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系統疾病系列】肺癌篩查診斷 及早治療增存活率

不少人聞肺癌色變,認為它的病情惡化得很快,而且很難醫治。的確肺癌在過去二十年都是本港頭號癌症殺手,這並不是因為它生長得快,而是八成病人在診斷時已是第三或第四期。究其原因,是早期肺癌沒有任何病徵,到察覺病徵時,肺癌已發展了至少五年。假如肺癌能在早期(第一或二期)時就能診斷到,然後做根治性的手術治療,肺癌病患者的存活率應該能有所提升。   養和醫院呼吸系統科中心主任林冰醫生指,最大引致肺癌風險的是吸煙,吸煙者比不吸煙者的風險高15至20倍,故此屬高危人群。(資料圖片)   肺癌符合兩篩查條件 那麼肺癌能否如大腸癌般進行篩查找出早期病變?養和醫院呼吸系統科中心主任林冰醫生指,一種病適合篩查的話,需要符合三個條件:第一,從開始篩查、發展,到最後階段中,有沒有一段時間可以及時把病找出來,從而提升病患者存活率?第二,有沒有高危人群,令篩查更有經濟效益,效果立竿見影?第三,有沒有靈敏的診斷方法可以把病找出來?假如以X光檢測作為診斷方法,則不夠靈敏了,因為X光檢測只能檢測到直徑平均3厘米的腫瘤。   如果將以上的條件套進肺癌,就會發現肺癌符合首兩項條件。肺癌從最初病變開始到有症狀最少要五年時間,有足夠時間幫助早期患者;吸煙是已知的最大引致肺癌的風險,吸煙者比不吸煙者的風險高15至20倍,是為高危人群。 高危:吸煙引致肺癌風險高15倍以上 診斷方法,雖然有可能從痰液驗出癌細胞,但對外周型肺癌不夠靈敏,不宜用作大量篩查;而熒光支氣管鏡雖然比普通氣管鏡診斷支氣管內早期肺癌的靈敏度高2至6倍,但它只能檢查較大的支氣管。再加上支氣管鏡是一個侵入性的檢查,亦不適合用作篩查工具。   及早進行篩查  減肺癌死亡率 至於電腦掃描,它的解像度高,細如只有數毫米的結節亦能清楚顯示。但由於它靈敏度太高,特異性不足,容易出現「假陽性」的情况,故暫只適用於高危人群中作篩查,高危人士是指年齡介乎55至80歲,仍在吸煙或戒煙未夠15年,或累積吸煙30包一年的人士,即每天吸煙包數乘以吸煙年期。有研發現在高危人士當中,有做篩查較沒做篩查的,肺癌死亡率低20%。   綜上所述,除了某些高危人群,暫時未有更好的肺癌篩查方法。故此需要在早期診斷及準確分期着手,以減低肺癌死亡率。   養和醫院呼吸系統科中心 地址: 香港跑馬地山村道二號 養和醫院李樹芬院三樓 電話: 2835 8673 傳真: 2892 7520 電郵: respmc@hksh-hospital.com   相關文章: 【有片】晚期肺癌不等於死刑 按細胞特性選療法 煙民容易忽視咳嗽 逾月未好 小心肺癌作怪 記性差口齒不清 肺癌上腦易被誤認腦退化 頭號癌症殺手 早期肺癌治癒機會高 早期肺癌不易察覺 免疫治療增患者希望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卵巢癌及腹膜癌】卵巢癌擴散 轉移致腹膜癌 治療見新機 減復發機會

腹膜是肚皮下覆蓋多個內臟的薄膜,容易被附近器官的癌細胞入侵,尤其是卵巢癌,與腹膜癌的關係更是難分難解,增加治療的複雜性。近年臨牀經驗所見,手術加腹腔溫熱灌注化療或可有效對付部分腹膜癌,即使癌病再次復發,也有機會經化療後進行持續治療,可望能長期控制病情。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 卵巢癌與腹膜癌看似是兩種癌症,但兩者密不可分。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指出,部分腹膜癌會歸類為卵巢癌處理,原因一是兩者的位置十分接近,有時根本難分源頭;二是部分腹膜癌的性質與卵巢癌一樣,故腹膜癌會以卵巢癌的方法處理。   早期卵巢癌病徵不明顯 發現已晚期 早期的卵巢癌,很多時都沒有明顯的症狀,直至出現腹部硬塊或肚脹等腹膜癌常見病徵時,便已屬晚期。 譚醫生表示,早期卵巢癌主要以手術方式切除相關器官,包括子宮卵巢及輸卵管等,若患者年輕又屬早期,醫生會盡可能保留病人的生育能力,但如果病情已屆晚期或腹膜已受牽連,治療便不能單靠手術。 事實上,腹膜有癌細胞屬晚期癌症,以往多以靜脈注射化療作紓緩性治療,但近年則有新的治療方向。   