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用類固醇減炎症反應 用量SARS百分之一 醫管局料不會出現嚴重副作用

【明報專訊】本港新型冠狀病毒確診者中約4.2%嚴重至入深切治療部,醫管局分析重症病人分三大階段,最後階段病毒量雖已減,但細胞因子風暴致嚴重炎症,甚至現多器官衰竭,此時用抗病毒藥已非最有用,但用小劑量類固醇有助減炎症反應和死亡率。2003年SARS時有病人接受高劑量類固醇後現骨枯,現用量約為當年百分之一,醫管局料不會有嚴重副作用。

醫管局臨牀傳染病治療專責小組暨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曾德賢(右)表示,重症的確診者普遍出現嚴重的炎症反應,用低劑量的類固醇地塞米松有助減少炎症。(朱韻斐攝)

三成人服後嚴重腹瀉
醫局棄用蛋白酶抑製劑

疫情初期,本港用干擾素、蛋白酶抑制劑及利巴韋林3種抗病毒藥。醫管局臨牀傳染病治療專責小組暨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曾德賢說,因觀察到蛋白酶抑制劑副作用較多,醫管局將修改用藥指引以干擾素為抗病毒治療主幹,配搭利巴韋林。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稱,25%至30%接受蛋白酶抑製劑的病人出現嚴重腹瀉,當中有人一天瀉6次,故停該藥,改用利巴韋林加干擾素組合。他說目前較SARS時期用利巴韋林的劑量較低,因利巴韋林會導致紅血球溶解,當年幾乎每個病人的血紅素都跌兩度,目前少於一成人有此情况。

至於瑞德西韋,曾德賢說此藥能減病毒量以致減細胞因子風暴,但現公院只剩小量,雖再向藥廠購買,但料每次僅有數十人份量供應。

截至8月23日本港4000多名確診者中,有199人需深切治療,年齡介乎22至96歲。曾德賢說,重症者臨牀演變分3階段,首階段為早期感染期,有發燒、咳嗽等輕微症狀,體內病毒量較高;第二階段肺炎期,多在入院後一周出現,會有肺花、呼吸困難等;第三階段為巨大炎症期,病人因免疫系統反應過大出現細胞因子風暴,甚至多器官衰竭。

稱重症分三階段 最後極度發炎

瑪嘉烈醫院深切治療部部門主管蘇栩頎稱,首階段用抗病毒藥反應最有效,第三階段時病毒量已降,最影響病情的是極度發炎反應,會用小量類固醇地塞米松有效減炎症,英國研究亦稱能助減死亡率,另抗炎症藥安挺樂亦能治嚴重炎症者。2003年SARS病人接受高劑量類固醇後曾有骨枯等嚴重副作用,曾德賢表示現時類固醇用量約為SARS時百分之一,且只用7至10日,料不會出現嚴重副作用。

7月時,一名59歲有糖尿病、高血壓、高膽固醇的病人,確診後多器官衰竭,發炎指數超正常水平逾50倍,需插喉和腎臟透析,情况一度非常差,蘇栩頎形容「打定輸數」,但病人接受類固醇和安挺樂治療後慢慢改善,在深切治療部留醫12日轉出普通病房。

曾德賢說,部分病人因入院時無病徵拒用藥,但病情可發展得很快,建議病人特別是高危群組盡早用抗病毒藥。

 

中國研究:約八成康復者有抗體

「二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任職資訊科技(IT)行業的33歲男子,第二度入院至第5日才驗出抗體。醫管局表示,據中國研究約八成康復者有抗體,四成無症狀者的抗體於兩個月後消失,建議康復者亦要保持個人衛生和社交距離。

截至8月19日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共收集40次康復者恢復血漿,由21人捐贈,已有36份用來治療34人。醫管局臨牀傳染病治療專責小組暨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曾德賢稱,康復者血漿抗體量愈高,愈能幫其他有需要的病人,但現時缺捐贈者,盼他們能考慮捐血漿。

「二次感染」男子歐遊返港再現陽性,曾德賢稱,他首次感染時無肺花,僅發燒和輕微上呼吸道感染,兩次感染的病毒基因相比,有10多個變異基因,屬不同進化譜系。他二次感染時無病徵,入院時病毒CT值24,入院第5日升至逾32,即病毒量漸減;入院1、2、3日分別驗過抗體均是陰性,第5日才驗出抗體。

約四成無症狀者8周失抗體

曾德賢引述中國研究稱,約八成病人感染後會出現抗體,無症狀者中約四成感染後8周抗體就消失;有病徵者中,8周後約13%人抗體消失。他說,本港醫院會為康復者於出院後驗抗體,暫未見二次感染者以外的病人抗體消失,部分人半年後仍有抗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