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健康】焦慮兒睡不好 「爸媽死了怎辦?」

【明報專訊】「如果爸媽死了……」原來很多小朋友都擔心如果父母死了,自己以後不知怎樣生活,沒人叫起牀、沒人送返學、沒人教做功課……這些生活上的基本需求,是建立個人安全感、自我效能感和自尊感的重要基礎。   擔心無人照顧——不少孩子擔心父母會死,以後沒有人照顧,要一個人面對「怪獸」和「賊人」。([email protected]/明報製圖,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版提及個案無關)   現今父母照顧無微不至,小朋友有這些憂慮實在可以理解。焦慮不單影響睡眠,也影響學習,父母要替孩子裝備好,提升自我能力感,培養面對困難的能力。 8歲的康康臉上一對黑眼圈,令我最印象深刻。康康媽媽說他從小就睡不好,很難入睡,也經常半夜醒來。康康最怕黑,特別是獨個兒的時候,他會不期然地想到有人爬進家裏,襲擊他和家人,或者有賊人潛入打劫…… 所以他經常在半夜走到父母的房間,要求他們陪伴。媽媽總是安慰說:「孩子,不要怕,有爸媽在,我們必定會打敗任何怪獸和趕走賊人,保護你啊!」「但是……如果……」康康欲言又止,心裏又往下沉。這個「但是」就是康康心裏最害怕的一幕。   生活能力低 化成焦慮 在診所裏,部分來見我的孩子心中都懷着這個「如果」。記得有一年,我在兒童情緒管理小組訓練中,邀請孩子用圖畫分享他們最擔心的事情,6個孩子中有5個擔心「父母會死」。他們絕大部分都是擔心如果父母死了,不知以後怎樣生活。他們都不敢告訴父母自己有這個擔心,即使透露了一點,父母通常都只叫他們不要多想。在小組中,我請他們再具體說多點他們的擔心,他們就說:如果父母死了,就沒有人叫我起牀、送我返學、教我做功課、幫我執書包、幫我熨校服、幫我搵補習姐姐……有些甚至說:幫我穿衣、綁鞋帶、洗澡、梳頭、叫我飲水……也有些會說:如果我被人欺負、被教師責罵,那麼誰幫助我……而康康最擔心的是晚上沒有人陪他入睡,他一個人要面對「怪獸」和「賊人」。 有些父母可能會想,原來我們在孩子心中只是處理起居飲食、解決問題的人。但其實這些生活上的基本需求,是建立一個人的安全感、自我效能感和自尊感的重要基礎(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這些孩子的焦慮,源於他們擔心有很多事情自己做不來,父母是他們的「百合匙」,沒有了父母,他們什麼也做不到,遇到何事都不能解決,生活就會完全失去依靠。如果孩子想像這樣的情况真的發生,他們的擔心確實可以理解。但是否所有孩子的能力感都這樣低? 我也在一些兒童院舍服務。入住兒童之家或院舍的孩子,各有不同的家庭問題或困難而需要離家居住。當然,他們也有擔心和焦慮的事情,但不同的是,他們解決日常生活問題的能力感較高,而且生活的堅韌力也較高。或許有人認為這些孩子是因為「生活逼人」而「沒有選擇」,不管原因如何,這些年紀小小的孩子做得到,為什麼一般家庭的孩子做不到?關鍵是家長有沒有給予學習機會,從中培養那份生活上的自我能力感。   學懂自理——按部就班地教導孩子生活技能和解決問題的技巧,可提升孩子的自我效能感。([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過度保護 無機會學生活技能 康康的父母很愛他,一家人感情很要好。父母都全職工作,康康的起居飲食,事無大小也有嫲嫲悉心照顧。父母了解康康是個容易緊張的孩子,所以盡量「過濾」一些容易令他焦慮或不知所措的場合和考驗,例如從來不讓他參與有表演或比賽成分的活動,怕他面對不了;在家也很少看帶有懸疑和緊張成分的片集,即使是新聞,也不讓他看有關死亡或天災人禍的報道。