腹膜癌逾9成由大腸、卵巢等癌症轉移所致 養和醫院外科專科醫生羅偉倫醫生稱,腹膜癌分為原發性及繼發性,超過9成的腹膜癌都是由腹腔器官如大腸、闌尾、胃、胰臟、卵巢等癌症轉移所致,若只是腹膜有轉移則仍可視為「單一器官轉移」,就如肝轉移一樣,有治癒的可能。醫學界近年便以用於治療闌尾癌的腫瘤細胞減滅手術(Cytoreductive Surgery, CRS)和腹腔溫熱灌注化療(Hyperthermic 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 HIPEC),處理腹膜癌。 CRS+HIPEC的合併治療是先以手術徹底清除腹腔內肉眼可見的腫瘤,然後再把加熱的化療藥物灌入腹腔,令藥物可滲透至腹腔的器官,從而殺滅餘下看不見的癌細胞。   養和醫院外科專科醫生羅偉倫醫生   CRS+HIPEC合併治療見療效 羅醫生指出,臨牀研究比較患者接受化療和接受CRS+HIPEC的療效,發現後者有不錯的療效,可延長病人的壽命,甚至帶來治癒的機會,例如他便曾為一名闌尾癌病人進行CRS+HIPEC,近兩年來也沒有復發迹象。 他說,以癌症種類來說,合併治療對結直腸癌、卵巢癌和闌尾癌效果最好。但他強調,不是所有腹膜癌患者也適合接受CRS+HIPEC,醫生會參考腹膜癌指數,若擴散嚴重或預期難以切清腫瘤,則不適合接受合併治療,部分卵巢癌病人或可先做化療縮小腫瘤,然後再考慮進行合併治療。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手術後可作預防性化療 減復發風險 早期及晚期卵巢癌和腹膜癌,經過手術治療後仍有機會復發,這時術後化療便在治療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關永康醫生表示,卵巢癌及腹膜癌患者接受手術治療後,若復發風險較高,可以考慮接受預防性化療,藉以減低復發風險。而當病情不幸復發時,化療雖無法根治癌症,但可以帶來紓緩性療效,包括控制病情及延長壽命。 不過,關醫生坦言,有些病人抗拒做化療,除了因為副作用大外,也擔心捱苦後病情最終又再惡化。他指出,為了令化療效用維持更長的時間,衍生出持續治療(Maintenance therapy)的概念,利用一些毒性較低的藥物,令病人可以與癌共存。   持續治療有助控制病情 延長壽命 他以卵巢癌和腹膜癌為例,若復發病人使用鉑金藥物治療後成功令病情受到控制,便可以接受口服化療新藥作持續治療。臨牀研究顯示,持續治療可以令病人的存活期中位數由3.8至5.5個月,顯著延長至12.9至21個月。 關醫生稱,用於持續治療的藥物副作用較少,故此可以為病人延長「有質素」的壽命,但強調此治療不是在復發開始時使用,而是在鉑金類藥物控制病情後才能有效,否則藥物未必足夠控制癌瘤。   定期婦科檢查 愈早發現治癒機會高 卵巢癌及腹膜癌難以預防,但愈早發現及接受治療,治癒機會也愈高。譚家輝醫生表示,第一期患者的5年存活率可高達90%,但第二期已降至約60%,第三及四期則分別降至三成及少於兩成。他的臨牀經驗顯示,早期個案往往是透過身體檢查發現,故建議年過40的婦女,尤其是曾接受不育治療、有家族病史或帶有不正常基因的女性,應該定期進行婦科檢查,包括照超聲波掃描盆腔,有助及早找出問題,對症下藥。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關永康醫生   講座查詢電話:2595 3019 辦公時間:星期一至五 早上10:00至中午12:00;下午2:30至5:30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肥胖系列】 減肥未成功 肥腫難分 或與荷爾蒙分泌異常有關

有些人面圓、大肚腩、多面毛,即使勤力做運動和節食都未能成功減肥。究其原因,他們可能是荷爾蒙分泌失調,患上庫欣氏症候群(Cushing’s Syndrome)。   (網上圖片) 肚腩大、面圓、體重增,即使勤做運動和節食都未能成功減肥?有可能是荷爾蒙分泌失調,患上庫欣氏症候群。   庫欣氏症候群:體重增、肚腩大、面圓泛紅 養和醫院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醫生楊俊業醫生指,庫欣氏症候群是一種內分泌疾病,病人的體重會增加、肚腩變大並出現紫色紋、面龐圓渾及泛紅(又稱月亮臉/moon face)、背部凸起(俗稱「水牛肩」)、鎖骨腫脹、容易皮下出血、前肢乏力、女士會出現較多體毛及暗瘡。   