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系統疾病系列】免疫治療為晚期肺癌帶來曙光

  早期肺癌無明顯病徵,不少病人確診時已屬晚期。以往三至四期的肺癌病人,一般會先採用標靶藥或化療,如成效欠佳才考慮用免疫治療。現時免疫治療在肺癌的應用愈來愈廣泛,除了在四期病人用作一線治療外,亦開始在三期病人的一線治療中視乎情况而加入免疫治療。   免疫球蛋白PD-L1 比例逾50% 免疫治療成效增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蔡清淟醫生解釋,免疫治療的其中一個原理,是令病人的免疫系統認出癌細胞,從而作出攻擊。部分肺癌細胞表面上有PD-L1蛋白,如果驗出病人腫瘤的免疫球蛋白PD-L1比例超過50%,就可用PDL-1免疫療法作第一線治療。 蔡醫生引述外國研究指,PD-L1高陽性病人,即超過50%腫瘤細胞帶PD-L1蛋白,在接受PD-1抗體免疫療法作為一線治療,與只接受化療病人比較,前者的治療成效達45%,後者則只有28%。   化療配合免疫療法 平均控制腫瘤時間較長 而在平均控制腫瘤的時間作比較(維持病情不惡化),化療加免疫療法的一組達十個月,只用化療的一組約六個月,故無論在效率及腫瘤受控制時間方面,免疫治療都較單獨用化療為佳。   晚期肺癌病人檢驗 PD-L1 及早判斷治療方法 故晚期肺癌病人現時進行測試時除了檢驗有沒有基因突變外,亦會測試PD-L1,以協助醫生判斷到底是用化療藥、標靶藥或是免疫治療藥物。 呼吸系統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免疫治療】二至四成有療效 副作用致死1% 免疫治療不是治癌神藥

【明報專訊】對付癌症,化療是毒死癌細胞,標靶治療是點擊癌細胞「死穴」;近年最火熱的免疫治療,不是直接打擊癌細胞,而是激發自身免疫系統消滅腫瘤,賣點是療效高、副作用少,但藥費高昂。   (明報製圖)   到底免疫治療能否徹底清除癌細胞?是否癌症病人的靈丹妙藥?有臨牀腫瘤科醫生指出,免疫治療具風險,有1%病人因副作用而死亡,病人切忌過度迷信。 免疫治療是近幾年新興的治癌方法,透過激發自身免疫力消滅腫瘤。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蔡清淟解釋,「正常細胞透過PD-1蛋白與身體免疫系統溝通,『是自己人,不要攻擊我』。」正常情况下,免疫系統中的淋巴細胞能辨識敵人並作出攻擊,而淋巴細胞表面有PD-1蛋白,可保護正常細胞免受攻擊。但癌細胞利用此機制來瞞騙免疫系統,扮作「自己人」逃過免疫系統的攻擊,「免疫治療藥物就是希望糾正這個弊端」。   治黑色素瘤 較化療效果理想 免疫治療針對PD-1、PD-L1、CTLA-4等不同的免疫檢查點,稱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blockade)。蔡清淟解釋,透過藥物抑制癌細胞表面的PD-L1蛋白與PD-1受體結合,淋巴細胞便可以辨認癌細胞,繼而將它消滅;而CTLA-4抑制劑可以令癌細胞周邊有更多淋巴細胞,「就算身體認出哪些是癌細胞,不夠兵也打不了。說得俗一點,CTLA-4抑制劑是call人來」。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陳亮祖表示,目前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黑色素瘤的第一線治療。對付黑色素瘤,以往化療效果不理想,「免疫治療是一個突破,五分之一黑色素瘤病人的病情受到控制,存活期達10年」。   治黑色素瘤——對於黑色素瘤患者,免疫治療的效果勝於傳統化療,有五分之一患者的病情得到控制。([email protected])   混合標靶藥 晚期腎癌療效佳 另外,免疫治療還可以與化療或標靶治療一起使用。以腎癌為例,蔡清淟表示,組合式治療方案效果較理想,同時使用標靶藥及免疫治療,互相有加強作用。