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乘人之危

【明報專訊】東漢名將蓋勳曾任涼州漢陽郡長史(幕僚性質的官員),當時他的老友涼州刺史梁鵠欲整治一名下屬,這下屬是個好官,卻和蓋勳有仇,有小人便慫恿蓋勳乘機勸梁鵠殺了此人,除卻眼中釘,蓋勳為人正直,斷然拒絕,並告誡那小人「謀事殺良,非忠也;乘人之危,非仁也」。 ▲(設計圖片) 蓋勳說的「乘人之危」,成了常用成語,意思和廣東話「趁火打劫」差不多。古人認為即使對仇人也不應乘人之危,否則便是不仁不義,可是當今社會,不管對方是仇人還是朋友,乘人之危找緊機會趁火打劫的卻大不乏人。例如知道老友財政出了問題,樓市低迷又變了負資產,急於要賣樓脫身兼套現應急,不但不施予援手,還看準老友一時三刻之間不易把樓宇脫手籌集「救命錢」,竟開出一個遠低於市價的不合理價錢向老友求售,正是不折不扣的乘人之危所為。我也有朋友在大陸為人所累犯了官非,向相熟的「有背景人士」求助,希望疏通疏通,怎知此人平時和我那朋友稱兄道弟,見他有難時卻乘機敲詐,不但要錢,還要他做一些很為難的事才答允為他說項,怎知得了好處後卻什麼也不做,我朋友終於要坐牢,只能怨自己交友不慎,選了個乘人之危的小人做鐵打死黨。 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對待病人應本着「醫者父母心」,「乘人之危」這麼無恥之行,怎樣也和醫者拉不上關係吧!可是現實世界裏,無恥之徒卻着實不少,而且無分貴賤地遍佈各行各業,醫療界並未能獨善其身。 以沒醫學根據療法 剝削最脆弱病人 剛過去的聖誕假期閒着無聊,拿起電視遙控器不斷轉台找好節目,最終給BBC(英國廣播公司)的紀錄片吸引。節目內容是有關美國一個健康中心,標榜以鹼性飲食來治療主流醫學已束手無策的末期癌症的病人。病人要付出天價費用,入住中心接受按摩、灌腸等輔助治療,當然還有鹼性飲食。中心主事人接受訪問,一看便知是不學無術、招搖撞騙之徒,所提倡的鹼性飲食治療更是毫無醫學根據,可是他的客源不絕,因為他緊緊掌控了末期癌症病人的心理:既然主流醫學已無計可施,與其等死,不如死馬當活馬醫,試試這新方法,反正是nothing to lose!怪不得節目主持人在總結時說:「羅伯楊(中心主事人)提倡鹼性飲食法的這場噩夢,是為了剝削與操控最脆弱、最病重的人。」 香港有沒有這類乘人之危的醫者?答案是樹大有枯枝,香港的醫學教育再好,也不能保證孕育出來的醫生全部都有崇高的道德標準。事實上,所有病人都屬有「危」一族,醫生利用病人的「危」牟取私利,已是乘人之危。這包括了仗着病人對自己的信任,向病人收取不合理的天價手術費、驅使病人做一些不需要的昂貴檢查,或處方一些不必要的治療方案等。有些醫生,和上述鹼性飲食治療中心一樣,向病人推介一些沒有醫學根據的療法,來治療一些主流醫學沒法治癒的疾病,好像以螯合治療(chelation therapy)來治療自閉症和智障,都是乘人之危的例子。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兒言自得:一蟹不如一蟹?

