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根無據凡事憂慮? 多理解少批判 擊碎廣泛性焦慮

擔心,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緒,這種情緒有時候為生活帶來幫助,因為擔心能增加工作或改變的動力,例如學生因為擔心考試分數,便會為此用功念書,所以擔心的情緒在某程度上對人有「保護作用」。然而事事過度擔心和焦慮,特別是沒有依據的過度焦慮,便可能是廣泛性焦慮症的徵狀。 ■個案 事事擔憂苛索安撫 嚇走男友 小蝶今年28歲,在律師事務所擔任助理,與家人同住。她面對上司交代的工作總是戰戰兢兢,因為上司對她的工作效率不太滿意。小蝶一直不快樂,覺得生活裏要擔心的事沒完沒了,連衣著打扮上也擔心自己不夠得體、會否被同事或上司看不起;儘管小蝶在工作完成後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檢查,依然很擔心出錯。 小蝶有一個交往半年多的男朋友,她特別煩心和男友的關係。如果男友早上起牀沒有WhatsApp聯絡,她會以為男友不在意自己;她每天也打好幾次電話給他,時常擔心男友是否愛她。拍拖初期,男友尚會花心思「安撫」小蝶的不安情緒,但日子久了,他因感到工作受影響,某次向小蝶提起此問題,小蝶即開始擔心他想分手,結果電話反而打得更頻繁。再過一陣子,男友工作特別忙,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小蝶,小蝶因此更不安,常和男友吵架。 終於有一天,男友於電話中提出分手,說小蝶已不再是剛認識時那個可以一起分享生活的人,反而讓他時時刻刻感到焦慮與壓力,也無法理解小蝶的感受。 屋漏兼逢連夜雨,翌日上司因為小蝶的工作效率不佳,決定解僱她。 4%港人中招 失眠頭痛影響交際 有廣泛性焦慮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或者經常過度焦慮的人,會因為任何一件小事而引發過度的憂慮,並且會因為一件擔心的事而引發連鎖的擔心。他們擔心的事情並不僅限於特定範圍,他們亦無法控制自己擔心的想法。 在香港,大約每100人中,就有4個人有廣泛性焦慮症。在生活步伐急促、壓力大的社會,焦慮現象更是普遍。 過度擔心不同的事,會令患者無法集中注意力,並因而引發身體不適,例如肩頸僵硬、胸悶、頭痛或失眠,徵狀可能影響個人工作或學業。有時,這些憂慮需要其他人的協助或配合才能緩解,久而久之,更會影響到人際關係。如上述故事中的小蝶,因為擔心而不斷需要男友關注及安撫,並且因焦急而誤判了自己與男友的關係,導致感情生變。 易被誤當自我中心 引發衝突 有廣泛性焦慮症或者經常過度焦慮的人,在他人眼中很容易被歸類為難以相處的人。由於焦慮,時常尋求他人的安撫,或時常需要他人配合,會令人覺得「要求很多或很麻煩」;更多時候因為只專注在焦慮中,無法注意到他人的需求或反應,容易被視為「自我中心」。有些過度焦慮的人,亦容易因為焦慮無法紓緩,而錯誤地將不舒服的情緒歸咎於他人身上,從而引起衝突。如果無法意識到自我或他人的過度焦慮所引起的交際困難,則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及改善人際關係。 求助專業 打斷連鎖焦慮思維 過度焦慮或時常有焦慮情緒的人,可以向精神健康專業人員求助。專業人員可以藉認知治療,幫助他們學習挑戰焦慮背後不符合事實的想法。此外,當事人亦可以藉靜觀練習,打斷連鎖性的焦慮思維,並學習放鬆。 事事遷就於事無補 應重情緒支援 當家人或朋友出現過度、連鎖的焦慮,如果只是忽視或者敷衍了事,將可能引起當事人更多的擔心和緊張。然而,如果照單全收地把當事人的焦慮事件一一處理,不單最後會筋疲力竭,亦對解決焦慮問題於事無補。較有效的方法,是以理解和體諒的態度給予當事人情緒上的支持,而不是批判其錯處;另一方面,可以幫助或提醒當事人使用認知治療的技巧,拆解焦慮,例如以不帶挑釁的語氣,請當事人提出理據,以支持他所擔心的事件發生的可能性。除此之外,可以協助當事人回想以往他過分憂慮了的事件及事件的實際發展,目的是改變他擔心的想法。家人可協助當事人尋求專業人士的指導,學習靜觀(mindfulness)放鬆心情,以幫助當事人面對焦慮。 雖然,出現經常過度焦慮現象不一定便是廣泛性焦慮症,但因此而引起的生活問題亦不容忽視。因此,若發現自己或家人有這樣的狀况,實在需要好好面對,必要時應尋求專業協助。 文:張瀞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助理教授) 編輯:梁敏德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男人只有開心、唔開心?

