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PSA超標 患前列腺癌?

【明報專訊】不管是自願關注個人健康,還是因工作或其他需要,很多中老年男士曾接受身體檢查。在眾多驗身項目中,有個專屬男性的驗血項目,名為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指數;若然指數過高,接受檢驗者便彷彿與前列腺癌掛鈎,令男士膽戰心驚。其實大眾只要明白PSA是什麼一回事,就不會輕易被數字嚇壞。 超標因素多——PSA超標不一定是前列腺癌,良性前列腺增生、尿道炎、急性尿瀦留都會令PSA上升。([email protected]) 【有片】前列腺癌「生得慢」 一把年紀唔使理? 年老指數上升 未必與癌有關 PSA並非單純的癌指數,而是前列腺分泌出來的蛋白,走入血液的指標;如果前列腺出現異常狀况,例如癌症,便可令PSA指數升高。因此若數字高於4ng/mL,再配合其他條件,醫生便會懷疑是癌症所引致,會要求患者作進一步檢查。但要注意的是,PSA增加亦可與其他因素有關,包括良性前列腺增生、尿道炎、急性尿瀦留及剛射精等。年紀愈大的男性,其PSA指數也會上升,不一定與惡性腫瘤有關。 有研究指出,PSA值位於4至10ng/mL之間,只有約三成個案被確診為前列腺癌;10ng/mL的話,也只有一半是由癌症所致。那麼,拿着一份PSA超標的身體報告,真的就要直接去抽活檢嗎?其實我們常見的PSA是一個總數字,當中可再分為游離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Free PSA)及前列腺健康指數(PHI),前者有助分辨前列腺癌及前列腺增生,後者如果低於23,則多數並非癌症,可增加確診癌症的準確度。男士的PSA如有異常,可於之後幾個月內,驗血檢查Free PSA及PHI,若有不正常指數才安排其他檢查也不遲。 至於已經確診有前列腺癌,PSA指數便成為判斷癌症等級、治療效果及有否復發等的指標。醫生每每要費盡唇舌解釋PSA在不同情况下的意義,甚至在醫院做檢測時,因儀器各異,令檢驗出來的最低數值亦有所不同。對市民而言,解讀PSA並不容易,但只要多跟醫生溝通,了解當前健康情况,便可明白這些數字的用意,於抉擇做哪些檢查及治療時,可有更清晰的參考。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記性差口齒不清 肺癌上腦易被誤認腦退化

肺癌是本港頭號殺手,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字,2016年新增4936宗肺癌,同年3780人死於肺癌。肺癌病徵不明顯,半數人確診時已擴散。據外國研究,「間變性淋巴瘤激酶」(簡稱ALK)基因變異佔肺腺癌8%,38%至42%ALK患者會擴散至腦部。香港肺癌學會成員、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丘德芬稱,基因變異的多為較年輕及不吸煙的女性,成因未明。 香港肺癌學會成員、臨牀腫瘤科專科丘德芬(左)稱,變性淋巴瘤激酶(ALK)基因變異成因不明,而「肺癌上腦」徵狀亦與腦退化症相似,包括記憶力衰退、口齒不清等。圖右為聖雅各福群會持續照顧服務高級經理黃培龍。(楊柏賢攝) 團體倡第二代標靶藥納一線 「肺癌上腦」可致病人無記性、口齒不清、身體不協調,甚至失禁等,令其無法自理。患者腦部有血腦屏障,藥物等化學物質難進入腦部殺死癌細胞,故化療及第一代標靶藥對「肺癌上腦」療效不顯著。第二代標靶藥「阿來替尼」較有效,醫院管理局用藥指引列該藥為第二線藥,即一線藥無效才用,屬自費藥,約需5.6萬元一個月。 聖雅各福群會持續照顧服務高級經理黃培龍表示,希望醫管局能更新用藥指引,將「阿來替尼」列為一線藥,令更多病人受惠。 Read more

