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激活免疫系統 K.O.肝癌 二線治療有效率升 副作用較少

【明報專訊】肝癌是香港第3號癌症殺手,2017年共奪去1552人性命。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把標靶治療列為晚期肝癌病人一線治療,最新研究指免疫治療PD-1抑制劑是有效的肝癌第二線治療。現時有不同的臨牀研究,把免疫療法與標靶藥物或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BRT)一同使用,希望加強治療效果。   ([email protected]) 第二線治療——最新研究指免疫治療PD-1抑制劑,是肝癌第二線治療,有效率約為15至20%,比傳統二線標靶藥的10%理想。   癌魔入侵肝門靜脈 不宜動手術 陳先生,65歲,剛確診肝癌,腫瘤達16公分並入侵肝門靜脈,肝功能已轉差,Child-Pugh分級為B。Child-Pugh分級是肝硬化嚴重度分級,分A、B、C等3個級別,C為最嚴重。外科醫生評估後認為不適宜手術切除,轉介臨牀腫瘤科。病人首次來見我時臉色已泛黃,但精神尚可。他兒子問道:我們在網上讀了不少關於免疫治療的資料,未知我爸爸能否採用?   擴散肺部 曾用標靶治療 李先生,60歲,乙型肝炎患者,4年前患上肝癌,曾接受多次手術及射頻消融的治療,病情受控,奈何今年起情况反覆轉差,肝臟及肺部有多處擴散,曾採用標靶治療,但後因嚴重的手足綜合症而停藥。首次求診時他和太太擔心問道:我的女兒約半年後結婚,我很想親身參與,但實在憂慮屆時我的身體狀况,醫生,你能否幫我完成心願。 人體的免疫系統,能抵禦外來細菌及病毒入侵,保護身體免受傷害。理論上免疫系統亦能消滅不正常細胞,如癌細胞等。但癌細胞非常狡猾,能激活體內煞車系統,阻礙免疫細胞辨認能力,癌細胞躲過追捕並增生,破壞身體機能。直至近年,2018年奪得諾貝爾醫學獎的美日學者,發現免疫細胞上的蛋白「PD-1」及「CTLA-4」為免疫系統煞車的元兇,研發出相應抑制劑,使免疫細胞重新辨識並消滅癌細胞。   狡猾癌細胞 「扮嘢」避追捕 癌細胞表面的PD-L1配體,當與免疫細胞的PD-1結合時,便會抑制了免疫細胞的殺癌功能,情况恍如癌細胞喬裝成正常細胞,避過免疫細胞的監察。而免疫檢查點(PD-1)抑制劑的作用便是阻止癌細胞的PD-L1配體與免疫細胞的PD-1接觸,重新激活免疫系統的抗癌機能。 臨牀研究已證實免疫檢查抑制劑可用於治療黑色素瘤、肺癌、腎癌、膀胱癌、頭頸癌等癌症,而最新研究亦發現免疫療法能應用於肝癌病人。   (作者提供) 腫瘤壞死——治療前(左)及治療後(右),掃描影像顯示治療腫瘤完全壞死。   根治措施只適合早期肝癌 肝癌是現時香港第3號癌症殺手,早期患者可透過外科手術、肝臟移植,或射頻消融達根治效果。但只有30%的患者確診時適合上述根治性措施,其餘70%患者確診時已到中期或晚期,傳統上只能採取標靶藥治療或經動脈化療栓塞(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經動脈化療栓塞是在病人腹股溝動脈插入導管至肝動脈,直接注入化療藥物及栓塞物至肝腫瘤,殺死癌細胞。 現時晚期肝癌病人的一線治療為標靶藥物:索拉非尼(Sorafenib) 或樂伐替尼(Lenvatinib)。研究顯示標靶治療能提高病人存活率,但治療有一定局限,首先是治療本身的副作用,其次是藥物只適用於肝功能理想的病人(Child-Pugh分級A) ,而且用藥平均3至6個月後,大部分患者都會產生抗藥性,需轉用其他治療。   最新研究指PD-1抑制劑是有效的肝癌第二線治療,其好處及特點如下: 有效率約為15至20%,比傳統二線標靶藥10%理想 腫瘤控制較持久,對免疫治療有效的病人,90%治療反應會持續超過半年,愈50%的病人效果更會持續超過1年 副作用相對較少,較常見的副作用有:疲倦、皮疹、痕癢、肚瀉、肺炎、肝炎等;較嚴重的反應率約20%,較標靶藥的50%為低 最新資料顯示,免疫治療亦可用於肝功能已開始轉差(Child-Pugh分級B)的病人 但免疫療法並非適用於所有癌症患者,例如肝功能已屆末期 (Child-Pugh分級C)或自身有免疫系統疾病的患者。而免疫療法亦非全無副作用,嚴重反應的患者需服類固醇作為解藥。   雙管齊下 腫瘤完全壞死 陳先生在接受半年的免疫治療及立體定位放射治療後,腫瘤完全壞死,其間在停藥1年後完全沒有復發迹象。而李先生接受PD-1抑制劑後,病情受控,亦能如願健康地出席女兒的大喜日子。當他們分享和家人難忘時刻的相片時,即使我未有置身其中,隔着個「芒」亦能感受到他們的喜悅和感恩之情。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肝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2019年肝癌診療新趨勢講座】治療肝癌新對策

  肝癌一直盛行於亞洲,亦是香港第三大癌症殺手。初期肝癌無痛無息,等到病徵浮現,如出現上腹痛、茶色小便、黃疸等,病情有機會已步入晚期。及早發現癌蹤,治癒的機會愈高。近年肝癌的治療亦有新發展,不同期數的治療各有方法。如想了解更多有關肝癌的趨勢、成因、症狀及診斷方法,請立即參加講座。   立即報名:

