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No pain no gain 成大錯 忍痛跑 骨都裂!

【明報專訊】跑步熱近年席捲全城,「跑友」大軍日益壯大。愛上運動看來百利而無一害,但凡事一旦過火就易招損,有狂熱跑友不顧天氣、不理痛傷堅持跑步,臨近馬拉松賽更加強操練備戰,深信no pain no gain。 骨科專科醫生提醒,若不正視身體警號,忍痛繼續跑,影響比賽表現之餘,骨骼長期勞損,沒有足夠時間修復,可導致骨折,甚至移位,隨時斷送跑步生涯。 ▲thanakornsra@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問醫生 ◆楊:楊旭楠(骨科專科醫生) ◆鄭:鄭志文(家庭醫生) ■長跑磨損不止傷膝? 問:長跑真的傷膝嗎? 鄭:長跑引致的骨科傷患,最多人擔心膝關節受損。其實骨科關注的不止關節,而是包括骨骼、關節和軟組織等整套系統。所以,醫生會留意關節、骨骼、韌帶有沒有出現問題。與此同時,運動引起的傷患可分急性和慢性兩類,除了運動時跌倒這類急性創傷外,亦要注意在長期訓練中引起的慢性傷患,如軟骨磨損。 楊:長跑傷患不止跟關節有關,最近有報告指出,大部分長跑受傷的人,患處集中在膝以下位置,包括膝蓋、腳跟、足底等,而最常見是韌帶和肌腱的勞損,例如阿基里斯腱發炎和足底筋膜炎。 另外,不少長跑者的小腿內側疼痛,有可能是患上脛痛症候群,又稱內脛骨壓力症候群(Medial Tibial Stress Syndrome, MTSS),成因是脛骨連接着小腿肌肉群,反覆跑步時肌肉收縮,不斷拉扯骨膜導致發炎,屬勞損性創傷,需要休息才可康復,若不加理會,嚴重可致疲勞性骨折。 ■拗柴消腫≠痊癒? 問:忍得到痛即不是太傷,食粒消炎止痛藥就繼續跑? 楊:很多跑手都抱持no pain no gain的觀念,忽略身體向自己發出的警號。其實身體痛楚時,就應停下休息,適量拉筋;如果痛楚持續,更應及早求醫。 例如「拗柴」,即踝關節扭傷,是最常見同時又最常被忽視的急性運動傷患。踝關節位於脛骨、腓骨和距骨之間,跑友常會拗柴,影響此關節外圍的軟組織。有研究指逾五成人拗柴後不會求醫,而是待它自行消腫。但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若不好好處理,有三成人會出現併發症,例如踝關節不穩定,俗稱「慣性拗柴」,患者會在扭傷「痊癒」後,重複扭傷。而嚴重拗柴可能出現骨折、韌帶或軟骨損傷,需要手術治療。所以不要以為消了腫,不再疼痛就無事,「拗柴」不容小覷。 另一個例子是足底筋膜炎,也是困擾很多跑友的傷患。典型病徵是早上起牀時或剛起跑時疼痛,又或跑步途中痛楚,痛點通常出現在腳跟位置。足底筋膜有承托足弓的重要功能,發炎導致其疼痛和僵硬,屬勞損性筋膜發炎。 有一個病人參加全馬比賽(約42公里),每次跑到差不多10公里,腳跟便痛楚,他以為休息一下就會痊癒,但之後發現問題持續,嚴重影響比賽表現,因而求醫。其後,確診患上足底筋膜炎,透過口服和注射藥物,加上物理治療,病情顯著改善。透過此案例,希望跑步人士了解腳底疼痛需要求醫,假如確診足底筋膜炎,大部分情况可以用非手術的治療改善病情。不過,有小部分病人治療後,痛症仍持續,甚至影響日常生活,就要考慮手術鬆解部分筋膜。 ▲加快復元——跑友可透過交叉訓練如游泳,加速傷患復元。(torwai@iStockphoto,設計圖片) ■quick fix 只是「死頂」? 問:忍痛跑,比賽後才求醫也無傷大雅? 楊:去年有病人報名參加日本一個馬拉松賽,她來見我時說:「醫生我一定要去跑,雖然我現在很痛,請你盡快幫我搞定它。」這個病人平日十分注重健康,不時跑步,但在比賽前四星期開始加強操練,由平時一星期跑兩次,增加至一星期五至六次,慢慢腳面出現疼痛,患處受壓時更有不尋常痛楚。經檢查後,發現她的腳掌第二蹠骨有一條細微裂痕,確診為疲勞性骨折。 這類骨折以往稱作行軍性骨折(march fracture),是由於骨骼長期勞損,而身體沒有足夠時間修復導致骨折。若繼續跑步,患處會持續受力,可能會深化骨折,甚至導致骨折移位,需要手術復位和固定。該名病人最終放棄比賽,接受石膏固定治療。 因此,大家要摒除no pain no gain的觀念,正視身體發出的警號,而且在參加馬拉松這類講求耐力的運動前,應盡早準備,亦切勿盲目跟隨別人的訓練計劃,量力而為,以免得不償失。 鄭:很多人準備重要比賽時,受傷了都希望quick fix,例如打消炎針,務求盡快「解決」問題,但其實quick fix只是暫時止痛,好讓身體繼續活動,只是「死頂」。大家毋忘初衷,想想最初為何開始跑步,為了消閒、強身健體,未必需要「死頂」繼續跑。 另外,跑步人士應視乎個人健康狀况,參加馬拉松比賽前找醫生檢查。例如,心臟病患者和心臟病患的高危人士,亦即有以下高風險因素:男性、40歲以上、血壓高、血糖高、血脂高、尿酸高、吸煙、肥胖,以及有心臟病紀錄的人應請醫生評估是否適合參加馬拉松。此外,患有呼吸系統毛病,如哮喘、慢阻肺病也需多加留意。 跑步是很好的運動,但對身體要求頗高,練跑或比賽時緊記適可而止,身體不適應立即停止。 ■停跑點練心肺? 問:受傷後要休息,此段期間需完全停止運動嗎? 楊:受傷後休息是無可避免的,以足底筋膜炎為例,一般輕微情况,建議休息兩個星期,但如果情况較嚴重,就需要休息六個星期。不少人擔心完全停止練習,會令心肺功能衰退,因此現今的運動醫學主張病人可做交叉訓練,投入跑步以外的運動,如游泳、踏單車,保持鍛煉心肺功能。病人透過改變運動模式,再配合藥物消炎及物理治療,可加速復元。 ▲(賴俊傑攝) 文:李欣敏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正筋正骨:「重手法推按」或好心做壞事

