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成因 放鬆心態 校啱生理時鐘 有覺好瞓

都市人生活壓力大,經常為工作、學業或家庭問題,在牀上反覆思慮,千迴百轉方能入睡,影響睡眠質素。很多人都遇過失眠情况,以至輕視了失眠症的嚴重性,包括對患者生活、人際關係、工作,甚至身心健康帶來負面影響。 治療失眠症,可按病情使用不同藥物,但可能會產生依賴或副作用。現時處理失眠症,最初和最重要的治療是認知行為治療,通過幫助患者增進對睡眠和失眠成因的認識,調整睡眠行為和日常生活習慣,改善失眠問題。 ■個案 工作「綁架」睡眠 影響身心健康 年約40歲的家慧是一名家庭主婦,本來在一間公司當銷售主管,兩年前離職。家慧被失眠問題困擾多年,她常常抱怨自己晚上難以入睡,在牀上輾轉反側;有時候感覺整晚好像從沒睡過,或者半夜醒後就無法再睡。回想起來,家慧在大學畢業找到第一份工作以後,便開始被睡眠問題困擾。那時的工作,工時長、壓力大,每晚躺在牀上,家慧都會回想白天工作的細節,或者複檢第二天工作的安排,想着想着睡意全消,幾乎徹夜無眠。這狀况由一星期一兩天,發展至每星期三四天,到最後幾乎每晚都要掙扎一兩小時才能入睡。漸漸地,睡得不好讓她開始擔憂,擔心影響第二天的表現,工作容易出錯,身體更容易出問題。因為夜間的睡眠問題,家慧在白天難以集中精神,亦覺得因為睡得不好,以至好像什麼都做不好。 慢慢地,睡眠的困擾亦開始影響家慧在白天的情緒,她常常感到沮喪。白天的煩躁焦慮亦延伸至晚上,在牀上,她擔心地想着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入睡,「我要努力睡覺!」、「為什麼別人都可以睡得好好,我會睡不着?」愈想愈焦慮。有時候在極度疲憊的狀態下入睡,有時候則徹夜難眠。辭職以後,家慧盡量減少上午活動,確保有充分的休息時間,彌補前一晚糟糕的睡眠。如晚上睡得不好,她會避免在白天安排太多事情。雖然離職後少了工作壓力, 但家慧的睡眠問題沒有顯著改善,她嘗試很多方法,努力調理身體,如睡前喝熱牛奶、服用中藥等,開始時會覺得有些好轉,但不久又回復原狀。睡眠問題持續困擾家慧,讓她覺得非常沮喪,覺得自己的生活好像被睡眠問題「綁架」了。 ■專家的話 補眠、提早上牀 破壞睡眠系統 都市人常常抱怨自己「睡不好」,到底要嚴重到怎樣的程度,才會被診斷為「失眠症」呢? 失眠的情况主要分為三類:一是入睡困難(躺在牀上超過30分鐘依然睡不着),二是無法整晚持續睡眠(半夜經常醒來或醒來後難以再入睡),三是容易早醒 (例如比計劃的起牀時間早了一兩個小時以上醒來,便再也睡不着)。當然,每個人也有在牀上翻來覆去一兩個小時的經驗,例如翌日有重要事情(如考試,面試)、因運動傷患導致睡姿不適、長者半夜上廁所等,但是類似情况不會被稱為失眠症。除非有以上所講的睡眠問題(難以入睡、無法持續睡眠、早醒),並平均每星期出現三次或以上,同時已持續超過三個月或以上,才會被臨牀定義為失眠症。 研究指出,大概每十個人就有一個有長期失眠問題。失眠可出現在任何年齡層及性別,但較常見於女性、長者、患有身體或精神疾病的人士身上。長期失眠會帶來很大的困擾,並會對患者生活、人際關係、工作,甚至身心健康帶來負面影響。雖然失眠問題普遍,但患者很少主動尋求治療和採用合適的方式改善睡眠,令問題變得嚴重。最近在香港做的「香港華人失眠症的求助行為」社區研究發現,十個成年失眠患者中,只有四人曾經尋求過針對睡眠的治療。 服安眠藥或上癮 可接受行為治療 很多人都經歷過短暫失眠,特別是在工作、家庭或學業上遇到問題時出現。壓力過後,大多數人的睡眠會慢慢改善,恢復正常;然而有些人的失眠情况會持續下去,演變成長期失眠症。早期的失眠問題,往往與壓力和重大生活轉變或事件有關,改善的方法包括:處理壓力源頭、調整及放鬆心態、注意睡眠衛生,以免變成長期失眠。現時治療失眠症主要有兩種方式:藥物治療和非藥物治療。常用的藥物包括在市面上有售、藥性較溫和的褪黑激素(melatonin)、中成藥等健康產品,以及醫生處方的安眠藥和有睡意的西藥。處方藥物應該在醫生的建議及指導下服用,其藥效雖然相對快速,但部分患者不適應藥物的副作用,如:醒來後依然有睡意;另外,長期服用某些藥物(例如安眠藥),亦有可能產生依賴、上癮。 除了使用藥物,患者還可以接受「失眠的認知行為治療」。這種治療基於睡眠科學,通過一系列行為和放鬆技巧,幫助像家慧一樣的患者重新調整心態和睡眠機制,從而改善問題。在國外,失眠症的最初和最重要的治療就是認知行為治療,經過大量研究,證實了其在不同人群(如同時患有情緒病和失眠的患者、長者,或者是已有服用安眠藥習慣的失眠人士)的效用。案例中的家慧,因為長期失眠而帶來的行為和心理狀態的改變,反而成為失眠延續的因素。在行為上,患者常常會因為自己睡得不好而作出行為上的改變,如提早上牀、補眠、臥牀時間過長,或減少一些活動來應付失眠等等。這些行為反而影響睡眠系統和生理時鐘的平衡,增加躺在牀上睡不着的時間。在心態上,失眠患者在牀上翻來覆去,憂慮自己睡不好,愈擔心愈會延續失眠的問題。「失眠的認知行為治療」幫助患者增進對睡眠和自己失眠成因的認識,矯正對失眠的謬誤和迷思,調整睡眠行為和日常生活習慣。與藥物治療不同,認知和行為調整需要一段時間才見效,患者需持之以恆,不斷嘗試練習,才可以幫助自己一步步克服和改善問題。 文:李馨(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調配得宜 毋懼抗抑鬱藥副作用

