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飇升 關男人長命事?尿頻、夜尿多、精液帶血 積極求醫治療方法多

本港的癌症個案有增無減,據醫院管理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共有2240宗前列腺癌新症個案,近20年來飇升接近4倍,升幅是各種癌症中最高,成為男性最常見癌症的第三位!以上數據,可能會令男士們憂心忡忡。不過,專家指前列腺癌的死亡率並未因個案增加而上升,尤其是現時不乏有效及新的治療方法,所以男士們一旦發覺有尿頻、夜尿多、排尿困難,以及尿液和精液帶血等症狀,應積極求醫診治,毋須過分驚恐。 Read more

【基因突變遺傳性癌症】 5月8至6月23日巡迴展覽 了解乳癌、卵巢癌、前列腺癌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下稱「資料庫」)致力研究BRCA基因突變,並幫助由於基因突變而患遺傳性癌症(包括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家庭,提供基因測試、輔導及臨牀醫護服務。   (SomkiatFakmee@iStockphoto)   「關‧乳‧愛」是「資料庫」主辦的巡迴展覽,讓公眾了解基因突變誘發的遺傳性癌症。今年活動以「基因中尋找你的答案」為主題,並邀請了本地插畫家「路邊攤」合作。 第一站(5月8至12日):銅鑼灣皇室堡地下中庭 第二站(5月16至19日):樂富廣場A區平台 第三站(6月14至16日):銅鑼灣時代廣場有蓋廣場 第四站(6月20至23日):青衣城1期1樓大堂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乳癌微創手術 滅腫瘤保乳房 【了解乳癌】進行乳房普查 及早截擊乳癌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明報專訊】老陳是我的鄰居,年過五十,無甚病痛。最近一個與他年齡相近的朋友確診前列腺癌,令他憂心自己會否也有這個疾病。「你認為我是否應該接受前列腺癌篩查?但聽說檢查風險高,做了反而更壞。」的確,五十歲開始,男士患前列腺癌的風險便會上升,但不等於所有年長男性必然出事;即使是家有直系親屬如父親及兄弟曾患此病,又或體格肥胖,風險也只較別人為高而已。   癌症檢查——PSA指數的升降受多種因素影響,未必一定由腫瘤所致,最準確的方法是抽針檢查。(SasinParaksa@iStockphoto)   磁力共振導航定位 找出疑似腫瘤 基本的前列腺癌篩查包括肛門指檢,醫生以手指檢查男士的肛門,了解是否有不明硬塊存在;另外也要化驗血液中的前列腺特異抗原(total PSA),如果數字上升異常,那就需要更精準的檢查——抽取前列腺活組織化驗。對很多癌症而言,及早找出腫瘤並治療,有助減低惡化及死亡風險。不過,部分前列腺癌生長得極為緩慢,甚至直到年老患者因其他疾病去世後都還沒爆發出來;所以一經檢查揪出,醫生會與患者和家人研究不同的治療方案,以決定究竟是採取監察治療、荷爾蒙注射,抑或選擇微創手術會有較理想的成效。 另一方面,肛門指檢及PSA檢查也非百分百準確,特別是PSA指數的升降,除了受癌症影響,亦可能與良性前列腺增生或前列腺炎有關。換言之,PSA指數升高未必由腫瘤所致,但男士或要接受抽針檢查來確認,過程固然不好受,而且也有可能出現如尿頻或排尿困難等短期副作用,細菌感染個案則較罕見。儘管抽針檢查是確診前列腺癌的黃金標準,但傳統方法是在前列腺穿刺至少12針,如果剛好所有抽針位置都避開了腫瘤,那就會有走漏眼之虞了。   站在醫生立場,必須謹慎揀選適合的男士接受前列腺癌篩查,以免招來不必要的憂慮,以及避免過度檢查與治療。當然,有高危因素的男士,有必要定期接受檢查;至於沒有高危因素者而突然有前列腺癌徵狀,如排尿困難、尿頻、尿流緩慢、排尿時疼痛、血尿或精液有血,甚至有尿瀦留等,都不應怠慢,需立即尋求醫生協助。 即使有需要檢查,現今科技亦可帶來精準的診斷。前列腺健康指數(Prostate Health Index, PHI)顯示的癌症資料比起傳統PSA檢查更多;泌尿外科醫生亦可以磁力共振導航定位(MR / ultrasound fusion-guided targeted prostate biopsy)為患者找出前列腺中疑似有腫瘤的位置,於抽針時便可直達該處,大大提高命中率。男士與其胡思亂想,不如找醫生傾談,看看是否有需要檢查吧。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PSA超標 患前列腺癌?