楊醫生解釋,部分病人因病而要長期服類固醇藥物,或出現腦下垂體腫瘤或腎上腺腫瘤,都會令身體增加分泌皮質醇而導致庫欣氏症候群。   血液測試了解荷爾蒙分泌 醫生會為病人進行血液測試,以了解病人的荷爾蒙分泌情况,如有需要,會安排病人進行電腦掃描及磁力共振檢查腎上腺及腦下垂體是否有腫瘤,但由於有一成人的腦下垂體長有非功能性腫瘤,故不能單靠掃描影像確診。   藥物抑壓皮質醇 以手術切除腫瘤 醫生會因應病人的情况而決定安排手術切除腫瘤或用藥控制,藥物治療的原理是抑壓身體製造皮質醇,但此方法治標不治本。如要斷尾,則需要進行手術,並視乎需要而加上術後電療以徹底清除腫瘤細胞。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煙民容易忽視咳嗽 逾月未好 小心肺癌作怪

【明報專訊】肺癌分為0至4期,按照TNM作判斷: T(tumour):腫瘤大小 N(lymph node):癌細胞有否擴散至淋巴結及擴散程度 M(metastasize):癌細胞有否擴散或轉移至其他器官 簡單而言,0至2期屬早期,癌細胞局限在一邊肺葉,未有擴散至淋巴;當擴散至淋巴或另一邊肺部已是第3期,而第4期是轉移性肺癌,癌細胞擴散至胸腔外的地方。 肺癌過去被視為「死亡預告」,因為病人確診時大多數已是晚期,加上治療選擇不多,效果亦不理想。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現在家庭醫生日常的確接觸到較多肺癌病人,因傷風感冒或頭痛肚瀉求診;相對20、30年前,病人確診後不久,病情已迅速轉壞,平均只能存活半年左右。 現在大家健康意識提高,加上掃描、診斷技術有進步,如低劑量電腦掃描可用於肺癌篩查,而電腦掃描的分析力較以前強,可以觀察到早期或微小的肺癌;內窺鏡技術亦進步,可透過電腦導航引領醫生去腫瘤的位置,抽取組織出來化驗,有助確診肺癌。   煙民容易忽視咳嗽 可是,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曾偉光表示,現時第1期肺癌病人只佔一成左右,「香港暫時還未有肺癌普查,所以現在大多數病人都是出現了病徵才發現,已屬較後期的肺癌」,他指最常見病徵是咳、咳血,如持續咳嗽超過1個月就需要求醫,但有八成肺癌病人有吸煙習慣,他們會以為咳嗽是吸煙引起,因而缺乏警覺。   相關文章: 記性差口齒不清 肺癌上腦易被誤認腦退化 頭號癌症殺手 早期肺癌治癒機會高 早期肺癌不易察覺 免疫治療增患者希望 【中醫治療】穴位紓緩咳嗽 杏仁豬肺湯性溫助止咳 呼吸系統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瘤言情深:抗癌教師的重要一課

【明報專訊】常言道「醫者父母心」,作為醫護人員,我們當然能夠單純用數字總結患者的病况,但在一堆堆冷冰冰的數字背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病人。尤其對於癌症患者而言,由得知患上癌症一刻,到接受治療、面對治療帶來的副作用,以至康復後走出癌症的陰霾,每一段路都荊棘滿途。   圖﹕謝至德   因此,腫瘤科醫生除了提供治療之外,更須如父母一樣,關顧病人的身心靈,鼓勵他們憑堅毅的意志打贏這場硬仗。不過,擁有一顆「父母心」的,又何止醫者?行醫多載,遇過幾位從事教育工作的癌症病人,他們春風化雨的故事教曉我們生命中的重要一課。   過往任職於公立醫院時,曾診治一位50多歲大學教授,他確診腸癌時不幸已是第四期。幸而,現今醫藥推陳出新,末期大腸癌患者仍有完全康復的機會。因此,這位教授乘着暑假接受手術,先把腸癌病灶切除,再以化療加標靶藥把肝轉移腫瘤縮小。為了不影響學生課業,他特意把課堂緊密的排在星期一至四,並於周末入院注射化療藥。化療療程的效果甚佳,本來值得高興,但該化療藥加上標靶藥的副作用卻讓他臉上暗瘡滿佈,影響儀容。   教授本來無打算告訴學生自己患癌,但在學生主動關心他的皮膚時,亦不願說謊作壞榜樣,唯有如實告知。當學生得知教授患癌時,全都呆若木雞。大概教授自己亦未曾想過,除了接踵而來的慰問卡和花束支持,學生更受他的積極態度感染,變得努力主動,準時交功課,成績亦突飛猛進。   面對晚期癌症,這位教授戰勝對死亡的恐懼,而他在化療期間仍然沒有放棄薪火相傳。