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本善】Better Sex:性侵犯者「良知」何在?

【明報專訊】一位女運動員自我揭示中學階段受到教練性侵犯的經歷,使我們進一步意識到,性侵犯的個案數目可能遠遠超乎我們所認知。性侵犯者良知何在呢? 筆者正在研究「曾受性侵犯的女性成人倖存者的性自我狀况」。去年在此欄目,我分享過一些受訪的受害者如何走過創傷;是次這位女運動員也分享了她自我療癒的智慧,讓我們祝福這位勇敢女性的分享,為有相同經歷的女性帶來轉化創傷的啟示。 清楚做錯事 慶幸被揭發 早前我們協會的性治療個案研討會,有嘉賓分享性罪犯的輔導個案及經驗。犯案最多的是偷拍裙底,嘉賓提到犯案者其實很清楚自己做錯事,有些甚至很慶幸自己被人揭發及需要面對法律制裁。他們不能接受自己的軟弱,良知亦在責備自己。 人有性慾乃人之常情,但何以在不恰當的關係中,人無法節制性慾?這些性侵者如何理解性,如何理解受害者的創傷?有一名臨牀心理學家,曾經讓性侵者看受害人的分享影帶,他們明白到自己對女性所造成的無比傷害,有些人連自己也流淚了。為什麼這些性侵者在犯案時不能明白對受害者的創傷?他們如何了解女性,如何了解性侵行為呢? 以為無性交不算傷害 有性侵者說,沒有和對方性交,就是沒有性行為,不會使對方懷孕,所以不涉傷害;有些個案認為自己只是在向受害者進行性教育,讓對方明白性生活是什麼一回事,而又因為沒有使對方懷孕,故不構成什麼傷害;有些說只是希望對方也感受到性愉悅,並不是想傷害對方……從性侵者的論述中,我們看到他們對性行為及對性創傷的認知都是扭曲的。 本協會在2010年發表的「香港巿民性知識狀况」調查研究中,發現有40.1%回應者認為與人發生陰道性交才算是性關係。這種看法一方面突顯了人們視性交為性關係的中心地位,另一方面也可能影響人們對性暴力行為的理解,例如有些人可能認為當沒有強迫他人性交,便不算是性暴力;因為沒有性交,其他身體接觸不算是性關係。另外,亦有28.2%人士認為性暴力僅指強迫他人性交。我們希望大眾明白,各類身體接觸都算是性關係或性行為,有性侵動機者更要明白這點,別以為性交才是性行為,又或者以為不使對方懷孕便不構成傷害。 性侵者良知何在?他們的侵害行為,不僅是因為埋沒了良心,也是因為沒有良好的性知識,對性知識沒有「良知」! 文:吳海雅(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會長) info@hkasert.org.hk

