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晚期病人飲食 切忌將坊間食療當「藥」

【明報專訊】60歲的瓊姐半年前確診晚期胰臟癌,和她自小相依為命的家姐相信食療和戒口能令妹妹康復,堅持要妹妹每一餐吃上一大碗蘑菇。醫生曾多次向家姐解釋,妹妹病情不能夠靠「食療」逆轉,妹夫亦告知瓊姐吃下一大碗蘑菇後,會胃痛得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Read more

癌症遺傳常見於乳腺癌及大腸癌 基因檢測查找高危致癌基因

遺傳了父母的基因,形成了個人的體格、個性和智力,有時卻連帶致癌基因也遺傳予下一代,怎辦?原來約有一成的癌症是由遺傳性致癌基因所致,當中乳腺癌及大腸癌更是較常見與遺傳有關的癌症。專家指透過基因檢測解讀個人的基因密碼,或能提早查找「高危」的致癌基因,繼而採取預防或治療等方法,減低潛在患癌或病變風險! Read more

知多啲:磁力共振不涉輻射 對胎兒較安全

【明報專訊】懷孕時,出現乳房腫瘤、腰痠背痛、疲倦乏力等,究竟是正常情况,還是癌症徵兆? 癌症徵兆易誤當孕期不適 黎詠詩指,孕婦容易混淆孕期不適現象及癌症發作徵兆,因而延誤求診。她曾接觸一名患有胰臟癌的孕婦,她最初不時感到背脊肌肉疼痛,誤以為是懷孕常見的不適現象,至接受磁力共振檢查後,才發現有淋巴腫脹,繼而確診胰臟癌。 不少癌症檢查方法牽涉輻射,準媽媽擔心有損胎兒健康,或因而遲遲不求醫,致延誤診斷,加重病情。黎詠詩指出,常見癌症檢查有X光、電腦斷層掃描(CT)、磁力共振(MRI)等。以乳房造影為例,孕婦接受X光或電腦斷層掃描時,輻射只集中在胸部,基本上對腹腔胎兒影響不大,若再加上鉛板遮蓋腹部,進一步確保胎兒安全。而MRI不涉及輻射,對胎兒安全。 乳房造影無虞 正電子掃描不宜 不過,常用作評估和診斷癌症的正電子掃描(PET-CT),輻射量高,孕婦不宜。 Read more

