麼有用而實際的建議。 例如最近一篇訪問職業治療師的報道,強調睡前必定要好好放鬆。他叮囑上牀前兩小時內,不該看電視、用電腦、玩手機等,因為藍光進入眼睛,視交叉神經上核受到刺激,告訴身體要保持清醒。可是要現代人不做這些,不是有點強人所難嗎? 睡前運動也是不允許的;運動讓體溫上升,心跳加快,即使身軀疲累也睡得不好。狂歡玩樂會令心情亢奮,睡不着覺,必須避免。繼續日間的工作、計劃明天行程、思考重要問題、閱讀嚴肅書籍,全都不能在寢前兩小時內進行,免得耗費心力,增加壓力。 又不准吃東西,據說會易肥胖,亦增加腸胃負擔,和導致胃酸倒流。吃藥、喝酒、茶、咖啡、汽水,當然不可;連喝水也有限制,擔心飲得太多半夜要上廁所。 洗個熱水澡吧?不行!中心體溫太高,會破壞睡眠質素。讀小說或看連續劇,可能令人情緒起伏,一時關不掉腦袋的開關,影響睡眠。 那麼,睡前應該做什麼?我不知道。 「放空」何其奢侈 有人說,可以去散步,但未必人人的家樓下都適合睡前散步吧;如果走得滿身大汗,回家冲個熱水浴,豈不是又要等兩個小時才能上牀?做伸展運動是個好主意,可是像我這般貪心的,總忍不住一邊拉筋、一邊看電視或書本,這就犯規了。讀些不經大腦的八卦雜誌、聽音樂、發呆、冥想、盡力什麼都不去想等,固然最好,然而現代人生活忙碌,連吃半小時飯都沒時間;若天天睡前都花一、兩小時「放空」,不是太過奢侈、異想天開了嗎? 還有一個經常重複的建議:躺了二十分鐘仍睡不着時,就應該起牀離開臥室,去做「別的事情」,等到真的想睡時再回去睡。 那應該做什麼呢?天啊,單是想這個問題,就叫人煩惱得無心睡眠了!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 Read more

伊人醫事:孩子未必與媽媽同血型?

【明報專訊】朋友做兒科醫生的經驗﹕一個父親,帶着十二歲的兒子覆診,神色凝重地要求幫孩子檢驗血型,說﹕「我和太太最近驗過血,發現原來我們血型不合!」 醫生吃驚,瞧一下低頭無語的男孩,支吾地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父親解釋說﹕「醫生說我是O型,太太是AB型,我們倆的血型不合,所以我想知道我們兒子的血型。」 醫生揑了一把冷汗,心裏想﹕「最緊要兒子不是O型!」 AB型父不會有O型孩 人類的ABO血型系統,以單個基因方式遺傳,在A、B、O三個等位基因之中,從父母雙方各遺傳一個。因此,知道了父母血型,某程度上可以預測到子女的血型,例如AB型父親不可能生出O血型的小孩、兩個A型人不會生出B型孩子等;有點像小學時候做的推理題。 對這方面認識不深的父母,有時會引起多餘的憂慮。話說有個初生嬰兒,因為ABO不合而引起早期的初生黃疸病,需要在深切治療部留醫,醫生向焦急如焚的父親作簡單解釋﹕「因為BB同媽媽血型不夾,所以BB黃疸。」父親聽後面有難色,說﹕「BB不是一定同媽媽同血型嗎?」醫生登時呆住了,不知好氣還是好笑。 亞孟買血型易被誤認O型 對血型遺傳缺乏了解,甚至可以導致悲劇。近來一則外地的報道,O型男人發覺孩子是AB型,遂認為妻子偷情,給他戴綠帽子,天天怒控妻子不守婦道;子女也有樣學樣,鄙視母親。及後男人更申請離婚,妻子喊寃;法庭調查之後發現,男人原來是「亞孟買血型」,擁有這種特殊血型的人,由於抗原表現比較弱,即使是A或B型血,在一般檢測中也常被誤認是O型血。最後進行DNA親子鑑定,確定男人真是生父。 其他會影響血型測試結果的情况,包括患嚴重血癌、接受過大量輸血、骨髓或肝臟移植,或受某些細菌感染時產生特別的酵素而改變了抗原的構造。所以,當你發現血型與家人的不符合,或跟以往不同時,毋須立刻大驚小怪,應該做進一步的精密檢驗,了解原因,並找出自己真正的血型,以確保將來有需要時會獲得正確的輸血。 許多人問過我﹕「醫生,血型是否真的會影響性格呢?」卜星學中,保守認真的A型人,熱情隨和的B型人,樂觀自我的O型人,雙重人格的AB型人,對此我都不敢評論。有些人說是迷信;可是沒有科學證據的事,並不等於不存在,可能是人類的科技未夠班而已。其實先天性格如何並不太重要;後天的培養與努力,才是決定命運和人生的關鍵吧?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