Read more

【性本善】Better Sex:殘障人士的性健康

【明報專訊】早前的性治療個案研討會,我們邀請了家計會同事,介紹一項由公益金贊助的性教育計劃。此項目特別關注智障婦女、南亞婦女、外籍家庭傭工、濫藥婦女及性工作者的性與生殖健康教育。參與此項計劃的合作伙伴有19所機構,受惠婦女逾1300人。 由於分享時間有限,同事着重分享對智障婦女的性教育項目。我們看到機構同工用自製的道具,細緻地向智障婦女們解釋如何保護身體,如何保持身體健康,並建立了一套很有效的教材。我們為是項計劃的順利推行而鼓舞! 同事的分享帶來了熱烈的討論,在場數位同工亦常在工作上遇到智障人士或精神病復康者的性生活問題,他們指出這群人士的性健康常常被忽略。其中有一位同工,曾經輔導一對智障及精神病復康者夫婦,同工需以豐富的輔導經驗及性治療知識,耐心地陪伴這對夫婦,使他們可以享受正常的夫婦性生活,同工的智慧及愛心,很令人感動。我們希望殘障人士的性健康可得到大眾的關注。 仍記得數年前,我為一所視障機構做性教育講座。二三十位視障的參加者中,有些是智力正常,有些是輕度智障人士。講座中有一段影片是關於外國一些機構,如何關顧殘障人士性需要,聽眾們看了或聽了都很感動,他們的臉容都好像發光了。印象最深刻的是講座結束後,一對智障的夫婦前來分享他們聽講座的感受,兩人緊拖着手,臉上帶着微笑,然後一起溫柔地對我說﹕「吳姑娘,我們覺得性真是很好,我們的性生活很享受,我們覺得很幸福美滿!」這對輕度智障夫婦的雙眼充滿了稚氣,非常天真可愛。我在這對夫婦身上看到當性不被污名化,也不被人們扭曲利用時的美麗光彩!他們清純的眼神,一直留在我的心田,在他們的眼裏,我看到了性歡愉的純真。 他們的身體或認知能力雖有殘缺,但他們的性可以同樣完好。讓我們對殘障人士的性需要留存多一分尊重吧!有了這分尊重,社會才會有足夠空間,為這群人做好健康性教育! 文:吳海雅(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會長) info@hkasert.org.hk Read more

【性本善】Better Sex:被丈夫「強姦」

【明報專訊】最近處理一個婚內性侵個案,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士,育有一兒一女,孩子已經念中學。她去年因為下體常有不適,故不願意和丈夫性交,可是丈夫堅持行房是太太的責任之一,並且認為太太也應該享受親熱。但太太其實一直都不享受親熱,生了小孩後更加不太願意行房。這對夫婦一向每星期約有兩次親熱,因為太太的下體疼痛,先生改為一星期一次,太太雖很不願意,但因為丈夫的堅持,太太只好順從。 太太一直擔心自己身體狀况並尋求醫生意見,後來得知患了子宮內膜異位,故下體疼痛。太太一邊就醫一邊忍痛每星期與丈夫行房一次,忍受了一段時間後,她終於尋求性輔導協助。她哭訴覺得丈夫每星期都「強姦」她;但丈夫則強調這只是天下任何夫婦很自然會做的事情,並且希望太太也可以享受性生活,可是太太對丈夫已產生厭惡感,根本不想再親熱。太太接受了治療,加上已經停經,下體疼痛感消退了,但還是不願意行房。 像這類夫婦個案,我們一般會讓丈夫認清太太身體和心靈的傷害,並要求夫婦暫時停止行房,也要為太太安排創傷治療,再為夫婦重建親密感,最後才可以作性治療。 「性是滿足丈夫的」 但除了治療程序,更值得重視的是男女性觀念的問題。個案中的丈夫身體健康正常,性慾正常,也常認為性是兩夫婦間美好的事,是可以表達親密和愛意。整體來說,這性觀念沒有錯;他對於太太身體好轉,沒有疼痛後,仍不肯親熱,感到很痛苦,並且非常不明白。而太太則認為自己過去半年忍痛親熱後,非常討厭接近丈夫,加上一直都覺得性只是為了滿足丈夫需要,為了生兒育女,此刻對丈夫毫無性慾。太太表示,她其實明白丈夫所言的性可以是美好的事,因為有信仰,她也看過一些牧師寫性是神聖的文章,但她說:「那不是我的經驗,我的經驗是性是痛苦的,性是滿足丈夫的,我的性慾則很低,如果沒有丈夫,我根本不用去面對這個問題,我就這樣自己一個人,不用有性,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如果不用理會性,我們可以很好,很相親相愛……」 說完,太太掩臉而哭……為了讓這類求助者走過創傷,夫妻間能恢復相親相愛,丈夫一定要停止行房的要求,並尊重太太的身體及心靈感受,太太才有足夠的空間療傷,重新建構夫妻間的親密感! 文:吳海雅(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會長) (info@hkasert.org.hk)