【明報專訊】不管是自願關注個人健康,還是因工作或其他需要,很多中老年男士曾接受身體檢查。在眾多驗身項目中,有個專屬男性的驗血項目,名為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指數;若然指數過高,接受檢驗者便彷彿與前列腺癌掛鈎,令男士膽戰心驚。其實大眾只要明白PSA是什麼一回事,就不會輕易被數字嚇壞。   超標因素多——PSA超標不一定是前列腺癌,良性前列腺增生、尿道炎、急性尿瀦留都會令PSA上升。(jarun011@iStockphoto) 【有片】前列腺癌「生得慢」 一把年紀唔使理?   年老指數上升 未必與癌有關 PSA並非單純的癌指數,而是前列腺分泌出來的蛋白,走入血液的指標;如果前列腺出現異常狀况,例如癌症,便可令PSA指數升高。因此若數字高於4ng/mL,再配合其他條件,醫生便會懷疑是癌症所引致,會要求患者作進一步檢查。但要注意的是,PSA增加亦可與其他因素有關,包括良性前列腺增生、尿道炎、急性尿瀦留及剛射精等。年紀愈大的男性,其PSA指數也會上升,不一定與惡性腫瘤有關。   有研究指出,PSA值位於4至10ng/mL之間,只有約三成個案被確診為前列腺癌;10ng/mL的話,也只有一半是由癌症所致。那麼,拿着一份PSA超標的身體報告,真的就要直接去抽活檢嗎?其實我們常見的PSA是一個總數字,當中可再分為游離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Free PSA)及前列腺健康指數(PHI),前者有助分辨前列腺癌及前列腺增生,後者如果低於23,則多數並非癌症,可增加確診癌症的準確度。男士的PSA如有異常,可於之後幾個月內,驗血檢查Free PSA及PHI,若有不正常指數才安排其他檢查也不遲。   至於已經確診有前列腺癌,PSA指數便成為判斷癌症等級、治療效果及有否復發等的指標。醫生每每要費盡唇舌解釋PSA在不同情况下的意義,甚至在醫院做檢測時,因儀器各異,令檢驗出來的最低數值亦有所不同。對市民而言,解讀PSA並不容易,但只要多跟醫生溝通,了解當前健康情况,便可明白這些數字的用意,於抉擇做哪些檢查及治療時,可有更清晰的參考。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nakdee@iStockphoto)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10分鐘驗癌法面世 澳洲研發

【明報專訊】澳洲科學家研發出嶄新癌症快速檢測法,可透過偵測血液中的癌細胞基因痕迹,確認身體是否有癌細胞,10分鐘內便有結果,初步測試準確度更高達九成。專家稱,測試方法簡便可靠且成本低廉,而且在癌症初期已可發現,有望用作定期癌症篩查,並提高治癒率。   澳洲昆士蘭大學專家研發出10分鐘快速驗癌方法。左一為開發該方法的化學系教授特勞。(網上圖片)   偵測血中癌細胞基因痕迹 新檢測法由昆士蘭大學化學系教授特勞(Matt Trau)開發,建基於健康細胞與癌細胞的DNA特性差異而設計。