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情緒病、ADHD易混淆

【明報專訊】近年不時聽到學童輕生的新聞,社會更加關注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健康。精神科專科醫生黎大森指出,本港兒童或青少年精神科患者中,超過一半為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而患情緒病及行為問題約佔20%至25%。 (資料圖片) 他補充指,因應傳媒多報道兒童精神健康,家長開始正視問題。以往求診的高峰期為每年10月,隨着學生開始測驗、考試而增加;現時家長較為緊張,在暑假期間已希望評估子女是否適合或能否上學。加上很多學校都已設有特殊學習支援,為有需要的學生作考試或功課上的調適,相比以前,家長已較少逃避問題。 情緒及專注力都會影響兒童的表現,兩者治療方法不同,嚴重程度也不一樣,所以要及早診斷,分清患者的病因。黎大森表示,父母不但可從翻閱小朋友的手冊、功課等,判斷其是否有情緒問題,也可觀察孩子專注力的情况。有情緒問題的小朋友表現會突然變差,而專注力不足的小朋友因為從小到大都有同樣問題,學業表現會持續欠佳,也多因課堂表現不理想,手冊一直出現很多評語。此外,專注力不足小朋友一般在閱讀理解、組合句子或段落、數學文字題等「甩漏」較多,表現較弱。 專注力與情緒問題可互為影響,黎大森指,有專注力問題的 詳細內容

有片:突然甩漏鬼畫符 成績急瀉 手冊功課睇穿孩子情緒

【明報專訊】小朋友功課突然甩甩漏漏,被教師投訴不專心,成績一落千丈,父母就要注意。兒童受情緒困擾,因其表達能力未成熟,不懂求助。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早前一項調查發現,近三成兒童認為自己有情緒問題,家長卻未有察覺。 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從孩子的手冊、功課等,可以找出情緒病的蛛絲馬迹。 ■問醫生 ◆黎:黎大森(精神科專科醫生) ◆趙:趙志輝(養和醫院家庭醫學專科醫生) ■扯髮咬指藏心事? 問:如何知道兒童有焦慮症及抑鬱症? 趙:一般來說,家庭醫生接觸的病人都是熟客,如發現小朋友求診時的行為表現、對答異常,已有理由懷疑他們的情緒或專注力出問題。 家長帶小朋友來求診時,大多針對身體不適,而非情緒問題。但嚴重的情緒問題,其實會影響身體及行為,例如出現肚痛、失眠、暴躁等徵狀,也會扯頭髮或咬手指等。所以我們先會詢問小朋友的病况,再向家長了解其各方面的近况及表現,推斷他們是否受情緒困擾。 ■一定要睇精神科? 問:當懷疑兒童出現情緒問題,如何處理?如何和家長合作? 趙:掌握初步資料後,視乎小朋友行為對生活的影響,跟進最迫切的問題。他們到底是無法上學?學業上有困擾?還是家長另有特別期望?每次診症,都要花三分 詳細內容

【性本善】醫賢心事:有情緒病 性事必然無心無力?

【明報專訊】情緒病患者,較一般人士容易出現性功能障礙的原因有二,第一是情緒病本身的徵狀導致,其次是受藥物影響。 抑鬱症的徵狀,除了失眠、食慾不振、精神萎靡、心情低落之外,對性慾也會有影響。患者對身邊事物都失去興趣、不能感受到當中的歡愉,亦可能不想見人,性方面自然也不會例外,就像當我們睡得差、精神疲倦,只會想好好休息,不會有興趣想性事。 或因情緒病藥失性慾 另外,情緒病患者失去性慾也有可能是受藥物影響。情緒病的藥物有好一部分都會影響性功能,這些影響雖然在停藥後會消失,但在服藥期間,確實可能對患者產生影響。 很多患者因為在情緒病發時已經對性生活失去興趣,因此反而沒有太留意藥物對性功能的影響。有患者曾告訴我,最重要是先把情緒病醫好,副作用方面下一步才處理。 若病人正面對這種情况,應該跟醫生商量,基本上治療方向並非只得一個做法。因為每個人對每一種藥的反應也不同,所以性功能障礙的副作用不一定會在服藥後出現;如果真的出現了,其實亦有其他藥物可以選擇。醫生會跟病人商量,跟進病人的情况,看看正在服用的藥物效果如何,因為就算是轉用新藥,亦有可能有其他副作用。 有些病人曾經嘗試自行服食壯陽藥物,但如果真的 詳細內容