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明報專訊】分子生物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新技術、新發現對臨牀醫學的影響愈來愈大;尤其是腫瘤醫學,在生物分子科學的應用上可謂站在最前線。「分子腫瘤專家組」(Molecular Tumor Board, MTB)由腫瘤科醫生、病理科醫生、醫學遺傳學家、腫瘤基因科學家、生物信息學專家和藥理專家組成,分析利用次世代定序(NGS)的腫瘤基因,尋找治療方案及追蹤用藥後反應。 個人化治療——把病人腫瘤組織送到實驗室做NGS排序,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明報製圖) 身體每個正常細胞的運作,都是由極之精密的基因系統所控制,令每個細胞互相配合成為一體。而腫瘤的形成、生長和擴散,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這個複雜的基因系統出現了突變,令本來有秩序的新陳代謝出現問題而失去控制。 人類在1950年代發現基因的基本單位DNA,生命的秘密就蘊藏在DNA(A/T/G/C)組成的密碼之中。由於當年解讀密碼(DNA排序)的生物化驗相當繁複和昂貴,人類在1970年才發現第一個致癌基因(SRC)。直到2000年,集合全球生物科技力量,人類整個基因圖譜的排序才首次完成,共發現了約20,000個基因。然而這只是第一步,譯出密碼並不等於明白密碼背後的功能。 個人化治療——把病人腫瘤組織送到實驗室做NGS排序,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email protected]) NGS排序成本大降 4周有結果 在技術水平的限制下,直至21世紀頭10年,分子生物學在臨牀生物學上的應用,只限於個別、單一的基因分析,對大部分腫瘤病人的治療沒有直接影響。對同一源頭、同一分期的腫瘤,每一個病人的治療方案都是一樣。 直到2000年左右,分子生物學對基因排序技術取得突破;排序成本從2008年開始大幅下降,使DNA排序的準確度、速度大幅提升,從而逐漸進入臨牀應用階段。利用次世代定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相關報道:goo.gl/3CA57v)作個別病人樣本的全面DNA排序,所需時間由幾個月縮減到一天以內,成本亦以幾何級數下降。分子腫瘤學研究發展加快了,新藥物研究的效率也提高了,NGS技術使個人化腫瘤治療進入臨牀使用成為可能。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在2017年正式認可首個NGS腫瘤基因排序平台。 NGS腫瘤基因排序和精準治療已經引入香港。在得到病人的同意後,腫瘤科醫生可以把病人的腫瘤組織送往海外的實驗室做NGS排序。現時的NGS排序都是由商業公司經營,不同的平台在技術層面上稍有不同,但大致都包括約300至500常見的致病基因。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bioinformatics)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從病人簽署同意書到分析報告完成,約需4周。 依報告設計——腫瘤科醫生根據NGS的分析報告,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腫瘤治療方案。([email protected]) 增加認知癌細胞生物特徵 腫瘤科醫生可以根據報告的建議,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腫瘤治療方案。例如肺癌細胞若帶有一種皮膚癌常見的基因突變(BRAF V600E),該肺癌病人便可以考慮使用針對皮膚癌BRAF的藥物。除了標靶治療以外,部分NGS報告亦會分析腫瘤對免疫治療或不同化療的敏感度。 透過先進的NGS排序科技,醫生大大增加了對癌細胞生物特徵的認知,令部分病人在臨牀治療上直接獲益。但是生物資訊的增加,同時也帶來一些難題。首先,NGS的結果可能和一些傳統化驗報告不脗合,不同平台的技術和品質控制也有參差。同一個基因內,不同位置、不同種類的突變,對基因的功能以至癌症的特徵都會有截然不同的影響。此外,如何演繹NGS報告的用藥建議亦大有學問。