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email protected]) (明報製圖)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 詳細內容

10分鐘驗癌法面世 澳洲研發

【明報專訊】澳洲科學家研發出嶄新癌症快速檢測法,可透過偵測血液中的癌細胞基因痕迹,確認身體是否有癌細胞,10分鐘內便有結果,初步測試準確度更高達九成。專家稱,測試方法簡便可靠且成本低廉,而且在癌症初期已可發現,有望用作定期癌症篩查,並提高治癒率。 ▲澳洲昆士蘭大學專家研發出10分鐘快速驗癌方法。左一為開發該方法的化學系教授特勞。(網上圖片) 偵測血中癌細胞基因痕迹 新檢測法由昆士蘭大學化學系教授特勞(Matt Trau)開發,建基於健康細胞與癌細胞的DNA特性差異而設計。健康細胞的DNA上有許多名為甲基(methyl)的分子結構,以控制基因運作,確保細胞功能正常。不過癌細胞的DNA上的甲基只集中於特定位置,其他大部分位置幾乎沒有甲基,助癌細胞不斷生長。研究員經測試發現,此特性可見於乳癌、前列腺癌、直腸癌與淋巴癌的DNA,亦會令健康細胞與癌細胞的DNA在水中有顯著不同的表現,包括附着於金屬表面的方式。 研究員便將黃金的納米粒子加入水中,製作癌細胞測試劑。黃金納米粒子令水呈粉紅色,正常細胞DNA附在其表面時,會將水變成藍色,而癌細胞DNA附上其表面後,卻不會令水變色。研究員以200個人體細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抽針檢查新方向

前列腺癌是本地男士第三大常見癌症之一,多見於50歲或以上男性。跟其他癌症不同,部分前列腺癌生長緩慢,潛伏多年亦未見惡化或擴散,因此許多患者直至出現徵狀如血尿、尿頻或小便時刺痛等,才懂得求診,此時可能已屆中、晚期,或已有癌轉移。及早確診癌症,便可盡快制定對應治療,防止惡化,因此事前檢查十分重要。 傳統系統抽針 難辨腫瘤位置 經過肛門指探及前列腺特異抗原(PSA)的驗血測試後,如察覺有異樣,便須作進一步的超聲波掃描抽針檢查,以確認徵狀是由良性的前列腺增生還是前列腺癌所引起。傳統的抽針檢查由超聲波(TRUS prostate biopsy)作為引導,患者可以接受「輕度麻醉」,再於前列腺兩邊分別6至7個位置抽取活組織化驗。 然而,超聲波影像未夠清晰,難以找出腫瘤位置,因此只可作系統抽針(systemic biopsy),有可能錯過了腫瘤部位。如果患者的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偏高,但抽針檢查沒有發現,那麼患者便要在若干時日後再作驗血檢查,以了解前列腺特異抗原有否上升,並由醫生決定是否再做抽針檢查。對患者而言,等待的時間既煎熬,又要再承受抽針檢查的痛苦及風險,實在令他們卻步。 磁力共振結合超聲波如GP 詳細內容

知多啲:港人早期確診比率遜美日

【明報專訊】「香港人確診前列腺癌,約一半屬早期。相比外國,早期確診比率較低。」泌尿外科專科醫生姚銘廣說,以美國為例,確診前列腺癌的病人,八成屬早期,而日本亦超過七成。他估計,美國人對前列腺癌認知較高,而日本人的健康檢查較普及,都有助發現早期癌症。 在香港,不少病人是在身體檢查時發現PSA水平超標,跟進檢查而確診患癌。不過姚銘廣強調,PSA水平超標未必一定患癌,「前列腺發炎、肥大都會導致PSA指數上升,因此醫生需要了解病歷和臨牀徵狀,如家族病史,或透過肛門指檢,檢查前列腺的大小、有無結節或硬塊等,才決定是否需要進一步檢查」。 當有懷疑,就要做前列腺活檢,利用超聲波引導插入刺針抽出前列腺組織,交由病理學專科醫生用顯微鏡診斷前列腺有沒有癌細胞,以及判斷癌細胞的兇惡度。 手術後失禁 多屬短暫 一旦確診前列腺癌,接下來要做一個期數分析,利用磁力共振、針對前列腺的正電子掃描、同位素骨骼掃描等檢查屬早期或晚期,因為治療方法完全不同。如前列癌仍屬早期,癌細胞未擴散情况下,可以手術切除,根治癌症。病人最擔心的副作用,是失禁和影響勃起功能,姚銘廣指出,手術後失禁大都是短暫性,現在使用機械臂手術,手術後長期 詳細內容

【有片】前列腺癌「生得慢」 一把年紀唔使理?