抑鬱症像嚴師? 直視情緒 重新出發

抑鬱症是洪水猛獸嗎? 隨着愈來愈多名人及藝人分享自身的情緒問題或經歷,抑鬱症對於社會大眾來說不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雖然大家可以開放討論,但這是否又代表社會大眾可以坦然地面對? 時至今日,很多人聽到「抑鬱症」三個字,態度仍然敬而遠之。抑鬱症患者面對突如其來的情緒低落,與社交圈子、職場甚至是家人關係的逆轉,固然會感到無助、害怕,而患者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亦可能因為不懂得如何相處,無法理解患者的想法而選擇逃避。其實這些無助、害怕及逃避的想法都是人之常情,抑鬱症並不是洪水猛獸,只要願意嘗試敞開心扉,多理解、多學習,你便會發現抑鬱症並不可怕。 健康的膚色加上燦爛的笑容,很難想像Maria經歷過兩次抑鬱症。第一次患上抑鬱症已是二十多年前,但Maria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况,並非因為任何突如其來的打擊或轉變而誘發抑鬱情緒,Maria形容那次抑鬱就好像感冒一樣,沒有原因的說來就來。當年香港普遍對抑鬱症認識不多,患病就去看醫生,沒有別的選擇,Maria亦是在家人安排下向精神科醫生求診,但她坦言覺得當時醫生對她的幫助並不大。 經歷幾個月時間,Maria的情緒變得平穩,生活重回軌道,以為「抑鬱」這個名詞在她生 詳細內容

標籤反常行為 懶理背後問題 「你有情緒病」不是萬能key

隨着精神科的診斷趨於精細,現時有關精神病的診斷,已被仔細分類為焦慮症、抑鬱症、躁鬱症等情緒病。當遇到身邊人出現情緒問題及反常的行為,市民大眾亦很容易將之標籤為患上精神病的表現。其實精神健康的問題自古已有,是否必須根據現代醫學方法才能解決?實在值得深思。 明仔今年15歲,過去數月精神緊張、心情差,意志消沉至不想上學。父母及學校均認為他患有抑鬱症,需要尋求臨牀心理學家的支援。 今天,社會大眾習慣把不接受的行為歸咎於精神、心理問題,坊間的討論、報章的報道,往往追溯事主是否患有精神病。「因為他有思覺失調,所以有暴力傾向」,試圖以此作解釋,將問題歸咎於事主。其實這是過於簡化、偽科學,甚至不負責任。要了解一個人的行為、背後的心理,就需要了解他的成長背景、家庭關係、生活情况、社區環境等等。 現代精神病學 比古智慧更落後? 其實明仔在去年開始,上學時遭受同學長期欺凌、毆打,導致身體多處受傷,需要停學數月接受手術治療。事後,校方懲罰了涉事同學,又安排轉班,但之後就沒有其他跟進,甚至勸阻明仔母親不要報警。而且在雨傘運動後,明仔變得不信任警察,寧願獨自處理問題,在校園裏他選擇躲避欺凌他的同學,受傷後他變得善 詳細內容

【了解躁鬱症】家庭無得揀 快樂人生有得揀

人生是每個人必修的艱難課題,有些人得天獨厚,過得輕鬆寫意;有些人費盡氣力,所得亦未如理想。然而,奮鬥的過程讓我們發現自己的潛能,旁人的幫助更會為我們打氣,在倦極之時提供喘息空間。我們雖然無法選擇家庭和出生背景,卻可以選擇如何面對人生,以永不放棄的態度面對每一道生命的難題。 抑鬱母親常與父親爭執 身形瘦削的禮,戴着眼鏡,散發文青氣息。小時候的他,與家人同住於唐樓天台的鐵皮屋,最深刻的童年回憶,盡是家人爭執的畫面。患有抑鬱症的母親常與家人爭吵,父親只是千方百計包容,未有向其他人尋求協助,然而日復日的爭執,最終演變成衝突。「有一次,媽媽激動地將爸爸打得頭破血流,後來他被救護員抬了出來,鄰居慌忙掩住我的雙眼,着我不要看。」那年,禮只是小學二年級生。 家中關係長期緊張,令禮漸漸變得麻木。直至升上初中,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家庭與別不同:「當聽到同學說要和家人慶祝生日,或因要和家人聚會而爽約,我才會想,為何自己家中沒有這些情况?如果大多數人的家庭生活是健全的話,那麼我的家庭就不太健全。」 情緒爆發 誤傷媽媽 升上大專後,禮發現自己腦海裏常常充斥負面想法,回家後容易情緒爆發:「我媽有時會不斷埋怨家人,一說 詳細內容

【都市壓力】拒絕情緒擺布 遠離「心理感冒」

看到有趣的故事會哈哈大笑,遇到傷心的事情會掩面哭泣,非常生氣時怒髮衝冠……不論什麼年齡、性別或文化背景,人類都用相似的表情來表達情緒。這看起來順理成章的事情,你知道是如何產生的嗎?在情緒的背後,我們的大腦究竟如何運作? 應激激素應對壓力 持續分泌損身心 雖然情緒的產生似乎迅速又自動化,但腦神經心理學家的研究發現,當中過程並不簡單,不僅需要很多腦區的參與,也涉及自主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自主神經系統和激素分泌受到大腦的調節,杏仁核、下丘腦、扣帶回、前額葉等組成的邊緣系統,被認為是大腦中的情緒中心,它們的協同作用負責情緒的產生、體驗、表達和調節。 在野外突然看到蛇,你會感到恐懼。在這極短的時間裏,首先是杏仁核接收到你看到或聽到的資訊,並且立即把它定義為危險等級,然後向下丘腦發送信號,下丘腦同時控制自主神經系統和垂體腺,自主神經系統快速啟動,激素的分泌驅使身體產生一系列生理變化,為逃跑或與它搏鬥做好準備。這種「應激反應」(Stress Response),由心理學家沃特.卡農命名為「戰鬥或逃跑反應」,使得我們快速應對威脅,大大提升生存機率。 現代生活中,我們在應對諸多壓力和應激源頭時也會產生 詳細內容

