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你要知】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初期逾半患者「肺花」   次波疫情僅一兩成有肺炎

【明報專訊】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起初被稱為「武漢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隨着愈來愈多臨牀數據,揭示肺炎患者非佔多數。醫管局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曾德賢形容情况「幾得意」,自1月中至2月中,瑪嘉烈醫院首批26名患者肺炎情况普遍,逾半人X光顯示肺花,部分人「花得幾緊要」,只有一人沒發燒;至3月中出現湧港避疫潮,以年輕患者為主,接近八成人病情溫和,出現肺炎者比例降至10%至20%。

明報記者 許芳文 朱韻斐【系列之三】

相關文章:新冠遺「磨砂玻璃肺」 運動乏力 胸肺物理治療 掃走氣喘苦

醫管局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已有康復者捐出血漿

本港主要沿用SARS「雞尾酒療法」治療病人,包括使用蛋白酶抑制劑、利巴韋林及干擾素,3月中起引入伊波拉新藥瑞德西韋作臨牀測試,最新有望以康復者的恢復期血漿治療重症者。

曾德賢透露已有康復者捐出血漿,預料首階段可供應小量嚴重患者,以血漿中的抗體協助患者清除病毒。

瑪嘉烈醫院至今接收逾140名確診者,當中9人需入深切治療部(ICU)插喉,現仍有兩人危殆。曾德賢說,病毒量愈高者,接受治療後壓低病毒量的成功率愈高,但該院兩名危殆者的病毒量不高,甚至有人對病毒測試呈陰性反應,「最主要問題是肺部破壞太犀利,即使沒有病毒,之前造成的破壞,令到肺部搞唔掂」。

相關文章:中西醫合璧戰新冠 舊藥新用 尋最佳療法

病毒能隨血液走勻全身

他解釋,一般而言,病毒會直接攻擊患者肺部,令肺功能受損;亦可能引起體內細胞因子風暴,破壞自身肺部細胞;而在醫院感染的細菌引致的肺炎亦會加劇病情。目前患者仍須插喉及接受高濃度氧氣,正常情况吸入20%至30%濃度氧氣,惟至今仍危殆的患者需接受40%至50%濃度。團隊要與負責血漿治療的香港大學商討,看是否需要及值得使用。至於療效,他說仍是未知之數,「內地有報告說好有效,但何時用、用在什麼病人身上,暫時是摸索階段」。

各地有患者出現皮膚變黑、腦出血、凝血問題等病徵,曾德賢說本港患者不算多,未見上述情况,但有人接受藥物治療後出現皮疹。他舉例,瑪嘉烈醫院約20至30名患者用蛋白酶抑制劑及利巴韋林,不多於10%現皮疹,但患者通常連同其他藥物使用,難判斷是什麼藥物引致。

病毒能夠隨血液走勻全身(見圖),曾德賢說他未掌握本港死者解剖報告,但外國有研究顯示患者的肝、心及腎都有病毒,嚴重患者最主要死因是肺受損,「是否代表一定對器官造成破壞?難說。即使再在器官找到病毒,如沒病變,未必有破壞」。

檢測陽性未必種出活病毒 曾德賢:復陽「不意外」

此外,本港至昨日逾800名出院新冠患者中,9人「復陽」再入院,超過出院者1%。曾德賢引述德國經驗稱,病人在病發8日後即使核酸檢測檢出病毒,樣本亦種不出活病毒,香港類似研究亦有同樣結果。他說香港復陽者病毒量低,料無傳染性,至今沒有復陽者感染他人的報告,相信本港要求連續兩次驗出陰性的出院準則安全並足夠。

有人每毫升樣本1億病毒

曾德賢說,部分病人一入院時病毒量為每毫升樣本約有一億個病毒,身體需很長時間清走它們,留院後期檢測反覆出現陰性和陽性,「連續兩個樣本陰性是很困難的」,病人往往要留醫3周甚至超過一個月,對於有出院者復陽,一點也不感意外。

瑪嘉烈醫院曾在11個住院較久的病人身上取20多個樣本培植,全部種不出病毒,曾德賢引述德國一項持續為9名病人取不同樣本化驗的研究,發現病發8日後即使核酸測試仍呈陽性,但全部樣本已種不出活病毒;而每毫升少於百萬個病毒基本上代表種不到活病毒,驗出的很可能是身體排出死病毒的遺傳物質,無傳染性。該研究認為,若康復者病發超過10日,再加上病毒量等於或少於每毫升10萬個,屬可出院水平。

復陽者若病毒量低、有抗體、無病徵 傳染性低

醫管局早前公布復陽病人檢測出的「病毒數值(CT Value)」介乎26至37。曾德賢解釋,CT Value在一定程度上與每毫升樣本的病毒量呈反比,當數值為20至21時,每毫升約百萬個病毒;24至25時,約有10萬個;27至28時約有萬計病毒。他說,被檢出病毒量可能較多的復陽者,其CT Value反映只有約每毫升病毒量數以萬計,水平屬「很安全」。他續說,曾為部分本港患者驗血,得知他們帶有抗體。他認為當復陽者病毒量低、有抗體、無病徵,傳染性就很低,至今無報告指出復陽者可傳染他人。

現出院條件「很安全」 建議康復者留家保持個人衛生

曾德賢說,本港出院準則包括無發燒或無病徵超過兩日、X光肺部檢查要有進展,並連續兩次病毒測試呈陰性,相信出院條件很安全和足夠,即使復陽亦料無傳染性,加上醫院一般會為出院康復者開兩周病假,建議留在家中並保持個人衛生,做法「更加穩陣」。

(抗疫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