腎癌之中,以腎細胞癌(renal cell carcinoma,RCC)最為常見。 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今年發表研究報告,發現同時採用標靶藥(阿西替尼/Axitinib)及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匹博利組單抗/Pembrolizumab),對治療晚期腎細胞癌效果非常理想。861名病人分成兩組作對照實驗,對照組採用舊有標靶藥,實驗組接受阿西替尼及匹博利組單抗。結果發現,實驗組病人的12個月整體存活率為89.9%,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為15.1個月;至於採用傳統治療,12個月整體存活率為78.3%,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則為11.1個月。   (明報製圖)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在今年4月批准了匹博利組單抗和阿西替尼,作為晚期腎細胞癌一線治療。 免疫治療目前還可用於治療肝癌、肺癌、膀胱癌;陳亮祖說,概括比較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的抗藥性時間,對免疫治療奏效的病人,平均接受治療1年後才出現抗藥性,標靶治療平均9個月,化療平均5至6個月便出現抗藥反應。     蔡清淟(李祖怡攝)   陳亮祖(受訪者提供)   文:李祖怡、鄧安琪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肺腑之言:「個人化」治療愈趨普及

【明報專訊】「個人化」服務在現今十分普遍,行銷商品個人化,銀行和投資服務也個人化,目標在針對每個人不同的需求,去提供更貼身和稱心的服務。那麼,治療呼吸系統疾病又有沒有「個人化」服務呢? 哮喘治療——除肺癌外,哮喘亦開始有個人化治療,生物製劑配合傳統藥物可以改善病情。(資料圖片)   答案是肯定的。隨着醫學科技近年急速發展,對於很多疾病的成因和特性都有更深入的認識,無論是診斷和治療都有更多選擇,可以根據不同病人的個人因素與其疾病特質,提供類似「度身訂做」的治療。其實,個人化治療(Personalized Medicine)在某些疾病已經開始普及。   根據個人基因變異 匹配肺癌標靶藥 肺癌的個人化治療較為大衆熟悉。傳統治療肺癌的方法包括手術、化療和放射治療,會根據患者的癌症細胞類別、分期、腫瘤位置和患者的整體健康而選擇。從前,治療晚期肺癌只有化療可用,部分年長或身體狀况欠佳的患者,未必接受到化療的副作用。幸而,近年「標靶治療」(Targeted therapy)可以對抗由若干基因突變引起的肺癌,尤其是帶有EGFR和ALK基因突變型患者,如服用匹配的標靶藥作為一線治療,效果會比化療理想。然而,我們除了要用一般病理測試去確診癌症與其類別外,還要透過細胞組織樣本做基因測試,找尋患者體內是否有突變基因(如EGFR、ALK等),去匹配適合的標靶藥物。除標靶藥外,近年醫學界亦發現「免疫療法」(Immunotherapy)可以藉着提升病人自身免疫能力去對抗癌細胞。由於治療效果亦頗理想,可以給沒有基因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帶來治療的另一選擇,但是醫生也要進行「PD-L1」指數測試,去看看免疫療法是否適合患者。   港產研究改寫抗癌史 晚期肺癌 療法多元個人化   生物製劑 治哮喘新貴 除肺癌外,個人化治療在哮喘亦開始冒起。儘管傳統治療哮喘的藥物如吸入式類固醇、吸入式長效氣管舒張劑和白三烯受體阻斷劑等,已可以穩定大部分病人的病情,但仍然有小部分哮喘患者經常急性病發,需要長期依賴口服類固醇和大量短效氣管舒張劑控制和紓緩病情。 由於引起哮喘慢性氣道炎症的途徑十分複雜,多年來的科研都希望找尋一些「位置」,可以讓藥物堵塞炎症的發生和蔓延。