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nakdee@iStockphoto)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了解卵巢癌】預防卵巢癌 定期婦科檢查

卵巢癌是女性癌症殺手之一,由於初期病徵不明顯,當發現時可能已錯過最佳治療時機。養和醫院提醒市民定期進行婦科檢查,如發現身體不適應及早求醫,以增加治癒機會。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 ( 左 ) 、放射治療部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暨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關永康醫生提醒女士關注卵巢健康情況,及早治療卵巢癌。   認識卵巢癌風險 根據 2015 年數據顯示,卵巢癌位居本地女性常見癌症第六位,新增發病個案有 578 宗,發病年齡中位數為 52 歲。雖然過去十至二十年有上升趨勢,但情況並不明顯。患上卵巢癌的風險因素,包括更年期遲、不孕或曾進行相關治療、家族歷史、帶有突變基因 BRCA1/2 。然而懷孕次數多、已進行子宮切除術、已絕育、服用避孕丸,患上卵巢癌的機會相對較低。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表示,假若病人有家族歷史及突變基因,可考慮採取預防發病措施,年輕病人需要定期檢查以便及早發現, 40 歲以上或已生育婦女,可進行卵巢切除手術,能大幅減低發病率。 由於女性盤腔空間寬廣,即使出現卵巢癌也難以發現。譚醫生指出,早期卵巢癌絕大部份沒有徵狀,即使腫癌有 10cm 大,也無法憑觸摸感覺得到,要到腫瘤逐漸增大病徵才會明顯,例如出現腹脹、塞腸、輸尿管阻塞、背痛、肺積水、靜脈栓塞、肝功能紊亂等徵狀,視乎腫瘤影響範圍而定。 醫生會先為病人確診,例如查詢病歷,進行驗血、驗癌指數及掃描,確定是原發性(源自卵巢)或繼發性(源自腸胃或乳房等位置)卵巢癌,相關疾病範圍,再決定治療目的及治療方法。譚醫生強調評估十分重要,需考慮病人的年紀及身體狀況是否適合進行大型手術,治療目的是為治癒疾病還是控制病情。若腫瘤擴散範圍大,未能一次過切除,可以先做化療,令腫瘤縮減後才進行手術。 根據國際婦產科協會的卵巢癌分期,第一期腫瘤只在卵巢位置出現,第二期擴散至盤腔部位,第三期擴散至腹腔或淋巴位置,第四期擴散至肺或肝等遠處部位。期數越低治癒率越高,第一期病人的五年存活率可達九成,第二期已降至六成多,第三期及第四期更分別降至大約三成及一成,因此及早發現非常重要。譚醫生解釋,卵巢癌主要是通過手術抽取組織進行病理分期,醫生會以手術抽取淋巴及腹膜等組織,通過病理檢查釐定涉及範圍,再將腫瘤盡量切除,以減少日後化療工作及增加存活率。此外,現時手術可通過腹腔鏡或機械臂進行,如腫瘤能夠完整取出,更會採取微創手術,加快復原。   卵巢癌是本港女性十大癌症之一,備受市民關注。   化療加標靶藥 成效顯著 為了在手術後提升存活率,病人一般需要接受藥物治療。養和醫院放射治療部主任、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暨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關永康醫生表示,術後治療視乎復發風險,例如第一期病人復發風險低,未必需要接受化療,但第二及第三期病人則有此需要。 藥物治療分為化療及標靶藥兩大類,針對復發風險較高的病人,更會進行化療藥及標靶藥的混合治療。關醫生表示,化療是主要的術後治療方法,會根據病人體質、造血功能、腎功能等情況進行調節。現時治療卵巢癌的標準化療藥物為「卡鉑」及「紫杉醇」,每三個星期注射一次,副作用與其他腫瘤治療藥物相若,包括食慾不振、噁心、疲勞、脫髮等,亦有機會嚴重過敏及影響神經線,導致手腳掌麻痺。他強調很多病人擔心脫髮,但事實他所見的病人完成療程後都會再次長出頭髮,甚至生長得更好。 