Read more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正式投入服務 高端醫療儀器結合一站式服務 打造世界級癌症治療中心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於今年四月底開始陸續投入服務!這所位於筲箕灣、屬養和醫療集團最新成員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勢將成為港島東醫療新地標。今日率先由養和醫療集團行政總裁暨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和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為大家解構中心內養和癌症中心的最新、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如何為每一位病人提供貼心的一站式服務,朝着「世界級」的癌症治療中心進發的同時,也為東區市民提供優質的家庭醫學門診服務。   養和醫療集團行政總裁暨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右)與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均期望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會成為集團在港島東的醫療新地標。   設立養和癌症中心 院長治癌歷程成契機 李維達醫生透露,早於2004年已開始構思醫院的重建計劃,但由於地理上的限制,加上他於2011年患癌的經歷,而當時本港並沒有質子治療,故要赴美就醫,這經歷促成了養和東區醫療中心的成立,期望為病人提供多元化的癌症治療服務,另外計劃於2022年在另一幢大樓引入全港首台質子治療儀器。   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指,「癌症治療愈趨多元化和複雜,不同癌症有不同治療的需要,所需的儀器亦有不同。現已開幕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李樹芳樓內設有養和癌症中心,引入了最新及最尖端的影像診斷及電療儀器,為病人提供一站式的癌症治療服務,讓病人毋須遠赴海外已能接受最新醫療技術及儀器。   李維文先生遂解釋,美國大部分甲級癌症中心都是獨立於醫院之外,為病人提供專門的癌症診斷及治療服務,養和癌症中心亦以此作為藍本,期望給予癌症病人「最好」和「最適切」的治療。「只要是病人合適接受的治療,如電療,我們便會提供切合所需的儀器為他們治療。」   養和癌症中心設有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提供更精確及實時影像,有助提升放射治療效果。   引入嶄新醫療儀器 提供一站式治療 他稱,現時養和癌症中心已引入約十部嶄新尖端的癌症醫療設備,包括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提供實時磁力共振掃描影像為腫瘤定位,並有兩部新一代螺旋放射治療系統 Radixact X9,以及 Versa HD直線加速器,還有全港獨家兩部 MR Simulator、全中國首台利用最新SiPM技術的正電子/電腦雙融掃描器等。   李維文先生解釋:「我們引入了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這部能提供實時磁力共振掃描影像作導引(MR-Guided)的儀器,去年7月才開始在荷蘭陸續啟用,現時全球大概總共只有十一部。引入新儀器是為了提供更精準的電療服務,傳統電療面對一個難題,是由於人的器官及腫瘤都是活的,位置會隨時間而輕微移動,所以要將電療範圍在腫瘤外圍稍為調闊,以確保能消滅所有癌細胞;而且如果單靠病人電療前的掃描影像作電療規劃,腫瘤會隨着療程萎縮,這兩個因素都難免會令過多電療輻射劑量影響腫瘤附近的正常組織,造成副作用。」   養和癌症中心引入全港獨家兩部磁力共振模擬器(MR Simulator),病人以治療時的腫瘤情况進行掃描,令治療更精準。   李維文先生續說:「有了這部MR Linac後,由於實時見到腫瘤位置,故此可以將電療範圍調得更貼近腫瘤,並因應情况而調節電療方案。因為電療範圍更實時精準,所以可視乎腫瘤情况加大每次的電療劑量,從而減少電療次數,縮短整個療程的時間,對於病人來說是好事。」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主任梁憲孫醫生表示,現時綜合癌症治療包括放射治療、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荷爾蒙治療及外科手術等,治療癌症的方法已日趨多元化,但目前仍有些癌症比較棘手,例如胰臟癌。