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及腹膜癌】卵巢癌擴散 轉移致腹膜癌 治療見新機 減復發機會

腹膜是肚皮下覆蓋多個內臟的薄膜,容易被附近器官的癌細胞入侵,尤其是卵巢癌,與腹膜癌的關係更是難分難解,增加治療的複雜性。近年臨牀經驗所見,手術加腹腔溫熱灌注化療或可有效對付部分腹膜癌,即使癌病再次復發,也有機會經化療後進行持續治療,可望能長期控制病情。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 卵巢癌與腹膜癌看似是兩種癌症,但兩者密不可分。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指出,部分腹膜癌會歸類為卵巢癌處理,原因一是兩者的位置十分接近,有時根本難分源頭;二是部分腹膜癌的性質與卵巢癌一樣,故腹膜癌會以卵巢癌的方法處理。   早期卵巢癌病徵不明顯 發現已晚期 早期的卵巢癌,很多時都沒有明顯的症狀,直至出現腹部硬塊或肚脹等腹膜癌常見病徵時,便已屬晚期。 譚醫生表示,早期卵巢癌主要以手術方式切除相關器官,包括子宮卵巢及輸卵管等,若患者年輕又屬早期,醫生會盡可能保留病人的生育能力,但如果病情已屆晚期或腹膜已受牽連,治療便不能單靠手術。 事實上,腹膜有癌細胞屬晚期癌症,以往多以靜脈注射化療作紓緩性治療,但近年則有新的治療方向。   腹膜癌逾9成由大腸、卵巢等癌症轉移所致 養和醫院外科專科醫生羅偉倫醫生稱,腹膜癌分為原發性及繼發性,超過9成的腹膜癌都是由腹腔器官如大腸、闌尾、胃、胰臟、卵巢等癌症轉移所致,若只是腹膜有轉移則仍可視為「單一器官轉移」,就如肝轉移一樣,有治癒的可能。醫學界近年便以用於治療闌尾癌的腫瘤細胞減滅手術(Cytoreductive Surgery, CRS)和腹腔溫熱灌注化療(Hyperthermic 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 HIPEC),處理腹膜癌。 CRS+HIPEC的合併治療是先以手術徹底清除腹腔內肉眼可見的腫瘤,然後再把加熱的化療藥物灌入腹腔,令藥物可滲透至腹腔的器官,從而殺滅餘下看不見的癌細胞。   養和醫院外科專科醫生羅偉倫醫生   CRS+HIPEC合併治療見療效 羅醫生指出,臨牀研究比較患者接受化療和接受CRS+HIPEC的療效,發現後者有不錯的療效,可延長病人的壽命,甚至帶來治癒的機會,例如他便曾為一名闌尾癌病人進行CRS+HIPEC,近兩年來也沒有復發迹象。 他說,以癌症種類來說,合併治療對結直腸癌、卵巢癌和闌尾癌效果最好。但他強調,不是所有腹膜癌患者也適合接受CRS+HIPEC,醫生會參考腹膜癌指數,若擴散嚴重或預期難以切清腫瘤,則不適合接受合併治療,部分卵巢癌病人或可先做化療縮小腫瘤,然後再考慮進行合併治療。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手術後可作預防性化療 減復發風險 早期及晚期卵巢癌和腹膜癌,經過手術治療後仍有機會復發,這時術後化療便在治療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關永康醫生表示,卵巢癌及腹膜癌患者接受手術治療後,若復發風險較高,可以考慮接受預防性化療,藉以減低復發風險。而當病情不幸復發時,化療雖無法根治癌症,但可以帶來紓緩性療效,包括控制病情及延長壽命。 不過,關醫生坦言,有些病人抗拒做化療,除了因為副作用大外,也擔心捱苦後病情最終又再惡化。他指出,為了令化療效用維持更長的時間,衍生出持續治療(Maintenance therapy)的概念,利用一些毒性較低的藥物,令病人可以與癌共存。   持續治療有助控制病情 延長壽命 他以卵巢癌和腹膜癌為例,若復發病人使用鉑金藥物治療後成功令病情受到控制,便可以接受口服化療新藥作持續治療。臨牀研究顯示,持續治療可以令病人的存活期中位數由3.8至5.5個月,顯著延長至12.9至21個月。 關醫生稱,用於持續治療的藥物副作用較少,故此可以為病人延長「有質素」的壽命,但強調此治療不是在復發開始時使用,而是在鉑金類藥物控制病情後才能有效,否則藥物未必足夠控制癌瘤。   