近年在外國及本地註冊和引入的生物製劑(Biologics)就是這些科研成果,其中包括對「抗免疫球蛋白E」(Anti-IgE)和靶向IL-5或其受體的藥物,皆證實有效減低氣道炎症有關的IgE及嗜酸白血球(Eosinophil)水平;配合使用傳統藥物,令病情得到改善。當然,我們要先測試一些指標(如IgE和嗜酸白血球水平),去判斷這些藥物是否適合個別患者。而現時這些生物製劑不但需要注射,價錢亦十分昂貴,其臨牀使用經驗亦較傳統藥物淺。 簡單來說,醫學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對於不少疾病都有更深入的了解,因此可以針對不同病人的特質和需要去提供個人化治療,達至更佳的效果。   肺腑之言:哮喘藥,可以減嗎? 【有片】勿依賴咳水 分清傷風、敏感 哮喘跳崖式惡化可奪命! 【過敏系列】哮喘「斷尾」有機?及早治療控制病情 減少發作 【過敏系列】知多啲:三分二哮喘兒 5歲後自然痊癒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早中晚期各有對策 肝癌治療 新殺手鐧

【明報專訊】肝癌是香港第三大癌症殺手。肝癌早中期沒有明顯病徵,及至出現上腹痛、茶色小便、黃疸等徵狀,已步入晚期。但只要找出乙型或丙型肝炎帶菌者,定期體檢,就能及早發現癌蹤,透過手術或消融治療根治。   ([email protected]) 針對早中晚期肝癌,治療不斷改進。利用肝能再生的特性,如果剩餘肝不足者現在可以分階段切除腫瘤;而對付中期肝癌的動脈化療栓塞,是肝癌獨有的療法。晚期肝癌則有新的標靶藥出現,對華人的治療效果特別顯著。   早期:養肥左肝再切右肝 相對其他癌症,診斷肝癌比較容易,透過檢驗血液中的肝癌指標甲胎蛋白,和腹部超聲波偵測異常情况,再用電腦掃描、磁力共振掃描或正電子掃描確診。   近年肝癌手術切除安全性大大提高。另外,肝是可再生的器官,憑藉這特性,一些病人可接受分階段手術將癌腫切除。藥物方面,去年亦有新突破。除了已應用超過10年的第一代標靶藥物索拉非尼(Sorafenib),由日本研發的新標靶藥樂伐替尼(Lenvatinib),已於去年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作為治療肝癌的一線標靶藥物,令晚期肝癌治療多一選擇。此外,免疫治療亦獲認可作為治療晚期肝癌。   醫治早期肝癌,手術切除是最理想的方法,不過正如上述,早期肝癌徵狀極不明顯,能夠經篩查及早發現的個案較少。只有兩成的肝癌患者可接受手術,而且患者的肝功能必須良好。如病人肝功能較差,但腫瘤小於5厘米,可接受消融治療,以熱能、冷凍或酒精注射等方法消滅癌腫瘤。   ([email protected])   另外,肝臟移植也是早期肝癌治療的其一方法。如腫瘤小於5厘米,數量少過3粒,便可透過換肝根治肝癌。然而能換肝的病人極少,只有2%至3%,最大原因是輪候屍肝捐贈時間長,而肝癌生長迅速,平均3個月已可增大一倍,因此不少病人都等不及肝移植便已經步入中晚期。比較常見的做法是親友捐肝,捐肝者需切除三分之二的肝臟予受贈者,但肝再生能力強,因此不會影響捐贈者的肝功能。   分段開刀 減低肝衰竭風險 近年切除肝腫瘤有更進一步發展,就是利用肝能再生的特性,以分階段手法,令切除腫瘤後剩餘肝體積不足的早期肝癌患者亦能受惠。腫瘤生長在右肝的機會較大,如右肝腫瘤較大或因位置而須切除整個右肝,病人剩餘的左肝體積少於三成,將大大增加肝衰竭風險。   分階段手術就是先將病人的右肝門靜脈結紮,再利用超聲刀將左右肝分離,令門靜脈血液全流至左肝,約一星期便可「谷大」左肝至適合手術的大小,再進行第二階段右肝腫瘤切除手術。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明報製圖)   中期:姑息性治療 動脈注射重火力殺癌 中期肝癌是腫瘤已擴散至左右兩邊肝臟或入侵肝內門靜脈或肝靜脈,但仍未擴散到肝外靜脈或其他器官。中期肝癌患者中,小部分肝功能良好的病人仍然可以做手術切除,但大部分已難以根治,只能以姑息治療延長生命及紓緩徵狀。