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敏系列】脫敏治療 助患者告別過敏

身體出現過敏症,如沒好好處理,病情會不斷復發,甚至會改變病徵,令治療愈加困難。過往的治療主要是教導病人避開致敏原,或處方藥物紓緩病徵,但藥力消退後,徵狀又出現,俗稱「治標不治本」。不過,近年應用愈趨廣泛的「脫敏治療」出現後,過敏患者有機會長期治癒,為他們的人生帶來希望。 Read more

知多啲:深近視、長用類固醇高危

【明報專訊】青光眼如此危險,究竟什麼人容易「中招」?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指出,青光眼的風險因素有4大類: ‧家族遺傳:父母中有一人患青光眼,子女隨年齡增長,患上青光眼的風險增加 ‧深近視:研究發現,深近視(高於600度)與原發性開角型青光眼關係密切,即使做過激光矯視手術也無助降低風險 ‧眼部創傷:眼球結構複雜,創傷的影響微妙,多年前的舊患有可能突然產生變化 ‧長期使用類固醇:曾有病人持續使用含類固醇的眼藥水,雖然有助紓緩眼部不適,但令眼壓大幅增加 龐朝輝補充,一般急性青光眼患者眼睛的前房角比較窄,如果在暗處看光亮的東西,會令瞳孔擴大,使眼壓升高。也有人因服用的咳藥水或感冒藥,含有誘發青光眼的物質,致使發病。 飛蚊症與青光眼都是香港常見的眼疾,有人會連繫兩者,龐朝輝表示,飛蚊症是因玻璃體退化所致,亦與眼部創傷、深近視有關。雖然飛蚊症和青光眼確實有類近的風險因素,但兩者並無直接關係。 銀杏不能代替藥物 青光眼可否預防?龐朝輝指,有部分研究顯示,服用銀杏對青光眼有幫助,但效用當然無法與藥物相比。他亦提醒,目前只能依賴健康普查識別青光眼病人,而一般普通科醫生或視光師透過病徵及瞳孔收縮等因素斷症,仍未夠準確。市民最好每隔3至4年做一次全面的眼部檢查,檢查眼壓、測試視野、光學斷層掃描,觀察神經線的情况和變化,以及檢查眼底、黃斑部等。如有青光眼家族病史的人就更應留意,定期做檢查。