定期婦科檢查 愈早發現治癒機會高 卵巢癌及腹膜癌難以預防,但愈早發現及接受治療,治癒機會也愈高。譚家輝醫生表示,第一期患者的5年存活率可高達90%,但第二期已降至約60%,第三及四期則分別降至三成及少於兩成。他的臨牀經驗顯示,早期個案往往是透過身體檢查發現,故建議年過40的婦女,尤其是曾接受不育治療、有家族病史或帶有不正常基因的女性,應該定期進行婦科檢查,包括照超聲波掃描盆腔,有助及早找出問題,對症下藥。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關永康醫生   講座查詢電話:2595 3019 辦公時間:星期一至五 早上10:00至中午12:00;下午2:30至5:30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晚期卵巢癌80%復發 腹腔化療延長8至16月壽命

【明報專訊】卵巢癌復發率高,尤其第3、4期病人,肉眼看不見的癌細胞已散落腹腔。70%至80%晚期患者會復發,5年生存率低於30%。因此,醫治卵巢癌的其中一個挑戰是制訂高效的治療策略。研究顯示,腹腔灌注化療較傳統靜脈注射化療,存活率能平均延長8至16個月;可惜基於不同原因,腹腔灌注化療並未廣泛使用。   復發率高——卵巢癌是香港女性常見癌症排名第6,2016年有598宗新症。晚期卵巢癌復發率高,5年生存率低於三成。([email protected]) 個案: 開刀+化療抗3期癌魔 陳女士,55歲,剛剛從繁忙的金融工作轉為兼職的寫字樓工作,方便照顧家庭。在一次例行檢查中,發現有一個5厘米的卵巢水瘤,癌指數(CA125)更升至570U/ml(正常指數是低於35U/ml),進一步檢查包括電腦掃描發現有腹腔轉移迹象。 她尋求婦科腫瘤科醫生的意見,決定先接受徹底的腫瘤切除手術,包括清除兩邊卵巢、子宮、淋巴,以及腹膜四周組織。病理報告顯示屬高漿液分化卵巢瘤,手術基本上已完全清除所有看得見的腫瘤。在手術之前,醫生和陳小姐曾商量有需要做輔助化療,而陳小姐屬第3期卵巢癌,腹腔灌注化療配合靜默注射化療的綜合方案,能給予最佳的存活率。陳小姐需要接受每3星期一次的腹腔灌注綜合治療,為期6個療程。 根據2016年統計數字,卵巢癌雖不是香港頭5名常見癌症,但每年也有超過500宗病例,當中第3、4期的比率有三成之多(即癌細胞已侵蝕腹膜,或已擴散至淋巴系統,甚至轉移到其他主要器官)。 卵巢癌主要治療方案是根治性手術,包括割除子宮、兩邊輸卵管及卵巢、淋巴,以及徹底的腹腔清除,包括割除子宮、兩邊輸卵管及卵巢、淋巴,以及徹底將腹腔腫瘤清除。大部分病人需要接受術後化療,減低復發風險和延長存活率。而根治性手術若能完全清除腫瘤的話,就是延長存活率的最佳治療方案。在卵巢癌中,腹腔轉移是常見的位置(屬第2至3期卵巢癌),因此治療方案要集中處理如何控制這方面的轉移。 腹腔灌注化療(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已有超過50年歷史,就是將化學藥物直接放在腹腔內。根據藥理學分析,腹腔化療更有效殺死集中在腹腔的癌細胞,相比靜脈注射,治療效果能提升超過10倍;最有效的情况就是在卵巢癌手術後,用於清除剩下10毫米,甚至小於5毫米的微量殘存腫瘤(minimal residual disease)。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比傳統化療 存活率多8至16月 大型醫學研究比較腹腔灌注化療和靜脈注射化療,在第3期卵巢癌病人當中,前者的存活率平均多8至16個月。腹腔灌注化療藥物一般是用順鉑(cisplatin)和紫杉醇(paclitaxel)的混合治療方案,平均6個療程。 要留意是,這些研究亦發現腹腔化療的副作用一般較多,主要集中在手術時放入腹腔喉管引起的併發症,如滲漏、感染、移位等。另外,腹腔化療也可能影響血球和器官功能,因而要減少化療劑量,或者需要在後期改用靜脈注射化療。另有一個醫學研究比較病人的生活質素,在治療期間,接受腹腔治療的病人明顯較差,但是在治療完成一年後,則兩者的生活質素都沒有分別。   