Read more

【性本善】Better Sex:男人不一定是性慾主導

【明報專訊】最近見兩名男性個案,都很疼愛伴侶,但兩人都因為未能和伴侶性交而尋求協助。一對是結婚七年的夫婦,一對是戀愛五年準備結婚的情侶。兩對呈現非性慾主導的親密關係。 先談夫婦的個案。這名先生一直沒有和太太成功性交,但已經有一個六歲兒子,是體外射精而有的。他們打算生第二胎,但因無法成功性交而求助。夫婦雙方對性交都有疑問,男的一直在問何以女性陰道那麼小,害怕不能進入,故未進入就軟化了;女的並不是很抗拒先生進入,但如果先生嘗試進入,她又因疼痛而大叫。 怕弄痛太太 未能行房 男女都是第一次戀愛就結婚,雙方都沒有性經驗。先生是一名外表溫文的專業人士,受過高等教育。他總是覺得不應該在親密過程中把太太弄痛,非常關顧太太的身體反應,一旦太太大叫,他當然會停下,但無法再勃起。先生照顧太太感覺是值得欣賞,但也得多學學如何在性交前多做愛撫,讓太太的身體做好準備。 太太說,白天照顧兒子上學、送飯、接下課,還要做家務、照顧家婆,累得晚上只想睡覺,根本沒心思和先生親密。而先生因為體貼太太,也沒多作要求。面對這對夫婦,當然要讓他們了解,身體的互動其實可以趕走白天的壓力,並促進雙方感情。 這對夫婦需要學習有關陰道的基本性知識,也要做愛撫練習。兩次面談後,稍有進展。從這個案,可以看到有些男士很疼愛伴侶的身體感受,並不會因為一己欲望而強迫伴侶性交,這是可取的態度。 另外一對情侶,戀愛數年,男是外國人,女是內地人,在外國念書時認識,已經同居數年,但從來沒有性交,女朋友說從來也沒見過男朋友勃起。兩人戀愛主要是擁抱和牽手,男的洗澡也要關門,不喜歡讓女友看見自己沒穿衣服的樣子。身體檢查顯示男的很健康,他每個星期大概有自慰,性幻想是女友或前女友。戀愛過四次的他,過去也曾經有性交經驗,何以對現在的女友,沒有激情感呢? 憂女友不滿性表現而焦慮 他對性沒有負面態度,也沒有聖女情意結。女友是非常漂亮,非常能幹的專業人士。他覺得女友很美麗、能幹、有智慧、也很性感,但卻不願意在婚前性交及有過多的身體親熱。怎麼回事呢? 原來這名男士很愛很愛未婚妻,非常珍惜這段關係,他說人生能得到這種情感的親密,已經很足夠。他形容說﹕「這就是我人生想要的感情!」(This intimate relationship is what I want for my life)面談過程中讓他填寫問卷,結果發現,他與女友一起時有嚴重的性焦慮感。最大的原因是生怕他們美好的感情因為有了性生活而破壞,怕女友不滿意他的性表現而分手。雖然他知道這不理性,但沒法突破這種想法。他很希望和女友結婚,但女友說要看看是否可以性交,因為她希望生小孩。 男人不一定是性慾主導,這名男士認為感情的親密比性親密更重要。男性可以非常注重感情,我們並不需要把感情和性分開,如果雙方相愛,又怎會介意大家剛開始親密時的不協調呢?又怎會介意大家一起經歷身體互動的磨合呢? 作者簡介: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副會長 文:吳海雅 Read more