醫療水平向前走 醫學界一向講究尊卑長幼,當然也存在世代矛盾。和老一輩醫生聚會,都少不免要聽他們對新生代醫生的牢騷。由言行舉止以至對工作的賣力程度,都是「老人家」的挑剔對象。似乎前輩醫生對年輕醫生最不滿的地方,是他們即使畢業了不少年,技術和經驗的累積仍不足令上司放心讓他們獨當一面:「想當年,我們學東西多快,實習完畢,再在醫院做三、五年,我們多大的手術也懂得做,完全可以獨當一面;哪像現在的新醫生,當了院士成了專科醫生,還是什麼也不懂,事事要請示我們這些老鬼!」 時代改變——今天的實習醫生一舉一動備受關注,不容許「胡作非為」。([email protected]) 聽前輩醫生的不平鳴,似乎醫學界真的是「一蟹不如一蟹」,可是不爭的事實是,醫學是不斷進步,醫療水平也不斷提升。單看今天的外科手術的成功率和病人存活率,比以往的好了不知多少倍。以我自己的專業新生嬰兒科為例,不但新生兒死亡率比以前的低得多,許多以前活不了的早產兒,現在都可以正常存活。新生兒和嬰兒存活率、人均壽命等,都顯示現代香港人的健康和醫療水平都比上一代高,那麼「一代不如一代」的評語卻是從何說起? 不再如舊日「胡作非為」 上一代的醫生比現代的醫生是否真的更聰敏更有質素?事實是:單看「經驗學習曲線」(learning curve),我們那一代的「老」醫生,當駐院醫生時學懂的醫學知識與技術,的確比新世代醫生要快得多。但卻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苦了的是病人。記得當年我當實習醫生時,晚上收症多是單打獨鬥,當值的正式醫生鮮有露面。有一晚有病人入院時有明顯休克迹象,要緊急靜脈輸液搶救,可是他的休克狀况令四肢血管收縮找不到靜脈,有需要割開皮膚找尋,再把插管放進靜脈為病人輸液,可是這個手術我從來沒做過,唯有馬上向當值的正式醫生求救,可是他的回覆卻是出人意表:「這手術很簡單,你懂得怎樣做嗎?」「今天是我第一天當實習醫生,可是我從書本上看過怎樣做」,我不好意思地回答。「那好極了,你就跟書本做吧!不用再煩我。」眼看病人情况愈來愈危急,我唯有硬着頭皮,根據腦海中的記憶施手術,終於完成輸液過程。類似的事件,在我一年的實習醫生生涯,屢見不鮮。 今天的實習醫生,絕對不可能有類似經驗,他們備受關注,部門主管和上司都以病人福祉為前提,不容實習和年資淺的駐院醫生胡作非為,要他們慢慢地學,學懂了通過評估才可在病人身上應用,以策安全。 要是你是病人,你會選擇通過哪一個培訓模式的醫生給你診治?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兒言自得:「濫用」抗生素

【明報專訊】每年一度的「世界抗生素關注周」(World Antibiotic Awareness Week)上月中舉行,旨在提高市民對正確使用抗生素的認知,避免因濫用令耐藥性病菌不斷蔓延。 (明報資料圖片) 怎樣才是「濫用」抗生素,在醫學界從來都有爭議。一般來說,「用不得其所」和「用得太多」,應該是濫用了吧!可是,如何才是「用不得其所」,醫生的想法卻不一致。就拿最常見的上呼吸道感染或坊間俗稱喉嚨發炎來做例子,這類感染絕大部分都是過濾性病毒作惡,抗生素只能消滅細菌,對病毒不管用。不論世界衛生組織、醫學教材,或是我們教醫學生,都說不需要馬上使用抗生素,要觀察,要是病情惡化,有細菌感染病徵才考慮使用。 保險做法 「有殺錯無放過」 可是,有些醫生遇到「喉嚨發炎」的病人,一定處方抗生素,你說他們不對,他們會反駁說單憑病徵,實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病人沒有細菌感染,在這情况下,處方抗生素是最保險的做法。這說法也不全是歪理,的的確確有感染了好像肺炎鏈球菌等惡菌的病人,最初只是「喉嚨發炎」,但很快便急轉直下演變為肺炎和敗血症,甚至死亡。要是他們在病發之初便接受抗生素治療,可能挽回一命。這類病人雖屬極少數,但醫生堅持「有殺錯,無放過」才是萬全之策,也拿他沒法。 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確是導致抗藥性細菌蔓延的根源,但「多用」是不是一定等同「濫用」呢?在歐美等西方國家,每一千名新生兒中,約有二至三個會患上淋病菌(Gonococcus)或砂眼衣原體(Chlamydia trachomatis)導致的嚴重眼睛發炎。這些病菌潛藏在母親陰道,嬰兒出生時便可能受到感染。故在歐美國家,護士都會給每個初生嬰兒滴抗生素眼藥水或塗抹抗生素眼藥膏,作為預防措施;可是,為了一小撮有需要的嬰兒,要給所有新生兒施用抗生素,算不算過度使用,甚至濫用呢? 落後地區全民用藥起保護 全民服用抗生素,醫學界絕對不能接受。可是,在感染病殺人無數的落後地區,情况卻不一樣。美國加州大學的研究人員,在埃塞俄比亞進行一個有六萬多人(其中一萬八千人萬是一至九歲的兒童)參與的大型研究,探討一劑量的阿奇霉素(Azithromycin,一種紅霉素類的抗生素)的保護作用。結果發現,曾服用抗生素的一至九歲兒童,一年內的死亡率,是沒有服用抗生素的同齡兒童的一半。研究結果二○○九年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發表後,陸續有其他類似研究證實全民服用抗生素在發展中國家的保護作用。看來「多用」和「濫用」的關係,在不同地方不同環境可能有不同的界定。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