現時有兩種標靶藥用於治療卵巢癌,「貝伐株單抗」( Bevacizumab )能夠均勻壓抑腫瘤血管生長,但有 1% 機會形成血塊及有出血情況。關醫生表示,根據 GOG 研究,針對第三期或以下患者,將 Bevacizumab 加入與化療藥混合使用,可減低三成復發風險,比單用化療效果更好。若用於卵巢癌復發患者,更有研究顯示可減低一半復發風險。此外,最近有新的口服標靶藥 PARP inhibitor ,專門針對 BRCA1/2 病人,用以抑制病人體內僅有用於修復缺損 DNA 的 PARP 酵素,可令腫瘤細胞因無法修復而死亡。病人須完成標準化療療程,在腫瘤縮小或消失後服使用,有研究顯示以此藥作持續治療,存活率可增加一倍。 癌症原自基因突變,若標靶藥不適用,關醫生指出,可考慮採取「新一代基因排序系統」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抽取腫瘤樣本進行全面基因測試,送到美國進行基因檢測,假若找出基因突變,便可嘗試使用相應治療藥物作治療。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了解卵巢癌】 「卵巢癌」猶如無形殺手 婦女應提高警覺

「卵巢癌」──香港女性十大癌症之一,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顯示,2015年卵巢癌約有近六百宗發病個案,排行十大女性癌症的第六位。數字仍有上升趨勢,不容忽視。 三十五歲的程小姐,經常都感到「肚脹脹」,腸胃不適,還有便秘的情況。但她一直以為自己是腸胃問題,所以沒有理會。直至這情況持續三、四個月後才去求醫,經詳細檢查後,原來卵巢已有一個15厘米的腫瘤,證實患上第三期卵巢癌。   譚家輝醫生表示,初期卵巢癌沒有明顯病徵。 卵巢癌初期病徵並不明顯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醫生表示,由於女性的卵巢較細,正常大約只有3厘米,而卵巢存在於較大的盆腔內。所以卵巢即使有腫瘤,甚至大至10厘米,患者都可能全不知情,所以初期卵巢癌可以說沒有明顯病徵。相反,當腫瘤漸大,甚至擴散,會影響至腸道或胃部等。所以卵巢癌的三、四期病徵,會出現與腸胃病差不多的徵狀,包括「肚脹肚谷」、消化不良、大小便不暢通等。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副主任關永康醫生指出,由於有近4成患者發現有卵巢癌時已是第三或第四期,不少已擴散至其他部位如腹膜或淋巴。這是由於盆腔與腹腔如隧道一樣是互相流通的。所以如果腫瘤一旦侵蝕了卵巢的表皮層,會即時走出盆腔,甚至會走到整個腹腔。故卵巢癌的擴散速率會比其他癌症都快,可在短時間內,由第一期轉變成第三期癌症。加上卵巢癌的復發率高,故卵巢癌的死亡率亦偏高。 從病理學上分析,約9成患者為「上皮性卵巢癌」,即癌細胞出現於卵巢的上皮層。約1成患者是「生殖細胞卵巢癌」及「性索間質卵巢癌」。   有家族病史婦女要提高警覺 譚家輝醫生指,根據臨床經驗,患卵巢癌沒有特別成因,而當中的高危人士,包括從未生育或有家族病史的女士。有親人曾患卵巢癌的婦女,她們體內可能存在著一種「BRCA1」或「BRCA2」的基因變異。這些都是誘發卵巢癌的基因,所以一旦檢查出她們體內存有這兩種基因,醫生都建議她們做定期監察,甚至接受一個預防性的手術。 卵巢癌的治療上,首要治療是以手術切除。譚家輝醫生稱,由於復發率高,所以即使患者只有一邊卵巢有腫瘤,但為安全著想他會建議患者將兩邊卵巢、兩條輸卵管及子宮一併切除,以減低復發風險。   關永康醫生指出,不少卵巢癌治療以手術配合化療。   新標靶藥物對治療非常顯注 關永康醫生指出,現時治療都會用手術配合化療。如患者腫瘤影響的範圍太大,會先進行手術前化療,使腫瘤縮小後再做手術切除。而視乎不同患者情況,有機會在手術後,患者亦會用化療繼續治療,以控制癌細胞。他又表示,現時標靶藥治療用在卵巢癌上,近年亦有新突破。