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手照顧兩病人 同路人助走出低谷

【明報專訊】編按:家中有精神病康復者,對家庭成員來說,往往構成不少壓力。除了因為難以啟齒向其他人求助,亦因為家屬對精神病的了解不足,難以理解對方需要而發生爭執,破壞雙方感情。作為照顧者,如果尋找到合適的支援服務,再加上同路人的理解及支持,不單能減輕當事人的壓力,亦能改善與康復者及其他家庭成員的關係,共同成長。 佩賢(化名)跟天下其他母親一樣,含辛茹苦養兒育女,不求任何回報,只希望子女健康快樂地成長。她有一子一女,恰好湊成一個「好」字,本應是一個美滿幸福得讓人羨慕的家庭組合;但佩賢在過去的日子,卻是過着「啞巴吃黃連」的日子。 子患思覺失調 女有長期腎病 佩賢兩名兒女都有不同的病患,需要長期照顧。大兒子有思覺失調,於二十多年前開始發病;女兒在十多年前發現有腎病,幾年前接受換腎手術。作為一個全職家庭主婦,佩賢除了要打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還要用全副心力照顧兩個患病的成年兒女。以前,丈夫的工作年中無休,每天都工作至很晚,基本上回家後也沒有多餘的精力和時間關心兒女,所以照顧的擔子只落在佩賢一人身上。 由於害怕面對歧視的目光,佩賢從不敢對別人道出自己家中的狀况;加上丈夫亦不明白思覺失調是怎樣的一回事,總責罵佩賢沒有好好照顧兒子才導致他患病,這些都讓佩賢感到非常委屈和無助。作為照顧者,無論在體力上還是心理上,那種不能言喻的辛酸從來都沒有人能替她分擔,十多年來佩賢的心情都十分低落,一直困在人生的谷底。 支援家屬 參加活動減壓 佩賢在家屬同路人介紹下,加入了新生精神康復會的家屬支援服務,為人生找到了一個出口。佩賢加入服務後,參加了不同的活動,例如:唱歌班、話劇班、大笑瑜伽、家屬同行復元路課程、家屬聚會和活動搞手訓練班等。佩賢不單擴闊了眼界,更重要的是明白到作為照顧者,自己並不孤單,一路上亦有很多家屬同路人可以互相扶持。 重新理解「復元」 調整期望 佩賢除了為人生找到出口,也學會與兒子好好相處。在家屬課程中,佩賢學習了如何和康復者溝通,有時兒子鬧情緒,她也懂得避免正面衝突,等他冷靜了才傾談,久而久之,大家的關係慢慢改善。而令佩賢很深刻的是,透過課程,她發覺自己原來一直誤解「復元」的意思,以前佩賢以為「復元」是指完全不用吃藥,但現在她明白到「復元」是指重新開始。由於對「復元」的理解有了新的領悟,她對兒子的期望亦有所調整,現在見到他有進步已經很開心。 雖然佩賢和一對兒女,仍然要面對病患帶來的各種困難和挑戰,但她的心境跟十多年前很不一樣。現在佩賢結識了一群同路人,積極參加不同的義工活動,可以幫助別人減輕照顧壓力的同時,也令自己變得更開心。 文:黎卓敏(新生精神康復會註冊社工) 編輯:蔡曉彤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情緒起落中 認清真我

【明報專訊】「精神健康狀態就像心電圖一樣會起起伏伏,如果心電圖是一路平坦,豈不是活像一個死人?」與抑鬱症搏鬥20年的Susan,學會了接受自己的情緒起落,更學習到如何幫助自己管理情緒。 現在Susan視自己患病的經歷為瑰寶,因為這些經歷讓她更了解自己,也可幫助更多同路人。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全球估計共有抑鬱症患者3.5億,但只有不到一半獲得所需治療。事實上,在許多國家,接受正確治療的抑鬱症患者還不到10%。估計到了202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疾病排行榜的第2位,發病率僅次於心臟病。正視自己的精神健康,只要願意,其實在你身邊是有很多人可以與你同行,一同走出陰霾。 Susan是從抑鬱病陰霾走出來的過來人之一。她早於1998年出現病徵,但當年她對這病缺乏認識,一直逃避面對。其實20年前,並沒有太多人談論抑鬱症,Susan當時亦認為自己只是情緒低落,又或只是神經衰弱——這是當時比較流行的用語,所以她認為沒有必要尋求任何協助。 嚴格來說,Susan是沒有任何觸發點觸發她患上抑鬱症。她自小已是個完美主義者,凡事對自己要求甚高,很在意別人的想法,當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時便會很沮喪。