如果康康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例如被同學推倒或取笑,媽媽都會向學校反映,未至於是投訴,只想教師多關注康康,保護他。 康康的焦慮影響了他上課時的專注力,因為他經常擔心自己會做錯事,會被教師發現或者給同學取笑,所以在學校的他十分繃緊,放學就是他最放鬆的時候。但是一到傍晚,他的焦慮又來了,特別是下大雨和颱風的時候,他格外緊張,因為爸爸是一名巴士司機,大雨和颱風時也要工作。   訓練解難技巧 提升自我效能感 人生有很多不確定,日常生活也一樣,沒有人知道今天擁有的東西,明天會否仍然屬於你;一家人今天一起吃飯,明天又會否齊人?人生無常,即使是成年人也很怕面對,何况是孩子。既然人人都不能逃避這個事實,那麼裝備好自己,提升自己面對的能力,就是我們在當下此刻做得到的事。 孩子對生活的掌控感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感當然仍未成熟,因此確實需要父母的愛護和培育。但是,更愛護孩子的做法,就是按他們成長階段教導合適的生活技能和解決問題的技巧。年幼的孩子,可按部就班地教導他們生活技巧,例如自己吃飯,吃完飯收好自己的碗筷交給成人清洗,自己穿衣著鞋等;到小學階段,家長應及早訓練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提升自我效能感。這樣,孩子便學習到怎樣一步一步達至解決問題的目標,遠勝過父母長篇大論地分析或直接講出解決方法來得更實際。   學懂自理——按部就班地教導孩子生活技能和解決問題的技巧,可提升孩子的自我效能感。([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經常焦慮 影響學習、社交、健康 經常擔心和表現緊張的孩子,不但有可能出現睡眠問題,也會影響學習和社交發展。例如焦慮會影響專注力和記憶力,也令他們對新事物、新挑戰卻步。對別人的說話和眼光過於敏感,也影響他們結交朋友。身體方面,焦慮的孩子較容易出現痛症,例如肚痛,頭痛、肌肉繃緊等。 面對不同性格的孩子,家長應以不同的教養態度去培育。世上沒有不好的性格,只要配合適當的管教模式和態度,加上良好的親子關係,即使孩子天生易焦慮,也可以擁有健康快樂的人生。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明報專訊】新生精神康復會獲得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捐助,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作推行階梯式網上自助心理支援平台「賽馬會心導遊計劃」(Jockey Club TourHeart Project),並推行專為受抑鬱或焦慮情緒困擾人士而設的「情緒GPS」服務,提供「指導式自助治療」。     經電話或網上報名,工作人員在一個月內聯絡申請者,作初步評估。心理健康主任會為合適的申請者提供6至8節單對單指導式自助治療,強調自主學習。完成每節指定功課練習,可以循序漸進地達到目標。 為切合個人需要,單對單指導可以選擇親臨中心會面、電話或視像會議方式。 服務對象: 年滿18歲 經評估後有情緒困擾 具基本中文讀寫能力 現時未有接受其他心理治療或輔導服務 查詢:3188 2550 網址:www.egps.hk 知多啲:4%港人患驚恐症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Read more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明報專訊】孩子的事,就是父母的事。 孩子有事,最擔心的,也是父母。 今天來見我的是一位母親。