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醫生好與壞

【明報專訊】有朋友問我,醫學院收這麼多尖子,是否尖子將來都是好醫生?也有朋友問我,你們醫學院收生時,怎樣判斷學生畢業後行醫會成為好醫生? 對這兩個問題,我都感到難以作答。原因之一,是醫學院收生門檻高,成績不是上佳的考生只能望門興嘆,成功入讀的事實上全是尖子,要把他們再細分等級作比較,意義不大。原因之二是入學成績,從來不是可賴以預測學生未來成就的水晶球﹕單是看醫學生的表現,不一定可以和他們的入學考試有多少個A掛鈎。 數十年來教學生涯見盡的芸芸學生,小時了了和後發先至的都大不乏人。曾有些入學成績優異的學生,不知是本身就對讀醫興趣不大,還是心有旁騖,進了醫學院後對學業卻提不起勁,成績一落千丈,小部分甚至要轉系甚至退學。反之有些會考成績只是剛剛達標躋身醫學院的同學,入學後卻能發憤圖強,令人刮目相看;有些是愈戰愈勇,大一、大二兩年未見突出,到了高年級時卻脫穎而出,以彪炳成績畢業。 不少良醫求學時曾「肥佬」 醫學院畢業後拿到一紙執照,可以真真正正的行醫,會否成為才德兼備的好醫生,更和求學時認識的成績沒有什麼直接關係。許多我認識的良醫,在大學時都是成績平平,不少更曾慘嘗考試「肥佬」要靠補考過關的滋味;他們大多有一個共通之處,就是求學時都積極參與課外活動,不會是整天只懂啃書本的書呆子;讀書考試只花半力,難怪成績只徘徊於中下游;畢業後修心養性,全力以赴,遂成良醫名醫。 我也認識有些不成器的高材生,他們有些是IQ高,EQ低,溝通技巧拙劣,和病人打交道時態度不佳,常被病人投訴。有些有才無行,讀書了得,品格卻有問題﹕責任感欠奉,行醫只是為錢,為了錢可以把在醫學院學到的醫德、醫學倫理、專業守則等拋諸腦後。他們可能騙到不知就裏的病人,也可能掙到名與利,在同業中卻臭名遠播,為人不齒。 我有一個世侄小林,自小聰明伶俐,小學到中學都就讀名校,每次考試都是名列前茅,會考(當年還是五年中學加兩年大學預科)差一點便成為狀元,大學入學試也差不多全A。這個模樣的高材生,順理成章地考取了醫科。在醫學院他的成績也很不錯,同學老師都稱許他待人接物謙恭有禮,態度誠懇,甚至有人說他誠懇得過了頭。 畢業後他在公立醫院接受專科培訓,還是保持一貫的勤奮有禮的作風,同事病人對他都有好感。完成培訓後不久他便離開醫院自行執業,不旋踵聽到許多有關他的不利消息,都是他怎樣怎樣欺騙病人圖利,可能因為他訓練有素的誠懇態度,病人都很相信他,容易受騙。小林的最後下場,是因為販賣大量毒品給不同病人,給醫務委員會吊銷牌照,聽說至今還未復牌。 小林是高材生,是尖子,也是王莽、岳不群;幸好這樣的高材生尖子並不多。不過醫學院單憑成績,真的不能保證收的學生一定會成為好醫生。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兒言自得:尖子必讀醫

【明報專訊】醫科一向是中學生心儀科目,尤以近年為甚,尖子狀元都一窩蜂報讀醫科。回想當年自己考大學時,形勢卻不一樣。雖然醫科亦屬熱門之選,但文、理、工、社會科等(當年還未有商科)都吸引到不少尖子狀元,不會像現在這樣一面倒。記得當年同讀理科的中學同學,對工科尤其趨之若鶩,工科中的電機工程學,更是眾多科目中的「神科」,成績不是頂尖的學生毋庸問津。可是時移世易,香港在過去幾十年的經濟轉型,令本來蓬勃的工業日漸式微,終於以工廠北遷,工業離場,工業人才在本土無工可做告終。沒有了工業,大學工科的吃香程度自然一落千丈,收生成績每况愈下。環顧周邊其他地區,好像新加坡、台灣、韓國、深圳,轉型模式是引入及發展高端工業,以代替原有的低端工業,這些地方的「騰籠換鳥」,都做得成功,可是我們的轉型,籠是騰出來了,卻無鳥可換,眼睜睜地看着整個行業式微,甚至消失。 醫科一枝獨秀非好現象 醫科一枝獨秀特別吃香,除了表示地方上就業市場選擇太少,年輕人發展的機會不多,還會導致人才錯配,絕對不是好現象。前兩天和幾位資深同業聚會,談到了尖子爭讀醫科的話題,其中一位前輩便慨嘆﹕「成績好的學生都要讀醫科,也不管自己有沒有興趣,其中適合做醫生的有多少?怪不得有些新進醫生,態度懶散,做事沒有幹勁,怎樣看都不是做醫生的料子」。 另一位前輩馬上表示認同﹕「可不是嗎?有些剛畢業便要揀些輕鬆舒服、不用值夜班的專業,有些更不務正業,拿着醫生執照替一些旁門左道行業打工,根本不是做醫生,其中還有些是那些所謂尖子呢。」 前輩言論流於偏激,我不完全認同﹕事實上,懶散沒幹勁的醫生,哪個年代都有,並非近年初見;至於鍾情於較輕鬆的專業,現代年輕人講求生活質素,不能要求他們像我們那一代的醫生,為了工作好像大禹治水那樣「三過家門不入」,一星期工作百多小時也甘之如飴。我擔心的,反而是一些尖子狀元,不論興趣性格都不宜學醫或行醫,反而在其他方面卻天才橫溢,要是揀對了學科,可以大展所長,前途無量,可是偏偏因為「尖子必讀醫」這咒語,揀了不應該讀的醫科。於是本來有能力有天分成為出色數學家、物理學家、文學家、藝術家的人才,都「被迫」報讀醫科。因為興趣性格不合,當醫學生時已提不起勁,有些甚至趕不上進度,逢試必敗,以至退學收埸。有些勉強捱到畢業,拿到了行醫執照,但對行醫缺少熱誠興趣,成就也不見得怎麼樣。 多年前我任醫學院院長,便曾勸退一些因為種種原因「被報考」醫科,但表明志不在此的尖子,現在眼見他們在其他範疇各有所成,亦活得開心,慶幸當年沒勸錯他們。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