終於,4個月化療加標靶療程後,他的肝轉移腫瘤大為縮小,並已透過手術切除。現在他正接受為期6個月的鞏固化療,其間仍然堅持上課。師生間的正能量互相感染,這段經歷定是他們生命中的深刻一課。   拒絕休假 堅持放學後電療 數年前,我亦遇過一名不幸患上早期乳癌的小學女教師。在切除腫瘤後,她需要接受荷爾蒙治療和電療穩定病情。猶記得第一次見面,她便主動詢問,能否在晚上6點後才接受電療。當時心生好奇便反問原因為何,傾談之下才得知原來她在全日制小學任教,3點半放學後還要開會至5點,為了不影響教育工作,才有此請求。雖然我再三向她解釋,縱然電療所引致身體疲憊的副作用多數較化療輕微,不過仍需預留時間休息。   經過幾番規勸,這位女教師仍然堅持每天早起授課,下課開會後再來接受電療。 她解釋,由於自己要帶領小學二、三年級,而這個年齡的小孩特別需要班主任照顧,擔心自己長時間休假會影響他們的學習進度。老實說,一個無病無痛的人,每天上班下班已經非常勞累,何况每天接受電療的癌症病人呢?可幸的是,上天不願人間失去一名良師,她經過治療後已完全康復。相信這位身教重於言教的老師,將來定能培養出優秀的社會棟樑,將這堂生命中的重要一課延續下去。   文:饒家棟(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瘤言情深:尋覓心中的常樂我淨 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瘤言情深:鬥嘴的福氣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PSA超標 患前列腺癌?

【明報專訊】不管是自願關注個人健康,還是因工作或其他需要,很多中老年男士曾接受身體檢查。在眾多驗身項目中,有個專屬男性的驗血項目,名為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指數;若然指數過高,接受檢驗者便彷彿與前列腺癌掛鈎,令男士膽戰心驚。其實大眾只要明白PSA是什麼一回事,就不會輕易被數字嚇壞。   超標因素多——PSA超標不一定是前列腺癌,良性前列腺增生、尿道炎、急性尿瀦留都會令PSA上升。(jarun011@iStockphoto) 【有片】前列腺癌「生得慢」 一把年紀唔使理?   年老指數上升 未必與癌有關 PSA並非單純的癌指數,而是前列腺分泌出來的蛋白,走入血液的指標;如果前列腺出現異常狀况,例如癌症,便可令PSA指數升高。因此若數字高於4ng/mL,再配合其他條件,醫生便會懷疑是癌症所引致,會要求患者作進一步檢查。但要注意的是,PSA增加亦可與其他因素有關,包括良性前列腺增生、尿道炎、急性尿瀦留及剛射精等。年紀愈大的男性,其PSA指數也會上升,不一定與惡性腫瘤有關。   有研究指出,PSA值位於4至10ng/mL之間,只有約三成個案被確診為前列腺癌;10ng/mL的話,也只有一半是由癌症所致。那麼,拿着一份PSA超標的身體報告,真的就要直接去抽活檢嗎?其實我們常見的PSA是一個總數字,當中可再分為游離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Free PSA)及前列腺健康指數(PHI),前者有助分辨前列腺癌及前列腺增生,後者如果低於23,則多數並非癌症,可增加確診癌症的準確度。男士的PSA如有異常,可於之後幾個月內,驗血檢查Free PSA及PHI,若有不正常指數才安排其他檢查也不遲。   至於已經確診有前列腺癌,PSA指數便成為判斷癌症等級、治療效果及有否復發等的指標。醫生每每要費盡唇舌解釋PSA在不同情况下的意義,甚至在醫院做檢測時,因儀器各異,令檢驗出來的最低數值亦有所不同。對市民而言,解讀PSA並不容易,但只要多跟醫生溝通,了解當前健康情况,便可明白這些數字的用意,於抉擇做哪些檢查及治療時,可有更清晰的參考。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記性差口齒不清 肺癌上腦易被誤認腦退化