一個腫瘤可能帶有多個基因變化,究竟應該針對哪一種變化用藥,還是多藥一起使用,現時並沒有很好的指引。 追蹤分析用藥後反應 面對以上難題,香港大學醫療系統(HKU Health System)成立了分子腫瘤專家組MTB,幫助前線腫瘤科醫生更好發揮分子生物醫學的臨牀價值。MTB的專家每月定期開會,討論NGS排序個案並針對每個個案作出分析總結,亦會對個案用藥後的反應追蹤分析。MTB在海外的大型腫瘤中心已是常規服務之一,對推進個人化腫瘤治療有重要的功能。港大希望透過MTB提高本地的腫瘤醫學水平,歡迎全港腫瘤科醫生轉介個案討論研究。​ 文:林泰忠(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女性健康】知多啲:早期卵巢癌治癒率達八成

【明報專訊】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 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死亡率高,女性須小心提防。([email protected]) 治療卵巢癌,首先考慮手術。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解釋,手術將切除兩邊卵巢及輸卵管、子宮、子宮頸、盆腔淋巴及網膜。另外,在腹腔不同位置抽組織活檢,驗測癌細胞有沒有游走至腹腔。手術後,將組織送至實驗室做病理分析,驗測有沒有癌細胞。腫瘤只在卵巢和盆腔,屬早期卵巢癌(第一、二期);腫瘤離開盆腔,游走至淋巴、上腹,屬第三期;而第四期則是腫瘤擴散至腹腔以外器官,如肺、肝等。 三四期病人 五年存活率約三成 手術後,視乎腫瘤惡性度(大小、分裂速度、外觀等)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顏繼昌說,只有第一期當中,癌細胞屬低惡性度及沒有穿透卵巢的病人,毋須跟進治療,其他情况都需要術後化療,一般使用兩種藥物組合(紫杉醇+卡帕),標準化療療程是6至8星期。 「卵巢癌復發率高,尤其第三、四期病人,癌細胞已在腹腔游走,肉眼看不見,化療可能消滅一部分,但未必能完全消滅,所以病人即使接受化療,或化療加上針對腫瘤血管增生的標靶治療(Bevacizumab),治癒率始終不高。」他指過去研究顯示,第三、四期病人接受化療後,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約13至14個月;再加上標靶治療,無惡化存活期可增長2至3個月。「第一、二期病人的情况相對好,治癒率達七至八成;第三、四期病人,五年存活率約兩至三成。」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email protected]) (明報製圖)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顏繼昌(鄭寶華攝)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email protected]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Read more

頭號癌症殺手 早期肺癌治癒機會高

吸煙及空氣污染都有機會引致肺癌,肺癌初期病徵並不明顯,很多患者到晚期才發現患病,因此肺癌死亡率偏高,2016年有近3,800人死於肺癌,是癌症殺手之首。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為提升市民對肺癌的認知,日前假中央圖書館演講廳舉行「肺癌診療新趨勢」講座,分享各種最新診斷及治療方案。 林冰醫生(左)及蔡清淟醫生分享各種診斷及治療方案,鼓勵患者積極面對肺癌。 隨著肺癌治療不斷改進,患者存活率已有明顯改善。養和醫院呼吸系統科中心主任、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林冰醫生指出,肺癌的5年存活率由以往只有12%至13%,到近年已上升至20%左右。肺癌存活率與癌症期數關係密切,早期患者存活率可高達九成多,到第四期時已只餘下不足一成。