【明報專訊】前列腺癌發病率近年不斷上升,殺入香港男性常見癌症第3位,僅次於肺癌和大腸癌。對於前列腺癌的篩查和治療,存在很多爭議。有人提出,前列腺癌生長緩慢,過度檢查會導致不必要的治療,究竟實情如何? 姚:姚銘廣(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黃:黃希敏(養和醫院家庭醫學專科醫生) ■問醫生 ◆七八十歲無謂醫? 問:75歲長者確診前列腺癌,究竟醫不醫? 姚:前列腺癌半數生長緩慢,年過75歲確診,如果前列腺癌「唔惡」,醫生會傾向保守的觀察治療。 不過,始終要視乎病人身體情况,有不同考慮,例如:病人已經有其他慢性病,預計存活時間少於10年,如驗出的前列腺癌生長緩慢,不會影響存活時間,就傾向保守治療。 然而,當確診時前列腺癌已經擴散,代表腫瘤通常較惡,或需要積極治療。有一個年過80歲的病人,4星期前突然雙腳乏力,無法行走,需要輪椅代步;檢查發現是前列腺癌,並已擴散至脊骨。需要立即轉介骨科醫生安排脊骨手術,同時接受荷爾蒙治療抑制男性睾丸酮,縮小腫瘤,治療後病人可重新走動。 腫瘤「惡」與否是治療關鍵,抽取腫瘤細胞放在顯微鏡下,病理學專科醫生會根據細胞形態,按格里森分數(Gleason Score)分級,10 詳細內容

【讀者MailBox】前列腺癌 開刀化療有得醫

【明報專訊】問:人到中年,近年排尿不暢順、未能排清,甚至有尿頻之苦。請問這是前列腺增生,還是前列腺癌的徵兆? 前列腺增生與前列腺癌有沒有關係? 前列腺增生不致癌 年過五旬宜驗身 答﹕兩者的病徵較相似,須由醫生診斷。「前列腺增生」較常見於中年男士,年齡愈大,患此病的風險愈高;但它主要是為生活帶來不便,與癌症沒有直接關係,不會導致前列腺癌。有些病徵則是前列腺癌特有的,尤其當癌細胞擴散到骨或膀胱的位置,患者或會感到骨痛、有血尿。不過,早期的前列腺癌亦可以無任何病徵或先兆,須靠前列腺特異抗原抽血檢查(PSA)或「肛探」來診斷。若PSA指數過高或前列腺出現明顯硬塊,便可能患上前列腺癌。前列腺癌是本港男士第三大常見癌症,排名僅次於肺癌及大腸癌,死亡率則排第五,情况不容忽視,建議年過五旬的男士應定期做身體檢查。 切除睾丸或打荷爾蒙針 治療方面,前列腺增生一般以藥物治療為主,以紓緩患者排尿的不適和帶來的困擾。而較後期的前列腺癌則以荷爾蒙治療為第一線治療,因其癌細胞主要依賴男性荷爾蒙為生,透過減低男性荷爾蒙數目可以抑壓癌細胞生長。荷爾蒙治療常見有兩種:睾丸切除術及打荷爾蒙針。前者於香港較為流行,費用相對 詳細內容

用卵巢癌藥醫前列腺癌? NGS配對 尋找隱藏救星

【明報專訊】新療法:次世代定序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 81歲李先生的前列腺癌轉移,今年二月因頭痛頭暈入院,發現腦部有十多個腫瘤。接受電療、荷爾蒙治療後徵狀明顯減少,但三個月後,腦部新出現近20個腫瘤。 腫瘤如此兇惡,十分罕見。面對高齡及有其他慢性病的李先生,醫療團隊只能坐以待斃?基因檢測、標靶藥物如何幫助李先生安度82歲生日? ■個案 老翁前列腺癌上腦 治療困難 李先生去年因肺炎住院,其間發現前列腺癌指數(PSA)稍高。時年81歲的他有慢性肺氣腫,不希望做前列腺穿刺檢查,便決定以保守治療,觀察PSA的走勢。 數月過去,李先生身體情况尚算穩定,PSA指數只是上升了少許。但今年2月李先生突然覺得頭暈頭痛,步履不穩。入院檢查竟發現腦部有十多個腫瘤,最大的一個直徑達3.5厘米,壓迫腦幹神經(圖一)。全身正電子掃描發現前列腺和盆腔淋巴為可疑的腫瘤源頭。 李先生病情十分危急。腦外科和麻醉科認為病人肺功能不好,且腦部血管有嚴重硬化,做開腦手術風險過高。病人也不希望冒太大風險。團隊為先生安排了立體定向放射手術(stereotactic radiosurgery, 詳細內容