化療手術未必傷胎 孕婦患癌有得醫

【明報專訊】十月懷胎,本是開心事,但期間準媽媽不幸確診癌症,對她及家人而言,晴天霹靂。 瑪麗醫院在2008至2018年間共錄得22宗孕婦患癌個案,當中最常見是乳癌,佔33%;其次包括卵巢癌、子宮頸癌等。準媽媽得悉患癌,往往陷於兩難,既擔心癌症治療影響胎兒,又怕延遲治療令病情惡化。手術、化療、電療會否影響胎兒健康?是否要終止懷孕? 根據瑪麗醫院婦產科的統計資料,2008至2018年間,醫院有22宗懷孕期癌症個案,佔同期孕婦0.054%。當中較常見癌症是:乳癌(33%)、卵巢癌(19%)、子宮頸癌(9%)、鼻咽癌(9%);還有其他癌症,包括淋巴癌、血癌、肺癌、胰臟癌、腸癌、甲狀腺癌。 乳癌最常見 多切除腫瘤再化療 瑪麗醫院婦產科副顧問醫生黎詠詩表示,準媽媽一聽到患癌,想保住胎兒,但又怕治療影響胎兒,驚惶失措;其實因應懷孕時間、癌症種類和期數,有不同治療選擇,大部分既能控制癌症,又能保住胎兒。她指出,上述22宗個案中,3人終止懷孕;其餘19人都成功分娩,當中10人早產(5宗為配合治療計劃而早產),5個媽媽最終死於癌症。沒有嬰兒出現嚴重併發症,只有3個嬰兒生長遲緩,即輕微輕磅。 以最常見的乳癌為例,孕婦摸到乳房有硬塊,會轉介乳腺外科抽針確診,視乎腫瘤大小,再決定治療方案。一般會先用手術切除腫瘤,全身麻醉手術對孕婦和胎兒都安全,加上乳房手術遠離腹腔,不影響胎兒。手術後視乎術後細胞報告,再安排化療,但懷孕期間不能接受電療。 懷孕12周內、分娩兩周前 不宜化療 在懷孕10、20、30周時確診乳癌,治療情况大不同。黎詠詩舉例,去年有一個懷孕10幾周孕婦確診早期乳癌,隨即安排手術切除腫瘤,再接受6針化療,每隔3周一針,整個療程在懷孕期完成;另一名孕婦在24周確診,接受手術後,約30周開始第一針化療,待分娩後才繼續餘下化療;若是懷孕超過30周的孕婦,可能待分娩後才開始化療。 黎解釋,化療時機取決於懷孕周數,不宜過早或太遲。懷孕首12周內,胎兒仍在成形,化療藥物有可能引致畸胎,因此需待懷孕12周後才開始化療。另外,由於化療後病人抵抗力下降,可能出現貧血,以及影響血小板和凝血功能,故亦不建議化療後兩周內分娩。 孕婦不適合接受電療 然而,若癌症發生在腹腔,手術就要小心考量。以卵巢癌為例,如需要手術切除腫瘤,最理想是在懷孕14至16周進行,「因為手術在腹腔,孕期太早胎兒未穩定,或會增流產風險;但超過20周,胎兒又太大,增加手術難度」。因此醫生需要與孕婦討論,衡量手術對胎兒風險,以及延後手術對孕婦的風險。 孕婦患上子宮頸癌的話,則未必保得住胎兒。黎詠詩表示,對付早期子宮頸癌,化療作用不大,主要是手術和電療。但懷孕期不建議電療,因電療涉及較大劑量輻射,有損胎兒健康,存流產、畸胎、生長遲緩、影響腦部發展等風險。切除子宮頸手術亦有流產風險,因此若孕婦的懷孕周期較早,即約10多周,醫生會建議孕婦人工流產,「如果孕婦屬於早期懷孕,醫生會跟病人商討人工流產。但若懷孕周數較後,則要視乎情况,會考慮讓孕婦提早分娩,再展開治療」。 30周確診胰臟癌 提早分娩再治療 若遇上預後較差的癌症,或會安排提早分娩。黎詠詩舉出其中一個案,孕婦在懷孕中期出現背痛,約30周確診胰臟癌,而且腫瘤較大,婦產科、外科、腫瘤科、兒科醫生及家人討論後,安排媽媽在32周分娩,讓胎兒出世後,媽媽盡早接受治療。不過,這名媽媽在分娩後半年離世。 準媽媽面對癌症,身心承受巨大壓力。黎詠詩表示,處理孕婦患癌個案時,治療團隊需由不同醫護專業組成,醫生亦與患者及家屬多溝通,詳細解說不同治療的優劣。因為治療決定不但影響孕婦及胎兒,亦影響丈夫及家人,因此醫護人員照顧孕婦時,亦需與家屬多溝通。「有一點好重要,就是要考慮丈夫的處境,因為作為伴侶,不但需要照顧患病孕婦及初生嬰兒,甚至需要有心理準備,若太太不幸離世,便只剩下自己及嬰兒。以上這些話題,都應該在治療開始前,或考慮應否人工流產時談及。」 文:鄧安琪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有片】快狠準 脫離癌痛苦海

抗癌路上,「癌痛」是令人痛不欲生的一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全球每年有550萬名末期癌症患者遭受中度至重度疼痛折磨。癌痛是否無得醫?長期服用止痛藥會否上癮?一旦使用嗎啡是否等同「死刑」? Read more