【性本善】智障夫妻 荊棘中成長

【明報專訊】編按: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對不少人而言是自然不過的事,但對於輕度智障人士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兩性感情上,他們來得慢,反應亦慢,但不代表他們不懂得去愛,有合適的支援,輕度智障人士一樣可以享受愛與被愛的感覺,像一般人一樣擁有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 「我的目標是與男朋友一起努力儲錢,將來結婚。」阿雪分享她現階段的目標,說時臉上流露既甜蜜又期盼的神情。跟她背景相若的朋友,一些仍在靜候心儀對象的出現,一些則就應否拍拖與家人爭持不下,一些卻能開花結果!為了給阿雪打打氣,給她一點力量實踐目標,讓我分享以下三對夫婦的生活點滴。 阿偉跟前度女友拍拖兩年,兩口子初期相處得簡單愉快,但後來感情漸淡,情侶關係不知不覺改變了。分手後阿偉遇上阿蓮,阿蓮性格不像前度女友般和順,事事與阿偉理論,但這些小爭執卻成為兩口子之間的情趣,兩人拍拖三年後結婚。可能經歷了兩段戀愛,阿偉在婚姻關係上,比阿蓮表現得較成熟,生活上的細節和平日家務,大多由阿偉打點。後來他們的兒子出世,阿蓮漸漸收起「公主病」的脾氣,縱使她的任性未必能短時間改變過來,但至少願意為了兒子,騰出時間上育嬰班和減少自己娛樂時間。看着兒子漸漸成長,在兒子四歲的時候,阿偉開始計劃再進修,「我想盡快完成高中課程,找份薪水較高的工作。現時做了爸爸,我感到責任大了,我想改善家人生活」。頓時發覺眼前的阿偉成長了不少,由早年吊兒郎當,未懂珍惜第一段感情的他,幾年以來的人生閱歷和婚姻生活,培養了他的責任感和承擔。 合拍打理家務 滿室溫馨 阿聰和阿芬結婚兩年,憶述他們當初相識時,兩人異口同聲說:「覺得對方很美,跟我很合襯。」說畢兩人不禁「嘻嘻」笑起來,好一個「情人眼裏出西施」的好例子。他倆性格樂天開朗,話不到兩句總會齊聲笑起來,旁人總感受到他倆是天生的一對。兩夫婦同是保安員,家住公共房屋,跟一般「無飯夫婦」沒兩樣,平日放工後只會到父母家吃飯。他倆自小受到父母周全照顧,成家立室後則要慢慢學習獨立生活,如今家頭細務以至家中大小維修,都要自己親力親為,初期雞手鴨腳在所難免,難得的是,他們總是笑哈哈地去「克服」這些小難關。當遇上真的處理不來的事務,他們便會使出殺手鐧,求助於父母。我們都明白人際關係其實是互相依靠的,阿聰、阿芬懂得找個人支援網絡來解決問題,證明他們的解難能力不錯呢! 阿澄與丈夫阿傑在工作場所認識,然後拍拖結婚,婚後短短三年,阿澄由本來少不更事的「大小姐」,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持家有道的健婦。兩夫婦每天放工後,必拍拖到市場買菜,跟熟悉的檔主寒暄一番,當中少不免講講價、說說笑,然後趕回家準備晚餐。阿澄通常負責煮菜,阿傑則負責飯後清潔,大家合拍不過。阿澄認為,既然選擇與對方結婚,便是承諾一同努力建立屬於他們的家庭。在較年長的阿傑眼中,阿澄結婚以來成熟了不少,「以前她像個小女孩般依賴人,現在成熟、獨立多了」,阿傑說。聽到丈夫稱讚自己,阿澄甜思思地輕倚丈夫,好一幅幸福滿溢的畫面。 憂心不懂自理 無力湊孫 以上三對平凡的夫婦和阿雪,均是輕度智障人士。阿雪可以計劃結婚,而三對夫婦能享受婚姻生活,已教不少智障人士羨慕,因為在一般情况下,智障人士的愛情,早於萌芽階段已被制止,身邊的人大多不贊成他們拍拖、結婚。父母和家人或出於保護,擔心他們尚未能照顧自己,又如何照顧他人。至於生兒育女,家長則更為反對,憂心他們無力照顧孫兒,擔心擔子最終會落在自己身上,更憂慮當自己百年歸老的時候,由誰繼續來照顧智障夫婦及他們的下一代呢? 在現時缺乏專為智障人士提供的性教育和婚姻生活支援服務的情况下,家長的處境和顧慮完全可以理解。但愛與被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需要,當智障人士遇上心儀的對象,跟一般人一樣,需要家人朋友的支持,需要學習如何跟對方相處,學習如何培養和維繫互相尊重、互相扶持的關係。到談婚論嫁之時,他們同樣需要婚前輔導、新婚生活適應和生育相關的支援服務。倘若本地智障人士相關的性教育和婚姻生活支援服務得到發展的話,相信家長心中的矛盾和無奈自然減少。此文的主角讓我們明白到,智障人士對待戀愛、婚姻絕不像一場遊戲般兒戲,若得到我們的支持,他們的夢可成真! 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黃敬歲 圖:資料圖片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