這種完美主義性格驅使她在生活上承受極大壓力。長期累積的壓力,令她的抑鬱病徵慢慢浮現。 張國榮逝世 引起關注情緒病 回想起約20年前患上抑鬱症的初期,Susan認為「不開心」這3個字根本不足以形容她當時的情况。她覺得自己當時好像帶了一副有色的眼鏡,眼前看見的及感受到的都是灰濛濛一片。抑鬱情緒直接影響Susan的生活,她不但覺得身邊人不能明白自己,就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為何自己常常不開心?為何沒有人明白自己?為何沒有人關心自己?一連串的疑問讓她覺得自己好像與整個世界都斷了連繫。 直至2003年,歌手張國榮墮樓身亡事件引起大眾關注情緒病。Susan亦在此時才開始正視自己的鬱結情緒,她在網上做了有關抑鬱症的問卷,察覺到自己有抑鬱症傾向,當時便決定到公立醫院求醫,而她亦被轉介至精神科接受治療。但那時候的她,除了接受藥物治療外,仍然不覺得自己有需要尋求其他協助。雖然食藥能幫Susan穩定情緒,但這些「好幫手」卻令她又愛又恨,每一次因應病情而要轉藥或試新藥時,都會令她很容易疲倦,嚴重影響工作,而且食藥其中一個副作用就是令她肥胖,這些都讓Susan不能接受。因此每當情緒稍為好轉,她往往自行停藥,因此,她的狀况變得時好時壞。 結識同路人 學管理情緒 直至抑鬱「爆煲」,作出傷害自己的行為被送到醫院,Susan才驚覺自己要尋求更多協助。在醫生介紹下,她明白到原來除了藥物治療外,亦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自己面對抑鬱情緒。Susan離開了醫院後,被轉介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旗下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服務中心——「安泰軒」繼續接受服務。安泰軒社工透過家訪及與Susan共同制定復元計劃,陪伴她走出抑鬱病的陰霾。加上Susan在安泰軒內認識了很多同路人,令她確切地感受到自己在復元的路上並不是孤軍作戰。在這裏,Susan第一次接觸到靜觀及「身心健康行動計劃」,學習如何幫助自己管理情緒。 她坦言在患病初期,雖然得到身邊朋友的鼓勵,但對於他們希望自己可以「凡事看開」、「不要不開心」等鼓勵說話始終沒有太大的感覺。Susan亦閱讀了很多心靈書籍希望可以幫助自己抒解鬱悶,但她只是明白字面上的意思,卻未能成為她的感受。在復元路上,Susan不是要別人把自己從低谷拉出來,而是希望有人陪伴同行,而這正正是她在安泰軒內所感受到。 Susan形容每個人的精神健康狀態就像心電圖一樣會起起伏伏,如果心電圖是一路平坦,豈不是活像一個死人?現在Susan接受了自己的情緒會時起時落的事實,她認為最重要是如何讓自己在起伏中成長,尋找合適自己的方法面對低落情緒。她視自己患病的經歷為瑰寶,因為這些經歷讓她可以更了解自己及幫助更多同路人。 ■知多啲 身心靈工作坊 提升精神健康 每個人總會經歷情緒低落的時刻,倘若沒有妥善處理,可能會影響生活,甚至造成悲劇,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正視精神健康的重要。正所謂「預防勝於治療」,擁有整全健康不單改善個人的生活質素,正面的情緒對社會更是一個好信息,可減低因病帶來的各樣損失。新生精神康復會過去50年,由復元為本的服務邁向推動身心靈健康,「身心健康行動計劃」是其中一種以實證為本的自我管理情緒方法。 「身心健康行動計劃」(Wellness Recovery Action Plan,簡稱WRAP)是由美國精神健康運動倡導者Mary Ellen Copeland發展一套維持身心健康的系統化工具。運用希望、個人責任、學習、維護自己想法和權利及支援這5項概念,提升參加者的健康管理、計劃實踐及危機處理的意識和能力。參加者學習應付生活中不同的變化,保持積極思想,維持良好的精神健康狀態。研究發現精神病康復者使用了這套工具後,減少或穩定了病徵,增強了希望感、正面思想和自信心。 新生會將於2017年12月舉行身心健康行動計劃WRAP基礎工作坊,有興趣提升身心靈健康的人士可報讀。 詳情:goo.gl/qGojkQ 資料提供:新生精神康復會 文:新生精神康復會專業服務經理(社區服務)黃宗保(註冊社工) 圖:RyanKing999、Tomwang112@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文中提及疾病無關)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學子鬱到爆 核桃助抗壓