【明報專訊】男士在小組之中,常被邀請去說明自己的情緒。意想不到的是,對男士來說,說出自己的感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一個小組討論環節,邀請男士回想一些特定的場合和處境,請他們分享當時的感受、感覺和想法。發現男士在分享想法方面,很快便能表達自己對應當時處境的想法,可是當問及感覺、感受的時候,他們卻有點說不上來。最能說出的感受是「開心」、「唔開心」,其他的便說不上來。例如有些可能是憤怒的感覺,因為他們說感到需要深呼吸,但未能說出是憤怒,只歸入「唔開心」的範圍。在特定處境之中,男士未能準確掌握自己的感覺,很多時都說未發現身體有什麼特別感覺。 男士是不是理性得只有想法,沒有感受呢?其實事情並不是這樣,男士一樣有不同的感受和感覺,只是他們都忽略了,以致未能察覺。 靜坐練習 愈坐愈不耐煩 曾經在小組內做一個與困難共處的練習。很簡單,讓他們默默靜坐30分鐘。這30分鐘,沒有事情要做,只着他們專注呼吸,留意身體感覺。當處於一個完全靜下的環境,他們發現有很多不同的思緒飄浮出來,過去的記憶、未來的計劃等都會不由自主浮現出來。然後,他們發現身體有不同的感覺,例如本身有痛症的地方,疼痛的感覺會更強烈;停留在同一姿勢太長時間,感到肌肉緊張和痠痛;令他們有不耐煩的感覺,總是想着如何離開這些不適的感覺。 不去察覺=逃避痛苦 當一切靜下來,將專注力投向自己的內在,原來男士也感到很不適。遇到不適、煩悶、痛苦的感覺,他們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逃離、解決、停止不好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男士總想逃避困難和痛苦。 當然,不去察覺痛苦,也是逃避痛苦的一種方法。 下期再談:男士如何和困難共處。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Read more

情緒起落中 認清真我

【明報專訊】「精神健康狀態就像心電圖一樣會起起伏伏,如果心電圖是一路平坦,豈不是活像一個死人?」與抑鬱症搏鬥20年的Susan,學會了接受自己的情緒起落,更學習到如何幫助自己管理情緒。 現在Susan視自己患病的經歷為瑰寶,因為這些經歷讓她更了解自己,也可幫助更多同路人。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全球估計共有抑鬱症患者3.5億,但只有不到一半獲得所需治療。事實上,在許多國家,接受正確治療的抑鬱症患者還不到10%。估計到了202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疾病排行榜的第2位,發病率僅次於心臟病。正視自己的精神健康,只要願意,其實在你身邊是有很多人可以與你同行,一同走出陰霾。 Susan是從抑鬱病陰霾走出來的過來人之一。她早於1998年出現病徵,但當年她對這病缺乏認識,一直逃避面對。其實20年前,並沒有太多人談論抑鬱症,Susan當時亦認為自己只是情緒低落,又或只是神經衰弱——這是當時比較流行的用語,所以她認為沒有必要尋求任何協助。 嚴格來說,Susan是沒有任何觸發點觸發她患上抑鬱症。她自小已是個完美主義者,凡事對自己要求甚高,很在意別人的想法,當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時便會很沮喪。這種完美主義性格驅使她在生活上承受極大壓力。長期累積的壓力,令她的抑鬱病徵慢慢浮現。 張國榮逝世 引起關注情緒病 回想起約20年前患上抑鬱症的初期,Susan認為「不開心」這3個字根本不足以形容她當時的情况。她覺得自己當時好像帶了一副有色的眼鏡,眼前看見的及感受到的都是灰濛濛一片。