【明報專訊】藝人張繼聰早前在facebook自爆,七年前與太太謝安琪雙雙患上抑鬱症,服用抗抑鬱藥後出現口乾、頭暈、疲倦等副作用,治療過程不輕鬆。   (圖:[email protected]、資料圖片)   對於服用抗抑鬱藥,很多病人第一時間耍手擰頭,既擔心副作用,又擔心上癮。治療抑鬱症,可以不食藥嗎?情緒轉好就可以立即停藥? 抑鬱症成因,除了受外來環境、遺傳及心理因素影響,也涉及生理與腦部神經傳導物質失衡。藥物是其中一個治療方法,針對的是腦部神經傳導物質,但不是所有抑鬱症病人也需要食藥。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解釋,早期或病情輕微的患者可以嘗試運動或心理治療;但中期或嚴重患者,腦部傳遞物質失衡情况較明顯,「藥物很重要,特別是在治療初期。舉例說,遇溺時有人拋出救生圈,幫助你浮起。這個救生圈就是藥物,令你不會浸死。但要長遠治療就要學識游水,即要配合心理治療及改善社交技巧等」。 不過,很多病人抗拒食藥,擔心副作用和上癮,由兩位精神科專科醫生逐一拆解。   副作用一至兩周內可減退 1. 問﹕藥物是否一定有副作用? 麥﹕傳統抗抑鬱藥物如「三環素」副作用會較明顯;新一代藥物如「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等,副作用較輕。普遍副作用是頭痛、頭暈、有睡意、作嘔、胃口增加、體重上升等。不過大多只在服藥後一至兩星期內出現,之後便會減退;而且並非人人也有副作用,有些人完全沒有,有些則反應較強。 曾經有個伯伯患了焦慮症及抑鬱症,同時有高血壓,服用血清素藥物後頭暈嚴重,也影響血壓,那次服藥體驗令他留下陰影。之後抑鬱症復發,他拒絕再服用血清素,但這藥有助紓緩抑鬱情緒,經勸喻後他同意接受,服後雖然又頭暈又作嘔,但當他堅持服藥一星期後,藥效發揮出來,不單改善了情緒,連血壓也有改善,最後他認同血清素幫到他。 許﹕用藥前,醫生會預先告知病人可能出現的副作用,令他們有心理準備,同時要讓病人信任醫生的治療,服藥後出現副作用即通知醫生,醫生按情况再作安排。有個女病人本身不時頭暈不適,服藥後頭暈更嚴重,接近暈倒,病人將情形通知我,我決定將服用劑量減少,副作用也減少,繼續服藥。   (圖:資料圖片)   善用副作用 變正面療效 2. 問﹕食藥後有嚴重副作用,受不了唯有停藥? 麥﹕食藥過程猶如投資,開始有些不適,但當藥物發揮作用,病情就會改善;故用藥初期出現副作用,建議病人「忍一忍」。 而且藥物運用得宜,負面的副作用也可扭轉變為正面的治療作用。同一種藥物,有不同藥廠生產,副作用會有些微分別,有些偏向睡意較多;有些偏向影響腸胃。可按病人的情况,挑選合適藥物,例如患者同時失眠便可處方睡意重的藥物。 曾有個女病人情緒非常差,經常發𤷪、睡眠質素差、無胃口,身形非常瘦削。她希望增肥,改善身形,於是安排她服用副作用是體重上升及睡意重的藥物。服藥後,可改善情緒,提升睡眠質素及增加體重,一種藥物可解決她多個問題。不過,如副作用太強烈,可以調節藥物分量、換藥,或安排病假休息。有需要時可處方輔助藥物處理,如止嘔藥,但並不常見。   忽然停藥 情緒劇變前功盡廢 3. 問﹕病情改善了,就可以立即停藥?還是要食一世? 麥﹕用藥期間,腦部適應了藥物調節,如突然停藥,腦部會產生不適,出現「中斷性反應」﹕情緒急速轉差、緊張、頭暈、頭痛、作嘔、作悶,以及出現如觸電的麻痺感,長遠而言會增加復發的風險。 當病情好轉後,醫生會建議病人繼續用藥半年至一年,用來穩定病情及減少復發風險。如果病人是第二次病發或家族遺傳風險高,容易復發,可能需增加用藥時間至兩年。若第三次或以上發病,食藥時間會增長,但都不會食一世。 有個中年女士服藥半年,進展良好,後來外出旅遊,認為旅行時心情自然會好,自行停止食藥,結果出現嘔吐、天旋地轉式的頭暈,想喊、易怒;另一個病人認為自己病情好轉,擔心長期食藥有壞影響,希望靠意志控制病情。雖然斷藥徵狀不太明顯,但病情未完全穩定下停藥,結果情緒再次大起大跌,回到未治療前的狀態,整個治療要重新開始。 許﹕如病人首次患抑鬱症,病情輕微和及早治療,沒有偏激思想,復發風險較低。若病人持續有悲觀或偏執思想,或有濫藥、酗酒、家暴等風險因素,再次病發風險較大,那就需要較長時間用藥,作預防之用。   