【明報專訊】學童輕生事件近年備受社會關注,不少人開始對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健康予以重視。心理學家認為輕生並非一時衝動的行為,大部分學童的情緒障礙或輕生行為均與長期積累負面情緒有關,並且有迹可尋。 正值9、10月新學年開學的日子,無論學童還是家長都面對新學年、新環境的轉變,家長宜多抽空關懷子女,細心觀察他們日常舉動,如發現情緒和行為出現異常,及早尋求協助。 中醫早在2000多年前已經對人的情志活動有豐富認識。《黃帝內經》認為人有「五志」,對應五行和五臟: ‧肝在志為怒,五行屬木 ‧心在志為喜,五行屬火 ‧脾在志為思,五行屬土 ‧肺在志為憂(悲),五行屬金 ‧腎在志為恐,五行屬水 每個人都有各種不同的情感,如喜、怒、憂、思、悲、恐、驚七情,而各種情緒如同五行有「相生相剋」的關係,互相影響。中醫養生強調五志調和,發而中節,假如「五志」當中的某些情志表現異常,便會影響各種情志之間的平衡,造成失調,如過怒傷肝、過喜傷心、過思傷脾、過憂(悲)傷肺、過恐傷腎。 中醫「臟腑」的概念與西醫的「器官」不同,臟腑不僅是實體可見的器官,而且中醫學更強調臟腑所代表的身體機能,稱為「藏象」。以「心臟」為例,中醫認為心主血脈、心藏神,中醫的心臟與一切的精神、情志活動有關。《黃帝內經》說:「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者,五臟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心臟功能正常,則精神健旺,反之則可出現精神情志異常,如暴喜時可出現異常興奮,大笑不止,或勞神過度時可出現心悸、失眠等不適徵狀。 思慮傷脾 消瘦欠缺動力 中醫脾臟的功能,為「主運化、主升清、主生血統血」,屬於「後天之本」。我們出生後賴以生存的飲食營養,全部都要經過脾胃的運化。中醫認為年幼兒童「脾常不足」,除了要注意飲食不能過量,選擇易消化的食物外,還要注意「思慮傷脾」。古時候「思慮過度」很少發生在兒童及青少年身上,但現在生活環境的轉變卻令不少兒童及青少年承受沉重壓力。思慮過度,在青少年身上就更易造成脾氣鬱結,引起食慾不振、胃脹、大便質地改變、惡心、消瘦、沒精打彩、欠缺動力等問題。 長期驚恐 健忘無法集中 中醫認為「肝主疏泄」,一說「肝為情志之本」,若情志異常,如暴怒,常常嫉妒,好攻擊指摘等,便會影響肝臟調節氣機升降出入的功能,如《黃帝內經》言,怒則氣上,恐則氣下,喜則氣緩,勞則氣耗,悲則氣消,思則氣結,驚則氣亂。氣機失調,間接影響身體各臟腑不能得到足夠的氣血濡養,以致受影響臟腑失調。而臨牀上若出現肝氣鬱結,常表現為煩熱、胸悶、腋下兩側脹痛、吞嚥不順、唉聲嘆氣等。 腎藏精,主骨生髓,若腎氣充盈,則精力充沛、有智慧、勇敢。如長期受驚恐,能導致腎精虧虛,會出現注意力無法集中、健忘、頭暈眼花、耳鳴等症狀。腎陰不足,繼而可出現「陰虛內熱」的失調,具體表現為身熱、盜汗、口乾、易惹激、小便偏黃等。 ■中醫食療 核桃補腦 助穩定情緒 情緒病及輕生行為的機理相當複雜,從中醫角度理解大體上跟各種情志之間的不協調有關。要幫助學童應付壓力,擺脫抑鬱、焦慮、恐懼等負面情緒,可根據體質從調治五臟入手,同時調暢氣機。在中醫食療上,其中一種有改善精神情緒作用的食物,就是核桃。 核桃是一種可以藥食兩用的食材,性溫、味甘,歸肺、腎、大腸經。《神農本草經》記載核桃「久服輕身益氣,延年益壽」,是上品藥;《本草綱目》指核桃能「補氣養血,潤燥化痰,益命門,利三焦,溫肺潤腸,治虛寒喘嗽,腰部重痛」。臨牀上食用核桃,有補腎、益智、溫肺、潤腸的作用。在中醫藥古籍的記載以外,不少現代研究亦認為核桃有補腦和幫助穩定情緒的效能。 透過分析核桃的營養成分,有研究指出核桃含豐富的礦物質如鈣、鎂,有減壓作用;此外,核桃亦含有促進腦部功能的微量元素如鋅、錳等。核桃作為一種天然堅果類食物,它含有高濃度的血清素。