「慶幸科技不斷進步,新一代的放射治療儀器,已提升了精準度及減少了副作用,令更多的病者受恵。」   養和醫院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羅振基醫生以每年導致近680人死亡的胰臟癌為例,由於胰臟深入腹腔,而且被大量血管包圍,故難以進行外科手術切除;至於化療的成效亦一般。「外國有研究指出,未出現轉移的胰臟癌,接受放射治療後,平均壽命可延長約一年甚或超過一年時間,效果較化療更理想。」   養和癌症中心設有新一代螺旋放射治療系統 Radixact X9。   由個案護士貼心跟進 不一樣的診治旅程 此外,養和癌症中心引入新服務概念,為了讓病人得到舒適的診治旅程(Patient Journey),不但用心設計中心環境,亦改善就醫流程,每名病人更會有「個案護士」(Case Nurse)貼心照顧及跟進整個治療過程,讓病人及其家人安心。   李維達醫生(左二)表示,養和癌症中心將由個案護士貼身跟進每一名病人的情况和需要。(右二為養和醫院東區醫療中心營運總監劉楚釗醫生。)   李維達醫生強調,養和癌症中心的設備和服務質素,與養和醫院如出一轍,病人可以按情况和需要作出選擇,例如可以在中心進行放射治療,而醫院則有強大的手術及醫療隊伍做後盾,提供手術及不同專科治療。繼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眼科醫院後,最近養和醫院更成為第四間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出認可的本港醫療機構,亦是本港首間私家機構獲此認可。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特別設計舒適的環境和便捷的醫療流程,令病人的診治旅程更稱心。   家庭醫學門診及體格健康檢查年中推出 除了養和癌症中心外,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將在年中陸續提供家庭及基層醫療、體格健康檢查、基因測試及住院病牀等服務,進一步擴闊服務範疇,為更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貼心又安心的醫療服務。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設有咖啡廊,為病人與家屬營造一站式和寧靜的環境。   6月癌症治療學術研討會 成國際癌症專家交流平台 養和醫療集團一直致力推動和發展醫學科研,繼2014年及2017年後,今年將再次舉辦「癌症治療學術研討會」,邀請海外專家學者來港演講。養和醫院東區醫療中心營運總監劉楚釗醫生表示,今年研討會的主題為「New Frontiers in MR-Guided Radiotherapy」,有來自英美的專家會為參加者分享他們在應用磁力共振導航電療的臨床經驗,預計屆時有數百名業內人士參與,成為本地與國際間的學術科研交流平台。 Read more

【免疫治療】藥費過百萬一年 多數情况需自費

【明報專訊】免疫治療費用比化療、標靶治療高昂,一年藥費隨時過百萬元。蔡清淟表示在私營市場,標靶藥費每月需約5至6萬元,免疫治療每3星期則要6至7萬元;公立醫院方面,陳穎樂說病人須自費使用免疫治療,每2至3星期約需2至3萬元,並且須先接受免疫生物標記測試,測出PD-L1蛋白覆蓋癌細胞的比率,以評估患者對治療的反應。   免疫治療每3星期要6至7萬元,一年藥費隨時過百萬元。(資料圖片)   在香港,可採用的免疫治療藥物包括納武單抗(Nivolumab)、匹博利組單抗(Pembrolizumab)、阿特珠單抗(Atezolizumab)等,都屬自費藥物,目前只有納武單抗獲納入安全網,可獲關愛基金醫療援助計劃資助,並僅適用於轉移性或無法以手術切除的黑色素瘤。   假設一個肺癌病人,經評估後免疫治療可能較有效,但他無力負擔,會否出現「有藥無錢醫」的情况?蔡清淟直言:「這是困難的地方,基本上公營機構及某些保險公司,只會提供監管機構所批准使用的情况,其他情况就只能自費在私營醫療機構作試驗性治療。」   陳亮祖則認為,若病人未能負擔免疫治療的藥費,亦可選擇其他治療。以腎癌為例,首選的一線藥物為標靶藥物,二線藥物為第二代標靶藥物及免疫治療,並不是非用免疫治療不可。 Read more

【有片】晚期肺癌不等於死刑 按細胞特性選療法

【明報專訊】確診第4期肺癌等於「判死刑」?聽到化療就退避三舍,甚至認為做化療不如等死?聽聞標靶藥是「神奇子彈」,免疫治療又有「神功效」,肺癌病人是否毋須化療?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提醒,晚期肺癌也有可能治癒,盲目相信道聽塗說枉憂心,最重要是找出合適的個人化療法。   ([email protected],明報製圖) 問醫生 曾:曾偉光(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鄭:鄭志文(家庭醫生)   5年存活率 = 0? 問:確診第4期肺癌,等於「判死刑」? 曾:在20、30年前,若確診第4期肺癌,無可否認等於判死刑,5年存活率幾乎等於0。