中期肝癌姑息性治療包括經動脈化療栓塞,以及經動脈或體外放射治療。   堵塞血液供應 餓死癌魔 經動脈化療栓塞,就是在病人腹股溝處動脈插入導管至肝動脈,將化療藥物及栓塞物局部注入腫瘤。此法與其他癌症透過靜脈注射化療藥不同,可「集中火力」將藥物直接注射至肝腫瘤,殺死癌細胞。而堵塞物如明膠海綿顆粒可截斷腫瘤的血液供應,斷絕營養,餓死癌細胞。此法可說是治療肝癌的獨有方法,其他癌症很少採用。除了經動脈化療,也可以經動脈將放射同位素Y-90注入腫瘤以消滅癌細胞。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晚期:新標靶藥面世 療效更佳 如肝癌已到晚期,即腫瘤已擴散至主門靜脈、下腔靜脈或其他器官,治療方法主要為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以延長患者的壽命。標靶藥物可針對干擾、抑制癌細胞某些特異蛋白質,從而阻截腫瘤的細胞生長和血管生成信號。免疫治療則是透過改變身體的免疫運作,以自身免疫系統抑制腫瘤。美國FDA現在把標靶治療列為晚期肝癌病人一線療法,免疫治療為二線。以肝癌來說,病人對免疫治療的反應率約為兩成。除了上述兩種一線標靶藥和二線免疫治療外,還有另兩種新標靶藥亦已獲美國FDA批准,作為晚期肝癌二線治療。   (明報製圖)   過去10年,只有一種標靶藥物可供一線治療,至去年FDA認可樂伐替尼是治療肝癌的新一線標靶藥。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刊登了全球21個地區有份參與的國際臨牀研究,包括香港瑪麗醫院,954名肝癌患者隨機分別接受樂伐替尼或索拉非尼,結果發現新藥效果更佳。   文:潘冬平(外科專科醫生、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主席)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肝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譚談健康:我不是藥神

【明報專訊】最近看了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這是一部在中國拍攝的電影,電影在2018年7月在全國正式上映,內容非常精彩,主要是反映在現代社會中,先進的醫藥費用非常昂貴,是一般老百姓難以負擔的水平。 片中主角「程勇」,他的爸爸患上了血管病,需要動手術;在醫院中動手術動輒需要數萬至十數萬元,程勇想方設法籌募這筆手術費,如果不是,他的爸爸便不能動手術了。 一天,一名血癌患者來到程勇的店舖,求他幫忙進口印度藥;因為這名血癌患者買不起天價的正版藥來保住生命,所以只好希望程勇能夠從印度帶回一批仿製的特效藥,使他可以保持生命。影片中最後情節是程勇被捕、被判監,影片中很多情節,正正是反映到現今社會所面對的各種問題。 ▲《我不是藥神》劇照 標靶藥成效大 費用昂貴 這些醫療費藥費的問題,是社會中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片中所說的一種藥「格列衛」(Gleevec),成分是伊馬替尼(Imatinib),是治療慢性粒性白血病的一種特效藥,能夠有效延長患者生命,這是一種慢性粒性細胞白血病的標靶藥,也是人類史上第一批成功研製的小分子標靶藥物。在「格列衛」面世之前,慢性粒性白血病患者在5年的生存率通常在50%以下,當用了這種標靶治療,生存率可達到90%,而且絕大多數患者可以如常地工作和生活,這些病人的生存率和普通人不相上下,所以這個標靶治療藥是在治療血液癌症中的一個大突破。 但可惜的是這種藥物非常昂貴,這並不是只是在中國的問題,其實在全世界這種藥物都非常昂貴,所以當這種藥物如果沒有醫療保險的支付,或政府公共醫療體系的承擔,普通人是很難長期付得起這種很有效的標靶治療藥。 影片中有非常多的經典台詞﹕「命等於錢,沒有錢買藥就沒有命」、「誰家能不遇上個病人,你就能保證你這一輩子不生病嗎?」、「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藥就在那裏,我卻買不起」。 其實這些醫藥問題,並不是中國社會獨有的,在世界上各社會也都面對相同或類似的問題。 文:譚國權(腎病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記性差口齒不清 肺癌上腦易被誤認腦退化