健康細胞的DNA上有許多名為甲基(methyl)的分子結構,以控制基因運作,確保細胞功能正常。不過癌細胞的DNA上的甲基只集中於特定位置,其他大部分位置幾乎沒有甲基,助癌細胞不斷生長。研究員經測試發現,此特性可見於乳癌、前列腺癌、直腸癌與淋巴癌的DNA,亦會令健康細胞與癌細胞的DNA在水中有顯著不同的表現,包括附着於金屬表面的方式。 研究員便將黃金的納米粒子加入水中,製作癌細胞測試劑。黃金納米粒子令水呈粉紅色,正常細胞DNA附在其表面時,會將水變成藍色,而癌細胞DNA附上其表面後,卻不會令水變色。研究員以200個人體細胞DNA樣本測試,成功檢測出九成癌症DNA樣本,即使樣本DNA含量極低亦有顯著效果。   可檢測早期癌症助籂查 現時要確診癌症,須從疑似癌症腫瘤切取樣本化驗,當中涉及入侵性程序,亦需病人自行察覺病徵,很多時已非初期患癌。參與研究的卡拉斯科薩(Laura Carrascosa)博士指出,新檢測法雖然不能指出患癌位置或嚴重程度,但其好處在於成本非常便宜,而且操作方法極為簡單,也在癌症發病初期已可檢測得到,相信可輕易為診所採用作癌症篩查,及早讓醫生詳細跟進。 特勞教授亦稱,新檢測法涉及的DNA特徵似乎是簡單普遍的癌症指標,有助以單一方式測試多種癌症,而毋須採用複雜的DNA排序來確認。未來將展開臨牀測試,並確認測試是否適用於診斷其他癌症。研究報告刊於《自然通訊》期刊。 (綜合報道)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抽針檢查新方向

前列腺癌是本地男士第三大常見癌症之一,多見於50歲或以上男性。跟其他癌症不同,部分前列腺癌生長緩慢,潛伏多年亦未見惡化或擴散,因此許多患者直至出現徵狀如血尿、尿頻或小便時刺痛等,才懂得求診,此時可能已屆中、晚期,或已有癌轉移。及早確診癌症,便可盡快制定對應治療,防止惡化,因此事前檢查十分重要。   (圖:janulla@iStockphoto)   傳統系統抽針 難辨腫瘤位置 經過肛門指探及前列腺特異抗原(PSA)的驗血測試後,如察覺有異樣,便須作進一步的超聲波掃描抽針檢查,以確認徵狀是由良性的前列腺增生還是前列腺癌所引起。傳統的抽針檢查由超聲波(TRUS prostate biopsy)作為引導,患者可以接受「輕度麻醉」,再於前列腺兩邊分別6至7個位置抽取活組織化驗。   然而,超聲波影像未夠清晰,難以找出腫瘤位置,因此只可作系統抽針(systemic biopsy),有可能錯過了腫瘤部位。如果患者的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偏高,但抽針檢查沒有發現,那麼患者便要在若干時日後再作驗血檢查,以了解前列腺特異抗原有否上升,並由醫生決定是否再做抽針檢查。對患者而言,等待的時間既煎熬,又要再承受抽針檢查的痛苦及風險,實在令他們卻步。   