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強迫症 母抑鬱 一人照顧兩病人 陷困局誰伸援手?

【明報專訊】照顧長期患病的家人,恍如午夜獨行,容易被孤獨和惆悵所包圍。如果只靠獨力支撐,重擔或會將照顧者壓垮。同路人的支援,不單了解彼此的感受,同時提供寶貴的經驗分享,恍如引路燭光,助照顧者重拾動力,陪伴至親繼續走復元之路。 壓垮照顧者——弟弟患上強迫症,媽媽患上抑鬱,照顧兩人的重擔,幾乎把Amy壓垮。(RyanKing999、[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非事主) Amy困倦的日子始於2003年,當時,就讀初中的弟弟每日放學後總是失蹤,她與母親忙於工作,無暇顧及弟弟。「見他每天如常上學,放學後卻遲遲不回家,我們以為他去了吃晚飯。當年手提電話還未普及,我們也無法隨時聯絡他。」 弟弟躲洗手間不斷洗手 每晚等了又等,Amy開始感到不對勁,有一晚,她決定致電學校查問弟弟的行蹤。駐校職員在校內尋人,最終在洗手間裏發現弟弟的身影,原來,他下課後一直躲在洗手間內不斷地洗手,直至深陷漆黑之中仍不能自拔。 校方將弟弟的個案轉交社工跟進,其後他確診患上強迫症;翌年Amy母親亦確診患上抑鬱症。三口之家,兩人患病,這對Amy而言是雙重打擊。母親及後更因病辭去工作,與弟弟日夜相對在家,照顧的責任全落在Amy身上,重擔幾乎把她壓垮。 Amy一家居於狹小的公屋單位內,由於母親和弟弟經常爆發衝突,鬧得不可開交:「家中地方淺窄,弟弟在看電視,不滿媽媽阻礙他的視線,有時他會激動得扔杯或電話,更曾令媽媽腳部受傷。」即使Amy在外工作,弟弟亦不時來電要求她善後,焦慮不已的她唯有一下班便趕回家。 嘆一口氣,Amy繼續回憶往事:「到了晚上,他們還是會吵……我和媽媽同房,我躺在牀上卻睡不了,很害怕下一秒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白天忙於工作,晚上則要在家擔當調解角色,令Amy身心俱疲,無力感經常來襲,「有時我也不知道該勸誰,只能半夜坐着,等他們下了火,確保他們不會傷害對方」。 家屬聚會 建立自我價值 10年過去,弟弟及媽媽的病况反反覆覆。及至2014年,Amy陪同弟弟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她以康復者家屬的身分加入新生會家屬支援服務,參加不同聚會,如做手工、探訪及本地旅行等,家屬在不同活動及聚會中,互相認識及交流。 擅長做手工及烹飪的Amy,在家屬支援服務找到自己的價值。她常擔任義工教導其他家屬下廚,包括製作糯米糍、豆沙角、蘿蔔糕等,亦積極參與不同院舍的義工活動,設計及製作毛巾花小禮物,「有了自己的生活,長期擔心家人的情緒便得以紓緩」。 互相傾訴 接受病情起伏 Amy又說,從前不知可以和誰傾訴,但遇上同路人之後,不用多說,對方已能理解她的苦况。更重要的是家屬之間的交流,改變了她對家人患病的看法:「以前我很不了解精神病,總以為他們的病會完全康復,一旦病情惡化更是難以接受;現在卻學懂與他們在病情起伏中成長。」 文:黎卓敏(新生精神康復會註冊社工) Read more

