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障礙症】認知障礙症非長者獨有 了解更多防患未然

出門忘記帶鎖匙?煮食忘記下調味料?這些「善忘」的行為,是否患上認知障礙症呢?認知障礙症以往稱之為「老人癡呆症」,這病症又是否只發生在老人身上?不少人對認知障礙症認識只是一知半解,你又了解多少呢? 年輕人也有機會患上認知障礙症養和醫院腦神經科專科醫生吳炳榮醫生稱,認知障礙症主要是大腦出現病變,使腦細胞受損,導致腦功能衰退,這並非老年人記憶衰退的正常現象。因此這病症不單發生在長者身上,年輕人亦有機會患上認知障礙症,例如一些腦炎或自體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的年輕患者,由於腦部受到破壞,促使他們的記憶力及認知能力減退。 養和醫院老人科專科醫生黎嘉慧醫生亦表示,香港生活繁忙,很多人都會有「一時忘記事情」的情況。故要判斷病人是否患上認知障礙症,除了觀察患者的記憶力有否退減外,這個病症亦會伴隨行為或認知的倒退現象。當中包括語言能力減退、失去計算及處理日常事務的判斷力、出現情緒變化,甚至失去自理及社交能力等。 患者短期記憶可完全忘記 從記憶力的病徵分析,患者的記憶力會突然變差,包括忘記日常工作的程序、或生活的細節等。較典型的病徵是患者的記憶只停留在過往的事情,相反新近或短期(如近一、兩天)發生的事情可以完全忘記。吳炳榮醫生解釋,人類的記憶是依靠腦內的細胞連系,形成一個鞏固的網絡。所以長久記憶的網絡已牢固地存在腦內,但患認知障礙症後腦細胞受損,細胞無法為短期的記憶製造新的網絡,所以他們未能儲存短期記憶。 在多種類型的認知障礙症中,最常見為「阿茲海默症」,這是由於腦細胞退化或出現病變,令過多的澱粉樣蛋白在腦部沉澱積聚形成斑塊。其次是「血管性認知障礙症」,即患者重複出現缺血性中風後,導致腦細胞死亡。 吳炳榮醫生稱,現時在治療上,主要以藥物控制及紓緩病情,但並不能完全根治。除了藥物,患者亦需要做非藥物治療,包括進行認知障礙訓練、行為及空間感訓練等,這些可以幫助患者延緩及改善病情。 認知障礙症的變化分為早、中及晚期。初期的認知缺損只是記憶力較差,患者失去工作能力,但仍然有自理能力。中期患者記憶力漸轉差,需要家人不時提醒,認知能力開始減退,而情緒問題(如暴躁、抑鬱)亦隨之出現。到晚期時,患者可能完全忘記身邊人及事物。此外,言語表達、進食及自理能力亦會完全失去,只能依靠家人的照顧。 對照顧者亦需要全面支援 黎嘉慧醫生指出,確診患上認知障礙症後,對患者採取適當治療當然重要,但對患者家人(照顧者)的支援亦需要同步進行。在很多病例當中,由於晚期的患者,喪失自我照顧能力,大部分更出現抑鬱等情緒問題。照顧者與患者會衍生不少誤解及衝突,從而影響他們的感情。另外,照顧者更必須24小時貼身照顧,這樣嚴重影響照顧者的正常生活,精神壓力亦隨之增加。所以對照顧者的心理支援十分重要。 黎嘉慧醫生認為,患者與家人如能及早明白及接受這個病症的變化,將會是治療的良好開始。現時在早期的確診階段,醫護人員會告訴病人及其家人,將來病情轉變的最惡劣情況,並商討會否簽署預設醫療指示(包括晚期會否插鼻胃管餵食等)。這樣患者不但可預早參與自己的治療決定,未來家人亦可跟隨患者意願,配合醫生的治療方向。 其實要預防認知障礙症,亦有不少方法。包括多玩要動腦筋的遊戲,如下棋、電腦遊戲等。另外亦可多做帶氧運動(跑步、游水等),以促進腦部的血液循環,減少認知能力衰退的風險。當然注意防三高(高糖、高油、高鹽)的食物等,這都是預防疾病的最佳方法。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浸大新法測認知障礙 驗體液免抽骨髓