現代研究認為抑鬱、衝動、攻擊行為的出現也是與大腦內血清素濃度降低有關,通過適量進食核桃,有助提高體內血清素的水平,對穩定情緒有正面的幫助。有些研究亦指出核桃內含豐富磷脂,有增強記憶,改善失眠和神經衰弱的功效。 吃過量易喉痛煩躁 使用核桃作為食療,可以單純選用生品去殼嚼食,或用作佐菜、煮湯、煮粥之用,味道可口,老少咸宜,每天食用大約10至30克,或5至6個為宜。由於核桃本身性質偏溫,過量進食,容易導致喉嚨痛、口乾、煩躁等「上火」問題。另外,由於核桃有潤腸作用,大量進食或會造成腹瀉。中醫典籍記載核桃不宜與酒或野雞同食,怕兩者溫熱之性疊加後會令熱勢加重。此外凡身體出現陰虛火旺的情况,如經常生「痱滋」、盜汗、口乾、多夢等,或屬於脾虛容易腹瀉者,應注意少吃核桃為佳。 ■核桃淮山杞子瘦肉湯(3至4人分量) 材料:核桃15克、淮山30克、枸杞子15克、龍眼肉12克、南棗2枚、瘦肉適量 製法:瘦肉洗淨汆水,其餘材料洗淨。將所有材料放入鍋中,加入清水,先用大火煮沸,再轉小火煮1.5小時,調味後即可 功能:補益肝腎,養血,能改善腎精不足導致的頭暈眼花或失眠 文:邱宇鋒(註冊中醫) 圖:kiankhoon、Krabikus@iStockphoto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思覺失調特點﹕自覺無病! 爭拗有無病 火上加油

【明報專訊】病識感低,是思覺失調的特點。病人不覺得自己患病,認為不需要醫治,更對自己的妄想和幻覺深信不疑,無論家人如何解釋、勸說,病人只會認為別人不明白,不信任他,令家人十分頭痛。 與病人爭拗,只會令雙方關係惡化;放棄爭拗,表達關心,才有望得到病人關注,踏出求醫第一步。 深信幻覺是真實 一般人求醫都是因為擔心自己有病或是希望得到治療。但思覺失調的病人很多時候並不覺得自己有病,這正正是思覺失調的特點,也就是缺乏病識感。據統計,思覺失調的流行病率約3%。當病人開始發病時,產生妄想(覺得不存在的事情是真實的)和幻覺 (不存在的感覺是真實的)。病人像活在另一個世界,即使身邊朋友和家人努力勸說引導,病人對自己的妄想和幻覺仍然深信不疑。病者覺得只是別人不明白,不信任他,而不是他自己有問題。這些想法和感覺,再加上因思覺失調而影響認知功能,都會影響到病人的情緒、行為和生活,例如失眠、焦慮、恐慌,工作學習能力倒退,又因為誤會別人的意圖而破壞人際關係。眼見病人不斷經歷因病而導致精神和生活上的煎熬,家人自然焦慮萬分。但卻怎麼勸也勸不動病者去求助,因為病者覺得這不是病而是他不被接受和明白,很多時候這就是引起家人間不和的主因。 大學生受「聲音」威脅 不肯出房 父母爭吵 無計可施 陳女士的女兒小晴剛上大學,小晴本來學習勤奮自覺,但最近一直躲在房間裏,只出來吃飯或去洗手間。一開始,陳女士以為女兒只是非常努力地溫習,但當這情况持續超過一個月,有時候聽到女兒自言自語,說什麼害怕呀,要小心呀,半夜不睡把音樂放得很大聲。有一次陳女士敲門想進女兒的房間看看,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女兒卻大發脾氣,說這都是她的事,不用陳女士管。陳女士開始不知所措,又想知道女兒究竟有什麼事,又怕和女兒有爭執。她想和丈夫商量,但他早出晚歸,而且覺得小晴長大了,在家也安全,就由她吧,有事女兒自己也會找幫忙。夫妻間為這事也吵了幾次,可是情况卻愈來愈嚴重,有時候小晴一整天都不出房間,飯菜也只能放在房門口。陳女士覺得很無助,亦不敢問學校,又怕問她的親戚,會影響丈夫和女兒的面子。這幾個月陳女士也因為擔心女兒,睡不好吃不好。 表姊開導 傾訴困擾 有一天,陳女士的妹妹來看她,問了很久,陳女士才把憂慮說出來。她們商量了一下,覺得問題不輕,最重要是可以找一個和小晴說得上話的人,了解她的情况。她們想起小晴表姊一向和她很要好,當天晚上就把表姊找來,了解之後發現,原來小晴覺得有一個權力很大的機構串通她同學監視她的一舉一動,要逼她退學,她還會聽到不同的男人聲音來威脅她。小晴覺得很害怕,不敢出門,而且晚上經常睡不着,感覺很焦慮。表姊耐心地表達了她們的擔心,小晴也明白,認同長期如此不是辦法,更會影響她的健康。最後通過學校社工轉介看了醫生,得到幫助。 家人首要表達關心 爭取信任 因為對思覺失調這個病有不同理解或因為害怕被標籤,家人間或會因而產生矛盾。有些家人覺得也許這只是性格或壓力問題,不用小題大做;有些家人則害怕有精神病會影響病人的前途,因而諱疾忌醫。