抑鬱情緒直接影響Susan的生活,她不但覺得身邊人不能明白自己,就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為何自己常常不開心?為何沒有人明白自己?為何沒有人關心自己?一連串的疑問讓她覺得自己好像與整個世界都斷了連繫。 直至2003年,歌手張國榮墮樓身亡事件引起大眾關注情緒病。Susan亦在此時才開始正視自己的鬱結情緒,她在網上做了有關抑鬱症的問卷,察覺到自己有抑鬱症傾向,當時便決定到公立醫院求醫,而她亦被轉介至精神科接受治療。但那時候的她,除了接受藥物治療外,仍然不覺得自己有需要尋求其他協助。雖然食藥能幫Susan穩定情緒,但這些「好幫手」卻令她又愛又恨,每一次因應病情而要轉藥或試新藥時,都會令她很容易疲倦,嚴重影響工作,而且食藥其中一個副作用就是令她肥胖,這些都讓Susan不能接受。因此每當情緒稍為好轉,她往往自行停藥,因此,她的狀况變得時好時壞。 結識同路人 學管理情緒 直至抑鬱「爆煲」,作出傷害自己的行為被送到醫院,Susan才驚覺自己要尋求更多協助。在醫生介紹下,她明白到原來除了藥物治療外,亦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自己面對抑鬱情緒。Susan離開了醫院後,被轉介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旗下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服務中心——「安泰軒」繼續接受服務。安泰軒社工透過家訪及與Susan共同制定復元計劃,陪伴她走出抑鬱病的陰霾。加上Susan在安泰軒內認識了很多同路人,令她確切地感受到自己在復元的路上並不是孤軍作戰。在這裏,Susan第一次接觸到靜觀及「身心健康行動計劃」,學習如何幫助自己管理情緒。 她坦言在患病初期,雖然得到身邊朋友的鼓勵,但對於他們希望自己可以「凡事看開」、「不要不開心」等鼓勵說話始終沒有太大的感覺。Susan亦閱讀了很多心靈書籍希望可以幫助自己抒解鬱悶,但她只是明白字面上的意思,卻未能成為她的感受。在復元路上,Susan不是要別人把自己從低谷拉出來,而是希望有人陪伴同行,而這正正是她在安泰軒內所感受到。 Susan形容每個人的精神健康狀態就像心電圖一樣會起起伏伏,如果心電圖是一路平坦,豈不是活像一個死人?現在Susan接受了自己的情緒會時起時落的事實,她認為最重要是如何讓自己在起伏中成長,尋找合適自己的方法面對低落情緒。她視自己患病的經歷為瑰寶,因為這些經歷讓她可以更了解自己及幫助更多同路人。 ■知多啲 身心靈工作坊 提升精神健康 每個人總會經歷情緒低落的時刻,倘若沒有妥善處理,可能會影響生活,甚至造成悲劇,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正視精神健康的重要。正所謂「預防勝於治療」,擁有整全健康不單改善個人的生活質素,正面的情緒對社會更是一個好信息,可減低因病帶來的各樣損失。新生精神康復會過去50年,由復元為本的服務邁向推動身心靈健康,「身心健康行動計劃」是其中一種以實證為本的自我管理情緒方法。 「身心健康行動計劃」(Wellness Recovery Action Plan,簡稱WRAP)是由美國精神健康運動倡導者Mary Ellen Copeland發展一套維持身心健康的系統化工具。運用希望、個人責任、學習、維護自己想法和權利及支援這5項概念,提升參加者的健康管理、計劃實踐及危機處理的意識和能力。參加者學習應付生活中不同的變化,保持積極思想,維持良好的精神健康狀態。研究發現精神病康復者使用了這套工具後,減少或穩定了病徵,增強了希望感、正面思想和自信心。 新生會將於2017年12月舉行身心健康行動計劃WRAP基礎工作坊,有興趣提升身心靈健康的人士可報讀。 詳情:goo.gl/qGojkQ 資料提供:新生精神康復會 文:新生精神康復會專業服務經理(社區服務)黃宗保(註冊社工) 圖:RyanKing999、[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文中提及疾病無關)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三重點變成高EQ男人