但現在即使癌症已多至5個擴散點,透過有效藥物和局部治療,包括手術、立體定位電療,針對所有擴散點,清除所有癌細胞,最樂觀的情况是三分之一病人可以治癒。所以,4期肺癌不一定無法根治, 不過如果已擴散到肝骨腦等重要器官,根治機會的確較低。 鄭:現今肺癌的存活率提高了很多。以前晚期肺癌存活率以月計算,現在有新技術,新的化療藥、標靶藥、免疫療法,雖然未必能完全移除癌細胞,但靠用藥物控制病情,病人能像普通人一樣活着的時間較以前長。   化療非想像般辛苦? 問:化療太辛苦,一定揀標靶? 鄭:治療肺癌,離不開一般治療癌症的準則。癌細胞是一些變異細胞,移除癌細胞,最簡單辦法就是手術切除,但肺部是人體重要器官,如果將肺部移除,人就不能生存,亦很難做肺移植。另外,當癌細胞接近重要組織,如大血管、大氣管、神經線,亦很難將腫瘤完全切除,就要採用其他治療方法。 不少癌症病人以為新療法一定最好,但醫生偏偏用最傳統、最多副作用的化療,為什麼?因為不同治療適合不同病人。其實不少病人接受化療後,表示情况不如想像中壞,甚至笑言「原來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癌症治療及支援的藥物跟20年前不一樣,所以如果醫生建議化療,病人不要抗拒。 曾:人們普遍認為化療副作用多,但近年有不少新化療藥出現,副作用減少,有病人甚至沒有掉頭髮,加上輔助治療進步,如現時的止嘔藥很有效,有病人可能嘔一兩次就會改善,所以現時接受化療不是大眾想像中那麼辛苦。   煙民容易忽視咳嗽 逾月未好 小心肺癌作怪   化療投「毒」副作用多? 問:晚期肺癌有什麼治療選擇? 曾:主要分為3類: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化療是最傳統、歷史最悠久的治療方法,用「毒藥」殺死癌細胞,但壞處是連正常細胞也一併殺死,副作用較多。 標靶治療是近10至20年出現的新治療方法,肺癌的癌細胞或有特定的基因突變,我們就用標靶藥攻擊這些突變基因,將癌細胞殺死或控制。因為是針對性攻擊突變基因,所以正常細胞受影響較少,它的副作用是眾多藥物治療中最小。 近5至10年,陸續有研究證明免疫治療的功效,其藥理與上述兩種治療大不相同。免疫治療是用藥物增加自身的免疫能力,從而用自己的免疫細胞去攻擊癌細胞,副作用介乎於化療和標靶治療之間。研究發現,4期肺癌病人使用免疫治療,約10至20%的病人存活2至5年。   (黃志東攝) 免疫治療「財務毒性」強? 問:各種治療有什麼副作用? 曾:化療最常見的副作用是嘔吐、脫髮、口腔潰瘍、肚瀉,白血球低容易受感染;少於1%的病人會因化療而致命,這些個案大部分都是因為受感染導致。 標靶治療最常見是身體出紅斑,有些會影響心跳。標靶藥分為特定性或多靶性,多靶性是多靶點攻擊,即攻擊多個突變基因,而使用多靶性標靶藥會增加血壓高、蛋白尿或血管栓塞等風險。 免疫治療令病人疲倦、出紅斑、肚瀉等;較特別的副作用是自身免疫系統出問題,因治療強化了免疫系統,或會「過龍」攻擊正常細胞,常見有甲狀腺分泌低和血糖高,可以服用補充劑解決。約有一成病人出現肺炎、肝炎等嚴重副作用,需要停止治療。 不過,現時免疫治療費用高昂,不是一般人能負擔得到。我們開玩笑說,免疫治療最主要toxicity(毒性),是financial toxicity(財務毒性)。最基本藥費約5萬元3星期,1年約需100萬元,一般建議做2年。   基因突變首選標靶? 問: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根據什麼準則選擇? 曾:醫生會根據癌細胞特性,建議適合病人的個人化治療。 同樣是晚期肺癌,A病人和B病人的治療方案可能完全不同,因為治療方案取決於癌細胞的特性,所以病人要抽取組織化驗,接受分子測試,檢測癌細胞有沒有針對性的基因突變及PD-L1蛋白水平。若有基因突變,首選標靶治療,因為療效最高,副作用少。 找不到突變基因,就考慮化療或免疫治療。選擇免疫治療與否,取決於PD-L1水平,若PD-L1高於50%,預計病人對於免疫治療反應較理想。若PD-L1水平是1%至50%,會建議病人同時接受免疫治療和化療,綜合治療的效果較佳。若病人指數小於1%,就建議接受化療。   相關文章: 港大醫學院舉辦 肺癌診治免費講座 – 5月4日中央圖書館 記性差口齒不清 肺癌上腦易被誤認腦退化 頭號癌症殺手 早期肺癌治癒機會高 早期肺癌不易察覺 免疫治療增患者希望 【中醫治療】穴位紓緩咳嗽 杏仁豬肺湯性溫助止咳 【冬季保健系列】咳嗽逾一周未痊癒?應求醫   文:李欣敏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明報專訊】編按:對付晚期癌症,病人一聽到化療,未問療效,先怕副作用;有人要求副作用較少的標靶治療,還有人花費巨額金錢,要求接受近年熱門的免疫治療。 究竟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哪一種最好? ▲三大支柱——究竟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要視乎不同病人的病情需要。即使同樣患上肺癌,一種療法也未必適用所有病人。