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代精神︰自殺有迹可尋(二)

【明報專訊】上回談到,自殺往往有迹可尋。可是當發現身邊的人有輕生念頭時,應該如何伸出援手呢?研究指出,面對有自殺意圖的人,如果處理手法不恰當,可能會為當事人帶來更大的心理傷害。可是如果不及時處理,又或許會錯過了能夠挽救的關鍵時刻。因此,專家都建議大眾認識處理危急心理事件的基本手法。 當發現有人有尋死的計劃或行為時,應首先確定自己是處於一個安全的處境,千萬不要冒險救人,並且盡快尋求支援,包括報警。 在確保自身安全之後,可以嘗試用平靜的聲線,先向當事人打個招呼,然後介紹自己。其實當一個人走到自殺的絕路,他的世界通常已經跟現實脫軌;而身邊出現一個關心他的人,情况就可能等同於黑暗中打開的一道門,給他死亡以外的一個新方向。 在開始接觸當事人的時候,大聲呼喝和身體接觸都有可能引起當事人過度的反應,要小心避免。可以嘗試輕聲問問當事人渴不渴、冷不冷、餓不餓,有時提供一杯清水、一件外套、一塊餅乾,都可以把處於情緒混亂狀態下的人拉回現實。 勿妄下意見 忌用激將法 建立初步關係之後,可以鼓勵當事人跟你談談他的困擾。傾聽時要表現出接納和關懷的態度,絕對不要強迫當事人說他不想談論的事情,也不要妄下意見。即使自己有過跟當事人類似的經歷,也不要大談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始終每個人的問題都不同,太多意見只會令當事人感到更混亂、更不被理解。 在危急關頭的時候,最有用的意見就是把當事人帶回現實的意見,例如對危坐高樓的人,可以提議他坐回室內一點、靠近你一點、好讓他感覺舒服一點;又例如建議他接觸一下掛心的人,把他由孤立帶回人群。藉着這些技巧,希望能夠減低當事人的求死意念,亦可拖延一點時間,等待救兵支援。 記緊在接觸有自殺意圖的人時,不要使用激將法,質疑他是在引人注意。不要跟當事人爭論自殺的對錯,也不要輕率地說「一切都會好起來」。這些處理危急事件的手法,並不等同心理治療,在解除了即時的危機之後,當事人有必要接受專業的心理和精神科治療。 文: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e代精神:輕生有迹可尋

【明報專訊】近日發生連串年輕人輕生事件,令人慨嘆可惜之餘,也令人反思究竟輕生是否有迹可尋,能否及時阻止? 在精神科的角度看來,輕生的人在最後的日子大多數會有一些舉動。可是這些迹象往往不太明顯,再加上其他人總會有「年輕人怎會死」這種想法,輕視了青少年求助的信號。 那麼,在這個世代,年輕人輕生的迹象其實是什麼? 發表負面情緒 把珍惜東西送人 首先,考慮輕生的人通常都會經過一輪掙扎,所以他們都會嘗試找方法求救。現今網絡已經是青少年社交的主要部分,而且隔着屏幕,人們普遍比較勇於表達自己的感受,所以在社交網絡看到年輕人發表負面情緒,千萬不要只當他們在「強說愁」或「引人注意」,而要認真關心他們的感受。另一方面,他們也可能在網上尋找一些心理輔導的網頁,希望疏導自己的情緒。因此如果發覺年輕人突然對心理學或精神科有異常的興趣,也要適當地問問究竟。 當輕生的念頭愈來愈具體,受困擾的人會開始為自己的離去作出預備。他們可能會忽然聯絡很久沒見的人,而現今的聯絡方式太多是透過手機短訊。他們亦會把自己珍惜的東西送給別人,作為紀念。接着,受困擾的人會開始在網上研究不同的輕生方法,對新聞的輕生報道感到很大興趣,而且開始實驗輕生的可行性,例如在高處張望、偷偷儲起藥物、收藏利器等。 情緒忽然變好 留下最後說話 到實驗完成,一切準備就緒,決定了何時和怎樣輕生時,情緒受困擾的人可能會反常地感到輕鬆。所以當發現年輕人情緒由低落忽然變得好起來,身邊的人更加要留神,這是真正的情緒好轉,還是更大危機的序幕。而決意輕生的人往往會留下最後的說話,所以當「我去死了」、「我先走了」、「不再會煩到任何人了」、「再見了」這些留言出現在網絡、短訊、言談之間,就是一個確實的警號,必須立即行動。由留遺言到實行的時間,通常短之又短,輕生者會刻意讓別人找不到、制止不到,所以接下來的行動十分關鍵。 如何正確地伸出援手,很值得詳加說明,將會於下期探討。但在此先要奉勸一句,千萬、千萬不要以為可以自行幫助一個有意輕生的人,即使家人可以安排人手24小時看守,沒有專業支援,輕生風險往往不會降低。立即尋求專業協助,再跟隨建議接受治療,才可以有效地拯救有意輕生者的生命。 文: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e代精神:恐怖優先座