副作用大 年輕人較適合 基於腹腔灌注化療有效提升存活率,因此美國的癌症組織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在2006年發出指引,將腹腔灌注化療納入卵巢癌的常規治療標準方案之一。其中一個研究顯示,較年輕的病人能夠完成預期治療方案的機會比較高。同一個研究亦指出,病人若完成整個療程,存活率比中途停止的人更高,惟近半病人因為種種原因,往往無法完成整個療程。   為何未普及? 雖然腹腔化療能增加存活率,治療效果顯而易見,但基於以下原因,它並未廣泛使用。 1.醫生病人都擔心增加副作用 2.沒有熟練的治療團隊 3.各項研究顯示不同的腹腔化療劑量,暫時沒有清楚指引 經過數十年的醫學發展,採用腹腔灌注化療能讓術後的卵巢癌病人延長存活率。最重要的是病人的正確選擇、資源的配合、以及職員的培訓。治療團隊亦必須緊密監察治療過程,包括輔以提升白血球的升白針及適合的藥物調校劑量,以達到最安全的效果。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榮譽臨牀助理教授、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編輯:陳志暘 電郵:[email protected]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女性健康】肥胖、從未生育、吸煙女性 患卵巢癌風險高

【明報專訊】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資料顯示,2016年卵巢癌新症共有598宗,在香港女性最常見癌症中排第6位;而2017年有218名女性死於卵巢癌。   風險因素——從未生育、體重超標,都會增加患卵巢癌風險。([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圖中模特兒跟內文提及疾病無關)   患卵巢癌的風險因素包括: 家族卵巢癌病史,尤其是直系親屬(母親或姊妹)曾患病 確認帶有基因突變 家族乳癌病史 曾經接受荷爾蒙治療 超重或肥胖 從未生育 因工作關係接觸到石棉 吸煙   早期卵巢癌沒有明顯徵狀,但當感到盆骨或腹部疼痛、尿急或尿頻、持續明顯肚脹、進食困難或過快出現飽腹感,就應盡早求醫。   資料來源:衛生防護中心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基因突變遺傳性癌症】 5月8至6月23日巡迴展覽 了解乳癌、卵巢癌、前列腺癌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下稱「資料庫」)致力研究BRCA基因突變,並幫助由於基因突變而患遺傳性癌症(包括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家庭,提供基因測試、輔導及臨牀醫護服務。   ([email protected])   「關‧乳‧愛」是「資料庫」主辦的巡迴展覽,讓公眾了解基因突變誘發的遺傳性癌症。今年活動以「基因中尋找你的答案」為主題,並邀請了本地插畫家「路邊攤」合作。 第一站(5月8至12日):銅鑼灣皇室堡地下中庭 第二站(5月16至19日):樂富廣場A區平台 第三站(6月14至16日):銅鑼灣時代廣場有蓋廣場 第四站(6月20至23日):青衣城1期1樓大堂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乳癌微創手術 滅腫瘤保乳房 【了解乳癌】進行乳房普查 及早截擊乳癌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2019年卵巢癌及腹膜癌診療新趨勢講座】雙管齊下 控制卵巢及腹膜癌