【明報專訊】在中心的男士小組,要求男士點出他們經驗過的情緒,他們普遍都不大能夠詳細說出來,大多只知道情緒分為開心和不開心,還可以多點出一種情緒名叫憤怒;其他的,好像都不大可以說得上來。 當我列出不同的情緒,包括﹕恐懼、焦慮、無助、煩厭、陶醉……等,請他們列出情緒的身體反應,他們則能指出身體不同感覺,如心跳呼吸加速、體溫升高、肌肉收緊、血壓上升、頭痛、頭腦發熱、胃腸不適、出汗等。也許是,當身體有狀况的時候,他們才留意到﹕「啊!這是我的情緒。」可是,當情緒出現的時候,他們往往在情緒的狀况之中感到困擾,腦裏只出現兩種情况﹕一是想着怎樣趕走負面情緒;另一是大腦已經無法運作,任由情緒主控了行為。 所以男人很怕情緒,不論是自身的還是別人的情緒,因為那是一些他們不能控制和駕馭的東西。 勿逃避 學懂跟自己情緒相處 男人有時沒有情緒,是因為他們拒絕自己的情緒,用各種方法讓自己不陷入情緒的狀態。 男人有時會做出失去理智的事,例如暴力、自我傷害或成癮行為,是因為他們剎那間給情緒控制了。 中心男士小組的男士都同意,學懂和自己的情緒相處是重要的學習。以下數點值得男士思考﹕ 1、確認自己的情緒﹕男士可以透過接納自己的身體感受,確認自己當下的情緒 2、不加批判地觀察自己的情緒﹕若害怕和逃避情緒,當情緒來襲,反而令情况變得更洶湧澎湃。原因是我們討厭負面情緒,當留意到自己有負面情緒,會令負面情緒倍增,例如我很害怕,但我更害怕「自己是一個會害怕的人」,即恐懼分量更多。所以如果可以不加批判地觀察自己的情緒,那情緒便只會留在原來的分量,毋須額外應付更多負能量 3、接納自己的情緒反應﹕接納是和情緒共處的最好方法 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有以男士靜觀為本情緒學習課程,詳細可參考中心臉書網頁:www.facebook.com/CaritasMenCentre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Read more

話語權之爭 專家至上? 醫治情緒病 患者都有say

【明報專訊】在現今號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數據和專家就是權威,擁有對各種人和事的詮釋和話語權。愈多人跟隨你,論述就愈有代表性。最後所謂「真相、真實」,其實不過是最多人支持的觀點而已。 對於受情緒病影響的朋友,身邊人的態度和行動,對當事人能否掌握自身康復權利有決定的影響。家人及助人專業者,應該反思他們擁有的權力及其對於當事人的影響。什麼對於當事人「最好」,誰最清楚呢?他們的生命又屬誰呢? 個案一:副作用大想換藥 醫生反對 Billy曾擁有理想的職業,後來受抑鬱和幻聽影響,被迫提早退休。病後子女、太太和醫生皆質疑他的工作和自理能力,除了不贊成他尋找兼職,亦會每天監察他吃藥,甚至不同意他單獨外出。其實Billy也有上網了解自己的病况,覺得某些西藥的副作用太大,希望嘗試不同藥物,甚或希望配合中藥和運動去調校藥物劑量。可是醫生警告他「不要亂來」,亦吩咐家人陪他覆診,確保他不要胡思亂想,乖乖吃藥。 個案二:醫護細心聽 患者放心講 Catherine被情緒及有關死亡的思想影響多年,在普通科試過很多藥物後徵狀也未見改善,結果需要入院調校藥物。她的父親很支持她,儘管他對女兒需短暫離家感到不捨,但因為自身多年前也有被情緒困擾和藥物治療的經驗,他很理解女兒的困難。