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預設醫療指示 免臨終「做大戲」

當年在急症室工作,遇到有病人送院途中不治,即到醫院前明顯已經死去,依例不會被送進急症室,救護車人員會向急症室醫生說「病人唔落車」,醫生便心裏有數,登車證實病人的確已一命嗚呼後,救護車會直接把死者送往殮房。要是病人送到醫院時還未氣絕,會馬上給送進急症室施心肺復蘇。不管病人是急症還是有重症前科,或是十成中已死了九成九九,醫生都盡力希望把病人「搓」到上病房,以免他魂斷急症室,為急症室添上許多手續和麻煩。 Read more

預設醫療指示 未立法欠宣傳 簽立意願拒吊命 醫護不循?

預設照顧計劃(Advance Care Planning,ACP)是嚴重病患者與家人、醫護人員一起商討,日後病危時的醫療及個人照顧計劃,例如:生活質素與延長性命,哪樣更重要?臨終時想在哪裏離世?臨終時是否急救、插喉? Read more

非末期病人簽「預設醫療指示」 公院不存檔 醫管﹕須符「不可逆轉」及公院醫生見證

【明報專訊】病人在病危時不欲接受心肺復蘇法、人工輔助呼吸等維持生命治療,可簽署「預設醫療指示」(Advance-Directive,下稱AD)表格。有非末期病患者稱在私家醫生見證下簽了AD,欲記錄在公立醫院病歷卻被拒,質疑醫院管理局不設登記制度。醫管局回應稱,目前只會為「罹患末期或嚴重不可逆轉疾病的病人」提供表格,而經醫管局醫生見證下的AD才會保存副本。有專家稱,因AD遇到的問題複雜,不鼓勵一般市民簽署。 夫為植物人 事主找私醫見證簽 年約50歲的李女士說,自己並非「罹患末期或嚴重不可逆轉疾病的病人」,但有在公院專科門診看病,夫婦早有簽AD的想法,但其夫簽前已成植物人。李去年在一講座中再了解AD,她盼「生活有尊嚴、死都要有尊嚴」,故在私家醫生及朋友見證下簽了AD。 李說,經另一醫生建議,她欲將AD表格記錄在公院病歷,先後找了公院兩名專科醫生,首名醫生指她「無病無事,不需要現在做」,另一醫生則指「AD屬安樂死,是違法」,她質疑前線醫生不了解預設醫療指示,醫管局現時亦不設登記制,無法在公營系統紀錄其意願。 6年共3275病人訂指示 醫管局回應稱,AD事關重大,議題敏感及具爭議,目前只會在與「罹患末期或嚴重不可逆轉疾病的病人」商討末期照顧安排時,按需要提供AD表格。由2012年8月至今年6月,30間醫院合共有3275個病人訂立AD,簽署AD的病人逐步增加,反映這概念有一定發展。局方又稱,根據普通法,任何人都可在其有能力作決定的時候訂立有法律約束力的AD。 曾作相關本地研究的中大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助理教授鍾一諾說,他同意李小姐「不需要現時做」,因李並非末期病患者,她亦未必完全了解AD表格中的所有情况。 學者﹕跌倒想不想人救? 鍾解釋,病况有千萬種,如癌症病人暈倒,或非因其癌症,而是因為跌倒,救回可能可保住「quality of life(生活質素)」,但若他已簽署AD,指明到病情不可逆轉時不要心肺復蘇法,「那麼他想不想人救?」鍾認為「罹患末期或嚴重不可逆轉疾病的病人」去到特定階段才會更了解自己的情况,而一般市民可能只是憑幻想去決定是否需要維持生命治療,簽AD有很大風險。 對於有醫生稱「AD屬安樂死,是違法的」,鍾一諾指這完全錯誤,醫管局已有很多關於AD相關指引。鍾補充,對末期病患者來說,較重要及適切的是「預設照顧計劃」,供病人、醫生及家屬三方一起商討日後治療安排,讓醫生及家屬更了解病人的想法,令他們在不同情况下可按病人原來的意願作決定。