抗抑鬱藥不會上癮 4. 出現「中斷性反應」斷藥徵狀,豈非代表藥物令人上癮? 麥﹕抗抑鬱藥不會令人上癮。成癮其中一個徵狀是出現耐受性,對藥物分量需求愈來愈大,但服用抗抑鬱藥,劑量不會隨時間增加。不過,減藥或停藥要在醫生指示下逐步進行,而且要挑選合適時間,避免在一些情緒易緊張的期間如轉工等,充滿外來壓力的時間停藥。 許﹕抗抑鬱症藥不會令人上癮。反而鎮定劑及安眠藥有機會出現依賴性,兩種藥物可即時令人情緒冷靜及入眠,效果明顯,很多病人喜用,但長期服用會上癮。 5. 問﹕用藥後就會變得開心,即時掃走負能量? 許﹕很多病人誤以為抗抑鬱藥是「開心藥」,當用藥兩三日覺得情緒無改善,便認為藥物無效,想放棄。其實抗抑鬱藥並非即食即見效,藥力一般在兩至四星期後才開始發揮作用;而且藥物只是令情緒變穩定,並非令人變得開心。   有個40歲女士失眠近一個月後求醫,診症期間發現她充滿悲觀思想,認為子女已長大,不再需要她,丈夫也不愛惜她,經常不快樂,對生活亦提不起勁,容易發脾氣,最後確診為抑鬱症。服用抗抑鬱藥兩至三星期後,負面情緒減少,生活態度也有所改變,開始覺得原來丈夫會關心她,身邊朋友也覺得她情緒較穩定,友儕間的關係也改善了,最後人也變得較積極。 食藥後,病人情緒和精神狀態、睡眠質素有改善,有助增進人際關係及解決問題能力,在良性循環下令心情更好,生活自然更加如意。     5類抗抑鬱藥 副作用不一 現時治療抑鬱症藥物,麥永接指出,主要針對三種影響情緒的腦神經傳導物質﹕ ‧血清素(Serotonin)﹕調節情緒 ‧去甲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 令人有活力及精神 ‧多巴胺(Dopamine)﹕令人有動力   新一代抗抑鬱藥可分為五種,分別針對不同的腦神經傳導物質,醫生可按病人需要配藥﹕ 1. 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 副作用﹕出汗、失眠、疲倦、神經緊張、手震等 2. 血清素及去甲腎上腺素再攝取抑制劑(SNRI) 副作用﹕嘔吐、便秘、嗜睡、神經緊張等 3. 去甲腎上腺素及特定血清素抗鬱劑(NaSSA) 副作用﹕便秘、口乾、嗜睡、體重上升等 4. 血清素拮抗劑及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ARI) 副作用﹕疲勞、口乾、頭暈、頭痛等,或會出現姿位性低血壓 5. 血清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劑(NDRI) 副作用﹕口乾、惡心、嘔吐、頭痛、失眠等,或會改變食慾 (藥物資料來源﹕青山醫院精神健康學院)   善用副作用——不同抗抑鬱藥的副作用也有異,有些嗜睡情况較明顯,適合受失眠困擾的抑鬱症病人服用。(圖:[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文中提及疾病無關)   每100港人3個抑鬱 衛生署數字顯示,每100名港人有3人患抑鬱症,屬常見情緒病。抑鬱症徵狀分為三部分﹕ 身體﹕頭痛、胃痛、失眠、胃口差及周身痛 情緒﹕經常不開心及對任何事情失去興趣,無精力 思想﹕負面思想,無人幫到自己,覺得自己無用,自我價值低 不少藝人都患上抑鬱症,包括鄭秀文、薛凱琪、林欣彤等。許龍杰指出,演藝生活要面對公眾,成為焦點,壓力大,易有抑鬱。不過除了藝人,各行各業的工作壓力也可引起抑鬱,也別以為病發一定源於壞事,好事也可成為病因。   升職都可以致鬱 有一名男士在一間中小型貿易企業任職物流前線工作,因表現理想獲升職做行政工作,工作量增加,上司要求高了,但他不太掌握管理技巧,人際溝通技巧亦欠佳,覺得力有不逮,充滿挫敗感,因壓力很大變成抑鬱症,最後需接受藥物及心理治療。   文:許朝茵 圖:[email protected]、資料圖片 統籌:鄭寶華 電郵:[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你抑鬱嗎?網上自我測試 【心理健康】有片:病徵非典型易被忽略 笑得食得 也可能抑鬱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Read more