磁力共振結合超聲波如GPS 拜科技進步所賜,近大半年本地引入磁力共振檢查前列腺癌技術(MRI-ultrasound fusion for guidance of targeted prostate biopsy),患者經評估後,如有需要,可先以磁力共振找出疑似腫瘤的位置,再在進行實時超聲波抽針檢查時,將磁力共振檢查的影像重疊,直達懷疑位置抽針——這猶如我們使用手機地圖時,可利用衛星導航,即時於地圖看見自己位處何方及目標的位置,更精準地尋找目的地。   減風險增確診率 儘管磁力共振技術已發展良久,但要放於前列腺癌檢測上,則必須先有儀器能將磁力共振影像結合超聲波影像,所以這項技術直至近年才興起。很多男士害怕接受抽針檢查,皆因有一定的風險;現在新技術可更準確地抽取活組織,提升確診成功率,相信可鼓勵更多男士接受檢查,提早治療。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知多啲:港人早期確診比率遜美日

【明報專訊】「香港人確診前列腺癌,約一半屬早期。相比外國,早期確診比率較低。」泌尿外科專科醫生姚銘廣說,以美國為例,確診前列腺癌的病人,八成屬早期,而日本亦超過七成。他估計,美國人對前列腺癌認知較高,而日本人的健康檢查較普及,都有助發現早期癌症。   影像清晰——磁力共振造影技術檢查,可以清晰地看到前列腺的位置、形態有沒有異常;如發現有腫瘤,也可以看清楚有否擴散及入侵周邊組織。(圖:受訪者提供) 在香港,不少病人是在身體檢查時發現PSA水平超標,跟進檢查而確診患癌。不過姚銘廣強調,PSA水平超標未必一定患癌,「前列腺發炎、肥大都會導致PSA指數上升,因此醫生需要了解病歷和臨牀徵狀,如家族病史,或透過肛門指檢,檢查前列腺的大小、有無結節或硬塊等,才決定是否需要進一步檢查」。   當有懷疑,就要做前列腺活檢,利用超聲波引導插入刺針抽出前列腺組織,交由病理學專科醫生用顯微鏡診斷前列腺有沒有癌細胞,以及判斷癌細胞的兇惡度。   手術後失禁 多屬短暫 一旦確診前列腺癌,接下來要做一個期數分析,利用磁力共振、針對前列腺的正電子掃描、同位素骨骼掃描等檢查屬早期或晚期,因為治療方法完全不同。如前列癌仍屬早期,癌細胞未擴散情况下,可以手術切除,根治癌症。病人最擔心的副作用,是失禁和影響勃起功能,姚銘廣指出,手術後失禁大都是短暫性,現在使用機械臂手術,手術後長期失禁的風險低於一成;至於勃起功能,則視乎手術有否切除神經線,「癌症愈早發現,愈有可能保留神經線,如果可以保留神經線,七至八成病人的勃起功能不受影響」。   愈早發現 愈大機會保性能力 如果前列腺癌處於晚期,標準是荷爾蒙治療,姚銘廣解釋,「前列腺癌依賴男性荷爾蒙睾丸酮生長,用針藥或手術切除睾丸,切斷睾丸酮供應,超過九成癌細胞就會枯死」。由於睾丸是男士性徵,較少人選擇把睾丸切除,大多數病人都會選擇針藥抑制男性荷爾蒙。無論選擇手術或針藥,治療副作用是性慾減退,容易疲倦和潮熱等。另外,如病人身體狀况許可,會建議同時接受化療,加強治療效果。 Read more

【有片】前列腺癌「生得慢」 一把年紀唔使理?