考90幾分 爸媽仍責不小心 「100分女兒」抑鬱成疾

【明報專訊】拿着九十幾分的測驗卷,父母問:「怎麼不小心失掉幾分?」 拿着一百分的測驗卷,父母問:「還有多少同學拿了一百分?」 害怕失寵——家長對子女期望過高,有可能令他們長期活在壓力之下,為求持續得到父母的愛,強求事事做到滿分。(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個案無關,Sitthiphong、JulNichols、[email protected] /明報製圖 家期學業成績超卓,在文憑試中考取幾近狀元的成績,但她總是愁容滿面。因為她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壓力很大,每天活在焦慮和恐懼中,擔心自己做得不好而令父母失望,不再被愛和重視。 相信沒有人會想到我面前這個愁容滿面、雙目低垂的年輕人就是那個剛剛在眾人的掌聲中獲得近乎文憑試狀元成績的學生。打從我第一次見家期開始,她這種面對自己成就的反應,已是司空見慣。 家期是個文靜內向的孩子,校內成績超卓,對人有禮,是眾人眼中的好孩子、好學生。她對學業成績尤其着緊,即使她已是全級成績最好的一個,每次測驗考試前,她仍然很努力溫習,從不鬆懈,每次派成績前,她總是擔心自己不夠好。或者是以往許多的經驗,令她很不安…… 攞80分 飽受父母「冷暴力」 家期是獨生女,父母對她的期望也反映在她的名字上。她的父親是專業人士,母親是家庭主婦,家期一直努力讀書,是為了達到父母對她的期望。從小學開始,許多次她拿着九十多分的測驗和考試卷走到爸媽面前,期望會得到他們的稱讚,但換來的卻是「怎麼不小心失掉幾分?」即使得到一百分,她也會被問「還有多少同學拿了一百分?」中五那年,她在考試前失眠,狀態失準,有一科只得八十分,她的父母十分不滿,差不多兩星期沒有跟她說話。她很害怕如果達不到父母的期望,就得不到他們的愛。漸漸地,家期開始強迫自己更努力,去保持「滿分」狀態,希望得到父母的稱讚和肯定。 嚴苛待己 求得讚賞 從那時開始,家期便將所有時間放在學業上,務求做到最好,不容許任何瑕疵,每份功課都會用很多時間去做,力求「完美」才肯交出。即使只是筆記也一絲不苟,偶然寫錯一個字,都會重新再抄一次。結果,她的睡眠時間愈縮愈短,有時還會清晨五時起牀溫習功課。雖然她的成績保持水準,但精神狀態就愈來愈差。 在文憑考試期間,媽媽發現家期用上很多時間清潔書枱上的灰塵,還仔細地把每一本書、每一件文具整整齊齊擺放好才開始溫習。媽媽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每天花上這麼多時間在房間內,原來除了溫習外,她還強迫自己清潔桌上灰塵和執拾好書桌上的每一件物品,才放心開始溫習。當媽媽質問家期的時候,她崩潰大哭,告訴媽媽她的壓力很大,每天活在焦慮和恐懼中,擔心自己做得不好而令父母失望,不再被愛和重視。媽媽看着女兒的痛苦,感到心痛和內疚。原來這些年來女兒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而活得這麼痛苦。 於是,媽媽帶家期看醫生,證實她患上強迫症和抑鬱症。 打擊自尊 激將法有「毒」! 孩子的自信建基於父母從幼年期開始不斷的肯定和讚賞。批評和挑剔,或是一些父母認為奏效的「激將法」,但絕對不是激勵孩子的良方,只是打擊孩子自信、自尊和自愛的慢性毒藥。最後即使父母已不再批評孩子,那些負面的說話已經植根在他們心中,形成一股無形壓力,令他們嚴苛待己,日後即使達很高的成就,心底仍然缺乏自信。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醫賢心事:冲涼冲好耐 強迫症警號?

今天,有一名媽媽把孩子帶到診症室,投訴孩子用很多時間洗澡。 認為身體很髒 反覆冲洗 可能大家會好奇,冲涼太久也算是精神病嗎?作為精神科醫生,當然要問清楚病人行為背後的原因,以免誤診。原來,兒子覺得身上很髒,覺得每個部位要重複洗刷才覺得乾淨。兒子在理智上知道已洗過某部位,但不重複洗他又感到不放心。再細問下,原來兒子在生活其他方面也有怕污糟的情况,例如在公眾地方,他不敢觸摸門柄,或是一定要用紙巾包住門柄才敢觸摸。他知道自己擔心得過分,但不這樣做又害怕有細菌,十分困擾。 以上,已經是強迫症的徵狀。 強迫症的患者會有反覆出現的思想和行為,例如害怕污糟的思想,和重複清潔的行為,其他常見的徵狀有腦海中重複出現性或暴力等影像。患者不會從中得到快感,相反,患者會覺得內疚和恐懼,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影像會反覆出現。 另外一些常見的徵狀是反覆檢查,例如檢查家裏的電器、爐具是否關好;而反覆檢查的過程可以用上很長的時間,使患者遲到,從而影響工作和社交。 患者某程度上都知道他們的擔心是過分了,亦多數曾嘗試跟這些思想對抗,但不成功。久而久之,他們會屈服,乾脆不斷做如洗手、檢查等行為,從而減輕焦慮。 並非所有重複性行為都是強迫症徵狀。例如,我們在練習樂器、運動等,重複是為了熟練而不是因為某些不由自主的恐懼而作出的行為,而賭博等重複活動亦不算強迫症。強迫症中,作出重複的行為是沒有快感的,至於賭博等行為,出發點是為了追求勝利一刻的快感。 強迫症對患者的生活可以構成很大的影響,很多患者對自己的恐懼都羞於啟齒。使用血清素輔以心理治療能有效控制病情,醫生亦對這些症狀見慣不怪,因此不用害怕,病向淺中醫才是上策呢!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