在其他人眼中,她是個幸福的女人,丈夫對她愛護有加,兩個就讀小學的兒子自律學習,成績優異,文靜乖巧。 直至那天,她目睹10歲的兒子情緒失控,她就崩潰了,也令她再一次掉進了抑鬱的漩渦。 ▲壓力爆煲——隨着子女長大,他們將會面對更沉重的升學壓力,家長除了要留意子女的情緒及行為變化之餘,有需要時亦應尋求專業協助,才能助子女跨過難關。(設計圖片,[email protected]) 自從大兒子升上小五後,一向少言寡語的他變得更沉默。雖然他每天回家也是一如以往的自律做功課和溫習,但是家中各人都察覺他多了一份沉鬱。母親嘗試了解,兒子只推說近來睡得不好。漸漸地,兒子做功課和溫習的時間愈來愈長,往往要重複溫習,才可以記得住。母親還留意到兒子常常發呆,連平日最喜歡看的書也很久沒有拿起,做完功課也只是躺在沙發上,為此感到十分擔心。 鼓勵睇戲放鬆 引爆壓力炸彈 那天,母親見兒子沒精打采,建議帶他去看一齣電影,希望讓他放鬆一下心情,然後才回家溫習。怎料兒子突然情緒激動起來,大聲尖叫,還對母親說她不明白自己的學習壓力。原來小五開學後,教師就開始督促學生,這兩年要努力讀書,為升上心儀的中學加倍努力。兒子是班中的優異生,一向認真學習,對自己要求嚴格,教師的說話令他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所以對於媽媽鼓勵他去玩而不是專注學習就暴躁起來。兒子將抑壓了多個月的煩惱,一邊哭,一邊吐出來,要媽媽安撫了很久,心情才能平復下來。 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母親從兒子的情緒反應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小時候的她,也是個高材生,一向成績優異,也曾經因為學業的壓力而掉進情緒的深谷。她形容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一個最難受的時期,好不容易才透過治療而走出陰霾。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又再一次令她掉進無助的感覺。那時候,她的父母從早到晚努力工作,她根本沒有機會向他們訴說自己的壓力和情緒。她試過很多個失眠的晚上和失控的嚎哭,幸好那時有學校教師留意到她日漸憔悴,轉介她到學校社工接受輔導,才跨過這次情緒的困擾。 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困擾,母親跟自己說,一定要尋求協助,所以跟丈夫商量後,就決定帶兒子去看醫生。最後醫生診斷為焦慮抑鬱症。 理好自己情緒 助孩子跨難關 就像這位曾經歷情緒困擾的母親,在面對孩子的情緒變化時,勾起了她以往面對情緒病的回憶。最初她也被自己那份百感交集的情緒擊倒,但以往的經歷驅使她今次勇敢地面對孩子的情况,及時尋求家人和專業團隊的支持,帶着孩子跨過困難。 面對孩子不同階段的成長挑戰,身為父母,也再次與孩子一同經歷成長。父母背負着自己的成長經歷,無論是「一帆風順」抑或是「驚濤駭浪」的過去,在面對孩子的情緒反應和教養挑戰時,有時亦難免會有衝擊。所以作為父母的,也要多留意自己的身心變化,照顧自己的需要,跨過以往的障礙,才能給孩子締造一個更健康的成長環境。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小一生被驚所困 上學哭不停