腹膜是肚皮下覆蓋多個內臟的薄膜,容易被附近器官的癌細胞入侵,尤其是卵巢癌,與腹膜癌的關係更是難分難解,增加治療的複雜性。近年臨牀經驗所見,手術加腹腔溫熱灌注化療或可有效對付部分腹膜癌,即使癌病再次復發,也有機會經化療後進行持續治療,可望長期有效控制病情。 感謝您的支持!由於是次講座反應熱烈,所有門票均已派罄。     第一部分:簡介卵巢癌及腹膜癌 講者: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 譚家輝醫生 卵巢癌的趨勢 卵巢癌的症狀、分期及診斷方法 後期卵巢癌及腹膜癌 簡介早期及後期治療方案   第二部分:卵巢癌及腹膜癌的外科治療 講者:養和醫院外科專科醫生 羅偉倫醫生 腫瘤細胞減滅手術 (Cytoreductive Surgery) 腹腔溫熱灌注化療(HIPEC)   第三部分:卵巢癌及腹膜癌的化療方案 講者:養和醫院放射治療部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關永康醫生 術前術後化療的角色 HIPEC如何改善整體化療成效   查詢電話:2595 3019 辦公時間:星期一至五 早上10:00至中午12:00;下午2:30至5:30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明報專訊】不幸患癌已教人擔心,若發現轉移至腹膜,是否無藥可救?隨醫療技術進步,腹膜癌的治療出現轉機,用加熱的化療藥灌注腹腔,循環浸洗腹膜,能提升病人存活率。對於結直腸癌及卵巢癌出現腹膜轉移的病人,可多一個治療選擇。   ([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問醫生 羅:羅偉倫(外科專科醫生) 倪:倪明(養和醫院駐院醫生)   腹膜癌九成屬癌擴散? 問:什麼是腹膜癌? 羅:腹膜有兩層,一層覆蓋腹壁,另一層包裹在腹腔中的內臟如胃、腸及婦科器官;若腹膜被癌細胞入侵,便會引致腹膜癌,或稱腹膜表面惡性腫瘤。   腹膜癌可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其中一種稱為原發性腹膜癌(primary peritoneal cancer),性質與卵巢癌相似;另一種是由石棉引起,非常罕見的惡性間皮瘤(mesothelioma)。繼發性腹膜癌最為常見,佔超過九成,腹腔器官如大腸、闌尾(或稱盲腸)、胃、胰臟、卵巢等癌症轉移到腹膜,可稱為腹膜轉移。   腫瘤太小難診斷? 問:如何診斷出腹膜癌? 羅:在切除原發腫瘤手術中,醫生可看到有沒有腹膜轉移。但如果希望在原發腫瘤手術前知道有沒有腹膜轉移,可以借助影像掃描協助診斷,不過,腫瘤有大有小,小至1毫米,所以不能百分百診斷出細微的腹膜癌。   因此,醫生會定期跟進檢查,包括電腦掃描、正電子掃描或癌細胞指數測試,當有懷疑,如果是微細的腫瘤,可透過微創腹腔鏡手術診斷,但某些情况可能要剖腹檢查,才可以實際診斷。   知多啲:殺腹痛「走位」要留神 中大柏金遜症研究:便秘是早期先兆 中大最新研究 – 抑鬱藥治胃病 胃部如「小腦袋」 情緒壓抑可致胃痛 存活率大增? 問:腹膜癌有何治療方法? 羅:原發性腹膜癌較罕見,我們集中討論繼發性腹膜癌。一般發現腹膜轉移已屬晚期癌症;常規化療僅對部分腹膜癌具顯著成效,因此大部分病患都會採用姑息治療(palliative care,亦稱紓緩治療),或以標靶、免疫治療減輕徵狀。   近20年,醫學界研究以腫瘤細胞減滅手術(Cytoreductive Surgery, CRS)和腹腔溫熱灌注化療(Hyperthermic 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 HIPEC)來治療腹膜癌患者,效果不錯,甚至有機會治癒。   CRS+HIPEC是腹膜假性黏液瘤的唯一治療方法,這病屬腹膜癌的一種,常原發自闌尾,產生黏液的細胞在腹腔中擴散,導致腹腔充滿啫喱狀的假性黏液瘤。過去試過很多不同治療都沒有效果,醫學界於1980年代專為此病症研發出CRS+HIPEC。隨技術發展成熟,近年此技術已擴展應用到其他腹膜轉移的癌症上。   CRS+HIPEC做法是,先以手術徹底清除腹腔內肉眼可見的腫瘤,包括原發腫瘤、腹膜轉移的腫瘤,然後隨即用儀器把約40℃的化療藥注入腹腔,循環灌洗1.5到2小時;加熱的化療藥對殺死癌細胞更有效。   研究比較接受一般化療和接受CRS+HIPEC的病人總生存率,以結直腸癌為例,前者總生存率中位數23.9個月,而後者有62.7個月;一般化療的5年存活率為13%,CRS+HIPEC的病人則有51%。     (劉焌陶攝)   選擇療法先計分? 問:所有腹膜癌病人都適合接受CRS+HIPEC嗎? 