受痛症折磨 精神科醫生開解 過來人:不管昨日明天 活在當下

【明報專訊】抑鬱症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並非易事,兩名抑鬱症患者過來人分別在精神科醫生鼓勵,並留意到社會對抑鬱症態度改變下,成功擺脫負面情緒,重回健康精神生活。過來人譚小姐寄語抑鬱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必先改變自己心態,逐步學習「活在當下,樂在當下」。 10多年前確診抑鬱症的譚小姐,本身患有痛症需長期服藥,加上沉重的工作壓力,以及高昂的醫療開支,先後兩度輕生,其中一次更透過多種不同方法,如割脈、食藥等,回想當年「送入深切治療部,都想着要自殺」。 歷盡人生低潮的譚小姐,在精神科醫生不斷開解和鼓勵下,透過義務工作重建對生活的信心,「最初由醫院義工做起,然後到食物銀行幫忙收集麵包,整個人也變得輕鬆,痛症也彷彿不再痛」。她的個人經驗是,抑鬱症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最重要是開始學習改變自己的心態,避免聚焦自己的缺失,「昨天的不要去想,明天的也不去想,只想今天,活在當下更重要」。 另一過來人、婚姻及身體同樣亮起紅燈的梁小姐,即使服用最高劑量的抗抑鬱藥,在2003年SARS期間仍難抵負面情緒,一度計劃尋短見,「見到天色陰暗,負面思想就會浮現」,幸好在緊張關頭打消了輕生念頭,「那一刻突然覺得,我經歷這麼多痛苦,就這樣結束生命,非常不值得」,加上當時社會開始對抑鬱有正面討論,「覺得個社會係重視自己,身邊的人不再是對抑鬱不理解」,她亦決定打開心扉,趕走負面情緒,成功走出心理陰影,現已病癒康復。

Read more

治療方案:恐懼症作怪 「假心臟病發」

【明報專訊】家庭醫生不時遇上「心臟病發」的病人,結果發現原來恐懼症作怪。 鄭志文指出,常會遇到幽閉恐懼症或廣場恐懼症的患者,不過多是病情較輕的一群。「最常見的案例就是怕搭長途車、飛機或船;也有一些怕乘升降機。」鄭志文指出,患者前來求助,主要是因為驚恐發作的不適。驚恐發作,出現暈眩、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徵狀;患者自然聯想到一些嚴重事故。他們於是前來檢查有否患上心臟、血管疾病等。「如果檢查確定無恙,有些患者的病情可能好轉。」 服藥減發作 緩和病徵 當病人持續出現恐懼徵狀,先要排除甲狀腺疾病(甲亢可以引致焦慮徵狀)或腦部問題,然後仔細問症。許龍杰說,「醫生需要清楚了解幽閉恐懼/廣場恐懼徵狀出現的時間、場合,有否伴隨其他(如:驚恐、強迫)徵狀。辨別類型,方可作出針對性的治療」。 一般情况,醫生先會處方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和鎮定劑給予患者服用。大約一至三個星期,焦慮和驚恐的徵狀就會逐漸減少。「因為藥物減少驚恐發作,有些患者的恐懼徵狀也會有所緩和。」許龍杰說,這個時候,醫生就會加入心理治療,幫助他們面對陰影。 暴露療法 逐步克服 醫生主要採用逐漸暴露療法(Graded Exposure Therapy),即是循序漸進地讓患者面對他所恐懼的環境或事物,從中訓練自己減少焦慮的反應。「舉個例子:如果患者怕搭港鐵,最初就是前往港鐵站附近逛逛,成功克服恐懼後;再建議病人嘗試走入港鐵站內。之後,可以試到月台、搭一個站……逐步加上去。當患者可以由中環搭港鐵到荃灣,表示他已不再害怕從前產生恐懼的環境,可以投入正常生活。」 許龍杰補充,處理心理陰影,解決辦法就是面對它。「醫生不是直接告訴病人『不用怕』或者強迫他們面對陰影。Exposure的方法就好像『做實驗』一樣。由於病人對於特定地方的驚恐發作留有深刻印象,醫生協助加上藥物效力,令到他們重返那個地方而又沒有出現徵狀;試過一次、兩次、三次的「實驗」,再經冷靜分析,病情就會逐漸得到改善。 嘉賓﹕許龍杰(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知多啲:媽媽自責「唔識教仔」