另一方面,家人擔心在求醫問題上,和病人有太多爭執,影響彼此感情。由此可見,思覺失調不但影響病人,全家人也同時承受很多壓力,經歷着因病而產生的痛苦。 其實,家人不必在病者是否有病,或病者想法是否真實的問題上和病者爭執。在這時候病者最需要的是家人的關心,所以只要坦誠和病者分享自己的擔憂,讓他感受到這是出於關心,病者會更容易接受家人的建議和幫助。最重要的是,雖然病者不一定有完整的病識感,卻仍然體會到自己情緒的變化和其他生活方面的問題。 對於病人而言,家人是感情上的依靠,家人之間的信任是最難能可貴。雖然彼此可能對一些事情有不同看法,亦應盡量找到彼此共通之處,再作討論,而且也不必太快做決斷。有需要可以尋求專業人士幫助,有關思覺失調和家人可如何照顧病者的詳細資料可查詢香港大學愛思覺網站www.ipep.hk。 以下是部分提供相關服務的機構: 1. 醫院管理局精神健康專線(24小時)﹕2466 7350 2. 醫院管理局思覺失調熱線﹕2928 3283 3. 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goo.gl/tD3EJC 近年來,病者家人的需要也逐漸得到各方關注,不同機構也提供了更多的相應服務。當家人間的溝通是以關心愛護為基礎,再配以適當的方式,和專業人士的幫助,即使在困難時也能保持家家好心情。 文﹕陳喆燁(精神科專科醫生,香港大學精神醫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

拯救吸毒者 那家人呢?

【明報專訊】近年經常聽到「隱蔽吸毒者」一詞,但世上會有「顯性吸毒者」嗎?吸毒在香港是犯法行為,很難想像有人會事無忌憚地公然吸毒。新的標籤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令服務焦點模糊,忽略了吸毒者和家人之間的互動和掙扎。 個案分享: 陳太:「我懷疑兒子(化名:明仔)染了不良習慣,家中發現了一些疑似吸食冰毒的工具。他近日表現很不尋常,經常向我投訴樓上單位發出噪音,更不時走到鄰居單位前大吵大鬧要對方安靜。有時明仔又會慌張地走出房間,把家中的電器拆開,說當中隱藏了偷聽器。大部分時間他不會踏出房門半步,但每天也會有一段時間外出,大概15分鐘便回來。我特意走入他房間查看,發現他把窗花也拆掉了。究竟發生什麼事呢?」 誠然,吸毒者有自身的掙扎。明仔曾表示﹕「我內心很不安,現在所感受到的、聽到的、看到的幻覺好像是真的。我對家人說,但他們不會明白我,我該怎辦呢?」 同時,家人目睹明仔情緒和行為失控,也不知如何是好。陳太心裏忐忑﹕「報警處理可行嗎?明仔會否從此不再信任我?找社工可行嗎?我要求明仔到中心接受服務,但他總是一口拒絕。我感無能為力了,亦失眠了多天。誰人可以給我一點支持呢?」 類似個案,每天都在社區上演,從中可以感受到吸毒者家人的苦况和無奈。 保安局禁毒處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本港整體呈報的吸毒人數持續下降,較去年少8%(由8767人下降至8077人);而21歲以下的青少年吸毒人數更顯著下降27%(由689人下降至502人),當中吸食氯胺酮的大幅減少超過五成(52.4%)。 冰毒癮者「病識感」低 少主動求助 然而,首次被呈報吸食冰毒的人數卻上升超過四分之一(27.5%),吸食大麻的增幅亦達兩倍。正是吸食毒品的類型改變了,所帶來的身體傷害和衍生的家庭問題亦與以往大為不同。 首先,冰毒這種興奮劑能引發使用者出現如急性精神病狀態(acute psychosis)、急性混亂狀態(acute confusion state)、譫妄(delirium)等徵狀。患者的「病識感」低,主動求助的動機相對減少,社工要評估和提供協助就變得更為困難。 此外,吸毒行為從娛樂場所或隱蔽街角轉移到家中,更令「毒戰」天天在吸毒者和家人之間上演。部分家人因為擔心吸毒者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同時又不懂應對,於是對吸毒者採取操控和監視行為,結果進一步削弱彼此之間的互信,影響家庭功能和患者病情,亦對其他家人的精神健康構成影響。家庭氣氛欠佳,要復元就更困難。 