然而,八成肺癌患者在確診時,已屬第三期或以上,治癒機會相對較低。 高危人士要及早篩查 篩查有助發現早期肺癌,美國及歐洲的肺癌普查發現,針對高危人群(有15至30包年吸煙史(每天至少一包)、仍在吸煙或戒煙未夠10至15年)進行電腦掃描肺癌普查,可找到早期肺癌,提高治癒機會並减少肺癌的死亡率。林醫生指出,吸煙或近親有肺癌史,都屬於高危人群,應及早進行檢查。至於非高危人士,由於電腦掃描檢查可發現小至兩毫米的陰影,但陰影未必與肺癌有關,因此會為患者帶來不必要的檢查及心理壓力。根據國際組織指引指出,少於六毫米的陰影可不必處理。大於六毫米的實性陰影需跟進兩年,磨沙玻璃陰影由於演變緩慢,根據指引需要跟進五年。 肺部陰影成因很多,診斷肺癌不能單靠影像。有些人誤以為正電子掃描「著燈」即有腫瘤。林醫生解釋,正電子掃描是注射葡萄糖作為記號,糖分聚集的部位會「著燈」,包括有感染、發炎及腫瘤的地方都會「著燈」,所以必須抽組織檢驗及進行分期才能確診,以便作出適當治療。現時一般會採用支氣管鏡,經氣管直達陰影抽取組織。如無法找到通道,可進行電腦掃描引導下穿刺活檢,但不適宜在接近主血管及肺葉分界線位置進行,因出現併發症的機會較多。此外,也要留意腫瘤有否轉移至淋巴,可使用支氣管內超聲波抽取相關淋巴進行檢查。 肺癌死亡率高,大批市民出席講座了解治療方案。 按個人情況選定治療方案 肺癌患者大部分屬於非小細胞,當中以腺癌最為常見,而且年輕及非吸煙人士都有機會患上肺腺癌。雖然肺癌治療方法有很多,但必須按照個人情況選擇最合適的治療方案。養和醫院放射治療部副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及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蔡清淟醫生表示,肺癌治療主要分三大類,手術、放射治療(電療)及藥物治療。手術治療適合早期肺癌患者,可將腫瘤切除;放射治療以高能量X光在特定範圍將腫瘤消滅,適合早期至中期患者,亦常用於為晚期患者進行紓緩治療;晚期病人會以藥物治療,當中有化療、標靶藥及免疫治療選擇,有時亦需要混合使用。醫生會考慮腫瘤特色、患者身體狀況、意願及經濟狀況,作出合適的治療方案。 體內放射治療是以導管將放射性物質直接注入器官,近距離將腫瘤消滅,配合現今先進儀器,有助減少對健康肺部的傷害。體外放射治療包括︰作多角度放射的三維放射治療、可多角度及調節放射劑量的強度調控放射治療儀(IMRT)、追蹤呼吸頻率進行放射的四維放射治療儀(4DRT),以及有超過50個角度的螺旋式強度調控放射治療(TOMO Therapy)。 在藥物治療方面,除了化療藥,也有注射或口服標靶藥選擇。注射式標靶藥主要針對血管增生,加強化療效能。大部分患者都會使用口服標靶藥,直接令腫瘤受到抑壓而萎縮。標靶藥物是針對腫瘤的基因突變而發揮作用,故處方標靶藥前必須為病人進行基因測試。較常見的是EGFR基因突變,佔四至五成肺癌患者。蔡醫生指出,現時香港有四隻針對EGFR基因突變的標靶藥,第一及第二代標靶藥有Gefitinib、Eriotinib及Afatinib,可作一線治療。剛面世的第三代Osimertinib,最大分別是藥效在腦部滲透更佳,更適合出現標靶藥抗藥性患者、針對T790M基因突變及癌細胞腦轉移患者,惟費用會較為高昂。另外,免疫治療在近年漸受關注,用於肺癌治療的藥物有PD-1及PD-L1兩種。這兩種藥物注射入人體後,並不會直接攻擊腫瘤,而是改變腫瘤及附近組織構造,令腫瘤不再受保護,再經人體免疫系統辨識及消滅。雖然療效維持時間較長及治療較徹底,但須有心理準備發揮藥效的時間較慢,可能要注射數次才見成效。   欲獲取更多健康資訊,歡迎登入「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Read more

醫言有理:重編基因影響後代