【明報專訊】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一旦出現學習和情緒問題,家長承受巨大壓力,精神科專科醫生陳愷怡指出,「不少家長會怪責自己,覺得孩子出問題是因為自己『做錯嘢』,例如懷孕時吃錯東西、忙於工作無暇照顧孩子或自己『唔識教仔』」。 母子困擾 惡性循環 她稱,早前有一位媽媽失眠求診,傾談後發現她的小朋友專注力不足,當處理好小朋友的問題後,媽媽的失眠亦告消失。另外,亦有一個小朋友患上焦慮症,身體出現各種不適徵狀,後來媽媽的情緒也受困擾。 面對子女問題,陳愷怡建議家長保持正面態度,明白「無人做錯嘢」,並盡早尋求協助,同時要處理好自己情緒,以免自己的情緒反過來影響小朋友,形成惡性循環。同時,家長亦要與小朋友好好溝通,讓他們明白「爸爸媽媽相信你」,會在他們身邊一起面對和解決問題。 她續稱,學校的駐校社工及教育心理學家都能就兒童的情緒及學習問題提供協助,包括提供輔導和評估等,有需要時會給予進一步轉介。

Read more

【有片:開學系列】升小第1個月 易發現ADHD

【明報專訊】暑假步入尾聲,小朋友正準備開學,甚至已回校上堂。升小一或轉校是發現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的高峰期。 小朋友活潑好動「無時停」,家長頭痛萬分,甚至擔心是ADHD。 ADHD令孩子學習出現問題,也影響與朋輩的相處,更會牽動家長情緒健康;若未有適當處理,問題更可延伸至成人階段。 明仔升上小一,返學沒多久媽媽便收到教師的電話,「投訴」明仔問題多多,例如上堂不專心,上廁所不排隊,又因為口沒遮攔而得罪很多同學,試過指着鄰座女同學說「你條辮真係紮得好核突」。 其實,明仔媽媽也正為兒子而煩惱,縱使剛剛開學功課不多,但每日做功課也要拉鋸三四小時才完成,令母子身心俱疲。於是她決定帶明仔看醫生,結果診斷他患有ADHD。 正規學習模式突顯問題 精神科專科醫生陳愷怡表示,升小一或轉校首個月是發現ADHD的高峰期,因為面對新的校園和學習環境,例如由幼稚園小班教育進入小學正規的學習模式,較容易發現一些「上堂坐唔定、唔留心、衝動易鰥脾氣等問題」的小朋友。另外,第一次考試成績也可能觸發家長帶小朋友求診的動力。她稱,有些家長在孩子四五歲時已察覺他們難專注學習,但部分會認為只是年紀小,「大個會定啲」;但六歲升小一時問題依舊,影響學習和日常生活,便要正視。 臨牀上,ADHD有三類 一、專注力不足 小朋友很難專注,容易分心,功課或考試錯漏百出,又經常遺失自己的物件,如水壺、八達通等。 二、過度活躍及衝動行為 小朋友「坐唔定」,缺乏耐性,例如排隊時插隊,大人說話時插嘴,又因衝動而容易發脾氣及與其他小朋友發生爭執。 三、同時有上述兩種問題 服藥、行為治療助專注 陳愷怡指出,治療ADHD主要靠藥物及行為治療兩方面,近年家長明白到藥物能改善小朋友的專注力,較願意接受藥物,藉以令孩子追上學習進度。而明仔接受治療後情况明顯改善,教師投訴減少,而明仔媽媽亦在醫生建議下,幫助明仔改善與同學的關係,增強其自信心,上學也重現笑容。 IQ130成績差 影響至成年 別以為ADHD只影響兒童階段,問題可能延續到成年。例如二十多歲的Edward,小時候智力評估得分超過一百三十,屬於「叻仔」,但多年來讀書成績不理想,每次考試明明溫習充足,應考時卻空白一片,要半小時後才進入狀態,以至無法完成所有題目,慢慢地他懷疑自己有問題,求醫後才知道自己專注力不足。 除了ADHD外,兒童亦可能出現情緒困擾而影響學習,展現的徵狀可能是身體不適,如嘔吐、頭痛,或拒絕上學。陳愷怡說,家長發現小朋友身體持續不適但檢查後並無不妥,又或拒學,應該與孩子多溝通及尋求協助,經驗顯示,這些情况大都是情緒問題所致,例如有一個小五學生,每天上學便嘔吐,後來發現有抑鬱問題。及早求助可以盡快找出原因和處理,以免問題持續困擾兒童的學習和成長。 文:張意宇 圖:劉焌陶 註:本版設計圖片中的模特兒與內文提及疾病無關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