【明報專訊】乘搭港鐵已成為了大部分香港人每天的習慣。甫走進車廂,總會看到那大型紅色標示下的「優先座」。本來這措施好比長者乘車優惠,推動社會禮讓文化,乃作為大企業應當肩負起的社會責任。然而,有時即使車廂多擁擠,仍屢見有丟空的優先座。 懸空優先座如捕獸器 港鐵把座位定名為優先座(Priority seat),意思是當遇到老弱婦孺等有需要的人士,應當給予優先使用。但現實裏,這個「優先使用」卻變成了「僅供使用」。乍看今天社會,瀰漫着一種「道德被迫害妄想症」,一旦體魄健全的人坐上了優先座,就得備受道德譴責。輕則被藐視或當眾指罵,嚴重者或許會被拍片放到網上公審。 仗靠恫嚇而換來的道德,其實是一種妄想,一種偏執。這種虛偽的禮儀本身沒令人變得更美好,而只是陷入害怕被指摘的消極恐懼。表面上是天經地義的讓座行為,說穿了只是很多人因為害怕責難與懲罰,進而寧願採取被動式放棄。究竟是道德開始淪亡,抑或是因為手機所賦予個人的權力過大,讓每個人都隨便成為判官,確實值得深思。而面對有座位沒人坐,更可怕的是伴隨而來對人性黑暗面的聯想:我不去坐,便不會被看成是自私;但我自己得不到的,別人也可別奢想佔有;甚或是,把那懸空的座位看成捕獸器,等待下一個社會敗類的出現;然後就可以在潛意識中保衛自尊,貶低對方來抬高自己,認為這社會充斥着沒文化的人,自己是僅有保留有優良傳統的極少數…… 設立優先座是種悲哀 誠然,從消極的角度看,優先座的設立實在是種悲哀,就像是一種控訴,我們的社會裏關愛着實非常匱乏。在個人主義抬頭的今天,見識過列車開門的一刻互相廝殺爭位的盛况,便明白每個人只計較付了一樣的車資,能否換來均等甚至超值的權利,亦唯有靠明確標記作溫馨提示,才能保護弱小。 一個真正有道德的社會,就算車廂內不特別劃定優先座,大家亦應該自動自覺,讓座予有需要人士。若每個香港人都有體諒別人的胸襟,相信坐着的那位比自己更需要座位——那怕是懷了寶寶數星期,新穿的鞋子夾腳,又或只是一刻的疲累,只是從外表看不出而已;而當自己真正有需要時,更能有向別人提出要求讓座的那份信任,深信對方會理所當然地體諒,這樣的社會才會有真正的關愛,世界才會變得和諧共融。 文: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e代精神:「藍鯨」襲孩子 築牆有用嗎?