醫護團隊也很尊重Catherine,醫生們很願意細心聆聽她講述服用不同藥物後的反應和狀况,令Catherine可以持開放的態度,放心分享自己的故事和作不同嘗試。 上述兩個個案,家人和醫者對病人的反應迥異,值得大家反思﹕究竟誰擁有闡釋「情緒病」的話語權?哪些態度和做法最有利於病人康復呢? 負面標籤 催生「病人模式」 受「情緒病」影響的人,都被貼上很多負面的標籤。很多解釋精神病的權威理論,都建基於一個假設﹕當事人都是生理或心理出現問題,能力方面有所缺乏或不符合主流社會的期望、要求。結果問題被內化,當事人活出了大家所期望的「病人樣式」,即性格負面悲觀、沒有工作動力、對生活缺乏興趣等等。最後整個家庭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中,終日難見歡容。更甚者是連病者家人、醫護人員和社工等助人專業者,也認定病人根本對自己狀况缺乏了解,亦沒有能力和知識去作出「合適」的決定。結果病者的日常生活以至有關復康的種種決定,例如醫藥、生活和工作安排等,都被家人及專家左右,甚至連表達自身的權利也被剝奪和得不到尊重。 ■專家札記 關愛變壓迫 好心做壞事 對受情緒問題困擾的人而言,如果能夠運用語言或一些恰當形式去表達自己的生命故事,並為自己過去的經驗賦予獨特的意義,事實上他們擁有主宰自己命運的權利。然而這個話語權很容易被人奪去和瓜分,尤其是一番好意的家人和醫護人員。 其實建立渠道讓病人發聲,助人專業者和家人就可以多了解他們的狀况,並作出更適切和合宜的支援。簡單而言,就是心懷信任、接納和尊重病人的態度,確認和肯定他們的生命故事、病患歷程和個人體會。 開放式提問 多聆聽病人 執行上,聆聽是關鍵一環。不打斷病人分享,利用開放式提問,拉闊話題,從病人經驗出發,發掘每段經歷所賦予他們的意義,同時以好奇心探討他們過去面對徵狀的策略,了解當中的掙扎和得失。有時病人的策略可能有別於醫生和家人的想法,同時效果亦可能未如他們的理想;但助人專業者和家人只要堅持和他們同行,陪伴他們面對病患過程的種種,並發掘他們對各種經驗的詮釋,繼而協助他們發現合適的方案和應對行動,病人就能收復他們的話語權,去詮釋、接納和擁抱自己依然美麗和充滿希望的人生,亦令家人重現笑容,真正達至「家家好心情」。 家人和專業人士若希望協助受情緒困擾的人走過幽谷,必須常抱着開放態度,不要讓自己的專業判斷與知識凌駕在當事人的經驗之上。否則我們很容易「好心做壞事」,令自己的關愛成為了對他們的另類壓迫,甚至堵塞了病人表達自己和以最合適的方法面對困境的機會。 文:謝樹基(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社會科學學院精神健康及社會政策小組召集人)、胡可兒(香港基督教輔導服務資深輔導員) 圖:資料圖片 編輯:沈燕媚

Read more

【性本善】姨媽姑姐係外人? 婚姻不等於1+1

【明報專訊】婚姻從來都不是兩個人的事,一段婚姻連結着的不是兩個獨立個體,而是兩個家庭。一紙婚書除了是愛的象徵,也代表了夫婦二人願意共同面對及承擔由兩個家庭帶來的挑戰及問題。本着「合則來、不合則去」的思想,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婚姻」關係從來不存在「委曲求全」,這心態正反映在近年持續上升的離婚數字中。而離婚後再組織新家庭的情况於香港亦很常見,「再婚」讓更多家庭連結在一起。 李先生跟第一任妻子育有一個就讀初中的兒子,離婚後他跟兒子搬回母親家,而現任妻子於結婚後亦遷入同住,一年半後誕下女兒,一家五口,三代同堂,住在同一屋檐下。 李太一直努力擔起媳婦、妻子、繼母和母親的角色,由於憐惜繼子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所以待他甚至比自己的親生女兒還要好,供書教學之餘,閒時更會陪伴兒子到處遊玩。