羅:不是,由於腹膜轉移是晚期癌症,加上屬大型手術,需跨學科醫生商討,篩選適合病人。我們會參考腹膜癌指數(Peritoneal Cancer Index, PCI),根據腫瘤位置和大小計算分數,愈高分愈嚴重,每種癌症的分數上限不一樣,例如腸癌病人要20分或以下(最高是39分)才能做CRS+HIPEC。   有些卵巢癌對傳統化療反應良好,可先做化療,腫瘤縮小後再做CRS+HIPEC。我曾經有一個患卵巢癌病人,起初診斷出有多處腹膜轉移,後來經過數次化療後,腫瘤縮小很多,再加上CRS+HIPEC,她康復得十分快。另外,以腹膜轉移的癌症種類來說,文獻顯示CRS+HIPEC用於胃和胰臟的效果不太好;用於結直腸癌、卵巢癌和闌尾癌效果最好。   「片」清腫瘤約需20小時? 問:CRS+HIPEC有什麼風險? 羅:腹腔化療始終是局部化療,理論上對全身影響較小。最大的風險是切除器官,切除婦女器官如子宮、卵巢較簡單,風險較低,但如果是直腸、結腸和胃等,因為切割後要重新接駁,有滲漏或腹腔積液、積膿的風險。一個普通腸癌手術只需1至2個小時,如果要同時局部切除腹膜轉移的癌細胞,再加上溫熱療法,手術長達5至6小時;手術時間長,失血風險亦會增加,增加併發症風險。   風險最高是切除假性黏液瘤,因為腹膜包圍內臟,要把內臟外圍的腫瘤逐一「片」清,是個非常大的手術,涉及不同專科醫生,需要十幾二十個小時。   腹膜會再生? 問:接受CRS+HIPEC有什麼後遺症?及後還需要化療嗎? 羅:腹膜會自行再生,手術後一般很快復元,沒有什麼後遺症。曾經有一名中年女病人,因腹脹求診,經組織和造影檢查後,發現有很多假性黏液積聚在腹腔,診斷出是由闌尾癌繼發的腹膜假性黏液瘤。由於黏性液體不能抽出來,充塞整個腹腔,令她十分疼痛不適,建議她接受CRS+HIPEC。   手術將她的闌尾和右邊結腸切除,因為盆腔最易受影響,因此亦將子宮、卵巢等婦科器官和直腸一併切除。切除盆腔到上腹的腹膜後,再做腹腔化療。手術完成後,她不需再做跟進化療,但由於直腸被切除,做了臨時造口,當幾個月後也沒有復發,就將造口縫合,直至現時已兩年過去,病人沒有大問題出現。不過,有些病人在手術後亦需要再做化療,每種癌症情况不盡相同,需要跟腫瘤科醫生商討。   文:李欣敏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肥胖系列】有片: 鬱悶招肚腩 sit-up趕不走

【明報專訊】日日做sit-up,餐餐淨食菜,腰間的贅肉還是減不掉,點解? 減肥不單要有恆心,還要減得其法!西醫提醒,肚腩不一定是肥胖所致,物理治療師指出sit-up無助收腹,而中醫認為肚腩的形成與「濕」有關。 中醫說:「肥胖與飲食不節、情志失調和過度安逸有關。」   大肚腩成因多——大肚腩除了可能是因為飲食過量,亦可能是肚積水導致。([email protected])   日日啤一啤 長出「啤酒肚」 戴:戴樂然(仁濟醫院下葵涌中醫中心註冊中醫) 問:「啤酒肚」是如何形成? 戴:有人形容肚腩贅肉為「啤酒肚」,雖然飲啤酒不等於會有「啤酒肚」,不過多喝啤酒會導致肚腩的生成。啤酒偏濕,容易損傷脾胃,導致水濕不化、濕濁內蘊。由於飲食不節制、多吃生冷、肥甘厚膩的食物,也會導致痰濕或濕熱內生,從而影響脾胃的運化,致脾土濕困,令膏脂、水濕或痰濁凝聚在局部的位置。濕熱內生亦會導致胃火旺,更加「開胃」,增進食慾。 肥胖除了與飲食有關,情志對肥胖亦有影響。中醫認為情志與肝有密切的關係,當情志失調,如情緒不穩定、工作壓力大,會使肝失疏泄,氣機鬱滯,容易影響脾的運化,積聚痰濕。 此外,過度安逸也會導致肥胖,譬如缺乏運動。從中醫角度,久臥傷肺、久坐傷脾,長期久坐或久臥不活動,導致肺脾氣虛。由於肺脾主水液運化,水液代謝紊亂會形成水濕、痰濁。當臟腑功能失調、脾胃受傷,水濕痰濁停聚於腹部,便會形成肚腩。     戴樂然(仁濟醫院下葵涌中醫中心註冊中醫)(受訪者提供)   依體質消滅「車胎」 問:針對不同體質,如何對付肚腩? 戴:氣虛——氣虛體質的人氣短懶言,容易感到疲乏,精神不振;亦會易出汗,面色偏黄或白、目光少神、口淡。建議選擇營養豐富而且易於消化的食物,飲食不宜太油膩、太甜;選擇健脾益氣食物調養,例如小米、糯米、淮山、泥鰍。 痰濕——痰濕體質者容易胸悶、痰多,容易困倦;面色淡黄而暗、喜歡吃肥甘甜黏的食物。