【有片:肝炎與肝癌】乙肝帶病毒者小心 盲灌保健品 引爆肝炎

【明報專訊】乙肝帶病毒者,當病毒變得活躍,免疫系統就會發動攻勢,引發肝炎。當肝炎平息,別以為打勝仗,從此免疫,因為「發炎」和「靜止」會不斷重演。 而坊間的護肝、強肝或增強免疫力等中西保健產品,更可能是乙肝帶病毒者的計時炸彈,因為當肝臟或免疫系統變強,就會嘗試攻打乙肝病毒,引發肝炎。 衛生署數據顯示,本港約有5至10%人口為乙型肝炎帶病毒者。「現時香港人口約730萬,保守估計約有幾十萬人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由於沒有正式統計,衛生署以2015年捐血人士去推算,男女比例大概一半一半。」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陳沛然說。 世界各地的乙型肝炎帶病毒率都有所不同。在低流行地區(美國、西歐、澳洲、新西蘭等),乙肝帶病毒率少於2%;而中流行地區(地中海國家、東歐、中亞、南美、日本等),約3至5%;至於高流行地區(東南亞、中國、太平洋群島、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等),高達10至20%。陳沛然補充,香港屬於中流行地區;乙型肝炎帶病毒率介乎5至10%,不算嚴重。 定期驗血照超聲波監察 「任何途徑(身體檢查、捐血等)得知自己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如何可以減低未來患上肝硬化、肝癌的風險?」家庭醫生鄭志文問。 「大部分慢性乙型肝炎患者都是沒有明顯病徵;定期檢查,可以監測狀况。」陳沛然建議,乙肝帶病毒者應找一位醫生持續跟進病情;不一定是專科醫生,家庭醫生也有足夠能力處理。「每三個月至半年抽血檢查;如果加上超聲波肝臟檢查,效果更好。」他說。 血液檢驗項目當中,肝酵素是肝臟的健康指標,而甲胎蛋白是肝癌指標。超聲波檢查可以探測肝纖維化、肝硬化、肝癌等結構問題。兩者互補不足;一旦發現肝臟異樣,可以及早治理。 發炎、休戰不斷重演 肝酵素高,可能是因為肝臟受損或者發炎。「例行檢查發現肝酵素高,醫生會進一步替患者檢驗乙肝病毒DNA,監測病毒的數量。」陳沛然說﹕「如果乙肝病毒的DNA數量多,加上肝酵素高,就可確定因為乙肝病毒活躍化而導致肝炎發作。」這個時候,醫生就會考慮用藥。 陳沛然指出,大部分乙型肝炎都是透過母體傳染(即是帶有病毒的母親在分娩過程中把病毒傳給嬰兒)。一般在0至20歲,人體能和病毒共存,乙肝極少發作。「但當身體的免疫系統成熟,會嘗試清除體內乙肝病毒,在過程中會引致肝炎。可是,免疫系統無法徹底清除乙型肝炎病毒,它只能抑制病毒,肝炎因而得到平息。」 「觀察」拒吃藥 傷肝留疤痕 每當病毒變得活躍,免疫系統就會發動攻勢。重複「發炎」和「靜止」的過程,正是乙型肝炎的特性。他說﹕「肝炎發作的次數和密度因人而異,無法預計。而每次免疫系統攻打病毒,肝臟細胞都會受到破壞,並留有疤痕。過了十幾廿年,就會出現肝纖維化或肝硬化。」 鄭志文補充,「這個觀念十分重要。我有一些病人,抽血驗到乙型肝炎病毒變得活躍,不願服藥。只是選擇觀察,不停覆驗,直至肝炎平息。他們以為身體打倒病毒,卻不明白這是乙肝病毒活躍化的指定形態」。 現時,乙肝並沒根治方法;但是藥物可以有效抑制乙肝病毒,從而減低肝炎、肝硬化和肝癌的發病率。如有需要,醫生會建議長期服藥,維持肝臟健康。陳沛然補充:「每天一次,每次一粒;藥物的副作用也不大。至於可否停藥,視乎病情;患者應該跟醫生好好溝通。」 文:麥穎姿 圖:馮凱鍵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