不過,由於李太對小叔和大姑對待奶奶的惡劣態度看不過眼,經常直斥其非;因此無論李太多努力融入這個家庭,她始終得不到丈夫及夫家家人的稱讚與認同。 一個家包括幾多人? 懷着女兒的時候,複雜的家庭關係令李太的情緒出現變化。在一次產檢中,醫生察覺李太的鬱結情緒,於是將她轉介至新生精神康復會,再在社工轉介下,開始接受家庭治療,希望以專業方法幫助他們一家渡過難關。在治療過程中,李太道出她覺得丈夫永遠把自己家人放在第一位,當有爭執時從不會站在妻子的一邊,令李太覺得自己只是「外人」。而李先生則認為太太過於自我中心,經常無理取鬧,一家人應該和和氣氣、互相遷就,所以主張太太凡事息事寧人。 寡言夫遇上率直妻 其實夫妻倆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李太欣賞丈夫寡言,不會嘮叨;而李先生亦欣賞太太直率,不需猜度其心思。可是偏偏就是這兩種性格,讓兩人在處理家庭關係上困難重重。 「家」對於李太來說只有五個人(夫婦二人、一雙兒女及奶奶),但對於李先生而言,「家」還包括他的姊弟,而夾在家人中間的李先生一向害怕處理這些關係,往往選擇沉默應對。最後,在家庭治療師的協助下,丈夫說出心底話,他很感激妻子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不懂如何表達。得到丈夫的安慰、諒解和支持,李太也願意積極控制情緒,嘗試解開困局。 愛屋及烏 修補關係 夫妻經過一段時間共同努力後,關係終見改善。李先生會主動接李太下班,抽時間享受二人世界,節日時送贈小禮物製造驚喜,以行動向妻子表達感激與支持。不過李先生最大的轉變,在於他學會在自己家人面前維護太太,做到了妻子對他的期望。李先生的改變感動了李太,她也主動與夫家家人修補關係,甚至致電小叔邀請他們回家吃飯。縱使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但李太覺得丈夫致力維護她,她也願意愛屋及烏。 在這條艱難的婚姻道路上,家庭治療師的治療恍如良方,讓李先生和李太了解到當初選擇走進婚姻,全是因為愛。面對兒子即將來臨的青春期轉變及小女兒的成長,李太相信將來會有更多的考驗等着他們夫婦以及整個家庭,不過因為有愛,所以二人都會堅持攜手走過每個難關,捍衛這段婚姻。 ■知多啲 時代改變家庭組合 「難念的經」更複雜 自古至今,家庭一直是社會的基礎,隨社會文化進步及時代變遷,家的組合變得多元化,這正好反映了社會的多元性。回想數十年前,香港家庭組合主要由祖父母、父母及子女組成,最複雜的家庭組合也可能是多了叔叔嬸嬸等由幾房人組成的大家庭。 時至今日,新來港移民家庭、單親家庭、家庭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隔代教養等等各類家庭的數目愈來愈多。就算是香港傳統的家庭組合也因為時代改變,面對不同問題,例如父母工作時間長與子女缺乏溝通,夫妻間對教育子女方法的思想分歧等,如果不直視這些多元化家庭組合的需要及潛在家庭問題,不單會影響家庭各成員間的關係,也有可能會影響到家庭成員的精神健康。 家無寧日 不利精神健康 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早前訪問了俄亥俄州立大學社會工作學院教授李慕儀,她認為,家庭是其中一種人與人相處的關係,家庭成員互相照顧與扶持,在彼此互動間牽動各人的情緒,而家庭關係對個人精神健康的影響也會隨年齡變化。尤其是家庭佔據生活中的絕大部分,所以家庭關係會比較影響兒童的精神健康。 家庭是一個互動性的情景,所以不同家庭也有不同需要。為配合不同家庭的需要,綜合家庭及系統治療(Integrated Family and Systems Treatment,簡稱I-FAST)應運而生。