因為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已通過了針對治療由遺傳基因引發的癌症(例如BRCA1或BRCA2)的標靶藥物,效果亦非常顯注。他補充,雖然這種新標靶藥只可治療由遺傳基因引致的卵巢癌,即使只有10至15%的卵巢癌患者可使用,但對治療卵巢癌上已向前邁進一大步。 要成功戰勝卵巢癌,關永康醫生認為,除了跟隨醫生指示接受治療外,患者的心理質素很重要。他以早前一個病者為例,一位40歲女士發現頸部淋巴腫脹,經反覆檢查後,發現原來卵巢癌已擴散至頸淋巴,確診為第四期(末期)的卵巢癌。但這位女士沒有放棄,聽從醫生指示,做化療、打標靶藥,最後擴散的腫瘤得以受控,縮小至卵巢範圍內,甚至可用手術成功切除,至今患者已近十年並無復發。所以他鼓勵患者及家人,不可以為癌症期數而輕易放棄治療。 雖然現時沒有特別方法預防卵巢癌,但譚家輝醫生指,除了本身有家族病史患者必須緊密監察外,一般婦女可以透過每年做驗身,或定期婦科檢查有效找出卵巢癌。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2018年卵巢癌講座】警惕「女殺手」

卵巢癌是本港十大女性癌症殺手之一,由於初期病徵不明顯,容易被患者忽略,有機會錯過盡早接受治療的時機。如果長期感到作嘔作悶,腹部隱隱作痛,又或者胃脹,就要盡快求診,若能及早發現可增加治癒機會。 目前治療卵巢癌,除了一般的化療、手術等,亦有機會可配合標靶藥。想了解更多有關卵巢癌的成因、症狀及診斷方法,立即參加講座。 立即報名:

Read more

【了解卵巢癌】專家倡卵巢癌高危者驗基因 倘發現BRCA突變 可考慮切除手術

【明報專訊】卵巢癌新症數字持續上升,由2005年的412宗上升40%,至2015年的578宗。據外國研究,約一成人因遺傳而患上卵巢癌,當中大部分人被發現有BRCA基因突變問題。有專家表示,高危者例如45歲前曾患乳癌、家人曾患乳癌或卵巢癌,應做基因測驗,一旦發現有基因突變,可考慮切除卵巢。   卵巢癌新症10年升40% 48歲的黃女士,姑姐患有乳癌及卵巢癌,她於2007年確診乳癌,其後至2011年發現身體不適。黃說當時不時作嘔,腹部暗暗地痛,又覺得胃脹,四處求醫並照超聲波、胃鏡,都沒有發現問題,至2012年要為其乳癌覆診時,經醫生提醒往驗血,才確診患上卵巢癌。黃女士又說,其後經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檢測基因,發現自己有BRCA基因突變。   乳癌病人作嘔胃脹 驗血揭患卵巢癌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主席、港大醫學院外科學系臨牀副教授鄺靄慧說,資料庫為患者提供免費基因測試,測試有助高危者了解身體有否BRCA基因突變,而突變又分為BRCA 1型及2型,1型患者會有40%至60%機率患上卵巢癌,2型患者則有10%至20%機率。   鄺靄慧早前招募了2817個高危家庭做測試,發現78名有乳癌及卵巢癌或其他婦科相關癌症患者中,若有類同的家族病史,有39.4%人出現BRCA 1型基因突變,24.2%人出現BRCA 2型,顯示出現風險因素愈多的高危者(見表),愈大可能有BRCA基因特變;如出現基因特變,又未發病,可考慮切除卵巢。   乳癌資料庫資助用標靶藥 目前治療卵巢癌,除了一般的電療、手術等,亦可靠標靶藥Olaparib,養和醫院婦產科顧問譚家輝說,卵巢癌患者大多會復發,只是時間長短問題,而每一次復發都會更嚴重,Olaparib是首款針對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的標靶藥,患者服食後,可延遲復發時間,由6.2個月延至15.6個月,有需要更可吃一輩子。然而藥費高昂,28日藥要約5萬元,很多人只吃數月就會停藥。 資料庫本月初推出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藥物資助計劃,資助持香港身分證、家庭月入不超2萬元的患者用Olaparib,申請者須經財政審查。鄺靄慧說,資助計劃未獲藥廠資助,而是由不同善心人捐款,目前仍在籌款,未定受助者上限,盼可資助受助者一生。 根據醫院管理局藥物名冊,Olaparib去年1月不獲納入名冊,原因是「沒有足夠理據支持藥物治療的成本效益」。醫管局表示有既定機制,由專家定期評估新藥,過程會考慮藥物的安全性、療效和成本效益,會密切留意臨牀和科研實證的最新發展。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用卵巢癌藥醫前列腺癌? NGS配對 尋找隱藏救星