【明報專訊】「番茄」說很害怕返學,一想到上學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與學校有關的人和事。 每天早上,他一邊哭鬧一邊跟父母搏鬥,半推半拉地離開家門;到了校車站又是另一番糾纏。回到課室,番茄又忍不住哭起來,由偷偷飲泣演變成放聲大哭。 不再困擾——在學校裏,「番茄」一想起媽媽,就哭起來。透過認知行為治療,番茄現在不再被困擾了!(作者提供) 今天的「番茄」跟第一次見面時的那個面目無光、眉頭深鎖的「番茄」很不同。今天的他展現了活潑的笑容,還用輕快的語調向我娓娓道來自升上小學這幾個月以來難得感受到的快樂時刻。 由起牀哭鬧至上課 持續3個月 在過去的幾個月,「番茄」經歷了他的人生中暫時最痛苦的時期。每天早上,「番茄」帶着焦慮不安的心情起牀,一邊哭鬧一邊跟父母搏鬥,半推半拉地離開家門。到了校車站又是另一番糾纏。最後父母也拿他沒辦法,唯有親自送他回學校。到達校門,又是拉拉扯扯、哭哭鬧鬧的場面。好歹回到了課室,「番茄」一面上課,一面又忍不住哭起來。由最初在課室內偷偷飲泣,漸漸演變成放聲大哭。偶然會平靜一下,然後思前想後,又再次哭起來。如是者,「番茄」由9月開學至11月都一直處於這個狀態。父母和教師都有詢問過「番茄」不想返學的原因。他只是說很害怕返學,一想到上學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與學校相關的人和事。 教師們起初對「番茄」也特別關愛,明白他剛升上小一,可能在適應上有些困難,也容讓他「發泄一下」。但是到了11月,「番茄」仍然在上課時哭個不停,有時哭聲比教師講課的聲線還要響亮,教師也拿他沒辦法,唯有安排他到社工室冷靜一下。 父母無責罵 堅持送上學 父母也試過用不同的方法應對這些哭鬧場面。最值得欣賞的是他們那份堅持——無論「番茄」怎樣掙扎,父母仍然堅持送他返學校,也沒有嚴厲責罵他,只是堅定地告訴「番茄」:「小朋友是必須要上學的。」話雖如此,我可以從他倆的倦容和臉上的那份無奈,看得出他們來見我的這天已經再無計可施了…… 「番茄」告訴我,他的爸爸曾經跟他一起看過一本有關「種番茄」的書。書中講述孩子的焦慮和擔心就好像種番茄一樣。最初只是一粒很小的種子,你愈是給它注意,愈去給它澆水施肥,它就會結出更多更多的番茄,最後番茄多得很,不知怎麼辦,甚至為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多困擾,最終令自己招架不了。他覺得自己好像書中種了很多番茄的孩子,所以他就叫自己做「番茄」。 解救「番茄」——這本有關孩子焦慮的書把「番茄」從思想陷阱中救了出來。(作者提供) 不知「驚」什麼 感無助不安 那麼,我問「番茄」他最初的那一粒種子是什麼?他想了又想,然後說:「驚囉!」我又問:「咁驚咩呢?」他說:「總之就係驚。」原來他在過去兩個多月一直在「種植」這個「驚」,不斷地圍繞着這個「驚」而「驚」,但不知道自己在「驚」什麼。我說「原來你好驚自己驚!」「番茄」說:「就是了,所以我很害怕去想上學的事。」我說:「那麼,現在是時候勇敢面對了!」 (作者提供) 孩子有時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焦慮起來。而對於自己的負面情緒甚至相關的身體反應,例如肚痛、頭痛、想哭等反應更是無法理解和表達出來,但又不能控制,令他們產生不安和無助感。在這個時候,家長除了要耐心聆聽和接納孩子的感覺外,同時也要引導他們從「認知」(想法)和「行為」(對應策略)兩方面走出負面情緒。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行為治療:面對焦慮場景 正面經驗改變看法