前列腺癌唔使醫? 醫生﹕ 未必 看病情「度身」治療

【明報專訊】編按﹕患上癌症,一直以來的治療方向是﹕第一時間用刀用電用毒殲滅所有癌細胞。但近年研究發現,前列腺癌發展緩慢,低風險的前列腺癌病人,不接受任何治療,與接受手術或電療的病人作比較,十年存活率相若。是否意味着「唔醫好過醫」? 腫瘤生長較慢 或多年未被發現 很多男士會問﹕「良性前列腺增生問題很常見,那患有前列腺癌的風險豈不是十分大?」的確,年過三十的男士,前列腺結構上會有改變而引發良性前列腺增生;但不代表一定與前列腺癌掛鈎,只有當細胞出現基因變異才會成為惡性腫瘤,亦即前列腺癌。可是,大部分前列腺癌的生長發展較緩慢,腫瘤可存在多年也未被發現。正因如此,及早發現可跟醫生商討並制定最合適的治療方案。 2016年10月,《新英倫醫學期刊》發表了英國一項為期十年的研究報告。有研究中心於1999至2009年期間,為約8.2萬名年齡介乎50至69歲的男性進行「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測試」,發現內裏有二千多人確診患有早期低風險前列腺癌。1643名病人之後選擇加入這項研究,當中545人積極監察(不採取任何積極治療方案,只接受緊密監察)、553人選擇接受前列腺切除手術、545人則選擇俗稱電療的放射治療。該研究中心發現,十年後,三個方案的存活率相若(見表)。 研究﹕接受治療 腫瘤擴散人數較少 那麼,前列腺癌病人是否「什麼也不做」會更好?畢竟電療和手術都會帶來一定的風險和副作用,或會影響生活質素。但是,研究報告亦同時顯示,在545名積極監察的病人中,有33人有腫瘤擴散迹象;接受了手術的病人中,則只有13人有腫瘤擴散迹象。而發現有病情發展的人數,在積極監察那組別亦相對較高。 由此可見,儘管十年後的存活率相若,但不代表15、20年後的存活率也一樣。而且病情有可能隨時間惡化,所以病人應該跟醫生商量,再因應自己的實際病情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而非認為只接受積極監察便行。 與任何慢性疾病一樣,前列腺癌的治療目的也是為了延長壽命。醫生一般會根據病人的身體狀况、期望、家族史,甚至其父母的壽命,作為制定治療方案的考量。如78歲的病人沒有其他健康問題而父母的壽命亦較長的話,仍然可以考慮較積極的治療方案;相反,若65歲的病人同時有多種其他嚴重慢性疾病,便可能需要接受較保守的治療。 切前列腺仍可保性功能 面對高風險或中期的前列腺癌病人,過往多會採用電療和荷爾蒙藥物治療,但最近亦有研究顯示,切除手術配合其他輔助治療的存活率較電療高。故手術切除治療這方案在這批病人已較多被選擇採用。雖然前列腺切除手術在不少案例是「一了百了」的治療方案,但即使是微創手術,也有可能出現失禁或勃起功能障礙的問題;加上前列腺癌大多發生於年紀較大的男士當中,不是每名病人也適合進取的治療方案。對於癌症晚期的病人來說,更是不適用。 曾經有個年約50的男病人,出現尿頻的現象已有一段時間,但礙於面子問題而一直不肯就醫,最後因半夜不斷起牀小便,影響夫妻二人的睡眠質素,在妻子的要求和陪同下終於願意求醫。結果顯示他患有前列腺癌,經醫生說明各種治療方案後,妻子認為「可以切除腫瘤的話,就切咗佢啦!」,即使有可能影響性功能?她也說﹕「幾十歲冇所謂啦,切咗先啦,醫生!」我看了一看當事人,他一言不發卻欲言又止。同為男人,當然明白性功能受影響可不是「冇所謂」,而且病人的意願才最重要。最後因應病人病情及跟他獨自溝通過後,決定採取較新的治療方案——用達芬奇機械臂微創手術切除前列腺,保留了供應勃起功能的血管神經束,令病人繼續維持正常性功能。 荷爾蒙藥×化療藥 延長壽命 近年,對於在晚期才確診前列腺癌的病人,醫學界開始提倡荷爾蒙藥物及化療並用的混合治療。過往,醫生會在荷爾蒙藥物失效時才採用化療,但有研究發現,若於荷爾蒙藥物治療期間,在適合的病人身上同時配合化療藥物,能延長14至22個月的壽命。對晚期病人而言,這無疑是個福音。 ■前列腺癌/增生 徵狀相似 年長男性常有前列腺腫大的情况,通常是良性的前列腺增生,但徵狀與惡性腫瘤有很多相似之處﹕ ◆排尿困難 ◆排尿時刺痛 ◆排尿帶血 ◆排尿次數頻密(於晚間尤甚) ◆排尿不順或微弱,並且時有阻滯 註﹕前列腺癌通常第一個徵兆是背痛、臀部痛和骨盆痛,但此時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骼 資料來源:香港癌症基金會網頁 ■知多啲 前列腺癌誘因﹕年紀大 多肉少菜少運動 香港是國際大都會,香港人亦愈來愈「西化」,快餐、多肉少菜的飲食文化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加上少做運動,間接造成不少健康問題。對於男士們而言,最擔心的莫過於患上前列腺癌。大家不要感到驚訝,因為近年本港前列腺癌的數字的確一直都在上升,所以男士們要更加關注前列腺健康。 前列腺是男性生殖系統的腺體,位於膀胱頸與尿道之間,是負責分泌精液的主要器官,提供營養及輔助輸送精子。年紀大、男性荷爾蒙、遺傳因子、飲食習慣等,都是引致前列腺癌的誘因。 男士們平日應減少進食紅肉及動物脂肪的食物,一旦出現下尿道病徵,如尿頻、小便困難、小便或精液帶血等,便應盡快求醫,不要諱疾忌醫;同時,伴侶亦應給予支持和鼓勵,好讓另一半有信心和動力抗病。 文:姚銘廣(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