肺癌是本港頭號殺手,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字,2016年新增4936宗肺癌,同年3780人死於肺癌。肺癌病徵不明顯,半數人確診時已擴散。據外國研究,「間變性淋巴瘤激酶」(簡稱ALK)基因變異佔肺腺癌8%,38%至42%ALK患者會擴散至腦部。香港肺癌學會成員、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丘德芬稱,基因變異的多為較年輕及不吸煙的女性,成因未明。   香港肺癌學會成員、臨牀腫瘤科專科丘德芬(左)稱,變性淋巴瘤激酶(ALK)基因變異成因不明,而「肺癌上腦」徵狀亦與腦退化症相似,包括記憶力衰退、口齒不清等。圖右為聖雅各福群會持續照顧服務高級經理黃培龍。(楊柏賢攝)   團體倡第二代標靶藥納一線 「肺癌上腦」可致病人無記性、口齒不清、身體不協調,甚至失禁等,令其無法自理。患者腦部有血腦屏障,藥物等化學物質難進入腦部殺死癌細胞,故化療及第一代標靶藥對「肺癌上腦」療效不顯著。第二代標靶藥「阿來替尼」較有效,醫院管理局用藥指引列該藥為第二線藥,即一線藥無效才用,屬自費藥,約需5.6萬元一個月。 聖雅各福群會持續照顧服務高級經理黃培龍表示,希望醫管局能更新用藥指引,將「阿來替尼」列為一線藥,令更多病人受惠。 Read more

360°狙擊鼻咽癌細胞 攤薄輻射量 副作用大減

【明報專訊】鼻咽癌是其中一種遺傳性癌症,與乳癌、卵巢癌、腸癌一樣,都可以通過檢驗特定基因,評估患癌風險;及早接受身體檢查,一旦病發,也可以在癌症早期開展治療,大大提升存活率。以鼻咽癌為例,如能在早期發現,病人只需接受電療,而不用配合化療、標靶藥或免疫治療,配合新科技,減低副作用或治療費用。   螺旋電療——高速螺旋電療機(左圖)的形狀有如donut,可以360度環形放射腫瘤位置,攤薄周邊正常組織所受的傷害。設計電療計劃時,由於輻射可從多角度進入體內,所以即使照射劑量較低,但聚焦點(紅色)的輻射量一樣可以達標(右圖)。(周群雄攝)   今年40多歲的阿儀(化名),父親在1992年被確診患上鼻咽癌,弟弟及姐姐亦相繼在十多年前及今年初患上鼻咽癌。阿儀擔心自己亦會遺傳這種癌症,即使未有任何徵狀,今年初也主動接受了不同的檢查,包括抽血化驗EB病毒抗體血清檢測,以及EB病毒脫氧核糖核酸測試。化驗結果,前者呈陽性,後者則屬陰性,未能得出實際定論。醫生認為阿儀的鼻咽癌風險較高,建議她接受磁力共振(MRI)及抽取活組織化驗,結果化驗顯示她的確患上早期鼻咽癌,但由於屬「超早期」,所以連磁力共振也照不到任何異樣。     舊技術易傷神經 飲水如吞玻璃 香港港安醫院放射診斷部及腫瘤中心主管梁清華指出,以早期的鼻咽癌為例,以往的電療採用直線加速器(Linear Accelerator),雖可消滅鼻咽上的癌細胞,但由於照射範圍較廣,照射的角度亦受到局限,容易傷及鼻腔內的神經線及附近的正常組織,所以電療的副作用很大,甚至可能會灼傷病人的面頸皮膚,傷害視覺或聽覺神經線,出現口乾、吞嚥困難或失去味覺等等。香港綜合腫瘤中心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黃麗珊說,病人形容飲一啖水,也會有如吞玻璃的痛楚,「由於飲食困難,所以病人在療程後體重會輕了十多公斤」。   香港綜合腫瘤中心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黃麗珊(左)、香港港安醫院放射診斷部及腫瘤中心主管梁清華(右)(周群雄攝)   新電療:廿次才喉乾 味覺依然受損 不過現在可使用高速螺旋放射治療(螺旋電療),大幅減少副作用。