【明報專訊】「認知行為治療法」是現時處理兒童焦慮症最具科學研究實證的心理治療方法。「番茄」的父母已經實踐了「行為治療」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帶着「番茄」面對焦慮的場景——無論他怎樣掙扎,父母仍然堅定地送他返學校,不讓他逃避。 (黃志東攝) 就兒童焦慮症而言,行為治療是整個心理治療中很重要部分,特別是對於年幼的孩子,因為他們的認知能力沒有成年人發展得那麼成熟,不容易理解導致負面情緒出現的想法,所以他們掌握行為治療一般都較認知治療容易。一般人處於焦慮情緒的時候,都傾向採取逃避態度,孩子當然也不例外。所以,陪伴孩子逐步面對令他們產生焦慮的場景,不強化他們的退縮行為,並透過在面對實際環境的過程中有可能遇到的正面經驗,令他們對自己的恐懼有另一個較正面的看法。另外,行為治療也可以讓他們親身經驗到,即使面對焦慮情緒,他們想像中的「恐怖」場面也未必一定會出現,即使有最微小的機會發生,他們最後也可以應付得到。 至於認知治療,對於這個年紀的孩子,有時不比行為治療來得奏效。但對於「番茄」這個聰明的孩子來說,他很快便明白,自己的憂慮原來是被他自己「養大」了,以致跌進了自己的思想陷阱,造成情緒困擾。我再引導他如何用正面的陽光思想去改變負面的黑雲思想,讓自己可以放下擔心,活得輕鬆一點。從他精靈的表情和發亮的眼神,我就知道這個孩子又領悟了人生重要的一課。 在行為治療方面,我跟「番茄」一起探討如果在學校遇上焦慮的情緒和想哭的感覺時可以怎樣處理。我倆想了很多新奇好玩的方法,說到大家都捧腹大笑起來,我還鼓勵他試試看。我也邀請「番茄」去做個行為實驗,訪問班上的同學,問他們是否喜歡上學和箇中的原因。「番茄」第二次來見我的時候跟我分享了訪問結果,原來他發現班上也有些同學不適應上小學,但沒有像他一樣的憂慮和表現。另外,又有一個同學說他很喜歡上學,原因是在學校有教師教他知識,有同學跟他玩,令他感到好開心。「番茄」在這個學習過程中漸漸減少了對自己情緒反應的負面想法,轉移多留意身邊正面的事物,明白了負面情緒是可以隨着正面思想而改變。就這樣,「番茄」的那棵番茄樹就再沒有生長下去了。 註:此文為真實個案,故事和圖畫經「番茄」和他的父母同意刊登 Read more

考90幾分 爸媽仍責不小心 「100分女兒」抑鬱成疾

【明報專訊】拿着九十幾分的測驗卷,父母問:「怎麼不小心失掉幾分?」 拿着一百分的測驗卷,父母問:「還有多少同學拿了一百分?」 害怕失寵——家長對子女期望過高,有可能令他們長期活在壓力之下,為求持續得到父母的愛,強求事事做到滿分。(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個案無關,Sitthiphong、JulNichols、[email protected] /明報製圖 家期學業成績超卓,在文憑試中考取幾近狀元的成績,但她總是愁容滿面。因為她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壓力很大,每天活在焦慮和恐懼中,擔心自己做得不好而令父母失望,不再被愛和重視。 相信沒有人會想到我面前這個愁容滿面、雙目低垂的年輕人就是那個剛剛在眾人的掌聲中獲得近乎文憑試狀元成績的學生。打從我第一次見家期開始,她這種面對自己成就的反應,已是司空見慣。 家期是個文靜內向的孩子,校內成績超卓,對人有禮,是眾人眼中的好孩子、好學生。她對學業成績尤其着緊,即使她已是全級成績最好的一個,每次測驗考試前,她仍然很努力溫習,從不鬆懈,每次派成績前,她總是擔心自己不夠好。或者是以往許多的經驗,令她很不安…… 攞80分 飽受父母「冷暴力」 家期是獨生女,父母對她的期望也反映在她的名字上。她的父親是專業人士,母親是家庭主婦,家期一直努力讀書,是為了達到父母對她的期望。從小學開始,許多次她拿着九十多分的測驗和考試卷走到爸媽面前,期望會得到他們的稱讚,但換來的卻是「怎麼不小心失掉幾分?」即使得到一百分,她也會被問「還有多少同學拿了一百分?」中五那年,她在考試前失眠,狀態失準,有一科只得八十分,她的父母十分不滿,差不多兩星期沒有跟她說話。她很害怕如果達不到父母的期望,就得不到他們的愛。漸漸地,家期開始強迫自己更努力,去保持「滿分」狀態,希望得到父母的稱讚和肯定。 