考考你:兒童治療甲亢 首選口服藥

【明報專訊】「成年人患甲亢,放射性碘治療(俗稱飲碘水)十分普遍。這個方法用於小朋友又可行嗎?」鄭志文提問。 兒童的甲亢治療,有別於成人,鄭慧芬說﹕「第一線是口服藥物,療程起碼年半至兩年。」口服藥有兩個選擇﹕ (1)Titration Method 會根據小朋友的年齡、性別和體重,給予合適的藥量。當甲狀腺素回復正常(約2至4星期),醫生逐漸減藥,務求減到每天服用最少次數及最低劑量,而甲狀腺素又維持正常水平。 優劣﹕小朋友只需服食一種藥物;不過醫生需要密切監察從而調校藥量,抽血次數頻密。 (2) Block & Replace Method 先處方一個正常範疇但是偏高的劑量,使甲狀腺素迅速下降,醫生再處方甲狀腺素補充劑,令甲狀腺素處於正常範疇。 優劣﹕這個方法較穩定,抽血複檢次數相對較少;不過,小朋友需服用兩種藥物。 小朋友服藥期間,醫生必須定時監察有否遵照指示服藥;因為一旦控制不好,無論是甲狀腺素過高或過低,都會引致不良後果。當藥物發揮效用,一般能控制甲狀腺素處於正常水平。完成年半至兩年療程,約25%小朋友可以停藥;餘下75%有可能復發,需要第二次的藥物療程。 甲狀腺脹大阻呼吸 或需切除 「如小朋友的甲狀腺嚴重脹大,阻礙呼吸,可能要考慮手術切除。」鄭慧芬補充,從前做法多會割去部分甲狀腺,但由於復發率很高,現時做法傾向切除整個甲狀腺。手術以後,需要長期服用甲狀腺素補充劑。 甲狀腺手術涉及一定風險。「手術需要全身麻醉,可能出現併發症。術後留有疤痕,影響外觀。如果傷及副甲狀腺,或會影響鈣質吸收。如果傷及聲帶,聲音就會沙啞。」她強調,小朋友甲亢,一般先試藥物治療。如果需要考慮手術,醫生必會跟家長詳細商討。 「至於放射碘,原理是把放射性元素依附碘質,給予病人服用,放射碘會殺死大部分甲狀腺細胞,從而減少甲狀腺素的製造。」鄭慧芬說,「如果小朋友服藥無效,醫生或會與家長探討這個方向」。不過,現時要10歲以上小朋友才會考慮使用這個方法,因為年齡愈小,擔心輻射影響愈大。

Read more

【了解風濕病】背痛難屈 變出抑鬱 強直性脊椎炎 愈遲醫愈傷「心」

【明報專訊】工作疲勞或坐姿不良,都容易出現腰痠背痛;但如果痛症持續便不能掉以輕心,分分鐘與疲勞和勞損無關,而是疾病警號。 陳先生是一名白領,作息定時,偶爾需要加班。近年不斷受背痛困擾,他本以為是坐姿問題,於是矯正坐姿又做瑜伽,但痛症仍一直持續,導致終日鬱鬱不歡。直到痛症加劇,並感到脊椎變硬後他才去求醫,結果確診為強直性脊椎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簡稱AS),同時患有抑鬱症,一個病變兩個病。 每1000港人 3個患上 每1000名港人中,便有3個患有強直性脊椎炎。根據英國風濕病學會(BSR)今年初一項研究顯示,接近12%的強直性脊椎炎病人,同時出現抑鬱;而且強直性脊椎炎愈遲確診,患有抑鬱症風險愈大。 平均延誤確診逾8年 是次研究,找來564名強直性脊椎炎患者,透過追蹤病情和問卷調查,針對病情、治療成效和心理質素作分析。當中78%為男性,22%為女性,平均年齡為47歲,平均確診年期為20.8年,平均延遲確診達8.6年。正因坊間對強直性脊椎炎的認知不多,延誤醫治的情况十分普遍,從發病至確診,平均延誤逾8年,除了受生理上疼痛的困擾,心理上的折磨更難以言喻。 不過,較特別的地方是,那些同時患有抑鬱症的強直性脊椎炎病人,強直性脊椎炎的病情大多不算嚴重,但抑鬱的情况卻比他人嚴重。於生活質素評分部分,確診年期達10年以上或延遲確診的病人,患有抑鬱症的機率是早期確診的兩倍,生活質素亦相對地較差。當中可能是病人對自己的痛症認知不足引致,既擔憂自己的身體狀况,又因痛症而影響工作及生活,更有部分病人因而放棄工作,自暴自棄。 背痛3個月 有家族病史應警覺 其實不止是外國,本港普遍對強直性脊椎炎的認知亦十分貧乏;加上公立醫院輪候診治時間長,延誤醫治情况亦非罕見。若病人於45歲或以下,持續3個月或以上感到下背痛及僵硬,便應提高警覺,盡快檢查是否患有強直性脊椎炎。由於此症具遺傳性,醫生會先詢問病人的家族史及病徵,配合臨牀檢查,一旦有所懷疑,便會建議病人做抽血檢驗及X光、電腦掃描或磁力共振,以助確定關節的發炎迹象、受破壞程度及監測疾病的進展。 若沒有及時接受治療,強直性脊椎炎可能會帶來嚴重的併發症。以上述的研究為例,約37.9%的病人出現周邊性關節炎、35.5%患虹膜炎、9.7%患腸道炎等併發症,需要同時醫治數個病,加重病人的負擔。 強直性脊椎炎的主要治療方法,包括運動如游泳,以及藥物治療,目的為幫助病人減輕痛楚及僵硬程度,保持脊椎的活動能力及防止變形。常見藥物治療包括非類固醇消炎藥和抗風濕藥物,主要改善周邊關節炎症;若病情持續轉差,亦可考慮使用生物製劑,有效抑制病人體內導致發炎反應的腫瘤死因子,同時減輕痛楚及僵硬。然而,當關節炎已嚴重至變形或限制了活動,便可能要考慮接受手術。 強直性脊椎炎是一個長期病患,病情有時會比較反覆,除了遵照醫生的指示定期服藥及檢查外,保持心境開朗亦同樣重要;病人家屬亦應多加留意病人情緒,給予適當的關懷和鼓勵,對病情會有一定的幫助。 ■知多啲 最初痛位 盆骨尾龍骨之間 強直性脊椎炎是一種慢性炎症,屬於風濕科疾病,一般在20至30歲時病發,男女患病的比例約是三比一。雖然成因未明,但發現與HLA-B27抗原有關,當自身免疫系統失調,原本用作攻擊細菌、病毒的細胞,卻攻擊自己身體的正常組織,影響脊椎關節及骶髂關節(即盆骨與尾龍骨之間的關節,亦是大多病人最初病發的地方),誘發強直性脊椎炎。若未能及時接受合適的治療,脊椎盤四周便會出現骨質增生,導致骨骼融合,就如「竹節」一樣,嚴重的話更可能無法逆轉。 不過,雖然強直性脊椎炎與HLA-B27抗原有關,但即使帶有抗原,如果沒有親屬患有此病,發病率僅為2%;如有此抗原而親屬中曾有人患此病,發病率約為20%。 文:鄧淑娟(風濕病科專科醫生) 圖:資源圖片 編輯:沈燕媚