黃麗珊形容:「假設蘋果核是腫瘤的位置,蘋果皮及蘋果肉就是正常的皮膚及細胞組織。現時沒有技術可以完全避開它們而只照射到蘋果核,但螺旋電療可全方位將輻射從不同角度放射到腫瘤位置,攤薄正常組織的輻射量,大大減少電療的副作用。」阿儀說自己接受了四星期約二十次螺旋電療後,才開始出現喉嚨乾的感覺,比起父親及弟弟當年接受直射加速器電療,副作用明顯輕微得多,只是在療程期間味覺一樣會受損,吃很多東西也無味。   一期鼻咽癌 電療九成可治癒 梁清華說鼻咽癌的徵狀一般都不太明顯,例如鼻塞、聽力衰退等,所以大部分病人確診鼻咽癌時,已屬第三、四期,癌症已擴散至淋巴、頭及其他地方。「如果發現得早,屬於第一期鼻咽癌,只需接受電療療程,超過九成機會可以治癒。」如已擴散至其他地方,黃麗珊說就要配合化療,特別是如腫瘤位置太接近神經線、顱底,便必須先以化療縮細腫瘤體積,才可減少電療對附近正常組織的傷害。她補充,很多人以為電療只需放射鼻咽的腫瘤位置,其實不然,「由於鼻咽癌較易擴散至淋巴組織,加上磁力共振只可照出5mm以上的腫瘤,所以電療時除了鼻咽位置,會連同淋巴組織一起放射,以消滅肉眼看不到的異常細胞」。   文:周群雄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有片】車輪戰抗晚期肺癌 延壽十年

【明報專訊】肺癌一直是本港的頭號癌症殺手,但隨着近年肺癌治療改進,例如不斷有新的標靶藥物,放射治療又有新技術,還有最新的免疫治療等。晚期肺癌病人的存活期由以往的數個月,到現時可能生存數年甚至十年。只要按病情選擇合適療法,即使腫瘤細胞未能根治,病人也能與癌共存。   精準滅癌——新的導航刀儀器,可以更準確追蹤腫瘤的位置,不受肺部呼吸令腫瘤移位所影響,精準消滅癌細胞。(圖:受訪者提供)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邱振中表示,上世紀八十年代政府醫院的肺癌病人「很少要覆診」,因為大部分病人在確診後三數個月已病逝。不過,現時肺癌的存活期已顯著改善,「不少病人的存活期長達三五七年,甚至十幾年也有」。他說主要原因是藥物及治療技術大有進步。   【2018最新消息】速閱戒煙唔怕遲系列 邱振中說,大約十年前,肺癌病人黃先生(假名)確診肺部腺癌,隨即以手術切除;而病理學分析顯示,腫瘤細胞有EGFR基因突變,於是安排黃先生服用相應標靶藥物,病情一直受控。數年後藥物開始失效,但他未有放棄,在醫生建議下接受化療,病情又再得以紓緩。可是黃先生的病情在一年後再次惡化,而當時免疫治療剛開始應用,即使檢測顯示其腫瘤細胞表面的PD-L1蛋白不高,未必能受惠於治療,但他仍願意嘗試,結果病情又再受控。直至一年多後,黃先生的病情再轉差,由於基因檢測沒有新的變化,於是再使用新推出的標靶藥物以控制病情。     基因突變 可用相應標靶藥 從上述個案可見,治療肺癌的方法正在不斷更新,邱振中說現時治療肺癌的方法主要有手術、放射治療、化療、標靶治療及免疫治療等,病人是否適合使用,便要根據病情及病理分析結果,例如透過影像檢查了解癌細胞是否已擴散,亦需抽取組織作病理分析,讓醫生為病人選擇最適合及有效的治療方案。他說若發現有EGFR、ALK、ROS1等基因突變,便可使用相應的標靶藥物;如果PD-L1蛋白水平高,則可以考慮免疫治療作為主要治療方案。   免疫治療 每針5至7萬元 一般來說,體內的PD-L1蛋白水平高的病人,接受免疫治療會有較大機會出現良性反應;但即使水平較低,服用後只要發現有良性反應,治療效果會跟蛋白水平高的病人一樣,所以如病人經濟能力許可,在接受其他治療無效後,醫生也會建議病人嘗試接受免疫治療,約兩至三星期會注射一次藥物,每次費用約五至七萬,如有良好反應,三個月後會見到療效。 (圖:勞耀全)   導航刀追蹤「移動」腫瘤 除了藥物治療的選擇愈來愈多,放射治療的技術亦有進步,讓一些年紀大或手術風險高的病人有其他選擇。邱振中解釋不少肺癌病人是長期吸煙者,年紀亦不輕,身體狀况未必適合接受大型手術,或需考慮放療,例如新的立體定位放療,可以針對腫瘤而又盡量減低對附近的心臟、大血管等的影響;而新的技術如M6導航刀,更可即時追蹤腫瘤位置,不受肺部呼吸時腫瘤移位所影響。他說希望肺癌病人能夠明白現時有很多很好的治療方案,只要選擇合宜,大部分人都可以有正常的生活,享有不俗的存活時間及質素。 文:張意宇 圖:受訪者提供、勞耀全 編輯:林信君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多管齊下抗戰 胃癌末期延存活