【明報專訊】前列腺癌發病率近年不斷上升,殺入香港男性常見癌症第3位,僅次於肺癌和大腸癌。對於前列腺癌的篩查和治療,存在很多爭議。有人提出,前列腺癌生長緩慢,過度檢查會導致不必要的治療,究竟實情如何?   (插圖:杜思頴、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Dr_Microbe@iStockphoto)   姚:姚銘廣(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黃:黃希敏(養和醫院家庭醫學專科醫生)   七八十歲無謂醫? 問:75歲長者確診前列腺癌,究竟醫不醫? 姚:前列腺癌半數生長緩慢,年過75歲確診,如果前列腺癌「唔惡」,醫生會傾向保守的觀察治療。 不過,始終要視乎病人身體情况,有不同考慮,例如:病人已經有其他慢性病,預計存活時間少於10年,如驗出的前列腺癌生長緩慢,不會影響存活時間,就傾向保守治療。 然而,當確診時前列腺癌已經擴散,代表腫瘤通常較惡,或需要積極治療。有一個年過80歲的病人,4星期前突然雙腳乏力,無法行走,需要輪椅代步;檢查發現是前列腺癌,並已擴散至脊骨。需要立即轉介骨科醫生安排脊骨手術,同時接受荷爾蒙治療抑制男性睾丸酮,縮小腫瘤,治療後病人可重新走動。 腫瘤「惡」與否是治療關鍵,抽取腫瘤細胞放在顯微鏡下,病理學專科醫生會根據細胞形態,按格里森分數(Gleason Score)分級,10為最高分。分數愈高,癌細胞愈惡,高於7分代表癌細胞擴散、致命風險較高。而確診時已是末期前列腺癌的病人,癌細胞通常較惡,格里森分數大都高達9至10分。   (圖:Dr_Microbe@iStockphoto)   「老人病」不用定期check? 問:前列腺癌發病率雖然不斷上升,但始終是一個「老人病」,究竟有沒有需要定期檢查? 姚: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字,前列腺癌於男性常見癌症排名第3,僅次於肺癌和大腸癌。過去10年前列腺癌患者大幅增加,2015年有1831人患前列腺癌,發病人數歷來最高,而且有持續上升趨勢。 但別以為前列腺癌只會發生在老人身上,我行醫經驗中,見過一個45歲牙醫確診前列腺癌。他在身體檢查中發現前列腺抗原(PSA)上升,於是找泌尿外科專科醫生跟進,肛門指檢前列腺亦沒有異樣,但因為他爸爸患有前列腺癌,加上他年輕但PSA上升,評估後決定進一步檢查,最終確診早期前列腺癌,透過手術切除前列腺,根治癌症。   (插圖:杜思頴)   兄弟有事,我走唔甩? 問:直系親屬患前列腺癌?家人患病風險會否增加?前列腺癌有什麼徵狀? 姚:根據外國研究,父親患有前列腺癌,兒子患病風險較常人高兩倍;如兄弟有人患病,風險則高3.3倍;如有兩位近親患病,風險則高5倍。 臨牀上經常見到兄弟同時患上前列腺癌。最近有一個60多歲男士,身體檢查報告發現前列腺抗原(PSA)上升,但肛門指檢前列腺沒有肥大,跟進檢查發現癌細胞,立即手術切除前列腺。這名男士的哥哥,得知弟弟中招,立即抽血檢查PSA,結果PSA指數亦超標,肛門指檢發現前列腺有硬塊,抽組織化驗確診前列腺癌,由於腫瘤較弟弟的大,要先接受荷爾蒙治療將腫瘤縮小,再施手術切割。 早期前列腺癌,癌細胞生長在前列腺周邊,不會壓迫尿道,所以沒有病徵。大多數的病人都是因為例行身體檢查而發現前列腺癌。當前列腺癌發展至晚期,癌細胞擴散,病人就會有骨痛、貧血等徵狀。   (圖:黃志東)   日急夜急中招了? 問:點解成日急小便?是前列腺癌嗎? 黃:病人如果因尿頻而求診,家庭醫生要先知道發病時間有多久,有否伴隨發炎病徵,如排尿痛、尿液渾濁、發燒或腹痛。 內科疾病如糖尿病、血鈣過高,或藥物影響如去水丸都可引致尿頻;另外,飲食習慣如喜歡飲咖啡、茶或酒精的人亦會出現尿頻。 