甜食容易生濕,這類人士飲食應保持清淡,少食甜膩、煎炸、滋補食品,亦不宜過飽。飲食上,可多選健脾利濕的食物,例如冬瓜、扁豆、薏米、荷葉、淮山。 濕熱——體質濕熱人士多面垢油光,經常口苦口乾、身重困倦。濕熱體質者飲食宜口味清淡,避免吃辛辣、刺激、滋膩食物;宜吃清熱化濕、性平偏甘寒的食物,如豆腐、綠豆。 氣鬱——氣鬱體質的人思慮過多、容易感到鬱悶、悶悶不樂、情緒波動;胸脅脹滿、經常嗝氣。建議可選擇有理氣解鬱、調理脾胃功能的食物,如茉莉花、玫瑰花、菊花焗水飲用。   清淡飲食——痰濕體質人士飲食宜清淡,可多選冬瓜、薏米等利濕食物。(資料圖片)   未必關肥胖事 或卵巢癌作怪 問:怎樣分辨是肥胖所致的肚腩,還是有其他疾病? 戴:要分辨肚腩是否肥胖所致,須考慮身體其他徵狀。以卵巢癌為例,患者除了腹脹不適外,大小便習慣亦可能改變、月經出現變化、或停經後突然陰道出血等。如出現上述情况,宜作詳細檢查。「肚腩」又可能胃脹氣所引起,除了感覺有胃腹部脹痛外,常見徵狀有嗝氣、放屁多。   其他徵狀——「肚腩」未必是肥胖所致,可能是胃脹氣,甚至是卵巢癌。([email protected])   中醫:促進腸胃 食療按穴 健脾利濕 肚腩成因眾多,介紹一款適合痰濕且氣虛的食療——四神湯,材料包括薏米、蓮子、芡實、山藥,另可加入排骨或瘦肉,有健脾胃、利濕的功效。另外,可按壓以下穴位約1分鐘,每日2至3次,有利促進脾胃功能(見圖1)。 中脘穴(位於腹部,在胸骨下端、肚臍上連線的中點) 天樞穴(位於腹部,肚臍兩側旁開兩寸,大約三橫指的闊度) 足三里穴(位於小腿,膝蓋近外側部有一凹陷位,在此處放四橫指,脛骨旁開一拇指的位置) 亦可於飯後按摩腹部,順時針和逆時針搓肚各10下,幫助腸胃消化。 西醫說:「『肚凸凸』不一定是肥胖所致,可能與肚積水、便秘有關。」   明報製圖     「6F」診斷腹脹成因 林:林永和(家庭醫生) 歐陽:歐陽健(註冊物理治療師) 問:肚腩形成有什麼因素? 林:大肚腩的形成受先天和後天因素影響,先天受遺傳基因或荷爾蒙影響,較容易積聚脂肪;後天則受飲食和運動習慣影響,攝取過多脂肪,又缺乏運動,是致肥的其中一個成因。不過「肚凸凸」不一定是肥胖所致,腹脹(abdominal distension)有不同的成因,可以透過以下「6F」去診斷︰ Fat(脂肪)——就是肚腩,由肚皮外的脂肪和內臟脂肪引致 Food(飲食)——飲食過量、不節制;熱量吸收遠高於消耗 Fluid(液體)——肚積水導致腹脹,有可能是患有肝硬化、卵巢癌 Flatus(脹氣)——用口呼吸或緊張時說話吞下過多空氣、腸胃消化不良;嚴重者照X光時,甚至可看到腸臟如吹脹的氣球 Feces(糞便)——便秘問題 Fetus(胎兒)——懷孕   林永和(家庭醫生)(李祖怡攝)   歐陽健(註冊物理治療師)(資料圖片) 坐姿不良致「假肚腩」 問:肚腩有分「真」與「假」? 歐陽:坊間有所謂的「真假肚腩」,「真肚腩」是指因脂肪積聚所形成的肚腩,要控制飲食和配合運動才可減掉。而「假肚腩」則是指那些非脂肪積聚所形成的肚腩,其中一個成因是坐姿不良。如果長時間坐得太直,會使盆骨前傾和令脊骨弧度過彎,久而久之,會導致腹部向前突,形成假肚腩。相反,如果長時間懶散地坐,寒背似的,會令腹部肌肉鬆弛和突出,亦會引致假肚腩的出現。要避免假肚腩,應約30至45分鐘轉換姿勢或改變坐姿,能減少肌肉的負荷。   中央肥胖 增心臟病、糖尿病風險 問:大肚腩有什麼潛在健康風險? 林:有研究指出,腰腹積聚過盛脂肪,患心臟病及糖尿病的風險相對於脂肪積聚在臀部的人士高。如腹部囤積過多脂肪,可致中央肥胖。對亞洲人而言,男性腰圍90厘米或以上,女性腰圍80厘米或以上,即屬中央肥胖。過多腹部脂肪會影響身體的新陳代謝,造成新陳代謝症候群(metabolic syndrome),包括高血糖、高尿酸、高膽固醇等,增加患上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懷孕定肚腩?——從西醫角度,可透過「6F」診斷腹脹,有可能是脹氣、懷孕。([email protected]) 物理治療師:收腹運動 操出「6嚿腹肌」   如非因病引起的「肚腩」,透過運動和控制飲食可以改善。雖然沒有局部減肥的運動,但有針對腹部運動,收緊線條。