【性本善】Better Sex:外地性教育值得借鏡之處

【明報專訊】上月應澳門健康促進協會邀請,向澳門各界專業分享香港性教育的狀况。內地、台灣及澳門的嘉賓學者分別交流了對性教育的看法及在各地落實情况。聽了澳門和台灣的性教育推展狀况,甚感悵然。台灣和澳門皆有很全面的性教育理念,並且訓練了很多老師和家長,同時也有很全面的教材套。當然,我們的家計會也有很全面的教材套,香港家計會的資料和性教育推展經驗,也是澳門一直參考的機構。然而,從我們前線經驗看來,香港的性教育好像總是做得不夠好。 港性教育欠師資培訓 本年八月初在台灣開了亞洲性教育會議,事隔兩個月,又在澳門開兩岸四地青少年性與健康研討會。使我看到,我們香港的性教育改革做得太慢,太不全面了。家計會雖然有很好的材料,但學校沒有足夠的師資及時間加以推廣。這兩次在台灣及澳門的學習,使我們看到,推行性教育工作的專業人員,已經大力宣傳「性」不再是生物的「性」,而是全人的「性」,是與愛及為人有關的教育,可是家長、老師、校長並不全都能明白,故性健康教育推動者無法完全把一整套性教育向下一代推廣。 那天台灣的教授說得有趣,他說有一個「520理論」,首先性教育不一定能在學校推出,一旦能推出,學生們可能有5天在學校跟着,但父母朋友們說的或做的又是另一套,那麼星期六日兩天不跟學校那一套,結果又歸零,所以叫「520」。 我們這些性健康教育工作者在學校推正面全人性教育,但家裏社會傳媒繼續是負面看性的氛圍,下一代當然會無所適從,或者不會用正面那一套,因為父母社會周圍的人都仍持負面角度。光有良好的理念,沒有實踐落實的措施配合,一切皆徒然。 澳門有不同政策措施支援 研討會上,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澳門教育暨青年局德育中心主任分享的課題「從政策及措施支援的角度談澳門性教育推行情况」,主任從學校性教育、學生輔導服務(與香港的朋輩輔導相似)、社區及家庭性教育三個方向,陳述澳門性教育推展的執行情况,和香港成了很大的對比,澳門政府花了很多經濟及人力資源全面推行性教育,至2015年已經有超過2000名教育工作者參與性教育培訓。反觀香港,筆者的協會數年前舉辦性教育工作者培訓班,只有十多名社工及一位老師參加。政府也沒有措施全面在學校推行教師性教育培訓工作。而有本港性教育研究文獻指出,香港性教育推行遇到最大困難是教師培訓不足、教師對性教育議題難於啟齒,又或指性教育理念與學校教育核心理念不甚相融等等。 行文及此,想起曾遇上不少老中青男女個案,在扭曲性觀念下忍受了多年不必要的痛苦,心有戚戚然也。看到澳門台灣性教育的成功之處,也看到香港的緩慢,怎不叫人着急…… 我要繼續向各地專家學習,取來的經回港是否可以用得上?還看性教育政策的配合…… 文: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副會長 吳海雅 seaelegant@gmail.com Read more