新生會自2010年由美國引入I-FAST的輔導及支援計劃。於2016年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啟動「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 提供多元化密集式支援 計劃以I-FAST作為涵蓋的理論架構,旨在為受精神病或情緒的人士及其父母、配偶和家庭成員,提供多元化及多層面的密集式支援,透過家庭輔導、多元家庭小組、家庭身心靈活動、家庭朋輩支援、社區教育推廣及專業同工培訓課程等,以推動家庭成員發揮獨特的優勢,促進家庭關係和強化家庭功能,提升社區人士對受精神病困擾人士及其家庭的認識及接納。 ◆「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 查詢:3552 5253 電郵:[email protected] 註:資料由新生精神康復會提供 文:黃宗保(新生精神康復會專業服務經理(社區服務)、註冊社工)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流淚的禁令

【明報專訊】在社會中生活,人們或多或少都依循社會規則及規範,規範相比規則更深入個人性格。從來沒有一道法令規定男士不可以流淚,偏偏在男士心底卻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範「小心自己的眼淚」。 我最想的是哭…… 社工問前來求助的阿文最需要是什麼,他慢慢地將眼睛轉過來,呆呆地看着社工說:「我最想的是哭……但我哭不出……」阿文的家庭將近分裂,他的心情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即使可以詳述,阿文也好像無法表達當中的心情,而他的苦只有在扭曲的面容上看得清楚。阿文在年少時便要自力更生,照顧情緒對他是一種奢侈品,回應情感對他也是一種負擔。他為自己架設了很多心鎖以約束內心的感情,否則他是無法承擔嚴苛的世情。 無可置疑,他自小架設的心鎖的確使他能在工作戰場上東征西討,不用考慮自己的行為對別人帶來的傷害及打擊,沒有憐憫,沒有內疚,這種自由是非常可怕的力量。這種生活一直維持,直到他組成的家庭出現問題,他的心鎖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情感就在心鎖的裂縫中逃走出來。他開始從內心感到那股隱隱作痛的感覺,對他來說那是多麼的折騰。 社工為了啟發阿文,以故事形式複述他從幼年到現在的人生,惟加入他從來沒有提及的人生感受,他對於早年喪親那種徬徨無助是多麼深刻,對於被羞辱那種辛酸苦澀是多麼委屈。阿文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到自己的故事,也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心情,邊聽着邊用手掩着臉,發出飲泣抽鼻的聲音。 淚水是內心的說話 男士走進輔導室就是要接觸自己的內心世界,而輔導是一個會心的過程,是個案與自己的內心會面。當人能與自己會心的時候,內心有不同的感覺在穿梭湧流,說話便顯得累贅多餘,眼淚與哭聲常是伴隨而來,淚水就是內心的說話,常劃破那沉靜的輔導室。 文:劉子健(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社工) 註: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思達」譯自Cedar,即《聖經》中的香柏樹,寓意男士在靈性上的發展與成長之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