腹部表面肌肉主要由腹直肌、腹內斜肌和腹外斜肌組成。坊間常見的仰臥起坐(sit-up)是雙腳屈曲,上身由躺平至近乎坐直,幅度大於45度,會借用了腹肌以外的肌肉例如髖屈肌及大腿肌肉,不能集中於腹肌的訓練。以下有3個較有效訓練腹部肌肉的方法(見圖2):   蜷腹運動(curl-up) 訓練腹直肌,即所謂的「6嚿腹肌」 步驟: 1. 躺臥並曲起雙腳,雙腳分開與肩膀闊度相若 2. 雙手放胸前或貼着大腿向上推,同時收緊腹部 3. 然後再躺回地下 側平板支撐(side plank) 訓練腹內斜肌和腹外斜肌,就是所謂的「人魚線」 步驟: 1. 身體側臥,左手屈曲放地上,手肘放肩膀對下 2. 左前臂撐起身體,同時收緊左腹肌肉,保持5秒 3. 右手可選擇撐在腰部,或向上伸展 平板支撐(plank) 訓練核心肌群 步驟: 1. 臉朝下,雙腳稍微分開,腳尖着地 2. 用兩手手肘撐着地下,收緊腹部、臀部、腿部的肌肉 3. 臀部往內縮,背脊挺直,肩胛骨收緊,整個身體呈平板狀,維持約10至30秒   李祖怡攝 文:李祖怡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女性健康】知多啲:早期卵巢癌治癒率達八成

【明報專訊】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   2016年,香港有598宗卵巢癌新症,死亡人數229。死亡率高,女性須小心提防。([email protected])   治療卵巢癌,首先考慮手術。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解釋,手術將切除兩邊卵巢及輸卵管、子宮、子宮頸、盆腔淋巴及網膜。另外,在腹腔不同位置抽組織活檢,驗測癌細胞有沒有游走至腹腔。手術後,將組織送至實驗室做病理分析,驗測有沒有癌細胞。腫瘤只在卵巢和盆腔,屬早期卵巢癌(第一、二期);腫瘤離開盆腔,游走至淋巴、上腹,屬第三期;而第四期則是腫瘤擴散至腹腔以外器官,如肺、肝等。   三四期病人 五年存活率約三成 手術後,視乎腫瘤惡性度(大小、分裂速度、外觀等)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顏繼昌說,只有第一期當中,癌細胞屬低惡性度及沒有穿透卵巢的病人,毋須跟進治療,其他情况都需要術後化療,一般使用兩種藥物組合(紫杉醇+卡帕),標準化療療程是6至8星期。 「卵巢癌復發率高,尤其第三、四期病人,癌細胞已在腹腔游走,肉眼看不見,化療可能消滅一部分,但未必能完全消滅,所以病人即使接受化療,或化療加上針對腫瘤血管增生的標靶治療(Bevacizumab),治癒率始終不高。」他指過去研究顯示,第三、四期病人接受化療後,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約13至14個月;再加上標靶治療,無惡化存活期可增長2至3個月。「第一、二期病人的情况相對好,治癒率達七至八成;第三、四期病人,五年存活率約兩至三成。」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email protected])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email protected]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了解卵巢癌】預防卵巢癌 定期婦科檢查

卵巢癌是女性癌症殺手之一,由於初期病徵不明顯,當發現時可能已錯過最佳治療時機。養和醫院提醒市民定期進行婦科檢查,如發現身體不適應及早求醫,以增加治癒機會。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 ( 左 ) 、放射治療部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暨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關永康醫生提醒女士關注卵巢健康情況,及早治療卵巢癌。   