Read more

預設醫療指示 生命由我自決

考試可操卷,表演可綵排,唯獨死亡無法排練,而人人終須一死。 生死有時,當生命走到盡頭之際,是否希望自己能決定醫療選擇?但可惜到了那個時刻,因為種種原因不可參與作出決定,需要由醫療人員及家人作出抉擇時,這決定又是否如患者所願?其實,患者可以透過預設醫療指示,預先做好安排,向家人清楚表明他們的意願。 養和醫院長者醫健主任、老人科專科醫生梁萬福指出,預設醫療指示是指病人因應自己一旦患上嚴重及末期疾病而可能死亡,在仍有充分自決能力時,就維持生命治療的選擇訂下若干指示。 現時很多國家已經推行預設醫療指示。在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早於2006年發表有關預設醫療指示的研究報告,而食物及衞生局亦於2009年出版有關預設醫療指示的諮詢文件,詳細介紹本港使用預設醫療指示的步驟。根據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報告,指示牽涉: 1. 心肺復甦法 2. 人工輔助器(呼吸機) 3. 導管餵飼食物和水份 4. 輸血及 5. 其他設立指示人指定的治療等 預設醫療指示時要由兩名見證人見證,其中一位必須是註冊醫生。該名擔任見證人的醫生可以是立指示人的主診醫生或任何一名醫生,同時這兩名見證人不可以是立指示人的遺產受益人。 現時大部分預設醫療指示,大都關乎患上如癌症等嚴重病患的人士,以致公眾或醫護人員以為只患有嚴重病患、將要離世時,方要設立預設醫療指示。其實只要覺得有此需要,在任何時候或未有患上任何疾病之前,任何人已屆成年及精神健全,就可以及早作出相關指示。 香港作為一個普通法的地區,任何正式設立的預設醫療指示都有其法律地位。只要病人手持一份有效簽訂的預設醫療指示,醫護人員都得尊重及執行其指定的意願。如有違反,醫護人員可能要面對患者或其家人的訴訟。有關制訂預設醫療指示事宜,宜與醫生及律師商討。

Read more

知多啲:拆解拒食原因 放寬禁食清單

【明報專訊】在一頓飯時間跟老友長篇大論了鼻胃管的壞處,想不到老友反而更擔心:「福哥,我也知道鼻胃管不是好東西,但我是沒有選擇呀!不插鼻胃管讓她活活餓死,我做不出來呀!」 其實不插鼻胃管並不等於不餵食。現在很多西方國家都推動「舒適餵食」(comfort feeding),用不同方法鼓勵末期認知障礙症患者繼續用自己的口咀嚼、吞嚥食物。 新陳代謝低 食慾自然降 實施舒適餵食的照顧者要先了解患者拒食原因: 末期患者的新陳代謝率比常人低,不需要吃太多,所以食慾也會相應降低 末期患者的生理時鐘有別於常人,晚上睡得少了,日間可能有睡意,所以不願意在正常早午晚3餐的時間進食,逼也逼不來 末期患者新陳代謝和活動都少,腸道蠕動也少,常導致便秘,肚子脹痛自然也會拒食 還有一些藥物有可能影響患者的食慾 所以,醫生會先改動或盡量減少不必要的藥物,再教導照顧者依據患者過往飲食習慣、喜好食物和作息時間去鼓勵患者進食。照顧者可以準備患者最喜愛的食物——因為食量少,所以甚至讓痛風患者吃一點蝦蟹、糖尿患者吃糖也沒關係。照顧者亦可以在患者任何清醒的時候餵食,不過照顧者可能會辛苦一點,要在半夜準備食物了!照顧者只需擔起從旁協助及鼓勵的角色,使進食變成享受。照顧者毋須強迫患者食大量食物,每一餐分量不用多,可減低吞嚥疲勞及肺炎的可能。 說到這裏,席上老友紛紛說自己在相同情况,不會選擇插鼻胃管餵食。但當我們出現末期腦退化時,已經不能再做這種選擇了。 及早訂立預設醫療指示 我相信我們這一群初老都有過照顧患病長輩的經驗,都會對自己在面對同樣抉擇時有一定的想法。這正是為自己將來訂立預設醫療指示的好時機,讓至親及子女及早了解自己對生死及維持生命治療的看法及選擇。以後到了有需要的時候,有預設醫療指示不單可確保我們的意願受到尊重,更可免卻子女為我們的醫療決定而傷腦筋傷和氣。趁初老訂立預設醫療指示,一點也不算早了。 Read more

【人生下半場】專家分享:預設紓緩方案 不等同放棄治療

【明報專訊】當人患上不治之症而不能逆轉時,很多時要面對林林總總醫療抉擇。就算病人清醒,要在這段情緒緊張、壓力龐大的時期,在極短時間內做一些對人生有重大影響的決定實非易事。如果病人陷入昏迷或不清醒時,醫護人員往往會徵詢其家人意見,作出以病人最佳利益為依歸的照顧決定。 Read more

【人生下半場】預設照顧計劃 安享晚年無牽掛

【明報專訊】當生命接近完結的時候呢?要準備嗎?生命何時完結不由我們決定,但當生命到了晚期,想怎樣和家人度過餘下的日子?要接受或不接受甚麼醫療程序?甚至死後殯葬安排、財產分配等,都可以預備和選擇。重點是摒棄忌諱,坦然與家人和醫護討論,為生命的完結作好準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