(明報製圖) 三十多歲的陳先生正值壯年,一天突然發燒咳嗽,求診後,發現肺部X光有陰影。醫生細問之下得悉陳先生過往幾個月已消瘦了十多磅,進一步抽組織檢查,確診為腺性肺癌(adenocarcinoma);再經正電子掃描檢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另一側肺部和胸腔淋巴腺。 病人有十多年吸煙史,腫瘤對EGFR、ALK等標靶結果為陰性;檢測免疫治療反應率PDL1,染色度60%為陽性。醫生決定用免疫治療藥物Pembrolizumab,經過幾次治療後沒有太大副作用,病人基本上行動如常,X光顯示肺部腫瘤逐漸消失,治療仍在繼續中。 陳先生問,聽其他肺癌病人說,有些病人口服標靶藥,有些則需要化療,甚至混合不同療法,究竟怎樣才是最好的治療呢?所以今次不是介紹肺癌最新治療,而是談談癌症藥物治療的三大療法,即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療法。 化療——餵癌細胞吃毒藥 利用對細胞有毒性的藥物,透過注射或口服進入體內,把生長活躍的癌細胞殺死。很多病人一聞化療色變,不時聽到病人問:「化療是不是把身體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一同殺死?」這問題在不少社交群組或互聯網經常見到。 大部分藥物毒性短暫 沒錯,化療的確對身體正常細胞有一定毒性。但常用的化療藥至少有幾十種,每種適應症和毒性都不一樣。一般來說,化療對正常細胞的傷害,主要是針對一些生長快速的細胞,例如頭髮毛囊、腸道黏膜、皮膚表皮和骨髓細胞等;當然亦會刺激腦部感應中心產生嘔吐感覺。可幸的是,大部分都毒性短暫,隨化療停止,身體便會慢慢回復正常。但有一些藥物可能會帶來長期毒性,例如是對心臟有毒性的阿黴素(Doxorubicin)、可引起長期手腳麻痺的紫杉醇(Taxanes)、可引起腎毒性的順鉑(Cisplatin)。 一般而言,在腫瘤醫生指導下使用化療都很安全,因在每一次化療前,醫生都會透過臨牀檢查和抽血結果來評估病人的狀况,經過精密計算以調整化療劑量,確保沒有超過身體所能承受的累積劑量。此外醫生會處方減輕副作用的藥物,例如止嘔藥、止瀉藥、漱口水等,並適當使用抗生素和升白血球藥物來減低感染風險。 正所謂「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即使是傳統中藥,亦有分小毒中毒大毒或無毒品等級別。有毒的藥物並非不可以用,關鍵是如何安全地使用。化療藥物,若從傳統中藥來看可算是「以毒攻毒」的療法。另一方面,近年研究發現,某一些類別的化療藥物可刺激免疫系統,若然結合免疫治療,有望提升治療功效。 標靶治療——篤癌細胞死穴 標靶治療的原理是針對癌細胞的某一種靶點攻擊,較化療更有針對性,從而減低傷害其他器官。「標靶」,若然用簡單的語言來說,就是「篤死穴」的療法;以肺癌為例,帶有EGFR基因突變的腫瘤,可以用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或較新的奧希替尼(Osimertinib)治療。這些藥物都是針對癌症EGFR突變這個「死穴」,較少影響其他正常細胞。但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常見副作用有皮膚出疹、口腔潰瘍、肚瀉等,是因為這些正常細胞都類近EGFR。 可與化療雙管齊下 增強療效 此外,有一些標靶藥可以和化療雙管齊下以增強療效,例如治療HER2型乳癌,除了用化療藥物外,亦要加上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用來攻擊HER2受體,可大大增強化療的療效。 總括而言,標靶藥有很多種,視乎每名病人的癌症腫瘤特性而定。另外,亦要注意並不是每一種癌症都找得到「死穴」,這個時候就只能靠化療或免疫療法。 近年,隨着基因排序的進步,我們可以將腫瘤基因進行全面排序分析,研究每一個腫瘤的「死穴」。例如本來用於治療卵巢癌的標靶藥奧拉帕尼(Olaparib),可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和乳癌,效果良好。讀者可參考去年12月本欄文章《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免疫治療——發動淋巴細胞攻擊腫瘤 近兩三年,利用PD1/PDL1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Check point inhibitors)成為新趨勢。在某些肺癌中,免疫療法比化療效果更好。腫瘤細胞很狡猾,會利用一個信號PDL1,欺騙身體的免疫淋巴細胞,誤以為腫瘤是身體的一部分而不作攻擊。免疫治療就是透過阻斷PD1和PDL1,令淋巴細胞攻擊腫瘤。常用藥物包括:納武單抗(Nivolumab)、派姆單抗(Pembrolizumab)、阿特珠單抗(Atezolizumab)等,分別適用不同癌症。現在免疫療法大行其道,差不多每一種癌症都可用;免疫療法亦可和化療一同使用,此舉在肺癌中最為常見。相信在未來兩三年,免疫療法的適用症將愈來愈廣。 治療腫瘤仍有其他療法,例如荷爾蒙治療用於乳癌和前列腺癌。近期網上興起十年挑戰(10 years challenge),治療癌症的新藥物在過往十年,和樓價一樣拾級而上。未來十年將會是抗癌新藥的文藝復興年代,相信不少現在未能根治的癌症,在未來可以治癒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女性健康】知多啲:早期卵巢癌治癒率達八成