【明報專訊】近期城中熱談,有科學家為愛滋病父母所產生的胚胎進行基因排序重編,目的是防止嬰兒將來受到愛滋病毒感染,事件引發不少倫理問題。大家關注嬰兒出生前並沒有能力同意接受這項試驗,重編基因可能誘發不良反應,並對往後的子孫後代所造成的潛在影響。 (網上圖片/明報製圖) 父親的「精子」(Sperm)和母親的「卵子」(Egg)結合成為「胚胎」(Embryo),內含「基因密碼」(Genetic codes),控制細胞蛋白質的製造及新陳代謝,從而操縱細胞功能。細胞基因密碼一半來自父親,一半來自母親,共同決定嬰兒出生後的體質和形態。 基因科技一日千里,現已有多種方法改變細胞的「基因排列」(Gene sequences),甚至控制細胞製造某種蛋白質的功能,包括「基因治療」(Gene therapy)為細胞引入新基因、「重編基因列序」(Gene editing)更改基因的原有排列、「基因沉默」(Gene silencing)使用遺傳技術來降低基因的表達水平。 這些基因科技可應用於不同類型的細胞,體外細胞的基因受到改變,回輸入患者體內,可作治療疾病之用。單一基因出現變異而致病(Single gene defect),如缺乏「第八血凝固因子」(Factor VIII)的「血友病」(Haemophilia),「基因治療」可提供一個正常的基因,取代本身已變異的基因。 基因技術亦可應用於「癌症免疫治療」(Cancer immunotherapy),例如「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 Cells, CAR-T);醫生為患者的T細胞加入CD19「嵌合抗原受體」,令T細胞具能力攻擊自身體內含CD19的癌細胞,可有效控制多種急性淋巴白血病及淋巴癌。 重編基因列序出錯 或誘發癌症 跟基因治療稍有不同,「重編基因列序」涉及直接改變細胞內原有基因組的列序,技術更加複雜。「重編基因列序」利用「內切核酸酶」(Endonuclease)切割掉某段不良的基因,然後將兩個切割末端合併或修復。在修復過程中,原有的基因被新的基因列序所取代。切割和修復的精確度必須極高,避免出現錯誤的基因列序,因而引發不良後果;「致癌基因」(Oncogene)、「腫瘤抑制基因」(Tumour suppressor gene)或「DNA修復基因」(DNA repair gene)受到破壞,皆有機會誘發癌症。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明報專訊】乳癌治療,首先分辨出癌細胞是否帶有雌性激素受體(簡稱ER)、孕激素受體(簡稱PR)及HER2受體,因各有不同治療方案。 治療目標——乳癌病人存活率高,因此治療目標需要針對功效、不良 . . . . . . ([email protected]) 八成的乳腺癌細胞帶有ER或PR受體,已知雌激素刺激腫瘤生長,而荷爾蒙治療能夠消除這種癌細胞。不過,當癌症復發,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還是繼續荷爾蒙治療? ■個案 ◆胸口悶痛揭復發 黃小姐,43歲,任職銀行。7年前,她確診雌激素陽性乳腺癌(ER+),接受左邊乳房局部切除手術及淋巴清除。手術後她接受了化療及放射治療,再完成5年的荷爾蒙治療。 有一天,她感到胸口悶痛,經過詳細檢查,不幸發現腫瘤轉移在胸骨以及右面盆骨兩個位置。經抽針化驗,證實病理是原來的種類(即雌激素陽性)。兩個轉移的位置接受了5次電療,之後她做了卵巢切除手術,然後加上荷爾蒙療法芳香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簡稱AI)、標靶治療CDK4/6抑制劑和RANKL抑制劑。治療5個月癌指數有下降趨勢,痛感亦減少。黃小姐能繼續工作,亦可照顧家庭和8歲兒子。 ■治療方案 ◆即使轉移內臟 首選荷爾蒙療法 在復發和轉移性乳腺癌,個人化治療很重要。在ER或PR陽性和HER2受體陰性疾病的範圍內,對病者及病情的評估尤其重要。重要因素包括: ‧轉移範圍及嚴重程度 ‧術後治療和復發相隔的時間長短 ‧病人年齡 ‧其他長期疾病會否影響治療效果 ‧更年期狀態 ‧先前治療的副作用及後遺症 內臟危機 需快速控制應化療 當中重要的關鍵是轉移範圍。轉移範圍若出現內臟危機 (visceral crisis),即意味着嚴重的器官功能障礙,及疾病惡化的節奏非常快。根據國際指引建議,即使癌細胞轉移內臟,荷爾蒙治療是激素受體陽性病人的首選方案,除非病人存在內臟危機或內分泌治療出現抗藥性。如果因內臟危機需要快速控制疾病,病人就應該以化療作為治療方案。 