【明報專訊】新趨勢:手術+多線化療+標靶藥 編按:晚期癌症患者及其家人要面對的問題,很多時不單是病患本身,更因為治療選擇相對較少,副作用大,經常會掙扎應不應該接受。但隨着醫療科技進步,存活率已比以往延長了不少,為病人帶來新希望。 ■個案 78歲患末期胃癌 3年後精神依舊 2014年聖誕前夕,78歲的伯伯確診末期胃癌,是他當醫科教授的小兒子先拿報告來找我。由於都是醫學內行,早已對病情心中有數,所以再三交代務必以紓緩為主,以平常心去看待生命長短;但假若有合適抗癌治療,還是願意試試。 不少癌症患者,也有伯伯和他兒子相似的考慮和掙扎,一旦診斷出末期癌症,都會擔心治療太辛苦太難受,擔心身體捱不住,寧可選擇較保守的紓緩治療;但另一方面,又想試試一些合適治療,希望活得好一點,活得長一點。 伯伯確診時,癌細胞已擴散至多處淋巴,最初以為治療選擇不多,慶幸過去十年末期胃癌治療進步顯著,他接受了紓緩性胃切除手術,接着也用過多線化療、標靶藥;其間又經歷骨轉移肝轉移,電療、手術加起來也做過了四五次…… 轉眼2017年聖誕,伯伯精神依舊,一星期三次麻將耍樂,一級級走上在二樓的私人會所,每次必玩上六七小時,比起我處方的治療更有規律。這次回來覆診,伯母投訴的是伯伯前天打了7小時麻將而不休息……我心安矣! 不能根治≠不能醫治 胃癌是全球第五最常見癌症,每年約有100萬新症,超過七成患者在發展中國家,差不多一半個案發生於東亞地區,主要是中國;死亡人數更是全球第三,僅次於肺癌腸癌。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報告,胃癌乃香港十大癌症之一,2015年常見癌症中排名第六,每年有接近1200個新症,死亡個案接近700。煙、酒、醃製食物及幽門螺旋菌為致癌元兇,也有極少數屬於家族遺傳。偶有胃癌患者毫無徵兆,更多是因胃痛、腹脹、內出血、吞嚥困難、消瘦等徵狀求醫。早期胃癌主要以手術治療,中期患者要加上化療或電療等輔助治療。早、中期患者治療目標均為根治。 末期胃癌,癌細胞已轉移至其他器官,以致不能靠當今醫學技術根治,2005年的數據顯示存活中位數不足一年。回想筆者2005年畢業之時,末期胃癌標準治療只有一兩種化療藥物,毒性高療效低。猶幸末期胃癌的治療在過去十年間進步顯著,不能根治實在不等同於不能醫治! 個人化治療 減副作用 現在第一線治療已有個人化考慮,腫瘤若為HER2+(陽性),標準應考慮在化療基礎上,加上抑制HER2蛋白過度表現的標靶藥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此藥有效緩解病情,延長壽命,但不適合有嚴重心衰竭的病人。不過,末期胃癌病人當中只有六分之一的病人為HER2+。 至於HER2-(陰性)病人則主要用化療,以鉑類和氟尿嘧啶類藥物為主。鉑類也分順鉑、卡鉑和草酸鉑;氟尿嘧啶亦有5FU、卡培他濱(Capecitabine)和S1等,效果相若但服用方法、毒性各異,選擇起來比挑選標靶藥更花心思和功力,也要看病人體質和意願。 一般來說,年紀較大或身體較虛弱的病人,醫生大多會選口服化療和療程周期較長、覆診次數較少的方案,有需要時更會相應減少劑量以提高耐受性,減少副作用。 大約四至六成病人會受惠於一線治療,其餘一線治療效果欠佳的病人便要考慮二線或其他治療方案。二線化療以單藥化療為主,常用的有紫杉醇類及伊立替康(Irinotecan),有助控制病情和維持病人的生活質素,耐受性較高,但兩者都會引致脫髮及骨髓抑制,增加感染和出血風險等化療常見副作用。