認識卵巢癌風險 根據 2015 年數據顯示,卵巢癌位居本地女性常見癌症第六位,新增發病個案有 578 宗,發病年齡中位數為 52 歲。雖然過去十至二十年有上升趨勢,但情況並不明顯。患上卵巢癌的風險因素,包括更年期遲、不孕或曾進行相關治療、家族歷史、帶有突變基因 BRCA1/2 。然而懷孕次數多、已進行子宮切除術、已絕育、服用避孕丸,患上卵巢癌的機會相對較低。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表示,假若病人有家族歷史及突變基因,可考慮採取預防發病措施,年輕病人需要定期檢查以便及早發現, 40 歲以上或已生育婦女,可進行卵巢切除手術,能大幅減低發病率。 由於女性盤腔空間寬廣,即使出現卵巢癌也難以發現。譚醫生指出,早期卵巢癌絕大部份沒有徵狀,即使腫癌有 10cm 大,也無法憑觸摸感覺得到,要到腫瘤逐漸增大病徵才會明顯,例如出現腹脹、塞腸、輸尿管阻塞、背痛、肺積水、靜脈栓塞、肝功能紊亂等徵狀,視乎腫瘤影響範圍而定。 醫生會先為病人確診,例如查詢病歷,進行驗血、驗癌指數及掃描,確定是原發性(源自卵巢)或繼發性(源自腸胃或乳房等位置)卵巢癌,相關疾病範圍,再決定治療目的及治療方法。譚醫生強調評估十分重要,需考慮病人的年紀及身體狀況是否適合進行大型手術,治療目的是為治癒疾病還是控制病情。若腫瘤擴散範圍大,未能一次過切除,可以先做化療,令腫瘤縮減後才進行手術。 根據國際婦產科協會的卵巢癌分期,第一期腫瘤只在卵巢位置出現,第二期擴散至盤腔部位,第三期擴散至腹腔或淋巴位置,第四期擴散至肺或肝等遠處部位。期數越低治癒率越高,第一期病人的五年存活率可達九成,第二期已降至六成多,第三期及第四期更分別降至大約三成及一成,因此及早發現非常重要。譚醫生解釋,卵巢癌主要是通過手術抽取組織進行病理分期,醫生會以手術抽取淋巴及腹膜等組織,通過病理檢查釐定涉及範圍,再將腫瘤盡量切除,以減少日後化療工作及增加存活率。此外,現時手術可通過腹腔鏡或機械臂進行,如腫瘤能夠完整取出,更會採取微創手術,加快復原。   卵巢癌是本港女性十大癌症之一,備受市民關注。   化療加標靶藥 成效顯著 為了在手術後提升存活率,病人一般需要接受藥物治療。養和醫院放射治療部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暨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關永康醫生表示,術後治療視乎復發風險,例如第一期病人復發風險低,未必需要接受化療,但第二及第三期病人則有此需要。 藥物治療分為化療及標靶藥兩大類,針對復發風險較高的病人,更會進行化療藥及標靶藥的混合治療。關醫生表示,化療是主要的術後治療方法,會根據病人體質、造血功能、腎功能等情況進行調節。現時治療卵巢癌的標準化療藥物為「卡鉑」及「紫杉醇」,每三個星期注射一次,副作用與其他腫瘤治療藥物相若,包括食慾不振、噁心、疲勞、脫髮等,亦有機會嚴重過敏及影響神經線,導致手腳掌麻痺。他強調很多病人擔心脫髮,但事實他所見的病人完成療程後都會再次長出頭髮,甚至生長得更好。 現時有兩種標靶藥用於治療卵巢癌,「貝伐株單抗」( Bevacizumab )能夠均勻壓抑腫瘤血管生長,但有 1% 機會形成血塊及有出血情況。關醫生表示,根據 GOG 研究,針對第三期或以下患者,將 Bevacizumab 加入與化療藥混合使用,可減低三成復發風險,比單用化療效果更好。若用於卵巢癌復發患者,更有研究顯示可減低一半復發風險。此外,最近有新的口服標靶藥 PARP inhibitor ,專門針對 BRCA1/2 病人,用以抑制病人體內僅有用於修復缺損 DNA 的 PARP 酵素,可令腫瘤細胞因無法修復而死亡。病人須完成標準化療療程,在腫瘤縮小或消失後服使用,有研究顯示以此藥作持續治療,存活率可增加一倍。 癌症原自基因突變,若標靶藥不適用,關醫生指出,可考慮採取「新一代基因排序系統」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抽取腫瘤樣本進行全面基因測試,送到美國進行基因檢測,假若找出基因突變,便可嘗試使用相應治療藥物作治療。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