嚴苛待己 求得讚賞 從那時開始,家期便將所有時間放在學業上,務求做到最好,不容許任何瑕疵,每份功課都會用很多時間去做,力求「完美」才肯交出。即使只是筆記也一絲不苟,偶然寫錯一個字,都會重新再抄一次。結果,她的睡眠時間愈縮愈短,有時還會清晨五時起牀溫習功課。雖然她的成績保持水準,但精神狀態就愈來愈差。 在文憑考試期間,媽媽發現家期用上很多時間清潔書枱上的灰塵,還仔細地把每一本書、每一件文具整整齊齊擺放好才開始溫習。媽媽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每天花上這麼多時間在房間內,原來除了溫習外,她還強迫自己清潔桌上灰塵和執拾好書桌上的每一件物品,才放心開始溫習。當媽媽質問家期的時候,她崩潰大哭,告訴媽媽她的壓力很大,每天活在焦慮和恐懼中,擔心自己做得不好而令父母失望,不再被愛和重視。媽媽看着女兒的痛苦,感到心痛和內疚。原來這些年來女兒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而活得這麼痛苦。 於是,媽媽帶家期看醫生,證實她患上強迫症和抑鬱症。 打擊自尊 激將法有「毒」! 孩子的自信建基於父母從幼年期開始不斷的肯定和讚賞。批評和挑剔,或是一些父母認為奏效的「激將法」,但絕對不是激勵孩子的良方,只是打擊孩子自信、自尊和自愛的慢性毒藥。最後即使父母已不再批評孩子,那些負面的說話已經植根在他們心中,形成一股無形壓力,令他們嚴苛待己,日後即使達很高的成就,心底仍然缺乏自信。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四成受訪生不開心藏心裏 逾半憂散播負能量不受朋友歡迎

新學年開學不足一個月,有調查顯示不少學生已感學業壓力,15%出現輕度至重度焦慮的徵狀,近四成受訪者表示不開心時,會選擇「藏在心裏,扮無事」。有督導主任表示學生對情緒或存誤解,或憂別人不接納自己的情緒等,傾向隱藏,鼓勵學生向信任的人傾訴心事。另機構又發現因情緒求助學生年輕化,最小的求助者僅小學三年級,表示因太多課外活動及功課等而感情緒困擾。 青協全健思維中心就新學年學生情緒狀况,於9月1至21日以便利抽樣自填問卷,訪問2609名中一至大專學生。被問新學年擔憂的事,最多學生表示擔心要應付測驗或考試,佔64.2%;其次是成績未如理想,有60.6%;第三則是休息時間減少,有44.8%。 問卷另設焦慮症自測量表(詳見表),其中84.6%受訪學生沒焦慮症徵狀,而有15.4%則出現輕度至重度焦慮的徵狀。被問如何處理負面情緒,最多學生表示會聽音樂及打機,分別有62.2%及47.5%。不過,有38.2%學生表示會「藏在心裏,扮無事」。 問題又列出多條問題問受訪者是否同意。其中被問是否同意「有情緒不要壓抑,要盡量發泄」,有54.5%受訪者表示同意,而45.5%則表示不同意。另被問是否同意「散播負能量會令朋友不喜歡自己」,有54.5%受訪者表示同意;另有55%受訪者表示因怕父母擔心,因此不想父母知道其不開心。 青協:社媒流行營造正面形象 青協單位主位吳錦娟表示青協支援學生等的熱線「關心一線」由去年9月至今年8月,共接獲約5.2萬個求助電話,較去年少約2000宗,當中約1.54萬宗與情緒有關,1.08萬宗與校園生活有關。吳表示有感求助者有「年輕化」的現象,「以往可能是中學特別高中生較多,因需要考公開試,近年發現有小學生亦會求助」。她透露曾有小三學生因情緒問題而求助,指家人在放假時為其安排許多活動,開學後亦要做大量功課,感到吃力。 中心督導主任徐小曼表示調查結果反映學生對情緒了解不深,怕成別人負累而收藏感受,又或以為情緒會隨時間平復而沒處理。她又分析,現時社交媒體流行,部分學生可能想營造正面形象而隱藏負面情緒。徐鼓勵學生可向信任的人坦白表達情緒,勿「扮作若無其事」。

Read more

不追求卓越不行 是誰要我做人生勝利組?