【明報專訊】現時認知障礙症的疑似患者除了臨牀測試及觀察外,亦可做磁力共振成像,或是一款名為ELISA檢測法以抽取骨髓化驗,惟後兩者均有風險。浸會大學化學系研究團隊近期成功研製一款名為「花青素化合物」的檢測,透過抽取病人的體液如唾液或尿液等,助醫生更快捷及便宜地診斷病人有否患病。 助醫生更快更便宜診斷 研究團隊成員之一、浸大化學系教授黃文成表示,有關檢測法屬全球首創,不但較現時同類檢測快捷、便宜,而且準確度高,更可以非入侵式方法抽取樣本。他估計,此檢測未來可用作追蹤和檢測患者體內的病變過程,甚至作治療之用。 認知障礙症(又稱阿茲海默症或腦退化症)的致病成因未明,是未有方法治癒的腦神經退化疾病。現時香港70歲以上長者,每10人便有1人可能患病,而85歲以上長者的患病比率更達三分之一。 研究團隊另一成員、浸大化學系副教授李紅榮表示,現時常用診斷方法包括臨牀評估、認知測試和神經影響(監測大腦的結構變化),但需待徵狀出現才可診斷;其他方法包括磁力共振成像或酵素免疫分析法(簡稱ELISA),但各有局限:磁力共振成像需注射造影劑入人體,有一定風險;ELISA檢測法僅能化驗骨髓,而且檢測費時,需時3至18小時,另成本價不菲,每次達3000至5000元。 驗體液內3種蛋白質 黃文成表示,認知障礙症患者腦內會積聚「澱粉樣蛋白」(俗稱「老人斑」),「花青素化合物」可針對檢測人體體液內的「β-澱粉樣肽」、「tau」和「p-tau」3種與該症相關的蛋白質。他指新方法可以唾沫及尿液等非入侵性方式提取樣本,對病人風險較低,只需1小時30分鐘便能得出測試結果,成本價亦大大降低,約6至27元。 待臨牀測試 須配合他法 黃指新檢測法的準確度已獲證實,待醫學界採納和通過臨牀測試便可投入服務,但他強調現時醫學界對澱粉樣蛋白致病量未有一致定論,新方法是協助醫生判辨病患手段之一,需要配合其他臨牀評估方能確診。另外,研究團隊亦發現有新的檢測方法,有助深入了解該病的機理,但目前仍在老鼠身上試驗。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90後開專頁記照顧認障母心得 見院舍「綁」患者 冀改革還尊嚴

明報專訊】背着沉重背包,黑夜裏走上無盡頭的路……這一幕,常出現在26歲的小珊夢裏。摸黑覓路的日子始於3年前母親突然中風,舉止變得陌生混亂,後來確診認知障礙症。小珊與胞姊在照顧路上跌跌碰碰,最終明白無能力在家照顧,無奈將65歲的母親送入院舍。眼見院舍總以安全為由約束長者行動,母親雙手亦被俗稱「波板糖」的手套束縛,小珊開始反思如何讓長者活得有尊嚴。去年她開設facebook專頁,用經歷照亮別人的路,亦盼掀起安老改革。 母性情大變 無力照顧送入院舍 【明報專訊】背着沉重背包,黑夜裏走上無盡頭的路……這一幕,常出現在26歲的小珊夢裏。摸黑覓路的日子始於3年前母親突然中風,舉止變得陌生混亂,後來確診認知障礙症。小珊與胞姊在照顧路上跌跌碰碰,最終明白無能力在家照顧,無奈將65歲的母親送入院舍。眼見院舍總以安全為由約束長者行動,母親雙手亦被俗稱「波板糖」的手套束縛,小珊開始反思如何讓長者活得有尊嚴。去年她開設facebook專頁,用經歷照亮別人的路,亦盼掀起安老改革。 母性情大變 無力照顧送入院舍 3年前,小珊還是大學生,曾輕微中風的母親再度中風,昏迷數日。母親醒來後,小珊眼前的至親變得陌生,不時高聲叫喊,痛罵家人偷錢,又重複問問題。小珊與胞姊束手無策,經幾番思量,有感不懂得處理母親情緒,且要為生活餬口,忍痛將母親送到院舍。翌年其母確診認知障礙症。 送母親入院舍,猶如父母首天送小孩上學,小珊難忘當日母親抓住她,反覆叫「你不要把我扔在這裏」,小珊只好哄她「等你好番便可回家了」。小珊轉身離開時,其母眼神似懂非懂。 院舍要求簽同意書用約束物 母親展開院舍生活,小珊亦開始面對安全與約束的心理角力。院舍要求小珊簽署同意書使用約束物,否則其母跌倒,院舍不會負責。其母起初抗拒,有日失控推倒櫃子,找來剪刀剪爛約束衣,攀出牀欄後跌倒在地。