【明報專訊】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   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死亡率高,女性須小心提防。([email protected])   治療卵巢癌,首先考慮手術。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解釋,手術將切除兩邊卵巢及輸卵管、子宮、子宮頸、盆腔淋巴及網膜。另外,在腹腔不同位置抽組織活檢,驗測癌細胞有沒有游走至腹腔。手術後,將組織送至實驗室做病理分析,驗測有沒有癌細胞。腫瘤只在卵巢和盆腔,屬早期卵巢癌(第一、二期);腫瘤離開盆腔,游走至淋巴、上腹,屬第三期;而第四期則是腫瘤擴散至腹腔以外器官,如肺、肝等。   三四期病人 五年存活率約三成 手術後,視乎腫瘤惡性度(大小、分裂速度、外觀等)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顏繼昌說,只有第一期當中,癌細胞屬低惡性度及沒有穿透卵巢的病人,毋須跟進治療,其他情况都需要術後化療,一般使用兩種藥物組合(紫杉醇+卡帕),標準化療療程是6至8星期。 「卵巢癌復發率高,尤其第三、四期病人,癌細胞已在腹腔游走,肉眼看不見,化療可能消滅一部分,但未必能完全消滅,所以病人即使接受化療,或化療加上針對腫瘤血管增生的標靶治療(Bevacizumab),治癒率始終不高。」他指過去研究顯示,第三、四期病人接受化療後,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約13至14個月;再加上標靶治療,無惡化存活期可增長2至3個月。「第一、二期病人的情况相對好,治癒率達七至八成;第三、四期病人,五年存活率約兩至三成。」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頭號癌症殺手 早期肺癌治癒機會高

吸煙及空氣污染都有機會引致肺癌,肺癌初期病徵並不明顯,很多患者到晚期才發現患病,因此肺癌死亡率偏高,2016年有近3,800人死於肺癌,是癌症殺手之首。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為提升市民對肺癌的認知,日前假中央圖書館演講廳舉行「肺癌診療新趨勢」講座,分享各種最新診斷及治療方案。 林冰醫生(左)及蔡清淟醫生分享各種診斷及治療方案,鼓勵患者積極面對肺癌。 隨著肺癌治療不斷改進,患者存活率已有明顯改善。養和醫院呼吸系統科中心主任、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林冰醫生指出,肺癌的5年存活率由以往只有12%至13%,到近年已上升至20%左右。肺癌存活率與癌症期數關係密切,早期患者存活率可高達九成多,到第四期時已只餘下不足一成。然而,八成肺癌患者在確診時,已屬第三期或以上,治癒機會相對較低。 高危人士要及早篩查 篩查有助發現早期肺癌,美國及歐洲的肺癌普查發現,針對高危人群(有15至30包年吸煙史(每天至少一包)、仍在吸煙或戒煙未夠10至15年)進行電腦掃描肺癌普查,可找到早期肺癌,提高治癒機會並减少肺癌的死亡率。林醫生指出,吸煙或近親有肺癌史,都屬於高危人群,應及早進行檢查。至於非高危人士,由於電腦掃描檢查可發現小至兩毫米的陰影,但陰影未必與肺癌有關,因此會為患者帶來不必要的檢查及心理壓力。根據國際組織指引指出,少於六毫米的陰影可不必處理。大於六毫米的實性陰影需跟進兩年,磨沙玻璃陰影由於演變緩慢,根據指引需要跟進五年。 肺部陰影成因很多,診斷肺癌不能單靠影像。有些人誤以為正電子掃描「著燈」即有腫瘤。林醫生解釋,正電子掃描是注射葡萄糖作為記號,糖分聚集的部位會「著燈」,包括有感染、發炎及腫瘤的地方都會「著燈」,所以必須抽組織檢驗及進行分期才能確診,以便作出適當治療。現時一般會採用支氣管鏡,經氣管直達陰影抽取組織。如無法找到通道,可進行電腦掃描引導下穿刺活檢,但不適宜在接近主血管及肺葉分界線位置進行,因出現併發症的機會較多。此外,也要留意腫瘤有否轉移至淋巴,可使用支氣管內超聲波抽取相關淋巴進行檢查。 肺癌死亡率高,大批市民出席講座了解治療方案。 按個人情況選定治療方案 肺癌患者大部分屬於非小細胞,當中以腺癌最為常見,而且年輕及非吸煙人士都有機會患上肺腺癌。雖然肺癌治療方法有很多,但必須按照個人情況選擇最合適的治療方案。養和醫院放射治療部副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及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蔡清淟醫生表示,肺癌治療主要分三大類,手術、放射治療(電療)及藥物治療。