無入侵性抽血驗癌症 適宜年老病人

【明報專訊】每當談到癌症檢驗,活組織抽檢往往令不少人卻步,不過現今醫學發展迅速,檢測癌症可用非入侵性方式,而且這項技術愈趨成熟,令風險及成本降低,讓更多人受惠。       病人Y先生,70多歲,患轉移性肺腺癌,不太適合做活組織檢查,因此選擇了運用次世代定序技術(NGS)液體活檢,檢查不具入侵性,速度較快。結果病人檢測到EGFR基因突變,可以使用標靶藥物。   活檢,做法是抽取腫瘤組織樣本作病理化驗。以肺癌為例,臨牀診斷為肺癌,需要抽取肺腫瘤樣本,一來要證實是癌症,二來需作病理分類,例如是腺癌還是鱗狀癌,這對治療計劃非常重要。現代癌症病理分析,還需加入分子病理化驗。尤其是癌症範圍比較廣泛,不能做局部治療時,分子及基因分析,有助腫瘤科醫生決定何種治療最適合。標靶治療?哪一種標靶治療?還是化療比較適合?掌握了分子及基因分析,才能做出最客觀及明智決定,對於初診斷的肺癌,或者已經產生耐藥性的肺癌,都同樣重要。     液體活檢準確度 比組織活檢稍低 那麼什麼是液體活檢?簡單說就是抽取血液的無創檢查,分析血液中腫瘤釋放出的DNA。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在2016批准,血液偵測循環腫瘤DNA的肺癌EGFR基因突變檢測,作為第一個液體活檢,香港以至世界各地對癌症液體活檢的需求迅速增長。現今醫學化驗分析血液中的腫瘤基因技術已日趨成熟,可以知道腫瘤究竟有沒有各種基因變異,幫助醫生選擇藥物。   話說回來,有了液體活檢,是否代表組織活檢經毫無用處?事實上,以精準程度來看,組織活檢仍然是第一標準,基於種種原因,液體活檢準確度比組織活檢稍低。因此如果條件許可,組織活檢仍是首選。但實質上有個別情况,例如病人整體健康狀况差、年紀老邁、肺功能差,或有血凝固不良等問題,入侵性活組織檢查有相當風險,液體活檢便有用武之地。雖然準確度比不上活組織,但也不失為一種可行的方法。再者,例如肺癌病情惡化,同時對標靶藥產生抗藥性,入侵性活檢有比較高的風險及困難,液體活檢提供另一個選擇。   液體活檢除了能夠幫助醫生選擇治療方法外,亦可應用於其他臨牀領域,例如用於持續監測患者治療成效。除了肺癌外,液體活檢也開始應用於其他癌症類型,如乳癌、結腸癌、胰臟癌和鼻咽癌等。   現時組織活檢仍是主流,液體活檢技術還有進步空間。希望於可見未來,液體活檢技術成熟,價格下降,可被廣泛應用。   文:傅惠霖(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相關文章: 毋須入侵性抽組織 血檢新技術 驗癌好幫手 瘤言情深:化療初期服中藥 風險難估 抗癌食品僅輔助 不能取代治療 筲箕灣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引入新醫療儀器 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正式投入服務 高端醫療儀器結合一站式服務  Read more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正式投入服務 高端醫療儀器結合一站式服務 打造世界級癌症治療中心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於今年四月底開始陸續投入服務!這所位於筲箕灣、屬養和醫療集團最新成員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勢將成為港島東醫療新地標。今日率先由養和醫療集團行政總裁暨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和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為大家解構中心內養和癌症中心的最新、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如何為每一位病人提供貼心的一站式服務,朝着「世界級」的癌症治療中心進發的同時,也為東區市民提供優質的家庭醫學門診服務。   養和醫療集團行政總裁暨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右)與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均期望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會成為集團在港島東的醫療新地標。   設立養和癌症中心 院長治癌歷程成契機 李維達醫生透露,早於2004年已開始構思醫院的重建計劃,但由於地理上的限制,加上他於2011年患癌的經歷,而當時本港並沒有質子治療,故要赴美就醫,這經歷促成了養和東區醫療中心的成立,期望為病人提供多元化的癌症治療服務,另外計劃於2022年在另一幢大樓引入全港首台質子治療儀器。   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指,「癌症治療愈趨多元化和複雜,不同癌症有不同治療的需要,所需的儀器亦有不同。現已開幕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李樹芳樓內設有養和癌症中心,引入了最新及最尖端的影像診斷及電療儀器,為病人提供一站式的癌症治療服務,讓病人毋須遠赴海外已能接受最新醫療技術及儀器。   