「追求卓越」是香港社會普遍認同的社會價值觀,時刻提醒我們要努力求進、不斷向前,但「卓越」的指標,往往被簡化為不同層次的排名,例如經濟自由度、城市競爭力,又或者國際機場、本地大學的世界排名,都成為被高度重視的社會指標。這種鼓勵努力爭先、着重排名的意識形態,也深深影響着社會中不同的制度,以及香港人日常的生活抉擇,甚至對己對人的價值判斷。 ■個案 按名次派成績表 上學惶恐焦慮 以下是筆者在教學時,以及專為缺課及輟學學童開設的家庭為本實務計劃中,看過的一些實例。 美儀是我在實務計劃中遇見的家長,在反思香港社會強調比較、追求排名的價值觀時,分享了她的個人經歷。她從小就是名校的高材生,每年都是全級第一,大學時以一級榮譽畢業。然而在她記憶中,學習生活是充滿壓力且終日惶恐。 最可怕的是中學階段,學校為標榜對成績優異學生的讚賞,同時鞭策成績未如理想的學生,會按成績排名派發成績表;校內試如是,公開試成績也如是。她每一次都為自己會否保不住第一位而焦慮,害怕會被公開宣布她退步了、落後了,焦慮得幾乎要逃避出席公開會考。從輔導的經驗得知,美儀所讀的中學按名次派發成績表等做法,並非單一例子。 獨佔鰲頭領袖生 「感謝」文憑試一跌 志聰是我在教學時遇到的學生,他在高中三年間一直在全級獨佔鰲頭,並獲老師委任為領袖生,這為他帶來榮耀、自信和喜悅。為保持這卓越感和榮耀,他將成績接近的同學視為競爭對手,時刻警醒自己不要被超前。對他來說從第一跌到第二或第三,是很失敗很丟臉的事。然而,他卻在文憑試失手,自信和榮耀感消失殆盡。跌過、痛過,抱着自我懷疑和反思,他終於迂迴地透過非聯招成為中文大學的學生。 回首從前,他慶幸有文憑試的一跌,讓他重整人生觀,對他而言,能夠出類拔萃仍是非常有滿足感的事情,但今天的他多了一份踏實,既能努力向前,也能享受平凡,為自己經歷過的一切感到自豪。 承受不了…… 從小塘大魚變成大塘小魚 美儀和志聰都是「追求卓越」社會中的生還者,這種強調比較、標榜卓越、貶斥平庸的價值觀和制度,使不少學生的精神健康崩塌。另一個案的主角心惠,中三時發憤用功,一躍而上成為精英分子;中四時入讀精英班,離開了原本的好友,新的同班同學卻是互相比併的競爭對手。她發現自己從小塘的大魚變成大塘的小魚,卓越不再,雖然加倍努力、狂做練習,但仍落後於人;同時又因學業問題,與父母關係變得日益緊張。抗拒上學的情緒浮現,爭戰了好幾個月,累積的焦慮終於使她癱瘓,再也無法強迫自己上學。無奈地被標籤上「拒學」、「恐學」等「污名」,她為了避開被歸類為問題學生的不快與羞愧,和逃避強迫上學的要求和規勸,斷絕了與老師、同學、親人,甚至父母的接觸。心惠的情况,在參與我的實務計劃的學生之中甚為普遍。 重新理解何謂「卓越」 美儀、志聰和心惠的情况,讓我想到「卓越」若被理解為超越同儕/別人,那「卓越」就只會淪為競爭下勝利者才有的成果,而非個人的自我超越,也沒有對自我的努力作出肯定和欣賞。今天社會以競爭勝利才等於「卓越」的理解,是否真的對我們生命有益?與人關係是否健康?實在值得我們深思。 我的實務計劃的其中一個介入重點,是和學生、家長們作出以上的反思。不少學生和家長告訴我,這樣的反思使他們重獲新生。允祈是其中一個的例子,「追求卓越」使他面對測驗考試,以至功課的評核時,都會因焦慮而癱瘓,害怕縱然努力仍會失手。在反思的過程中,他整理出另一個對「成功」和「卓越」的理解——正因有失手的可能,仍堅持參與測驗考試和面對功課的評核,本身便是一種難得的勇氣和卓越,而且是不會因成績高低而被抹殺的成功。 文:劉玉琼(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專業顧問) 編輯:蔡曉彤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醫賢心事:冲涼冲好耐 強迫症警號?