互累症 與家人「毒戰」 這種失衡的依附狀態,學術上稱之為互累症(Codependency),普遍出現於吸毒、酗酒、賭博失調症及其他精神病患者的家庭關係中。然而過往許多社福機構也將戒毒治療和輔導資源集中在吸毒者身上,家人獨力面對問題,身心之疲乏可想而知。 尋求專業支援 有同路人分擔 以下是給家人的幾個小貼士: (1) 當吸毒家人出現急性精神病徵狀時,首先要注意人身安全。若情况非常緊急,例如吸毒者傷害自己或別人,請立即報警求助,並離開現場或尋找一個安全地點等待支援; (2) 若有精神科護士、戒毒輔導員或社工跟進,請與相關專業人士保持緊密聯繫,共謀對策; (3) 避免刺激和辱罵家中有急性精神病狀態的吸毒者; (4) 及早尋求專業支援,減低獨力面對問題的壓力,並從同行者身上獲得支持。很多濫藥者家人面對相同困境,多參加由社區戒毒輔導中心(CCPSA)組織的家屬小組,可從同路人身上學習到新的知識和應對方法,有效減輕壓力。 有吸毒者家長曾言,「要幫家人戒毒,就要先幫自己。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學習愛惜自己,注意個人身體健康和精神狀况,尋求助人專業者協助,並和同路人彼此扶持,才能成為吸毒者家人的同行者,令家庭踏上復元之路。 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特遣隊 聞「吸毒隱蔽化」一詞多年,吸毒者家人的無助呼聲依然未得到回應。吸毒問題成因複雜,影響範圍廣而深。成立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特遣隊,有助大家集思廣益,整合社區資源,並填補不同專業的服務和知識空隙,織出強大社區戒毒復康支援網絡,為受吸毒問題困擾的家庭提供多角度和整全的支援。 ■專家札記 多個專業支援 提供整全協助 前線的戒毒工作員每天要處理大量複雜個案,同時又要兼顧社區教育,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要協助吸毒者及其家人,談可容易! 以下幾點意見,供有心人參考和討論﹕ (1) 以先導計劃成立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強化社區戒毒輔導中心(CCPSA)、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物質誤用診所(SAC)、戒毒住宿服務團體和家庭綜合服務中心(IFSC)的協作,促進專業交流並建立合作平台,為吸毒家庭提供整全的協助。 (2) 提供出院和離舍支援安排﹕倡議醫院物質濫用服務的住院部與戒毒村或戒毒中途宿舍,建立支援性出院接駁服務,以跨專業協作的模式,組織醫生、社康護士、職業治療師和社工,設計有系統、針對性和治療性的重返社區復康療程。若案主精神狀况不理想,可啟動返回機制在醫院接受跟進治療,一方面可盡快讓吸毒者得到適切的支援,同時亦避免了家人整天憂心忡忡,擔心前者留在家中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 (3) 提供有系統和專門的成癮和精神健康培訓課程,促進跨專業學習,加強前線戒毒工作員的專業知識和技巧。 文:謝家和(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準博士)、劉頡偉(註冊社工)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言語治療】與別不童:言語行為治療師主理Playgroup SEN小組 遊戲中治療

【明報專訊】坊間形形色色的playgroup多不勝數,惟大部分都難以特別照顧有個別差異的孩子。若家長發現子女某部分的發展較同齡小朋友慢,當然要把握評估及治療的黃金時間,但政府相關資助服務的輪候時間長,在等待的日子,還有別的可以做嗎? 最近有機構針對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孩子開設Palygroup,希望藉各種遊戲和針對訓練,幫助他們適應未來的校園生活。 