【明報專訊】新療法:次世代定序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 81歲李先生的前列腺癌轉移,今年二月因頭痛頭暈入院,發現腦部有十多個腫瘤。接受電療、荷爾蒙治療後徵狀明顯減少,但三個月後,腦部新出現近20個腫瘤。 腫瘤如此兇惡,十分罕見。面對高齡及有其他慢性病的李先生,醫療團隊只能坐以待斃?基因檢測、標靶藥物如何幫助李先生安度82歲生日?   個案 老翁前列腺癌上腦 治療困難 李先生去年因肺炎住院,其間發現前列腺癌指數(PSA)稍高。時年81歲的他有慢性肺氣腫,不希望做前列腺穿刺檢查,便決定以保守治療,觀察PSA的走勢。 數月過去,李先生身體情况尚算穩定,PSA指數只是上升了少許。但今年2月李先生突然覺得頭暈頭痛,步履不穩。入院檢查竟發現腦部有十多個腫瘤,最大的一個直徑達3.5厘米,壓迫腦幹神經(圖一)。全身正電子掃描發現前列腺和盆腔淋巴為可疑的腫瘤源頭。 李先生病情十分危急。腦外科和麻醉科認為病人肺功能不好,且腦部血管有嚴重硬化,做開腦手術風險過高。病人也不希望冒太大風險。團隊為先生安排了立體定向放射手術(stereotactic radiosurgery,SRS),以高準確度及高劑量的X光,針對腦部14個腫瘤進行放射治療。 SRS後,李先生的腦部病徵明顯減輕,團隊亦為李先生安排荷爾蒙治療,前列腺癌指數逐漸下降。SRS後一個月的磁力共振發現腦部腫瘤全部都明顯縮小了。 可是,SRS後三個月,磁力共振再次發現腦部出現了近20個新的腫瘤(圖二)。全身正電子掃描也發現盆腔和腹部的腫瘤數目增加了。   高齡兼慢性病患 化療風險大 荷爾蒙治療對前列腺癌的控制,通常都超過6至12個月,李先生病情在3個月內急速惡化着實罕見。若跟隨傳統的前列腺癌治療指引,李先生可能要考慮化學治療,但以逾80歲高齡且身體有慢性疾病的考慮下,化療風險實在太高,療效不太明顯,而且藥物未必能進入腦部控制腫瘤擴散。 團隊因此再次建議李先生,接受前列腺癌的穿刺活檢,嘗試從病理和分子診斷技術分析腫瘤,以尋求最好的治療方法。 病理分析是西方醫學的基石。傳統的腫瘤病理化驗主要是依靠醫生憑肉眼和經驗,在顯微鏡下分析細胞和組織的結構、形狀、分佈,再加上免疫組織化學染色法(IHC)對腫瘤作出診斷和分類。 隨分子生物學的進步,近年基因分析的成本大大降低,同步分析數百以至上千個腫瘤基因已經可以在臨牀情况下執行。這技術突破名為「次世代定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這些基因變異資料為病理分析提供了大量的數據基礎,令醫療團隊可以對每個病人在不同病情階段的腫瘤作個人化分析。   新抑制劑針對罕見基因 李先生最終接受了前列腺組織檢查。病理科醫生確定了李先生患有高度活躍「神經內分泌前列腺癌」,腫瘤帶有罕見的雙重「BRCAness」基因突變。BRCAness基因組首先在乳癌和卵巢癌中被發現,這類基因突變導致腫瘤基因有修復缺陷。新式藥物「PARP」抑制劑針對腫瘤細胞這一弱點,令本身基因已不穩定的腫瘤細胞,基因變得更不穩定,繼而引致腫瘤細胞死亡。 在大型臨牀試驗中,「PARP」抑制劑成功提高了卵巢癌病人的存活率。在卵巢癌以外,其他帶有BRCAness基因的腫瘤也很有可能有相似特徵。2015年11月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了首個報告,發現在16個帶有BRCAness基因的前列腺癌中,14個(88%)對PARP抑制劑有良好效果。一部分胰腺癌和「三陰性」乳癌對PARP抑制劑也有反應。 經詳細討論,李先生決定試用PARP抑制劑。服用兩周後,前列腺尿道病徵有明顯改善。四周後,磁力共振顯示腦部腫瘤縮小。八周後,大部分腦部腫瘤消失(圖三)。十月,李先生和眾孫兒度過了一個愉快的82歲生日。 文:林泰忠(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卵巢癌】初期病徵不明顯 及早發現治癒機會大