肺癌是本港頭號殺手,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字,2016年新增4936宗肺癌,同年3780人死於肺癌。肺癌病徵不明顯,半數人確診時已擴散。據外國研究,「間變性淋巴瘤激酶」(簡稱ALK)基因變異佔肺腺癌8%,38%至42%ALK患者會擴散至腦部。香港肺癌學會成員、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丘德芬稱,基因變異的多為較年輕及不吸煙的女性,成因未明。   香港肺癌學會成員、臨牀腫瘤科專科丘德芬(左)稱,變性淋巴瘤激酶(ALK)基因變異成因不明,而「肺癌上腦」徵狀亦與腦退化症相似,包括記憶力衰退、口齒不清等。圖右為聖雅各福群會持續照顧服務高級經理黃培龍。(楊柏賢攝)   團體倡第二代標靶藥納一線 「肺癌上腦」可致病人無記性、口齒不清、身體不協調,甚至失禁等,令其無法自理。患者腦部有血腦屏障,藥物等化學物質難進入腦部殺死癌細胞,故化療及第一代標靶藥對「肺癌上腦」療效不顯著。第二代標靶藥「阿來替尼」較有效,醫院管理局用藥指引列該藥為第二線藥,即一線藥無效才用,屬自費藥,約需5.6萬元一個月。 聖雅各福群會持續照顧服務高級經理黃培龍表示,希望醫管局能更新用藥指引,將「阿來替尼」列為一線藥,令更多病人受惠。 Read more

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明報專訊】分子生物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新技術、新發現對臨牀醫學的影響愈來愈大;尤其是腫瘤醫學,在生物分子科學的應用上可謂站在最前線。「分子腫瘤專家組」(Molecular Tumor Board, MTB)由腫瘤科醫生、病理科醫生、醫學遺傳學家、腫瘤基因科學家、生物信息學專家和藥理專家組成,分析利用次世代定序(NGS)的腫瘤基因,尋找治療方案及追蹤用藥後反應。   個人化治療——把病人腫瘤組織送到實驗室做NGS排序,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明報製圖)   身體每個正常細胞的運作,都是由極之精密的基因系統所控制,令每個細胞互相配合成為一體。而腫瘤的形成、生長和擴散,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這個複雜的基因系統出現了突變,令本來有秩序的新陳代謝出現問題而失去控制。 人類在1950年代發現基因的基本單位DNA,生命的秘密就蘊藏在DNA(A/T/G/C)組成的密碼之中。由於當年解讀密碼(DNA排序)的生物化驗相當繁複和昂貴,人類在1970年才發現第一個致癌基因(SRC)。直到2000年,集合全球生物科技力量,人類整個基因圖譜的排序才首次完成,共發現了約20,000個基因。然而這只是第一步,譯出密碼並不等於明白密碼背後的功能。   個人化治療——把病人腫瘤組織送到實驗室做NGS排序,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jxfzsy@iStockphoto)   NGS排序成本大降 4周有結果 在技術水平的限制下,直至21世紀頭10年,分子生物學在臨牀生物學上的應用,只限於個別、單一的基因分析,對大部分腫瘤病人的治療沒有直接影響。對同一源頭、同一分期的腫瘤,每一個病人的治療方案都是一樣。   直到2000年左右,分子生物學對基因排序技術取得突破;排序成本從2008年開始大幅下降,使DNA排序的準確度、速度大幅提升,從而逐漸進入臨牀應用階段。利用次世代定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相關報道:goo.gl/3CA57v)作個別病人樣本的全面DNA排序,所需時間由幾個月縮減到一天以內,成本亦以幾何級數下降。分子腫瘤學研究發展加快了,新藥物研究的效率也提高了,NGS技術使個人化腫瘤治療進入臨牀使用成為可能。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在2017年正式認可首個NGS腫瘤基因排序平台。   NGS腫瘤基因排序和精準治療已經引入香港。在得到病人的同意後,腫瘤科醫生可以把病人的腫瘤組織送往海外的實驗室做NGS排序。現時的NGS排序都是由商業公司經營,不同的平台在技術層面上稍有不同,但大致都包括約300至500常見的致病基因。