【明報專訊】最近很多自殺個案,甚至自殘遊戲的興起,委實令人惋惜。面對日新月異的媒體、百家爭鳴的論壇、鋪天蓋地的報道,很多家長都頭痛如何把資訊篩選過濾,避免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耳濡目染下盲目跟從。即使把手機收起,拔掉網絡,一刀切的把新聞封鎖,是否就能夠保護孩子,免受不良風氣所影響? 要探討兒童自殺問題,必先要了解他們對死亡的看法。一般五歲以前,死亡對兒童的意義只是分離,而非永遠失去,甚至是可逆轉的。到了五至九歲,兒童開始自己構建死亡的概念,對死亡的理解出現比較個人的看法,擁有自己對人死後的見解。十二歲之前,一般兒童已明白死亡與軀體的關係,死亡帶有永遠的意味,概念上漸漸貼近事實。而到了十二歲以後,青少年面對真正的死亡概念,開始對世界有不安全的意識,認識到世上的危險是不受一己所控制的,有時甚至開始害怕生命會受到威脅。 明白兒童的想法,便能代入他們的角度去理解自殺。任何年紀的孩子都會經歷悲傷情緒,但即使多絕望,年紀小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明白什麼是死亡,更遑論自殺的意義;以至小五六的學生,偶爾有自殺的念頭或行為,極其量只是輕率的模仿,不懂生死乃茲事體大,缺乏輕重之權衡。到了中學階段,壓力與責任漸漸增加,思想開始複雜。反倒是媒體的煽情渲染,令一些徘徊絕望崩潰邊緣的青少年,放下最後心理防線;甚或是受到朋輩的慫恿、網上留言的唆使、榮耀感的作祟等,令他們愈是懼怕愈要逞強,最終踏上不歸路。 趁機灌輸正確觀念 今天的信息、貼圖、視頻、網絡直播,俯拾皆是,作為家長要滴水不漏的新聞封鎖根本是掩耳盜鈴,防不勝防。對於一些圖文並茂的炒作宣傳,家長當然要嗤之以鼻;但即使面對事實報道,亦不能閃縮避忌,必須積極應對,趁機向子女灌輸正確觀念,解釋自殺解決不了問題之餘,更會留給活着的人無比哀痛。從小培養孩子堅定的自我價值,不輕蔑他們的煩惱,認真聆聽他們傾訴心事;更要讓他們明白人生並不等於無止境追求榮華富貴、豐衣足食,而是在乎參與和實踐、探索和開拓生命的未知,學會欣賞及分享,生命才懂得珍惜,才不枉過。 文: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 (編按:《藍鯨挑戰》是俄羅斯社交網站興起遊戲,陸續傳至世界各地,遊戲要求參與者在五十天內完成各種自殘任務,引起各界關注) Read more

e代精神:自拍文化 呃「Like」喪志

【明報專訊】一按自拍然後上傳社交網絡,已經成為了很多人的日常指定動作。和朋友分享近况及見聞,本是賞心樂事;偶爾發一張滿意的自拍照逗自己開心亦無傷大雅。可是,不少網民卻習慣每天盤算着自己得到多少個「Like」,量化了的滿足感更成為了很多人自信的基礎。這種行為不但影響着情緒,甚至令很多人終日沉迷社交網絡,不能自拔。 痛苦活在別人品評下 心理學中有一種現象稱為「自我客體化」(self-objectification)——由於內在自信的匱乏,只能根據別人眼中的自己,作為「自我價值」及「自我形象」的依歸。有着這種特質的人,做每件事情都必先考慮別人的看法,過分執著和計較別人的評價,而把自身真正的喜好埋沒到內心深處。這正好解釋了為何有些人極着重外表,甚至嘩眾取寵,並以此為自尊心的泉源。 互聯網發展迅速,現在不僅照片,更有現場直播,影片即時上傳至社交網絡,把生活於人前呈現,短時間內接受大眾品評,使人對外貌形象愈來愈緊張,直接鼓吹了這種自我客體化的風氣。偏偏在互聯網的虛擬世界裏,人可以掩飾真正身分,更能毫無顧忌地以尖酸刻薄的言辭,對他人肆意評頭品足。若對網上流言蜚語過分上心,很容易會走上極端,有些人甚至因而踏上不斷整容的不歸路。 與其靠美圖效果終日自欺欺人,倒不如樂天知命,敢於承認和接受自己的一切。能發掘與生俱來美好的一面,好好利用自己的優點,在現實中盡好每樣責任,活出自我價值,才能於人前流露出真正的自信,得到由衷的「Like」。 文:精神科專科醫生傅子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