年長男士有前列腺肥大或前列腺腫瘤,小便可能變得頻密,但每次分量少,排尿起動困難,以及有排尿不清的感覺,夜尿亦常見。 還有,精神緊張都是尿頻其中一個病因。 姚:前列腺位於膀胱口,良性增生會影響尿道,出現排尿困難、尿頻等徵狀;但前列腺癌的癌細胞,不在尿道附近,所以未必影響排尿。早期前列腺癌未必有病徵,當開始有徵狀時,如骨痛、貧血,往往已是晚期。   評估風險——確診前列腺癌,醫生會根據病人年齡、身體狀况及癌細胞生長速度等,決定是否積極治療。(圖:monkeybusinessimages@iStockphoto)   血尿拉響警號? 問:小便有血,好驚,會否患上前列腺癌? 黃:尿液由腎臟製造,經輸尿管、膀胱,最後由尿道排出。男士的尿道被前列腺包着,所以以上任何一個器官有問題,都可以導致血尿,如腎臟或膀胱受細菌感染,腎和膀胱結石或腫瘤,前列腺肥大或腫瘤,都可以引致血尿。另外,內科疾病如腎小球腎炎,亦可引致血尿。 試過有人食完紅菜頭沙律,糞便和尿液都變成紅色,但這不是身體疾病,只是食物色素影響。醫生需要病人詳細病歷,或用試紙檢查病人尿液,亦可能要種菌、驗血,甚至X光、超聲波、電腦掃描等檢查。如有懷疑,或需轉介泌尿外科專科醫生做膀胱鏡或進一步治療。   指數超標——由於早期的前列腺癌沒有明顯徵狀,所以病人一般都是在身體檢查時,發現血液中的前列腺抗原指數比正常高,然後再通過其他檢查,確診前列腺癌。(圖:jarun011@iStockphoto)   血尿因素——尿液由腎臟製造,經輸尿管、膀胱、尿道,任何一個器官出問題,都可導致血尿。(圖:Giorez@iStockphoto)   文:鄭寶華 插圖:杜思頴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Dr_Microbe@iStockphoto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讀者MailBox】前列腺癌 開刀化療有得醫

【明報專訊】問:人到中年,近年排尿不暢順、未能排清,甚至有尿頻之苦。請問這是前列腺增生,還是前列腺癌的徵兆? 前列腺增生與前列腺癌有沒有關係? 前列腺增生不致癌 年過五旬宜驗身 答﹕兩者的病徵較相似,須由醫生診斷。「前列腺增生」較常見於中年男士,年齡愈大,患此病的風險愈高;但它主要是為生活帶來不便,與癌症沒有直接關係,不會導致前列腺癌。有些病徵則是前列腺癌特有的,尤其當癌細胞擴散到骨或膀胱的位置,患者或會感到骨痛、有血尿。不過,早期的前列腺癌亦可以無任何病徵或先兆,須靠前列腺特異抗原抽血檢查(PSA)或「肛探」來診斷。若PSA指數過高或前列腺出現明顯硬塊,便可能患上前列腺癌。前列腺癌是本港男士第三大常見癌症,排名僅次於肺癌及大腸癌,死亡率則排第五,情况不容忽視,建議年過五旬的男士應定期做身體檢查。 切除睾丸或打荷爾蒙針 治療方面,前列腺增生一般以藥物治療為主,以紓緩患者排尿的不適和帶來的困擾。而較後期的前列腺癌則以荷爾蒙治療為第一線治療,因其癌細胞主要依賴男性荷爾蒙為生,透過減低男性荷爾蒙數目可以抑壓癌細胞生長。荷爾蒙治療常見有兩種:睾丸切除術及打荷爾蒙針。前者於香港較為流行,費用相對便宜,而且治療多為一次性;後者則在外國較為常見,但須長期使用才能有效。超過一半患者接受荷爾蒙治療後都有良好反應,早期癌症(一至三期)的病人及早治療,例如接受手術及放療會有治癒的機會。患者接受荷爾蒙治療須承受副作用的風險,例如容易抑鬱、疲倦、失去性慾,患骨質疏鬆症、心臟病的風險會上升。除了荷爾蒙治療,若出現癌擴散或荷爾蒙治療無反應者,亦可透過化療、服用新一代荷爾蒙藥等來控制病情,存活率亦可大大提高,做到「與病共存」。 文:張寬耀(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