【性本善】Better Sex:我愛你,但對你沒性慾

【明報專訊】上幾回探討了香港人的性問題。接下來以個案分享,探索如何建立美好的親密關係。 昨天,一名內地教授發信息分享她的個案。一個年輕女子在美國念書,認識了一個很要好的美國男朋友,她很喜歡、很愛他;但就是對他沒有性慾,沒有激情,這使她感到迷惘和着急,因為男朋友已經向她說明,希望她多點熱情,多點主動,可是她無法勉强自己對男朋友產生激情。這問題如何解決呢? 身體未習慣赤裸相對 其實,不少愛侶都會碰上這種情形。因為在選擇男女朋友時,不一定全由激情而起,不是因為身體化學反應而起,卻往往是因為其他心理或社會因素而開始一段感情。例如﹕對方樣子俊美討好,對方對自己很體貼細心,對方很尊重疼愛自己,對方很關心自己及家人,對方人品性格很好等。這些因素都可能贏得芳心,但不代表女性會對對方有性慾。 我曾經訪問一名太太,她和丈夫戀愛五年才結婚,最欣賞丈夫對她的關懷和細心,但洞房之夜面對赤裸的丈夫,卻覺得像陌生人。她覺得經營婚姻,就像公司合併一樣,以前各自經營人生,現在要合併經營,感到很不習慣,以前沒有赤裸面對,現在不但要赤裸而且還得性交,感到很不熟悉,不知所措。這個例子可以看到,並非所有感情戀愛都有婚前性生活,戀愛婚姻對很多女性來說,不一定是浪漫為主,現實的考慮佔了很重要的部分。當身體互動需要心神的糅合時,有些女性才發現,自己的身體並不一定「認同」自己思想,身體也還沒有做好準備,要與他人結合。 這種情况下,要先問清楚女方是否真的選擇了對方,或是有何地方不滿意對方而有所壓抑;如果並沒上述心理因素,就可以從身體練習入手,多做夫婦間的親密愛撫,淡化性交在性生活的中心地位,多些情感交流,身體的觸電感及伴侶身體互動的欲望,是可以進一步開展。 親密愛撫提升激情 當然,如果依循六七十年代Masters and Johnson的傳統人類性周期反應的框架,身體互動一定要從性慾開始;其實Rosemary Basson在21世紀提出的女性性周期反應,是以情感親密為主導。這種女性性周期理論強調,身體互動始於我們是否願意與伴侶維持親密感,繼而接受性刺激,繼而有性興奮,再有性慾及愉悅。性慾在愛侶身體互動的角色可以放在性周期反應很後的位置,而不是起首的位置。 女性性慾的複雜性,代表着女性對生活和感情的要求,也代表着性、情感與生活的結合。但我們總會有一種誤解,以為男性性慾就只是陽具勃起與否那麼間單,以為「偉哥」可以輕鬆解決男性的性障礙,其實很多男性個案的故事,也呈現了和一般女性對身體互動一樣的需求條件﹕有細膩親密的情感共融。 男女身體結構很不同,故性反應的形式也可以不同;但作為人,對於愛、對於美好親密關係及對美好生命的嚮往,應該是共通。性不止是生物反應,而是愛、是生命也是生活!我們不一定要盲目追求性的激情,但透過追求愛、溝通及生活共融時,激情又可以自然而生! 文: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副會長 吳海雅 seaelegant@gmail.com Read more