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bioinformatics)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從病人簽署同意書到分析報告完成,約需4周。   依報告設計——腫瘤科醫生根據NGS的分析報告,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腫瘤治療方案。(noipornpan@iStockphoto)   增加認知癌細胞生物特徵 腫瘤科醫生可以根據報告的建議,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腫瘤治療方案。例如肺癌細胞若帶有一種皮膚癌常見的基因突變(BRAF V600E),該肺癌病人便可以考慮使用針對皮膚癌BRAF的藥物。除了標靶治療以外,部分NGS報告亦會分析腫瘤對免疫治療或不同化療的敏感度。   透過先進的NGS排序科技,醫生大大增加了對癌細胞生物特徵的認知,令部分病人在臨牀治療上直接獲益。但是生物資訊的增加,同時也帶來一些難題。首先,NGS的結果可能和一些傳統化驗報告不脗合,不同平台的技術和品質控制也有參差。同一個基因內,不同位置、不同種類的突變,對基因的功能以至癌症的特徵都會有截然不同的影響。此外,如何演繹NGS報告的用藥建議亦大有學問。一個腫瘤可能帶有多個基因變化,究竟應該針對哪一種變化用藥,還是多藥一起使用,現時並沒有很好的指引。   追蹤分析用藥後反應 面對以上難題,香港大學醫療系統(HKU Health System)成立了分子腫瘤專家組MTB,幫助前線腫瘤科醫生更好發揮分子生物醫學的臨牀價值。MTB的專家每月定期開會,討論NGS排序個案並針對每個個案作出分析總結,亦會對個案用藥後的反應追蹤分析。MTB在海外的大型腫瘤中心已是常規服務之一,對推進個人化腫瘤治療有重要的功能。港大希望透過MTB提高本地的腫瘤醫學水平,歡迎全港腫瘤科醫生轉介個案討論研究。​   文:林泰忠(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女性健康】知多啲:早期卵巢癌治癒率達八成

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死亡率高,女性須小心提防。(RyanKing999@iStockphoto)   【明報專訊】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治療卵巢癌,首先考慮手術。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解釋,手術將切除兩邊卵巢及輸卵管、子宮、子宮頸、盆腔淋巴及網膜。另外,在腹腔不同位置抽組織活檢,驗測癌細胞有沒有游走至腹腔。手術後,將組織送至實驗室做病理分析,驗測有沒有癌細胞。腫瘤只在卵巢和盆腔,屬早期卵巢癌(第一、二期);腫瘤離開盆腔,游走至淋巴、上腹,屬第三期;而第四期則是腫瘤擴散至腹腔以外器官,如肺、肝等。   三四期病人 五年存活率約三成 手術後,視乎腫瘤惡性度(大小、分裂速度、外觀等)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顏繼昌說,只有第一期當中,癌細胞屬低惡性度及沒有穿透卵巢的病人,毋須跟進治療,其他情况都需要術後化療,一般使用兩種藥物組合(紫杉醇+卡帕),標準化療療程是6至8星期。 「卵巢癌復發率高,尤其第三、四期病人,癌細胞已在腹腔游走,肉眼看不見,化療可能消滅一部分,但未必能完全消滅,所以病人即使接受化療,或化療加上針對腫瘤血管增生的標靶治療(Bevacizumab),治癒率始終不高。」他指過去研究顯示,第三、四期病人接受化療後,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約13至14個月;再加上標靶治療,無惡化存活期可增長2至3個月。「第一、二期病人的情况相對好,治癒率達七至八成;第三、四期病人,五年存活率約兩至三成。」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nakdee@iStockphoto)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