李維文先生遂解釋,美國大部分甲級癌症中心都是獨立於醫院之外,為病人提供專門的癌症診斷及治療服務,養和癌症中心亦以此作為藍本,期望給予癌症病人「最好」和「最適切」的治療。「只要是病人合適接受的治療,如電療,我們便會提供切合所需的儀器為他們治療。」   養和癌症中心設有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提供更精確及實時影像,有助提升放射治療效果。   引入嶄新醫療儀器 提供一站式治療 他稱,現時養和癌症中心已引入約十部嶄新尖端的癌症醫療設備,包括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提供實時磁力共振掃描影像為腫瘤定位,並有兩部新一代螺旋放射治療系統 Radixact X9,以及 Versa HD直線加速器,還有全港獨家兩部 MR Simulator、全中國首台利用最新SiPM技術的正電子/電腦雙融掃描器等。   李維文先生解釋:「我們引入了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這部能提供實時磁力共振掃描影像作導引(MR-Guided)的儀器,去年7月才開始在荷蘭陸續啟用,現時全球大概總共只有十一部。引入新儀器是為了提供更精準的電療服務,傳統電療面對一個難題,是由於人的器官及腫瘤都是活的,位置會隨時間而輕微移動,所以要將電療範圍在腫瘤外圍稍為調闊,以確保能消滅所有癌細胞;而且如果單靠病人電療前的掃描影像作電療規劃,腫瘤會隨着療程萎縮,這兩個因素都難免會令過多電療輻射劑量影響腫瘤附近的正常組織,造成副作用。」   養和癌症中心引入全港獨家兩部磁力共振模擬器(MR Simulator),病人以治療時的腫瘤情况進行掃描,令治療更精準。   李維文先生續說:「有了這部MR Linac後,由於實時見到腫瘤位置,故此可以將電療範圍調得更貼近腫瘤,並因應情况而調節電療方案。因為電療範圍更實時精準,所以可視乎腫瘤情况加大每次的電療劑量,從而減少電療次數,縮短整個療程的時間,對於病人來說是好事。」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主任梁憲孫醫生表示,現時綜合癌症治療包括放射治療、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荷爾蒙治療及外科手術等,治療癌症的方法已日趨多元化,但目前仍有些癌症比較棘手,例如胰臟癌。「慶幸科技不斷進步,新一代的放射治療儀器,已提升了精準度及減少了副作用,令更多的病者受恵。」   養和醫院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羅振基醫生以每年導致近680人死亡的胰臟癌為例,由於胰臟深入腹腔,而且被大量血管包圍,故難以進行外科手術切除;至於化療的成效亦一般。「外國有研究指出,未出現轉移的胰臟癌,接受放射治療後,平均壽命可延長約一年甚或超過一年時間,效果較化療更理想。」   養和癌症中心設有新一代螺旋放射治療系統 Radixact X9。   由個案護士貼心跟進 不一樣的診治旅程 此外,養和癌症中心引入新服務概念,為了讓病人得到舒適的診治旅程(Patient Journey),不但用心設計中心環境,亦改善就醫流程,每名病人更會有「個案護士」(Case Nurse)貼心照顧及跟進整個治療過程,讓病人及其家人安心。   李維達醫生(左二)表示,養和癌症中心將由個案護士貼身跟進每一名病人的情况和需要。(右二為養和醫院東區醫療中心營運總監劉楚釗醫生。)   李維達醫生強調,養和癌症中心的設備和服務質素,與養和醫院如出一轍,病人可以按情况和需要作出選擇,例如可以在中心進行放射治療,而醫院則有強大的手術及醫療隊伍做後盾,提供手術及不同專科治療。繼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眼科醫院後,最近養和醫院更成為第四間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出認可的本港醫療機構,亦是本港首間私家機構獲此認可。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特別設計舒適的環境和便捷的醫療流程,令病人的診治旅程更稱心。   家庭醫學門診及體格健康檢查年中推出 除了養和癌症中心外,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將在年中陸續提供家庭及基層醫療、體格健康檢查、基因測試及住院病牀等服務,進一步擴闊服務範疇,為更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貼心又安心的醫療服務。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設有咖啡廊,為病人與家屬營造一站式和寧靜的環境。   6月癌症治療學術研討會 成國際癌症專家交流平台 養和醫療集團一直致力推動和發展醫學科研,繼2014年及2017年後,今年將再次舉辦「癌症治療學術研討會」,邀請海外專家學者來港演講。養和醫院東區醫療中心營運總監劉楚釗醫生表示,今年研討會的主題為「New Frontiers in MR-Guided Radiotherapy」,有來自英美的專家會為參加者分享他們在應用磁力共振導航電療的臨床經驗,預計屆時有數百名業內人士參與,成為本地與國際間的學術科研交流平台。 Read more