【性本善】情愛妄想症 堅定不移地自作多情

【明報專訊】電台DJ麻利在社交平台貼上心形圖案的照片(圖),一名癡情狂迷卻認定是麻利送給他,繼而跟蹤對方及犯下傷人案件。 有人在facebook寫一段情深文字,或貼一個心形圖案,你認定他在向你示愛?你深信他暗戀你很久?精神科醫生說是「情愛妄想症」作怪!妄想症究竟有幾多種?社交平台會否催化情愛妄想? DJ麻利在社交平台貼上心形圖案的照片,一名男子認為是麻利對他暗示有好感,不時跟蹤她。一次跟蹤時,男子襲擊與麻利同行的男DJ,因而被捕。法庭上,精神科醫生援引一系列例子,評估被告患有妄想症,辯方則認為被告只是想像力豐富。法庭判決被告六個月醫院令。 到底如何界定妄想症? 妄想症有很多種,幻想與某人談戀愛或被某人暗戀,且信念堅定不移的,叫「情愛妄想症」(Erotomanic Type)。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說,臨牀上,大概每半年遇到一至兩宗這類個案。 患者多單身 對象多為社會地位高 情愛妄想的患者有一些特徵,麥永接說﹕「患者相信妄想對象已偷偷傾慕、暗戀自己一段時間,而該對象通常是日常生活上很少接觸或碰面的對象,而社會地位或其他客觀條件通常比患者優勝,例如是名人、明星、上司等,如果發生在醫院,對象好多時是醫護人員。」患者很多時會認定對方先愛上自己,聽患者引述,對象會以一些無關痛癢或不可思議的方式,甚至藉一些身體語言、動作,或透過媒體示愛。但除情愛方面,患者在生活上其他方面的心理、思想行為,通常很正常。 麥永接說,患者一般是未婚或離婚人士,已婚個案亦見過。「曾有一位太太,幾天睡不好,日日夜夜瀏覽facebook,看到一個朋友公開寫的文字,就認定對方暗戀自己。那段日子正好是情人節,她走在街上見到周圍張貼傳達愛意的句子及告示,就認定是對方傳給她的示愛信息。」她告訴丈夫,丈夫懷疑她有精神問題,帶太太求醫。 妄想跟想像力豐富不同,麥永接解釋﹕「一般人即使富有想像力,亦未必會對自己的想法如此深信不疑,通常考慮到客觀事實,抱懷疑態度。」例如﹕懷疑對方可能對自己有意思,或懷疑自己會否過分敏感;但妄想症患者會堅定地認為,對方一定是向自己發放示愛信息,該信念堅定不移,不會因任何辯論、客觀事實及證明而動搖。 斷症過程,精神科專科醫生會細心分析患者叙述的妄想事件是否脫離現實,且是否屬無法動搖的歪曲信念;亦會參考背景相似的人會否有類似想法,抑或只屬患者個人想法。麥永接指,情愛妄想症一般有以下成因﹕ ◆生理因素﹕ 不少研究發現,與腦部的神經傳導物質(如多巴胺)失衡有關 ◆心理因素﹕ 患者在情愛方面的經歷比較崎嶇,或暫時沒有親密伴侶;自尊心或自我形象較低落,覺得自己沒有人愛 ◆其他因素﹕ 家族遺傳,或因其他精神科問題(如思覺失調、躁狂抑鬱症等)而引起情愛妄想症 麥永接以上述太太的個案為例,治療時,一方面會處理她的睡眠問題,配合藥物處理多巴胺失衡的情况,而過程中因發現她與丈夫關係出現問題,亦需作相應處理。「以前,精神科界認為妄想症很棘手,因要改變病人的想法,並不容易。但近年最新研究發現,有超過一半病人對藥物治療有正面反應,服食一些處理多巴胺失衡的藥物後有改善;配合心理治療(如認知行為治療),可嘗試慢慢改善患者的想法。」麥永接說,一開始不會強行拆解及分析患者的妄想事件,但當用藥及進行心理治療一段日子,再與患者傾談時,患者的想法會逐漸清晰,慢慢發現之前的情愛事件只屬自己的妄想。 家人多聆聽 不宜反駁 較嚴重的情愛妄想症患者,可能會對妄想對象作出騷擾行為。例如有些患者覺得對方愛上自己,但因客觀因素阻礙而不得見面,便極力主動嘗試聯絡對方,例如電話、電郵,甚至親自拜訪、跟蹤等,亦曾有患者天天送花給醫療人員。一旦患者發現這些自製的「浪漫」遙不可及,感到被拒絕,便可能做出自毁行為,甚至因愛成恨而傷害別人。不過,這些嚴重個案並不常見。大部分患者與妄想共存、受妄想纏繞而沒有影響他人,只對自己及家人造成困擾。 情愛妄想症的患者,一般不會認為自己有問題,更不會主動求醫,通常靠家人發現。如不處理,患者的日常生活可能都會圍繞這妄想而受影響,久而久之令其妄想信念更穩固,時間愈長愈難處理。麥永接提醒﹕「家人不要急於與患者爭辯及作理性分析,甚至吵架,患者信念根本不會輕易動搖,無助治療,反而引起不信任,從此封口,絕口不提妄想內容,令家人無從得知他的情况。」可是,亦不能認同患者的妄想,因會加強他的信念。只須聆聽、與患者溝通,集中處理因妄想而引起的困擾心情,加強患者的信任,從而鼓勵求醫。 隨facebook等社交平台普及,公開展示的文字及圖像信息,會不會激發妄想行為?麥永接說,臨牀所見,病人數目沒有因而增加。近年遇上的妄想症個案中,患者都會談及社交平台上被暗戀的例子,但未必是由這些方式誘發病情。 文:吳穎湘、勞耀全 圖:imtmphoto、SZE FEI WONG yanukit@iStockphoto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