Read more

問醫生:「萬能」藥膏應急 盡快求醫斷症

【明報專訊】鄭:鄭志文醫生 陳:皮膚及性病科陳俊彥醫生 觀:Facebook Live 觀眾 鄭﹕臉部出現紅疹,不少人會自行購買一些複方藥膏。這些藥膏可能含有類固醇、抗真菌劑、抗生素等成分,「大包圍」的做法可行嗎? 陳:複方藥膏成分的確「大包圍」,對於治療炎症、細菌感染、真菌感染,甚至玫瑰痤瘡,都有幫助。不過,醫生並不贊成使用,應該審慎診斷,然後對症下藥,才是正確做法。除非情况不許可即時求醫,緊急使用這類藥膏一至兩次,問題不會太嚴重,但是亦必須盡快求醫跟進。如錯誤使用含類固醇的藥膏,醫生可協助病人盡早改善問題。 ■爸媽濕疹 遺傳風險逾50% 觀:濕疹會不會遺傳?它又可不可以斷尾? 陳:濕疹的遺傳因素複雜,並非單一基因引起。如果爸爸或媽媽(其中一個)有濕疹,遺傳給小朋友的風險大概是10至30%。如果爸媽都有濕疹,風險就會超過50%。 除了先天基因,後天因素也影響病情。根據文獻記載,有一半患有異位性皮膚炎(俗稱小兒濕疹)的小朋友,到18歲時濕疹會消失。這可能是因為基因逐漸適應了外在的敏感原而減少發作。而每次濕疹發作,皮膚出現炎症;炎症會令皮膚質素下降。如果皮膚的鎖水功能減弱,濕疹就較難痊癒和斷尾。因此,現在我們採用積極治療模式,盡量降低發炎,增加濕疹斷尾的機會。 ■天然產品也可致敏 觀:對付濕疹,使用椰子油(圖)有效嗎? 陳:一些天然的植物或動物油(來自植物或動物的油脂),跟我們的皮膚油脂十分接近。異位性皮膚炎或濕疹患者使用這些油脂,的確可提升保濕效果。但要留意天然的東西(例如:芒果、花生、牛奶等)也可誘發過敏反應,如果使用這類產品(如椰子油、馬油),建議先塗在小範圍(手背、頸部、前臂內側)測試,例如1天塗2次,每次留在皮膚30分鐘以上,連續測試3至5天沒有過敏反應,才可安心使用。 鄭:使用這些產品,也須注意分量。一旦過量,皮膚未必承受得到;除了阻塞毛孔,可能出現其他問題。另外,病人常說使用的是防敏配方、天然產品,不會出現敏感反應。這些觀念是不對的。所謂防敏、天然可以減低敏感的風險,但仍有可能引起敏感反應。 ■長搽T水會失效? 觀:我使用暗瘡藥物 Dalacin T(俗稱 T水)長達7至8年,覺得功效漸漸退減。長期使用某種暗瘡藥物,是否會減弱藥力? 陳:Dalacin T是其中一種抗生素藥物;對付暗瘡,既常用又有效。不過,若沒有跟隨醫生指示,自行胡亂使用抗生素,又或者長期使用一些暗瘡藥膏、藥水或啫喱(療程太長),的確有可能出現抗藥性。連續使用藥物3個月至半年,患者或會覺得效果減弱。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小貼士:酒精引發肝炎、脂肪肝、肝硬化、肝癌

【明報專訊】「在日常生活中,乙肝帶病毒者應該注意什麼事項?」鄭志文問。 「乙肝帶病毒者應避免肝臟受到第二度傷害。」陳沛然指出,酒精可以引發肝炎、脂肪肝、肝硬化和肝癌;建議乙肝帶病毒者戒酒。「我有一位60多歲的病人,帶有乙肝病毒,加上酗酒多年,突然爆發急性肝炎,出現肝臟衰竭。治療期間,他的糖尿病也併發各樣問題。他幸運地捱過難關,但要留院接近3個月。」 貝殼類須徹底煮熟 同時要避免患上甲型或戊型肝炎。甲、戊型肝炎主要透過接觸或進食受感染食物或食水而傳播。「病從口入,尤其貝殼類、豬肉(豬內臟)需要徹底洗淨和煮熟。建議乙肝帶病毒者接受甲型肝炎疫苗預防注射。」他說。 建議注射甲型肝炎疫苗 任何藥物,某程度上都會影響肝臟。「我常教導病人,前往看病,記得告訴醫生(不論家庭醫生或專科醫生)自己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醫生就會懂得調配藥物,避免影響病情。」他強調,切勿胡亂服用中西成藥及健康產品。「某些健康產品標榜增強免疫系統;當免疫力增強,它又會嘗試消除病毒,引發肝炎。」 最後,他補充,類固醇、化療藥物和某些標靶治療藥物可能增加乙型肝炎發作風險。「高劑量類固醇會減低身體的抵抗能力,長期服用的話,乙肝病毒數量會慢慢增加;當停止用藥,變回正常的免疫系統就會攻打病毒,出現肝炎。」因此,當醫生處方高劑量類固醇或其他抑制免疫系統藥物時,需要考慮同時處方抗乙肝藥物。