手術治療適合早期肺癌患者,可將腫瘤切除;放射治療以高能量X光在特定範圍將腫瘤消滅,適合早期至中期患者,亦常用於為晚期患者進行紓緩治療;晚期病人會以藥物治療,當中有化療、標靶藥及免疫治療選擇,有時亦需要混合使用。醫生會考慮腫瘤特色、患者身體狀況、意願及經濟狀況,作出合適的治療方案。 體內放射治療是以導管將放射性物質直接注入器官,近距離將腫瘤消滅,配合現今先進儀器,有助減少對健康肺部的傷害。體外放射治療包括︰作多角度放射的三維放射治療、可多角度及調節放射劑量的強度調控放射治療儀(IMRT)、追蹤呼吸頻率進行放射的四維放射治療儀(4DRT),以及有超過50個角度的螺旋式強度調控放射治療(TOMO Therapy)。 在藥物治療方面,除了化療藥,也有注射或口服標靶藥選擇。注射式標靶藥主要針對血管增生,加強化療效能。大部分患者都會使用口服標靶藥,直接令腫瘤受到抑壓而萎縮。標靶藥物是針對腫瘤的基因突變而發揮作用,故處方標靶藥前必須為病人進行基因測試。較常見的是EGFR基因突變,佔四至五成肺癌患者。蔡醫生指出,現時香港有四隻針對EGFR基因突變的標靶藥,第一及第二代標靶藥有Gefitinib、Eriotinib及Afatinib,可作一線治療。剛面世的第三代Osimertinib,最大分別是藥效在腦部滲透更佳,更適合出現標靶藥抗藥性患者、針對T790M基因突變及癌細胞腦轉移患者,惟費用會較為高昂。另外,免疫治療在近年漸受關注,用於肺癌治療的藥物有PD-1及PD-L1兩種。這兩種藥物注射入人體後,並不會直接攻擊腫瘤,而是改變腫瘤及附近組織構造,令腫瘤不再受保護,再經人體免疫系統辨識及消滅。雖然療效維持時間較長及治療較徹底,但須有心理準備發揮藥效的時間較慢,可能要注射數次才見成效。 欲獲取更多健康資訊,歡迎登入「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Read more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明報專訊】乳癌治療,首先分辨出癌細胞是否帶有雌性激素受體(簡稱ER)、孕激素受體(簡稱PR)及HER2受體,因各有不同治療方案。 治療目標——乳癌病人存活率高,因此治療目標需要針對功效、不良 . . . . . . ([email protected]) 八成的乳腺癌細胞帶有ER或PR受體,已知雌激素刺激腫瘤生長,而荷爾蒙治療能夠消除這種癌細胞。不過,當癌症復發,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還是繼續荷爾蒙治療?   胸口悶痛揭復發 黃小姐,43歲,任職銀行。7年前,她確診雌激素陽性乳腺癌(ER+),接受左邊乳房局部切除手術及淋巴清除。手術後她接受了化療及放射治療,再完成5年的荷爾蒙治療。 有一天,她感到胸口悶痛,經過詳細檢查,不幸發現腫瘤轉移在胸骨以及右面盆骨兩個位置。經抽針化驗,證實病理是原來的種類(即雌激素陽性)。兩個轉移的位置接受了5次電療,之後她做了卵巢切除手術,然後加上荷爾蒙療法芳香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簡稱AI)、標靶治療CDK4/6抑制劑和RANKL抑制劑。治療5個月癌指數有下降趨勢,痛感亦減少。黃小姐能繼續工作,亦可照顧家庭和8歲兒子。   治療方案 即使轉移內臟 首選荷爾蒙療法 在復發和轉移性乳腺癌,個人化治療很重要。在ER或PR陽性和HER2受體陰性疾病的範圍內,對病者及病情的評估尤其重要。重要因素包括: 轉移範圍及嚴重程度 術後治療和復發相隔的時間長短 病人年齡 其他長期疾病會否影響治療效果 更年期狀態 先前治療的副作用及後遺症   內臟危機 需快速控制應化療 當中重要的關鍵是轉移範圍。轉移範圍若出現內臟危機 (visceral crisis),即意味着嚴重的器官功能障礙,及疾病惡化的節奏非常快。根據國際指引建議,即使癌細胞轉移內臟,荷爾蒙治療是激素受體陽性病人的首選方案,除非病人存在內臟危機或內分泌治療出現抗藥性。如果因內臟危機需要快速控制疾病,病人就應該以化療作為治療方案。   在激素受體陽性復發性乳癌,標準的一線治療選擇有: 1. 選擇性雌激素受體調節劑(SERM):他莫昔芬(Tamoxifen)用於絕經前患者,SERM使在細胞內的ER飽和,並阻斷它們與雌激素的相互作用,促進生長停滯和細胞凋亡 2. 第三代芳香酶抑制劑(AI):絕經後患者使用,抑制外周的雄烯二酮轉化成雌激素 3. 選擇性雌激素接受體拮抗劑:如氟維司群(Fulvestrant),絕經後患者另一治療方案   存活期較長 治療須顧及生活計劃 儘管一線治療有效,無奈在治療路上,因有內分泌治療抗藥性(endocrine resistance)的出現,病情難免會惡化。下列方法可克服或延遲抗藥性出現: 1. 抑制細胞周期調節激酶CDK4和CDK6 CDK4/6抑制劑是標靶藥,加上芳香酶抑制劑,用於絕經後患者的第3期研究實驗,中位無惡化存活率顯著改善達24個月,臨牀受益率85%。還有研究證明CDK4/6抑制劑加氟維司群可以延長雙倍中位無惡化存活率。