雷莫蘆單抗(Ramucirumab)是新一類的標靶藥,用於阻截癌細胞血管生成;於二線治療單用或配合紫杉醇均有數據支持,不過有嚴重心血管疾病或剛接受完大手術的病人都不適合。 免疫治療尚待成熟 免疫治療是癌症治療新貴,原理在於增強自身免疫細胞對癌細胞的識別和剷除。雖然有證據顯示免疫治療可控制部分標準治療無效的末期胃癌,可是現階段對篩選合適病人還在摸索階段,與化療或電療的最佳配搭還未定位,因此免疫治療在胃癌的數據尚未完全成熟,有待進一步的臨牀研究發揮其最大效用。另外,基因排序偵測癌細胞病變機理,再對「變」下藥也是未來科研大方向,有望將今天之不治變成明天的可治! 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及基因突變相關治療,都是這幾年間胃癌治療的進展里程,還有未詳述的立體定向電療及癌症手術的最新發展,大大增加了末期胃癌病人的治療選擇。特別是伯伯這類過往被傳統化療拒諸門外的年老病人,現在都能受惠科研發展的成果!話雖如此,81歲始終不是18歲,伯伯偶有治療不適之時,仍需時刻警惕,留意任何需要停止現正接受中的治療的信號。 文:林嘉安(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港大研非抗生素新藥 治耐藥金黃葡萄球菌

【明報專訊】港大醫學院發現治療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的新型非抗生素類藥物,利用NP16化合物削弱MRSA的存活能力,抑制其生長,毋須使用抗生素下有效治療MRSA感染。負責研究的專家期望,未來3年會完成臨牀測試,盼10年後推出市場,成為「救命救急的藥物」。 濫用抗生素 社區感染增 MRSA是一種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細菌株,一般會引致皮膚和軟組織感染,如膿瘡、膿腫或傷口感染。感染部位會出現紅腫、觸痛或流膿,嚴重可引致敗血病、肺炎等。據衛生防護中心資料,MRSA在香港的社區感染個案過去10年持續上升,去年達1168宗,達到10年新高。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指出,感染個案增加是濫用抗生素所致,指本港MRSA呈抗藥性的情况「非常嚴重」,比率達45%,較英國高4倍,且細菌一旦入血,死亡率較無耐藥性高4倍,故專家一直尋找非抗生素的治療方法。 新藥助削細菌存活能力 港大微生物學系研究團隊自2009年開始研究有關方案,在5萬個小分子化學物中,發現全新的葡萄球菌黃素合成抑製劑NP16,有助免疫系統清除金黃葡萄球菌。研究團隊指出,葡萄球菌「黃素」是金黃葡萄球菌的顏色來源,在入侵過程中會助長細菌感染人體,並協助細菌抵抗免疫系統的殺菌功能。經研究後,發現全新葡萄球菌黃素合成抑製劑NP16,可削弱細菌的存活能力,金黃葡萄球菌經NP16處理後,更容易被免疫系統清除。在小鼠測試中,NP16在數天內大幅減少MRSA數目,令免疫系統更易清除致病細菌。與抗生素不同,NP16即使存在於環境亦不會令細菌有耐藥性,本身沒有毒,也沒有殺菌作用,是透過減低細菌的感染能力令免疫系統有效消滅細菌。 袁國勇指出,傳統抗生素在殺滅細菌時,有可能令病菌出現耐藥性,所以抗生素不是一個有效和可持續使用的控制感染方法,今次的發現「非常重要」。 望10年後推出市面 港大微生學系副教授高一村指出,使用抗生素衍生的抗藥性情况愈來愈嚴重,相信今次研究結果可提供一個全新治療金黃葡萄球菌的標靶藥物,直指新藥「救得幾多得幾多個病人」,而按一般歐美國家的情况,開發一種有潛質的藥物需約10億美元,再視乎開發過程有所調整,但相信今次研究的發現若發展成為藥物,費用不會超出一般預計,現正就有關發現與藥廠和政府積極商討,期望進一步研究副作用及毒性後,3年後做第一輪臨牀測試,10年後可在市面推出,成為市民的「救命救急的藥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