Read more

【營養要識】操肌不靠服藥! 食物攝取優良蛋白質

【明報專訊】潮流興操肌,不論男女,人人都想把大肚腩變成腹肌,將拜拜肉轉化為三頭肌。 醫院管理局公布,在2010至2016年,本港公立醫院有5至6宗健美男子求醫,涉不當使用藥物增強肌肉,引致中毒入院,部分情况嚴重,需入深切治療部。 運動本意是為了健康,但有人千方百計想提升表現,亂食激素、去水丸和蛋白粉,結果弄巧成拙。亂服激素有何危險?增肌一定要狂食蛋白質? 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新聞屢聽不鮮,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指出,如奪1988年漢城(現稱首爾)奧運男子100米冠軍的加拿大選手Ben Johnson、七屆環法單車賽冠軍岩士唐,均捲入禁藥醜聞。國際奧委會於1999年成立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ADA),有系統地打擊禁藥。禁藥大致可分為: ◆「興奮劑」,可刺激交感神經系統,令心跳及呼吸加速等,反應變得較快 ◆「合成代謝類固醇及雄性類固醇」、「生長激素」及「荷爾蒙」,可增強肌肉及骨骼生長 ◆「利尿劑」,可減輕體重外,與禁藥一起服用,更有助把多餘的禁藥成分排出體外 (更多禁藥資料可參考WADA網站) 激素快速增肌 心臟難負荷 這些藥物是有醫學用途,可能會出現副作用。「使用生長激素及雄性類固醇,會令肌肉短時間內脹大,但支持肌肉的系統如筋膜及筋鍵等,並未隨着變強壯,故運動時較易受傷。」長遠而言,對心臟、肝、腎有影響,因為肌肉發達了,需要的血液亦多了,心臟泵血亦要泵多些,而肝和腎負責排毒及過濾毒素等功能,會加重這些器官的負荷,有可能引起衰竭,甚至死亡。1988年贏得奧運百米金牌的女飛人姬菲芙於38歲時猝死,外間揣測可能與服用促合成類固醇有關。服用雄性類固醇,男性會增加患睾丸癌風險,女性會變得男性化,如生鬍鬚及聲音變得低沉。 利尿劑的後患,輕則流失電解質,導致肌肉疲勞,嚴重可令心臟停頓,「因電解質需要靠水分,為交感神經系統作傳遞信息,讓系統運作正常,如身體過量流失水分,影響傳遞信息運作致系統失靈」。就算不用藥物,有些增強表現的方法亦被禁用,其中一種是運動員預先把自己血液抽出來,之後再注射回體內來提升血紅素,以增強耐力,雷雄德解釋﹕「回注血液後,血液濃度高了,令血液循環不太流蜴,可引致中風,甚至死亡。」 「參加比賽的精英運動員,表現其實極之接近,稍勝一點已可改變名次。而且他們的實力已非常高,要再進步也不是易事。因此,不少人鋌而走險,用藥增強表現。」但雷雄德說﹕「亦有不少業餘運動員使用禁藥,尤其是健美運動,健美運動員講求身體的線條,操得大隻自然有成功感;加上並非所有人也認識這些藥物的副作用,見別人食完操得好大隻,自己又跟住食。」在本港參加公開賽,中國香港健美總會規定運動員要作藥檢,主要分為驗尿及驗血,前者可驗出最近3至5天內曾用的藥物,而驗血可測到過去1至2星期內曾用的藥物;驗血對激素檢測的準繩度高,多用於爆發力強的運動上,如田徑。但現時本港主要靠驗尿,未必可以百分百杜絕禁藥。 紅肌多過白肌 先天難練大隻 不靠藥物,可以練出一身澎湃肌肉嗎?「相信未必所有人都得,要視乎個人的肌肉比例,身體分有紅肌纖維及白肌纖維,所謂紅長白短,紅肌負責耐力,白肌則是爆發力,如果天生紅肌多過白肌,便較難操上一身肌肉,相反白肌多些,則較易變成肌肉人。」另外,亦要視乎本身的骨架,屬纖瘦型、肥胖型抑或勻稱型(肌肉型),勻稱型的骨架較易練出肌肉線條,運動員普遍也屬這類骨架。 文:許朝茵 圖:RyanKing999、pressureUA、nehopelon、keira01@iStockphoto 編輯:高卓怡 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