【免疫治療】5%病人有嚴重副作用 殃及好細胞 致肝炎腦炎心肌炎

【明報專訊】免疫治療被捧為抗癌新星:療效高、副作用低,甚至可以消滅癌細胞!但陳亮祖直言:「不要過分神化免疫治療。」   胰臟癌細胞(網上圖片)   3%至5%病人有嚴重副作用 雖然針對部分癌症,免疫治療效果較佳,也沒有像化療的副作用,令人疲勞、反胃、口腔潰爛、脫髮等;但免疫治療具一定風險,死亡率達1%。陳亮祖表示,約3%至5%的病人接受免疫治療後,白血球不但攻擊癌細胞,也攻擊正常細胞,導致嚴重副作用,如肝炎、腦炎、心肌炎等,或需要送往深切治療。 陳亮祖又說,醫生不能預測什麼病人會出現副作用,以及何時出現,有病人甚至停藥後一段時間才出現副作用。一名肺癌患者接受兩個月免疫治療,在停止治療3至4個月後才出現嚴重氣喘,雖然嘗試給予高劑量類固醇減低免疫反應,但病人最終死亡。   即使醫生用好強的抗免疫反應藥物都不能救治,所以免疫治療不是神奇子彈,是有代價、有死亡風險   免疫治療除了具一定風險,療效亦非人人顯現,例如上述的黑色素瘤,只有五分之一病人有效。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陳穎樂表示,據過往研究,免疫治療只對二至四成患者有效,因癌細胞生長時,牽涉多項基因物質,即使抑制癌細胞表面的PD-L1,癌細胞亦可繼續生長,令免疫治療無法控制病情。 陳穎樂又引述研究指出,約一至兩成已服用其他藥物的末期癌症病人,接受免疫治療後能控制病情;但醫生提供治療前會先評估患者存活時間,若預計少於1至2個月,一般不會建議病人使用免疫治療,因病情嚴重,治療亦難以產生效果。   嚴重氣喘——免疫治療可引致嚴重副作用,包括肝炎、腦炎、嚴重氣喘等。(Toa55@iStockphoto,設計圖片,圖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用藥經驗淺 或難分「真假惡化」 另外,接受免疫治療後,病人的腫瘤會出現「真假惡化」的情况。陳穎樂解釋,「真惡化」是病人用藥後癌細胞擴散,需要停藥;而約5%病人會出現「假惡化」,即用藥後活化的免疫細胞聚集於腫瘤表面或內部,讓腫瘤在短期內增大;但期後治療奏效,腫瘤漸漸縮細。她說在這情况下,病人可續用免疫治療,但須定期檢查腫瘤有否縮小,觀察期可長至半年。 免疫治療面世不足10年,陳亮祖強調,醫生用藥經驗尚淺,未必輕易分辨出真假惡化,而藥物長遠效果和副作用仍屬未知之數。   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陳穎樂(受訪者提供)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nakdee@iStockphoto)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治療方法:化療電療移至術前 復發率減少

【明報專訊】輔助化療(adjuvant chemotherapy)目標旨在提升病人治癒率。以往傳統的輔助化療選擇甚少,成效不甚理想,病人的5年存活率約20%。及至最近兩三年新的組合化療Gemcitabine-Capecitabine及口服藥物TS-ONE降低了病人復發的機率,增加病人5年存活至30%左右。至於輔助電療(adjuvant radiotherapy),則旨在減少病人局部復發風險,多應用於手術後局部仍殘餘癌細胞的病人身上。 存活中位數大增至54月 於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個關於胰臟癌輔助治療的重要發布: 1. 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 FOLFIRINOX是一種包含3隻藥(5-FU, Irinotecan, Oxaliplatin)的化療組合,屬晚期胰臟癌病人其中一種標準治療。最新的研究將FOLFIRINOX比對傳統化療Gemcitabine,於約500個病人中作比對,病人接受FOLFIRINOX的存活中位數(median overall survival)由35個月大幅提升至54個月,結果相當驚人,相信此組合勢將成為胰臟癌術後的標準治療。 2. 輔助治療推至手術前 以往胰臟癌病人多是先以手術切除腫瘤後接受化療,但由於微擴散甚普遍,因此復發機率依然偏高。在最新的PREOPANC研究中,研究人員將病人分為兩組,一組按傳統先接受手術後化療,另一實驗組則先接受化療及電療後施手術。研究結果發現先化療及電療後做手術的病人復發機率減少,而生存率亦比傳統療法更優勝。 因此,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療效更佳但副作用稍增的組合式化療(FOLFIRINOX等)勢將成為胰臟癌輔助治療的全新標準;而輔助治療的黃金時間將會由手術後推前至手術前。 上文個案中的陳先生接受6個月的化療及5星期的電療後,現已完全康復,最近一次正電子掃描顯示沒有任何復發迹象。由此可見,雖然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但只要及時發現,並由有經驗的外科醫生將腫瘤切除,再配合適當的輔助治療,根治亦非絕不可能;期望最新的研究結果能盡快應用於更多臨牀病人上,讓更多胰臟癌病人得到根治的機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