這些藥物現已獲批用於一線和二線治療,而目前共有3種CDK4/6抑制劑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這類標靶治療副作用較化療少,主要是留意白血球數量減少。對於絕經前的患者,通常使用外科手術或藥物抑制卵巢,然後施以內分泌治療。 2. 抑制PI3K / mTOR途徑 mTOR抑制劑是標靶藥,與荷爾蒙治療相結合可以改善中位無惡化存活率6個月。 復發性乳腺癌患者的存活期一般較長,因此治療目標應該針對功效、不良反應及患者的生活計劃和需要,在各方面取得平衡。   乳癌禍首——缺乏運動、壓力、肥胖、吸煙和飲酒都是乳癌高危因素 . . . . . . ([email protected])   15女士1中招 不生育、吃肥膩高危 自1993年起,乳癌成為香港女性頭號癌症,每15名女士有1人患上乳癌。2016年確診了4108宗女性乳腺癌新病例,發病年齡中位數為56歲。在過去20年,發病率顯著增加,由1996年的1533人增至2016年的4108人,上升1.68倍。2016年,702名女病人因乳腺癌死亡,佔所有女性癌症死亡人數12.2%。   乳癌高危群: 家人有乳癌病史 家族帶有BRCA1、BRCA2、p53 mutation 從未生育或很遲才生第一胎的女性 初經較早或停經較晚 經常進食高脂食物 吸煙或飲酒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了解肺癌】問醫生:戒煙15年 肺癌風險降九成

【明報專訊】譚:養和醫院家庭醫學專科譚文蔚醫生 邱:臨床腫瘤科專科邱振中醫生 譚:肺癌是香港常見癌症的第二位,但死亡率在各癌症中最高。二○一五年有逾四千宗死亡個案。近年有較多女士,特別是年輕及非吸煙者患上肺癌?有何成因及預防方法? 邱:近年的確較多非吸煙年輕女士患上肺癌,原因未明。不過,肺癌的最主要及重要成因是吸煙,過去一百年的研究也可見到,吸煙量愈多或吸煙時間愈長,患肺癌的風險就愈高。其他風險因素還包括接觸輻射、石棉、化學物質,或肺部纖維化等。 預防肺癌的最簡單方法就是不要吸煙或盡早戒煙,長期吸煙者罹患肺癌的風險較非吸煙者高數十倍。只要肯戒煙,十五年後患肺癌的風險可以降低八至九成,風險只較從未吸煙者稍高,因此預防方法最重要就是戒煙。 ■療法選擇多 檢查後度身訂做 譚:現時很多新的治療肺癌方法。醫生會如何為一個新症選擇最好和有效的療法? 邱:現在治療肺癌多了很多選擇,例如標靶治療及最新的免疫治療。病人確診肺癌後,醫生首要確定病情,例如利用X光、電腦掃描及正電子掃描為癌症分期,亦要抽取腫瘤組織檢測EGFR、ALK、ROS1基因或PD-L1蛋白,從而了解腫瘤有否基因突變,是否適宜用一些針對性治療。 醫生得到所有資料後便可全面評估,若病人可以做手術便最好,或有根治的機會,即使手術後發現有淋巴擴散或風險高,可以安排化療及放療;若病人無法做手術,需要紓緩治療,也可根據檢查選擇最適合的治療,如標靶治療或化療,個別病人更可考慮免疫治療。 ■老病人難捱刀 放療標靶控病情 譚:一個七十多歲病人是長期吸煙者,並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病。最近發現肺部有個細陰影,確診肺癌,雖然可手術切除。但他肺功能差,手術風險大,有其他治療方法? 邱:這是常見情况。很多肺癌病人是長期吸煙者,年紀不輕,確診時身體狀况不太好,要他們做大手術,切整邊肺葉挑戰很大。 在這情况下,我們會研究手術是否真的需要切除整邊肺葉,有些病人肺功能不太好但身體好,外科醫生有時可嘗試範圍較小的局部切除,也有一定功效。 若手術不可行,病人仍可考慮放射治療。新一代放射技術容許醫生在細小的範圍使用較高的輻射劑量,例如精確的立體定位放射治療,過程中利用準確的X光檢查,確定腫瘤影響範圍,集中高劑量輻射,而附近如相隔一兩公分距離的輻射則減至很低。此外,M6導航刀可以追蹤腫瘤的位置,將治療對肺部的影響減至最低。 即使無法做手術或放療不太見效,病人仍可以考慮做標靶治療,即使是七八十歲的病人也能夠承受標靶治療的副作用。很多病人就算不能根治,也可以透過這些治療令病情受控,壽命維持數月甚至數年。 ■標靶治療 不大影響抵抗力 譚:標靶治療對有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基因突變的病人有效。標靶治療比傳統化療有什麼好處?可否取代傳統療法? 邱:標靶治療副作用相對小,而且控制效果理想。如果檢測到有相關基因並選擇適當藥物,腫瘤可以在數星期內有很好的反應,顯著減少不適徵狀,例如有病人本來很易氣促,接受標靶治療後可以回復正常生活。新治療的副作用相對較小,病人毋須住院,不大影響抵抗力,感染風險亦低,也不會有胃口差或作嘔作悶等情况。新藥的副作用相對易處理,如皮膚問題、腹瀉等。 不過,標靶治療不能取代傳統治療,如手術、化療及放療;對醫生和病人來說,標靶治療只是增加治療選擇。事實上,治療肺癌需要由不同專科醫生,包括外科、胸肺科及病理學家等定期討論,為每一個病人選擇最合適的方案,例如有些病人可能最需要手術,有些則可能需要標靶治療,亦有部分人可能需要放療及其他治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