無根無據凡事憂慮? 多理解少批判 擊碎廣泛性焦慮

擔心,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緒,這種情緒有時候為生活帶來幫助,因為擔心能增加工作或改變的動力,例如學生因為擔心考試分數,便會為此用功念書,所以擔心的情緒在某程度上對人有「保護作用」。然而事事過度擔心和焦慮,特別是沒有依據的過度焦慮,便可能是廣泛性焦慮症的徵狀。 ■個案 事事擔憂苛索安撫 嚇走男友 小蝶今年28歲,在律師事務所擔任助理,與家人同住。她面對上司交代的工作總是戰戰兢兢,因為上司對她的工作效率不太滿意。小蝶一直不快樂,覺得生活裏要擔心的事沒完沒了,連衣著打扮上也擔心自己不夠得體、會否被同事或上司看不起;儘管小蝶在工作完成後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檢查,依然很擔心出錯。 小蝶有一個交往半年多的男朋友,她特別煩心和男友的關係。如果男友早上起牀沒有WhatsApp聯絡,她會以為男友不在意自己;她每天也打好幾次電話給他,時常擔心男友是否愛她。拍拖初期,男友尚會花心思「安撫」小蝶的不安情緒,但日子久了,他因感到工作受影響,某次向小蝶提起此問題,小蝶即開始擔心他想分手,結果電話反而打得更頻繁。再過一陣子,男友工作特別忙,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小蝶,小蝶因此更不安,常和男友吵架。 終於有一天,男友於電話中提出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男人只有開心、唔開心?

【明報專訊】男士在小組之中,常被邀請去說明自己的情緒。意想不到的是,對男士來說,說出自己的感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一個小組討論環節,邀請男士回想一些特定的場合和處境,請他們分享當時的感受、感覺和想法。發現男士在分享想法方面,很快便能表達自己對應當時處境的想法,可是當問及感覺、感受的時候,他們卻有點說不上來。最能說出的感受是「開心」、「唔開心」,其他的便說不上來。例如有些可能是憤怒的感覺,因為他們說感到需要深呼吸,但未能說出是憤怒,只歸入「唔開心」的範圍。在特定處境之中,男士未能準確掌握自己的感覺,很多時都說未發現身體有什麼特別感覺。 男士是不是理性得只有想法,沒有感受呢?其實事情並不是這樣,男士一樣有不同的感受和感覺,只是他們都忽略了,以致未能察覺。 靜坐練習 愈坐愈不耐煩 曾經在小組內做一個與困難共處的練習。很簡單,讓他們默默靜坐30分鐘。這30分鐘,沒有事情要做,只着他們專注呼吸,留意身體感覺。當處於一個完全靜下的環境,他們發現有很多不同的思緒飄浮出來,過去的記憶、未來的計劃等都會不由自主浮現出來。然後,他們發現身體有不同的感覺,例如本身有痛症的地方,疼痛的感覺會更強烈;停留在同 詳細內容

情緒起落中 認清真我

【明報專訊】「精神健康狀態就像心電圖一樣會起起伏伏,如果心電圖是一路平坦,豈不是活像一個死人?」與抑鬱症搏鬥20年的Susan,學會了接受自己的情緒起落,更學習到如何幫助自己管理情緒。 現在Susan視自己患病的經歷為瑰寶,因為這些經歷讓她更了解自己,也可幫助更多同路人。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全球估計共有抑鬱症患者3.5億,但只有不到一半獲得所需治療。事實上,在許多國家,接受正確治療的抑鬱症患者還不到10%。估計到了202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疾病排行榜的第2位,發病率僅次於心臟病。正視自己的精神健康,只要願意,其實在你身邊是有很多人可以與你同行,一同走出陰霾。 Susan是從抑鬱病陰霾走出來的過來人之一。她早於1998年出現病徵,但當年她對這病缺乏認識,一直逃避面對。其實20年前,並沒有太多人談論抑鬱症,Susan當時亦認為自己只是情緒低落,又或只是神經衰弱——這是當時比較流行的用語,所以她認為沒有必要尋求任何協助。 嚴格來說,Susan是沒有任何觸發點觸發她患上抑鬱症。她自小已是個完美主義者,凡事對自己要求甚高,很在意別人的想法,當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時便會很沮喪。這種完美主義性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