在激素受體陽性復發性乳癌,標準的一線治療選擇有: 1. 選擇性雌激素受體調節劑(SERM):他莫昔芬(Tamoxifen)用於絕經前患者,SERM使在細胞內的ER飽和,並阻斷它們與雌激素的相互作用,促進生長停滯和細胞凋亡 2. 第三代芳香酶抑制劑(AI):絕經後患者使用,抑制外周的雄烯二酮轉化成雌激素 3. 選擇性雌激素接受體拮抗劑:如氟維司群(Fulvestrant),絕經後患者另一治療方案 存活期較長 治療須顧及生活計劃 儘管一線治療有效,無奈在治療路上,因有內分泌治療抗藥性(endocrine resistance)的出現,病情難免會惡化。下列方法可克服或延遲抗藥性出現: 1. 抑制細胞周期調節激酶CDK4和CDK6 CDK4/6抑制劑是標靶藥,加上芳香酶抑制劑,用於絕經後患者的第3期研究實驗,中位無惡化存活率顯著改善達24個月,臨牀受益率85%。還有研究證明CDK4/6抑制劑加氟維司群可以延長雙倍中位無惡化存活率。這些藥物現已獲批用於一線和二線治療,而目前共有3種CDK4/6抑制劑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這類標靶治療副作用較化療少,主要是留意白血球數量減少。對於絕經前的患者,通常使用外科手術或藥物抑制卵巢,然後施以內分泌治療。 2. 抑制PI3K / mTOR途徑 mTOR抑制劑是標靶藥,與荷爾蒙治療相結合可以改善中位無惡化存活率6個月。 復發性乳腺癌患者的存活期一般較長,因此治療目標應該針對功效、不良反應及患者的生活計劃和需要,在各方面取得平衡。 乳癌禍首——缺乏運動、壓力、肥胖、吸煙和飲酒都是乳癌高危因素 . . . . . . ([email protected]) ■知多啲 ◆15女士1中招 不生育、吃肥膩高危 自1993年起,乳癌成為香港女性頭號癌症,每15名女士有1人患上乳癌。2016年確診了4108宗女性乳腺癌新病例,發病年齡中位數為56歲。在過去20年,發病率顯著增加,由1996年的1533人增至2016年的4108人,上升1.68倍。2016年,702名女病人因乳腺癌死亡,佔所有女性癌症死亡人數12.2%。 乳癌高危群: ‧家人有乳癌病史 ‧家族帶有BRCA1、BRCA2、p53 mutation ‧從未生育或很遲才生第一胎的女性 ‧初經較早或停經較晚 ‧經常進食高脂食物 ‧吸煙或飲酒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治療方法:化療電療移至術前 復發率減少

【明報專訊】輔助化療(adjuvant chemotherapy)目標旨在提升病人治癒率。以往傳統的輔助化療選擇甚少,成效不甚理想,病人的5年存活率約20%。及至最近兩三年新的組合化療Gemcitabine-Capecitabine及口服藥物TS-ONE降低了病人復發的機率,增加病人5年存活至30%左右。至於輔助電療(adjuvant radiotherapy),則旨在減少病人局部復發風險,多應用於手術後局部仍殘餘癌細胞的病人身上。 存活中位數大增至54月 於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個關於胰臟癌輔助治療的重要發布: 1. 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 FOLFIRINOX是一種包含3隻藥(5-FU, Irinotecan, Oxaliplatin)的化療組合,屬晚期胰臟癌病人其中一種標準治療。最新的研究將FOLFIRINOX比對傳統化療Gemcitabine,於約500個病人中作比對,病人接受FOLFIRINOX的存活中位數(median overall survival)由35個月大幅提升至54個月,結果相當驚人,相信此組合勢將成為胰臟癌術後的標準治療。 2. 輔助治療推至手術前 以往胰臟癌病人多是先以手術切除腫瘤後接受化療,但由於微擴散甚普遍,因此復發機率依然偏高。在最新的PREOPANC研究中,研究人員將病人分為兩組,一組按傳統先接受手術後化療,另一實驗組則先接受化療及電療後施手術。研究結果發現先化療及電療後做手術的病人復發機率減少,而生存率亦比傳統療法更優勝。 