讓SEN孩子適應校園生活 搓泥膠、找物件、穿珠仔……驟眼看看,或許你會認為在「小腦袋齊探索」(Brain-Go Pre-N Playgroup)課程上,學生所玩的遊戲與一般playgroup大同小異,然而它卻是非一般幼兒遊戲小組﹕由一名言語治療師和兩名行為治療師帶領,她們均有教授小朋友經驗,透過每周五天、每天兩個半小時,針對二至三歲半兒童不同發展範疇而設計的活動,讓相比同齡兒童發展較慢的小朋友也得到適當的訓練,協助他們適應未來的校園生活。 這個playgroup的創辦人魏詩然(Athy),於英國修畢臨牀心理學碩士,回港後從事成人精神健康治療工作。她有感SEN在香港算是普遍,可是成人往往因為害怕而不敢主動求助,反而家長就一定會為SEN子女尋求協助和治療,「不過香港並沒有太多為SEN幼兒而設的服務,如果排政府又要等一段時間,或許因而錯過治療的黃金期」。 專業導師協助評估 去年她成立機構The Mind Project Child Development Centre,設有個別治療服務、家長工作坊等,還有這個SEN playgroup。「對象年紀介乎二至三歲半,是因為希望幫助他們在入學前達到同齡小朋友的程度,更容易融入幼稚園生活。其實來這個playgroup的小朋友,不一定要先接受評估、經證實是SEN才能參與,只要家長發現子女某方面比同齡小朋友發展較慢已可以來試,即使還是在懷疑階段,也可在課堂中由專業導師觀察小朋友的狀况,再給家長相關建議。」Athy說。

Read more

【了解躁鬱症】退休夫妻日吵夜吵 一碟餸險鬱出病

【明報專訊】編按:電影《一念無明》引起大眾對精神病的關注,故事講述患上躁鬱症的男主角阿東,面對工作壓力及需獨力照顧病重母親,因誤殺母親,被強制入住精神病院。 香港人生活緊張,工作、家庭、人際關係、學業成績等都是壓力來源。根據2015年的「香港精神健康調查」,每7個人就有1個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健康問題,其中包括輕度抑鬱。正視自己的鬱結情緒,及早求助自助,找出鬱結所在,不要忽視抑鬱症帶來的影響,避免悲劇發生。 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全球估計共有3.5億個抑鬱症患者,但只有不到一半的患者獲得所需治療。事實上,在許多國家,接受正確治療的抑鬱症患者還不到10%。估計到了202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疾病排行榜的第二位,發病率僅次於心臟病。據統計,本港亦已有超過30萬人患上不同程度的抑鬱症。 阿雲的康復故事,便是其中一個正視抑鬱症的成功例子。她今年60歲,已經退休接近8個月。退休之前,她在銀行任職文書工作。她與老伴結婚數十載,育有一子。由於丈夫長期在澳門及內地工作,只會偶爾回家逗留一兩天,加上阿雲在退休前工作比較忙碌,故兩夫妻相處的時間可謂少之又少。 街上亂逛避夫 失眠暴瘦 直至大約1年前,丈夫退休後搬回香港長住,他們才有較多機會朝夕相見。最近,阿雲發覺與丈夫相處上出現問題,經常因為小事而產生言語衝突。她最初以為只是在退休前甚少與丈夫長時間相處,加上生活習慣不同,故一時未能適應,需要多點時間磨合。但近來阿雲發現,丈夫的要求令人有點無所適從,例如:一時說她煮的餸菜太鹹,一時又說太淡,或沒有味道,丈夫難以觸摸的批評,令她無法平心靜氣地跟他傾談。 面對丈夫沒完沒了的責罵和挑剔,阿雲開始胡思亂想和自責,懷疑自己是否有錯,才導致丈夫不滿;為什麼自己連如此簡單的事情也做得不夠好;為什麼自己會造成家無寧日的局面。每次因為小事與丈夫爭吵後,阿雲的思想會更鑽牛角尖。鬱結的情緒,令她愈顯得沉默和退縮,害怕因為自己做得不好,而觸動丈夫的神經。為了避免單獨與丈夫相處,阿雲經常漫無目的地出外逛,因為長期的壓力,阿雲出現失眠,胃口變差,體重在1個月內暴跌了10磅。 兒子察覺徵狀 鼓勵求助 兒子阿俊察覺到母親的轉變,他記起曾閱讀社交網站上朋友轉貼有關抑鬱症的徵狀,與母親情况相似,於是他嘗試跟母親傾談,鼓勵她尋求協助。阿雲感受到兒子的關心及擔心,忍不住哭起來,並接受兒子的幫助。阿俊上網翻查朋友社交網頁,發現資料來自新生精神康復會「情緒GPS」的網站,與母親商量後,便為她報名求助。 與心理健康主任首次會面時,阿雲訴說了自己的情緒困擾,聽講解後亦驚覺自己可能有輕度抑鬱症。為了可以幫助阿雲改善情况,主任介紹一個以認知行為治療為基礎,名為「行為實驗及彈性思考」的方法給阿雲,並建議她在下一次見面前,細閱「情緒GPS」網站上的「復元故事」,為下次會面作準備。 