【性本善】 Better Sex:香港的性教育

【明報專訊】過去四期談到香港老中青幼四種人生階段,可能遇上的性困擾,看到香港人的性困擾與性觀念扭曲有很大關係,也因為缺乏正規語言溝通有關性的困擾。 性觀念扭曲 與污穢掛鈎 性觀念的扭曲從小學已經形成,小學時期,「性」已經透過各類「粗口」,與性有關的字眼而被邊緣化、羞化、污穢化、不道德化。到了中學時期,青少年已經被社教化得意識到性是羞耻的、不規矩的事情;這樣一來,守規範的青少年力求守住規矩,不願意守規範的反叛型青少年則以「性」作為一個顯示獨立自我的反叛場景,對性可以顯得很放任自由,也不注意性安全,產生很多青少年的性問題。 「性」的正面意義被忽略 守規範的青少年長大成人結婚後,較容易傾向只為生兒育女或為了滿足伴侶需要而進行性互動,生兒育女、子女成長後,一些很守性規矩的女人們,容易缺乏性慾,男人則要面對常常被伴侶拒絕性互動,長者則更多面對被伴侶拒絕。整體來說,性在我們的正規教育中,鮮有被看成是全人教育、愛的教育一部分。我們的性教育整體方向是不全面,就像教導游泳一樣,本來游泳是很健康的活動,但如果我們只是說游泳會遇溺、會抽筋,雖然說出了事實,但卻不全面,也沒有說明游泳正面的意義和功能。 建立以愛為基礎的性教育 為了讓人們更正面地看待性,還「性」本色,應該多正面教導人們,當人和人相愛,如何可以恰當地、安全地、尊重地用身體互動,以表達愛情,滋潤生命,增加親密,甚至孕育出新生命! 筆者希望性教育不再是應對式的性教育,我們的性教育常常是補救式,哪個年齡出了什麼性問題,就做那個性教育課題。性教育應該是全人的,前瞻性的,以愛為基礎的性教育,並且應該是專科專教,教人如何愛自己、愛別人、愛伴侶,如何做父母、如何愛子女。真希望有一天學校能有性教育專科老師,為孩子們做好以愛為基礎的全人性教育、愛的教育、生命的教育! 文: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副會長吳海雅 seaelegant@gmail.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