因此,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療效更佳但副作用稍增的組合式化療(FOLFIRINOX等)勢將成為胰臟癌輔助治療的全新標準;而輔助治療的黃金時間將會由手術後推前至手術前。 上文個案中的陳先生接受6個月的化療及5星期的電療後,現已完全康復,最近一次正電子掃描顯示沒有任何復發迹象。由此可見,雖然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但只要及時發現,並由有經驗的外科醫生將腫瘤切除,再配合適當的輔助治療,根治亦非絕不可能;期望最新的研究結果能盡快應用於更多臨牀病人上,讓更多胰臟癌病人得到根治的機會。

Read more

輔助化療新組合 阻奪命胰臟癌微擴散

【明報專訊】胰臟癌死亡率特高。只有20%患者是早期發現可接受手術切除癌細胞,但當中25%病人手術後1年內因不同原因死亡,50%病人術後復發,而5年存活率只有20%左右。 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項針對胰臟癌輔助治療(adjuvant therapy)的報告,分別是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及將輔助治療由術後前移至術前,有望增加根治胰臟癌的機會。 ■個案 ◆切除腫瘤為何仍需化療? 陳先生,60多歲剛退休,身材高大瘦削,飲食清淡不煙不酒,熱愛運動,一向沒有長期病患。但數個月前開始食慾不振,體重下降了逾10磅;至近日小便轉茶色,且眼底泛黃,遂往醫生求診,經電腦掃描及膽管鏡檢查後確診患有胰臟癌,後接受胰十二指腸切除術(Whipple’s operation)移除腫瘤。 手術後他被轉介來見我,康復狀况良好。我閱畢病理報告後,建議他接受為期6個月的輔助化療,減低復發風險;如尚有殘餘的癌細胞,可考慮進一步接受電療,減低局部復發風險。他眉頭一皺:腫瘤已切除,為什麼還要接受輔助治療呢? ■胰臟癌病徵不明顯 死亡率極高 胰臟位於腹部深處、胃的背部,主要功能是分泌消化酶以協助營養吸收,亦能製造胰島素控制血糖水平。根據香港癌症資料庫的統計,2015年香港有766個新症胰臟癌確診個案,同年約有691個病人死於此病,死亡率特高,整體5年存活率只有約5%至7%,是香港第4號癌症殺手,發病高峰期為70歲或以上。 僅20%病人適合施手術 胰臟癌早期病徵不明顯,較常見的病徵有: 1. 上腹隱隱作痛 2. 體重驟降胃口轉差 3. 小便轉茶色及眼底泛黃 4. 嘔吐 大部分胰臟癌病人確診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外科手術將腫瘤切除。所以陳先生的病例可謂不幸中之大幸。 外科手術是根治胰臟癌的唯一希望。根治手術主要有3種: ‧胰十二指腸切除術(Whipple’s operation) ‧遠端胰臟切除術(Distal pancreatectomy) ‧全胰臟切除術(Total pancreatectomy) 最普遍採用的是胰十二指腸切除術,針對胰臟頭部的癌症。此手術相當複雜,手術時胰頭、十二指腸、膽囊、膽總管、部分胃及小腸會被切除,其後再重新接駁。隨手術科技日趨成熟,現在術後併發症及死亡率已大幅下降。 術後半數病人復發 成功接受切除手術的胰臟癌病人5年存活率可提升至20%左右,但25%的病人手術後1年內仍會因不同原因而死亡,而50%的病人手術後仍會復發。病人及其家屬經常詢問一條問題:為什麼接受根治性手術後,癌症仍會復發?究其原因,是很多腫瘤於手術時已有潛在的微擴散(occult micro-metastases),即使以現今的科技仍難以準確捕捉,此現象於胰臟癌尤其普遍,研究指腫瘤直徑約2cm已有70%的病人有微擴散,而3cm的腫瘤風險更高達90%。輔助治療的目標就是根絕這些微小轉移物,藉此降低復發的可能及增加治癒率。由此可見,手術只能切除肉眼能看見或影像能偵測到的腫瘤;而絕大部分的胰臟癌病人皆需輔助治療,及時根絕微擴散,雙管齊下方能達到根治的目標。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