卵巢癌位居本地女性常見癌症第六位,由於初期病徵不明顯,因此容易被患者忽略,若能及早發現可增加治癒機會。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表示: 「研究發現女性若遲收經、不孕或曾進行不育治療、家族病史及帶有突變基因BRCA 1/ 2,會增加患上卵巢癌的風險。然而,懷孕次數多、服用避孕丸、已切除子宮或絕育人士,則有助降低患卵巢癌的機會。」   初期病徵不明顯 卵巢癌一般分為上皮性細胞癌、生殖細胞癌及性索間細胞癌,當中九成個案屬於上皮性細胞癌。根據醫管局2013 年的數據顯示,卵巢癌每年新增發病個案有526 宗,發病年齡中位數是50歲,即女性在收經後仍有機會患病。 養和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譚家輝表示: 「研究發現女性若遲收經、不孕或曾進行不育治療、家族病史及帶有突變基因BRCA 1/ 2,會增加患上卵巢癌的風險。然而,懷孕次數多、服用避孕丸、已切除子宮或絕育人士,則有助降低患卵巢癌的機會。」 由於女性盆腔空間寬闊,即使腫瘤有10 厘米大,也未必觸摸得到或感到不適。譚家輝醫生指出:「患者要到後期,腫瘤脹大或癌細胞擴散,徵狀才明顯,並要視乎腫瘤的位置。例如腫瘤持續脹大並壓着膀胱會造成尿頻;壓着腸道可能引致腸塞,造成消化不良、嘔吐或大便不暢;擴散至淋巴並壓着尿管令腎臟脹大而引致腰痛;擴散至肺部會引致咳嗽等。患者若身體持續不適,應及早求診檢查。」   確診後決定治療方案 後才進行治療。譚家輝醫生坦言: 「醫生會做很多前期工作,包括向患者仔細詢問身體情況,進行X 光或電腦掃描,以確定腫瘤大小,並檢查是否繼發性癌症,以便作出針對源頭的治療方案。」 手術治療主要是切除腫瘤及進行病理分期。譚家輝醫生表示: 「手術後的癌症分期有助作出針對治療,減少復發風險。將腫瘤盡量清除,則有助化療效果。病人不必太過在意癌症期數,因為同一期數也分好與壞。最重要的是病人明白治療內容及治療後反應,並跟從醫生指示覆診,不必因為期數而感到壓力。」   標靶配合化療提升存活率 卵巢癌主要分為四期,第一、二期主要在卵巢及盆腔部位內,第三期擴散至腹腔,第四期擴散至肺或肝等遠處部位。養和醫院放射治療部主任暨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關永康醫生表示: 「第一期卵巢癌存活率達九成,到第四期已降至一成多,因此病向淺中醫很重要。」 手術、化療及標靶藥,都是治療卵巢癌的方法。關永康醫生指出: 「由於癌細胞分量會影響化療藥效,因此 建議早期病人先接受手術治療,以定病理分期及將腫瘤盡量切除,之後輔以化療,將其餘癌細胞清除。但若腫瘤太大,並黏附腸道或血管等影響切除手術,則會考慮以化療縮小腫瘤後,才進行手術切除。」 大部分病人都要進行術後化療,因為可能有細微壞細胞隱藏在病人體內。關永康醫生表示: 「術後化療有助減少復發,提升存活率。」 化療藥會對身體所有繁殖細胞造成影響,例如影響骨髓造血、頭髮增長、口腔黏膜生長而造成口腔潰爛等。關永康醫生指出,五年前推出的標靶藥能針對腫瘤血管生長,使腫瘤缺乏營養而凋謝,配合化療藥治療,復發風險比只用化療藥減低約兩成半,用於復發病人更可減低一半再復發風險。此外,針對BRCA 1 / 2基因突變,最近剛註冊的口服標靶藥能影響癌細胞複製。若化療效果好,癌細胞剩餘分量少,可用此藥持續治療。」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