後來院舍為她穿戴「波板糖」(即有兩塊硬膠片夾住手掌的約束手套)並綁在牀上,小珊不忍心,唯有按照院舍護士建議,改用隔熱手套及護腕。 曾有婆婆將大便隨處塗抹,院舍因衛生問題,用「波板糖」將她雙手綁在牀。每次到訪院舍,卧牀的婆婆都朝小珊喊「阿妹,幫我幫我……」。憶起這幕,小珊不住拭淚,「我相信這只是冰山一角,很多長者最後一程都是這樣過」。 半年後,那個婆婆離世,小珊說很少人探望她,「這是社會通病,覺得『外判』給別人就算。送長者入院舍,不代表她不再需要你的關懷」。小珊除了周末或下班後探訪母親,還聘請鐘點工人平日到院舍協助餵食、抹臉、刷牙等,令母親過得好些。 探索約束以外照顧方法 小珊曾見有院友不時四處走動,有次走失後被尋回,自此常被綁在椅子和牀上,到最後再不願走動。這些經歷促使她看書和聽講座,探索約束以外的照顧方法,如安裝離牀感應器防止走失,或從改善吞嚥,減少患者的情緒起伏。 去年小珊開設「阿媽認知障礙嘅日子」facebook專頁,分享照顧心得,願同路人「走少些冤枉路」,亦盼社會反思如何讓長者有尊嚴地走過人生最後一程。 「她像沒記憶 但對她好仍感受到」 原從事藝術行政工作的小珊,曾抱怨年輕便要扛起照料病母的責任,不能灑脫追求人生所想。千帆過盡,如今她只想珍惜與母親一起餘下的時光,陪她上茶樓,伴她散步,「雖然她像沒有了記憶,但對她好,她仍感受得到」。 居家安老是個美夢,但這個夢對有些照顧者來說仍遙遠。回望送母親入院舍的決定,小珊說「無十全十美,起碼盡力」,但見母親漸不再反抗,失去生活觸覺,她心裏總帶歉疚,期盼有能力的一天,可牽着母親歸家。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教認障長者夾band 助運動腦部延退化

【明報專訊】不少長者對認知障礙症(又稱老人癡呆或腦退化症)感恐懼,因暫未有根治方法,為免記憶遭病症迅速吞噬,只得服食有副作用的藥物延緩腦部退化。葵涌醫院今年推行長者認知障礙症小組療法,透過不同主題活動,包括玩樂器齊齊打拍子「夾band」,讓患者運動腦部及四肢。結果發現,參與者毋須藥物協助下,認知能力及抑鬱等情况均有改善。 藥物延惡化有副作用 認知障礙症有3種,其中阿茲海默症成因未明,另有中風引起的血管性認知障礙症,以及額顳葉認知障礙症。阿茲海默症患者一般是短暫記憶退化,如忘記服藥、忘記回家路;血管性認知障礙症除了上述症狀,亦較易有抑鬱或小便失禁等;額顳葉認知障礙症患者脾氣較差,易出現行為問題。三者雖有分別,但均可服藥物減慢病情惡化,但其副作用是惡心及胃口下降。 跟節奏打拍子 刺激腦神經 葵涌醫院老齡精神科駐院專科醫生朱瑞群指出,醫院今年10月推行長者認知障礙症小組療法「精齡活腦」,在醫院的日間診所,以及兩間院舍選16位患輕度至中度認知障礙症的長者,為他們進行每星期兩節或以上的認知刺激治療活動,每節約45分鐘,共14節;透過不同主題的活動,如食物、物件分類及聲音等,刺激長者的思維及促進其組織能力。 葵涌醫院老齡精神科註冊護士漢玉蘭表示,計劃主要是透過五官的感覺刺激其腦神經,減緩腦部退化,如玩樂器,會先叫他們講出不同類型的樂器名稱,再鼓勵他們分享兒時玩的遊戲或樂器,勾起其童年回憶;再透過不同樂器的聲音,教他們有節奏地拍打樂器,隨事前預備好的背景音樂打拍子,如樂隊般「夾band」,不少長者樂在其中。 毋須藥物 提升認知功能 朱瑞群指出,參與計劃的長者事前及事後都會接受評估,包括認知功能、生活質素,以及社交與溝通三方面,結果發現在無服用藥物下,參與者在三方面均有改善,當中認知功能平均分由之前的14.83分升至16.58分,抑鬱指數由2.58跌至1.25,心理質素和社交關係亦有所改善,故下個財政年度會另增多兩間院舍,並增派人手到院舍教授社工該治療方法,加強醫社合作。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