根據筆者的臨牀經驗,發現不少香港市民誤以為骨科只醫「骨」,但實際上骨科也治「筋」。畢竟筋骨是唇齒相依的:生理上,筋有賴於骨的支撐,骨有賴於筋的保護和維繫穩定性,筋骨互相提供營養並共同參與新陳代謝。正如《黃帝內經》記載,「骨正筋柔、氣血自流」,病理上,傷筋動骨,傷骨動筋。如果把筋傷科、骨傷科和骨科統稱為「筋骨科」,或可減少誤解。通識上,本欄取名為「正筋正骨」,既希望借此良好平台糾正一些對筋骨認知上的錯誤觀念,亦希望探索糾正筋歪及骨關節移位等規範療法。之前曾剖析過正骨觀念,今期開始分享正筋常識。 中醫骨科等不同臨牀學科都經常用手法「正筋」,但是不同學科的學習背景不同,對手法分類、作用原理、適應證、手法力度和手法療程的理解有所不同,治療往往出現不同效果。屬於手法適應證,即使手法不完全相同,只要應用恰當,也可收到異曲同工之良效;但如果所受的筋傷不屬於手法適應證、手法不標準、標準手法次數過多或並非單一手法可以除病時,都可能延誤病情。以下通過指出正筋手法誤區、揭開筋傷真相分析手法誤區,希望引導筋傷病人盡快走出手法誤區,步入手法正路。 瘀腫以為「散瘀」 或演變「風濕」 治療筋傷的理筋手法和中醫整脊手法,有時會在無意之中被誤用了。中國民間經常聽到一種古老的傳說,當筋受傷之後,必然有瘀血,必須用重的理筋手法推按,瘀血才會散。有時筋傷本來沒有瘀腫,重手法之後第二天出現瘀腫,經常被誤解為「瘀血散了出來」,但實情是可能被推腫了。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千篇一律地運用重手法,其後果不僅增加病人病苦,而且可能傷上加傷、復元慢,甚至產生併發症或後遺症,新傷演變為日後轉天氣痛的所謂「風濕」和舊患。 民間還有另一種值得商榷的療法,把中醫整脊手法當作紓緩痛楚的例牌方法;其實,即使是規範的中醫整脊手法,也必須安全第一,中病即止,更不宜作為保健手法,以免導致出現韌帶鬆弛、椎間盤受傷或習慣性關節錯位等手法副作用。 治療舊患勞損可相對重手 民間狹義的筋,通常是指豬、牛、鹿蹄筋,中醫廣義的筋包括皮膚、皮下筋膜、肌肉、骨膜、肌腱、腱鞘、韌帶、關節囊、滑膜囊、椎間盤、半月板、周圍神經和血管等軟組識。在四肢範疇裏,除了骨骼,其餘部分都屬於筋。中醫的筋相當於西醫的軟組織,所以筋傷又稱軟組織損傷。急性筋傷的真相,實際上是指皮膚損傷或皮下的筋損傷。當肉眼看得到的皮膚損傷出血,相信大家都不會每日用重手法推按;當皮下其他的筋損傷時,如果肉眼從表面看到瘀腫,暗示皮下的筋已經損傷出血,所以絕不適合再以重手法按壓。由此可見,治療皮下筋傷,必須盡快走出「重手法推按」這個誤區,以免好心做壞事。不過,對於舊患或勞損等慢性筋傷,手法可以相對重一點,但重手法也應該有個度。那麼,治療急性或慢性筋傷,如何應用正筋手法才算是有度的正路手法呢?下回分解。 文:吳思團(香港中醫學會前會長、註冊骨傷科醫師)

Read more

知多啲:扭傷即時冷敷減腫脹

【明報專訊】退化性關節炎涉及勞損和舊患,前者可由日常生活入手,減少相同部位的重複動作;而運動傷患多涉及意外,如不幸受傷,應如何處理才能減少日後出現退化性關節炎的風險?梁澤祺表示需從即時處理及復康運動兩方面入手,「如果關節扭傷,第一時間應該冷敷傷患處,之後立即包紮受傷關節,減少關節出現腫脹的情况。由於關節腫脹會影響活動時間及幅度,進而加重肌肉萎縮問題,引致退化性關節炎。當受傷關節的紅、腫、熱、痛消退,便應該在物理治療師指導下,練習簡單運動,提升受傷關節的活動幅度、靈敏度,以及肌肉強度,回復到受傷前的狀態,才可開始做高強度運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