今天,有一名媽媽把孩子帶到診症室,投訴孩子用很多時間洗澡。 認為身體很髒 反覆冲洗 可能大家會好奇,冲涼太久也算是精神病嗎?作為精神科醫生,當然要問清楚病人行為背後的原因,以免誤診。原來,兒子覺得身上很髒,覺得每個部位要重複洗刷才覺得乾淨。兒子在理智上知道已洗過某部位,但不重複洗他又感到不放心。再細問下,原來兒子在生活其他方面也有怕污糟的情况,例如在公眾地方,他不敢觸摸門柄,或是一定要用紙巾包住門柄才敢觸摸。他知道自己擔心得過分,但不這樣做又害怕有細菌,十分困擾。 以上,已經是強迫症的徵狀。 強迫症的患者會有反覆出現的思想和行為,例如害怕污糟的思想,和重複清潔的行為,其他常見的徵狀有腦海中重複出現性或暴力等影像。患者不會從中得到快感,相反,患者會覺得內疚和恐懼,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影像會反覆出現。 另外一些常見的徵狀是反覆檢查,例如檢查家裏的電器、爐具是否關好;而反覆檢查的過程可以用上很長的時間,使患者遲到,從而影響工作和社交。 患者某程度上都知道他們的擔心是過分了,亦多數曾嘗試跟這些思想對抗,但不成功。久而久之,他們會屈服,乾脆不斷做如洗手、檢查等行為,從而減輕焦慮。 並非所有重複性行為都是強迫症徵狀。例如,我們在練習樂器、運動等,重複是為了熟練而不是因為某些不由自主的恐懼而作出的行為,而賭博等重複活動亦不算強迫症。強迫症中,作出重複的行為是沒有快感的,至於賭博等行為,出發點是為了追求勝利一刻的快感。 強迫症對患者的生活可以構成很大的影響,很多患者對自己的恐懼都羞於啟齒。使用血清素輔以心理治療能有效控制病情,醫生亦對這些症狀見慣不怪,因此不用害怕,病向淺中醫才是上策呢!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知多啲:捱夜一個月 喪食焦慮變躁底

■林少萍(香港睡眠醫學會榮譽秘書 精神科專科醫生) ■潘樂陶(註冊營養師) ■陳敏(註冊中醫) 林:成年人每日睡眠時間約需8小時,但香港人生活繁忙,普遍睡眠不足。外國不少研究指出,長期嚴重睡眠不足,例如睡5小時以下,會增加高血壓及糖尿病的風險,甚至可能縮短壽命。不過,世界盃維持約一個月,不算很長,未必有長遠影響。但短時間內睡眠不足,會有疲累、注意力下降、反應慢等影響,容易發生意外。另外,脾氣亦會較差,易𤷪𤺧及焦慮。 睡眠不足 愛上垃圾食物? 潘:睡眠不足會令荷爾蒙分泌改變,增加食慾及飢餓感,尤其增加對高熱量及高碳水化合物食物的食慾,包括甜食、薯片等;亦因而減少進食有益食物如蛋白質、纖維、水果蔬菜,不但容易增磅,亦可能引發便秘或營養不均衡。捱夜一個月,有可能降低免疫力,容易病倒。 陳:中醫角度,睡眠不足令肝火上升,增加體內熱氣,導致皮膚乾燥、生暗瘡、色斑、痱滋及頭痛。若患者本身有濕疹或鼻敏感,會增加發病風險,嚴重更會導致高血壓。熱底人士所受的影響會較明顯,捱夜兩晚可能有痱滋暗瘡;虛寒體質人士的影響雖然未必很明顯,但如持續一兩星期,一樣會有問題。尤其是邊睇波邊食薯片及飲啤酒,容易導致熱氣,隨時由虛寒轉化成濕熱,令病情更複雜,較難處理。 有一名30歲男士任職經紀,屬虛寒體質,持續三四星期捱夜追看足球賽事,睡眠不足令他以集中精神,易𤷪𤺧;加上睇波時常食零食,體質變得燥熱,轉化成濕熱,出現眼澀、眼紅、暗瘡,痱滋、口乾、無胃口,容易腹瀉。口氣非常嚴重,開口說話時對方都要掩鼻,影響日常工作。足球賽季後,因生理時鐘被打亂,變成失眠。 睡眠不足的徵狀因人而異,但時間愈長,需要愈多時間回復,捱夜數星期,未必可飽睡一兩日解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