在第二次見面,主任協助阿雲分辨面對丈夫批評時的想法。阿雲的其中一個想法是「我什麼都做得不好,丈夫對什麼都不滿意,向他反映和商量也不會有用」。主任提議她以行動測試這個想法的準確度,嘗試跟丈夫商量如何解決餸菜味道的問題。 心平氣和 不再鑽牛角尖 在第三節見面,阿雲坦承因沒有勇氣,沒有與丈夫商量。主任建議她邀請兒子協助。在阿俊的鼓勵下,阿雲嘗試與丈夫平心靜氣地討論餸菜味道的問題。雖然丈夫還是有所批評,但她努力去控制自己的情緒,保持冷靜地與丈夫商討解決方法。最後,丈夫建議她買一個小調羹量度調味料分量。經過這個測試後,阿雲多了一個新的想法:「原來自己也可與丈夫平心靜氣地商量如何解決問題。」 經過10節的練習後,阿雲成功掌握「行為實驗」的技巧,不再鑽牛角尖,令自己的思考更有彈性!她學會了不把責任全扛在自己肩頭上,學懂與丈夫有商有量,一同尋找解決方案。她不單沒有被抑鬱症打敗,還修補了瀕臨破裂的婚姻。 ■情緒GPS 認知行為治療 打破情緒惡性循環 認知行為治療的治療元素主要環繞三大範疇,包括:身體反應、行為和思想。無論是抑鬱、憤怒或憂慮的情緒,都在影響身體反應、行為和思想。同時,身體反應、行為和思想也會互相影響,並逐漸形成惡性循環,令負面情緒持續,演變成難以自然痊癒的情緒困擾。 認知行為治療主要從行為或思想方面介入,例如:建立積極健康的方法去面對情緒,減少逃避行為,或改善鑽牛角尖思想,從而打破令情緒困擾持續的惡性循環。 新生精神康復會「情緒 GPS」服務,提供以認知行為治療為原則的單對單「指導式自助治療」。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是具臨牀實證的心理治療,有效處理各種情緒困擾的方法,例如:抑鬱症、驚恐症、社交焦慮症及強迫症等。 文:凌悅雯(新生精神康復會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e代精神:網絡定當面交流?Why not both?

【明報專訊】人類文明發展,從文字發明到印刷術,到電話、手機的出現,以至現在的網絡即時通訊,我們一直不滿足於面對面的交流,嘗試和不同時空的人保持聯繫,背後的推動力是對群體的歸屬感。 有統計顯示,現代人即使擁有很多即時通訊科技,清單有着過百個好友,亦只會恆常地和四五個人聊天。在Facebook上,每個用戶平均有120個好友,但定期有互動的對象亦只有四至六人。事實上,社交網絡的確讓人愈來愈容易找到屬於自己的圈子,發現與自己有相同思維的人,這為那些時常懷疑自己是小眾的一群帶來了另一種歸屬感,有人因而擔心這種現象會令小眾人士更趨封閉。 全球化下 分離成常態 然而,很多人都漸漸相信科技的出現反而導致人和整個社會變得更加疏離。有些社會學家指出,當人上網時間愈長,愈覺得自己脫離群體,愈是會變得孤獨,把矛頭直指日益興盛的網絡社交。可是這種看法卻忽略了一點﹕科技進步的同時,社會亦在不斷地改變。隨着全球化的發展,交通日趨便利,分離漸漸成為了生活的常態。人們願意花更多時間在工作上,愈來愈多人到外地工作,甚至選擇離鄉別井,移居異國,這些因素都不斷把人與人之間距離拉遠,不能完全歸咎網絡。 不能否認,科技帶給我們無限方便,有時會令我們過分依賴,甚至「上癮」。當在意的人沒有給自己發短訊或是「已讀不回」,很多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望穿秋水,感到失望和沮喪;「潛水玩失蹤」更廣被認定為一種「違背默認承諾」的行為;以至把對方「block」掉,更堪稱為朋友或情侶間之「極刑」。反過來看,其實這些都無可否認地顯示了科技對滿足人類歸屬感的重要。 線上線下互補 便利人際交往 然而,科技對人類社交關係亦非百利而無一害。對於一些欠缺自制的人,唾手可得的通訊渠道和資訊的確會令他們足不出戶,甚至淪為喪失現實溝通能力的「宅男宅女」。因此,無論科技怎樣發展,不同媒介的交往方式都不應被利用為取代面對面溝通,正如親身的擁抱絕對不是隨便一個握手或親吻emoji所能比擬。偏偏就是文字短訊先天的局限,欠缺了語氣和互動等非言語的社交信息,有時反而會刺激了對方的想像力,從而加深了溝通的印象。懂得好好利用科技帶來方便,且為生活增添情趣,網絡和現實面對面交往其實更是互補。 文:精神科專科醫生傅子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