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醫事:玻璃片上的喜怒哀樂

【明報專訊】當我把玻璃片放上顯微鏡,在目鏡中一望,一顆心登時向下沉。三十七歲女性咳嗽發燒,頸部淋巴結腫起,吃了抗生素後稍微收縮。主診醫生跟我說,估計是呼吸道細菌感染,不過為安全計,在淋巴結抽取樣本讓我看看,卻竟是實實在在的癌腫擴散! 為癌症擴散病人擔憂 是肺癌?甲狀腺癌?乳癌?鼻咽癌?我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才能確定。不管如何,對於這位年輕的病人來說,必定是晴天霹靂,因為擴散到淋巴的癌症是非常難治的,她將會面對艱辛的療程,經歷無數考驗;工作、家庭與手上的計劃必須暫時放下,原來充滿憧憬的未來突然變成未知的恐懼和擔憂。我不禁為這名跟我年齡相仿的病人唏噓不已。 下一個病人,三十二歲男性,三年前確診第三期肺癌,接受了手術、電療與化療,現在感到肋骨痛楚,究竟是否癌病侵蝕?我仔細觀看玻璃片上的骨頭組織,只見到電療的後遺症,卻沒有癌細胞,心中替他感到萬分慶幸。我想像他這些年來勇敢地面對疾病,跟癌細胞奮戰到底,內心除了敬佩,還有默默的祝福。 代入角色想辦法 四十歲女性,下體不定時流血,婦科醫生抽取了子宮內膜組織給我檢驗;玻璃片上的細胞,全都是子宮內膜癌;一般情况是盡快切除子宮,再根據嚴重程度進行相應的電療或化療。然而,她結婚多年,一直希望能生個孩子;倘若子宮被切除,就永遠沒有懷孕的希望了。可是單靠藥物未必能夠治好,即使暫時控制病情,也不一定可以懷孕生子;反而有可能因延誤手術,而使病情惡化至不能挽救的地步。究竟該當如何處理?我嘗試代入角色,替她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最理想的辦法。 「只有肺癆」鬆口氣 然後是四十七歲的外籍男病人,有鼻咽癌的家族史,不久之前曾患肺癆;上周的PET Scan顯示,鼻咽位置有不正常的活躍。我懷着無限的惋惜,將他鼻咽活檢組織的玻璃片放在顯微鏡上。起初一怔,接着緊張地反覆細看,發覺竟然是肺癆菌感染了鼻咽,卻沒有半點癌病的證據!我馬上撥電話給耳鼻喉科醫生:「太好了。病人鼻咽只有肺癆,沒有癌腫!」醫生大喜過望:「真的?那我要馬上告訴他好消息!」 我們病理科醫生,雖然不會直接接觸病人,但並非對他們漠不關心。冷冰冰的玻璃片,其實代表一個個重要的生命,盛載着不同的故事,每天影響着我們的喜怒哀樂。 文、圖: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分子病理科 從極微觀看疾病

醫學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病理化驗不再局限於在顯微鏡下觀察切片組織。其中「分子病理科」是病理科的六大分支之一,目前位列病理學研究領域中最頂尖位置。 資料圖片 「分子病理科」利用細胞內的分子,例如核酸及蛋白質做病理化驗。簡單來說,即是用DNA及RNA做基因診斷,對病理診斷和指導醫生用藥是非常有用。養和醫院臨床病理科及分子病理科主任馬紹鈞醫生舉例解釋﹕「肺腺癌(肺癌的一種)發生在不同病人身上,其基因病變亦有所不同。疾病嚴重程度也會不一樣,治療方法也各異。例如EGFR肺腺癌跟ALK肺腺癌,由於大家都是肺腺癌,故不能用顯微鏡從細胞形態分辨出來。唯有從細胞內的分子,即是在DNA及基因結構的層面再拆解,才可找出箇中分別。」 醫生會因應分子病理診斷的報告,為病人處方合適的藥物及劑量,並推算預後情況。馬紹鈞曾遇上一名皮膚出疹的中年男病人,他當時的病情已經去到不受控制的情況。驗血發現該病人的血液內有一種嗜酸性白血球,他的這種白血球的水平較正常人高十倍左右,更維持了一段長時間,醫生試過用不同方法治療都沒有特別效果。最後利用新的分子病理方法,找出病人體內的PCM1-JAK2融合基因,即可以使用某些標靶藥。 醫療團隊根據此化驗結果,建議病人試用某種標靶藥。雖然在醫學文獻上將此藥治療這病只有四例,幸好病人亦同意服用這藥物。最後病人的白血球水平由50,於5日內跌至五,回復正常水平,代表這藥物非常有效。融合基因除了是用標靶藥的關鍵外,它亦可用作監察病情。例如以上病人用藥年半後,已達至完全緩解,但骨髓內仍可測出微量PCM1-JAK2融合基因,所以要繼續服用標靶藥及再觀察。 Read more

伊人醫事:動物的病理科醫生

【明報專訊】我現在工作的化驗室,偶然會接收動物的身體組織做病理分析。那次我收到一個「海豚食道黏膜」的活檢組織,起初十分惶恐﹕自己未曾受過獸醫訓練,如何懂得?但是我翻閱獸醫書本和研究報告,再在顯微鏡下細看之後,很快就有頭緒了。 原來動物身體的細胞組織,跟人類十分相似,幾乎可說是一模一樣!組織同樣是分為上皮、結締、肌肉、神經等幾大類;細胞的排列雖然有些分別,但每個的構造、外貌、大小,以及在各個內臟擔任的職責,卻與人體病理學大同小異。我看了十多年人類病理,第一次看動物的顯微結構,感覺是既新鮮又熟悉。 全港僅兩三人 收生較醫科嚴 像我這般,做(人類的)病理科醫生本就屬於少數,做動物的病理科醫生更是少之又少,據說全香港就只有兩三個,其中一位是我的朋友。她先在英國的大學修讀獸醫課程,成為正式獸醫後再進修病理學專科,解剖了許多動物,學習天下各種鳥獸魚類的疾病原理,花了十多年才滿師畢業。 大學收錄獸醫學生,一向比收錄醫學生嚴格,因此專門病理學的獸醫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道路漫長而孤單;若非對動物及醫學擁有無盡的熱情和理想,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是什麼讓人類如此不同? 我發現動物和人類的細胞構造如出一轍,便衍生了下一個疑問﹕究竟是什麼,令人和動物如此不同?兩者最大的分別,是人類會使用工具去改善自己的生活﹕火、耕種、織布、房屋、金屬、電器、語言和文字;而動物經過千萬年的進化,卻仍然是動物。同樣的細胞,同樣的碳、水和物質構築,是哪裏造成這個差異呢?還是,其實我們是地球的「外來者」,無論做些什麼,都注定要破壞這個星球的生態平衡?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