Read more

【有片】骨質疏鬆提早殺到 40歲塌脊骨 男女有份

【明報專訊】骨質疏鬆,別以為只影響更年期女士或老骨頭。 年輕女士、壯實男士一樣有風險。不少內分泌疾病會令骨質未能達到巔峰骨骼質量(peak bone mass),導致骨質疏鬆提早在青壯年男女身上出現,輕則骨塌、骨折,嚴重可導致活動及自理能力受損。 骨質疏鬆常見於年長婦女身上,但其實男性病者也不少,剛剛年屆六十的李先生便是一個例子。 李先生因為腰痛求醫,高度亦較年輕時「縮水」,檢查後發現問題源於脊椎骨有兩節骨塌陷,但他過去半年沒有跌倒或撞傷。醫生指是骨質密度低,即骨質疏鬆症引起。原因是男性荷爾蒙水平過低,影響骨質儲存。 「鬍鬚少啲」暗藏骨折危機? 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醫生陳智彬解釋,性荷爾蒙是骨質生長的重要因素,女性收經後女性荷爾蒙減少,骨質流失便會加快;而男性的性荷爾蒙不足,也會影響骨質,但由於徵狀不明顯,「可能只是鬍鬚等毛髮少啲」,當事人未有察覺;但卻會令骨質未能達到巔峰骨骼質量(peak bone mass)。一般人在三十至四十歲前便達到巔峰骨骼質量,往後骨質會逐步下降。若巔峰骨質偏低,便可能提早出現骨質疏鬆。 荷爾蒙偏低的男性只要補充所需的男性荷爾蒙,便能改善骨質,或未必需要服用治療骨質疏鬆症的藥物。 內分泌疾病可阻骨質達巔峰 荷爾蒙水平影響骨質外,甲亢、紅斑狼瘡及類風濕性病患也可影響到骨骼質量,導致骨質疏鬆。如其中一位病人黃小姐,她患有紅斑狼瘡,病患加上藥物影響,在四十歲左右已經出現骨質疏鬆,沒有跌倒或受傷,脊椎骨「斷咗好多截骨,由胸椎開始塌到腰椎」。 陳智彬稱,骨質疏鬆引起的骨折很多時先發生於脊骨,若沒有適當處理,便會波及髖骨關節,骨頭「一跌就斷,甚至由牀移去櫈,坐下一刻已經可以骨折」;骨折的影響可以很嚴重,四成髖骨骨折病人康復後需要儀器輔助行走,兩成病人在骨折後一年內死亡,死因常見有感染及心臟病等,估計是手術併發症或行動能力下降間接造成的併發症。 「見過很多老友記因為骨質疏鬆引起骨折,影響活動能力;但愈少郁動肌力便愈差,令活動能力進一步下降,日常生活上都需要別人料理,無法獨自外出,難以維持正常社交,變得愈來愈唔開心,甚至抑鬱。」陳說。 現時有很多藥物治療骨質疏鬆症,但預防比治療更重要。因為骨質流失從外觀看不見,直至骨質密度低至一個水平,容易出現骨折,不少病人到骨折發生才知道患病。 65歲以上 寒背、變矮宜檢查 陳表示,若出現低創傷性骨折,如平地跌倒也引致骨折,毋須檢查也能確診有骨質疏鬆;而一般六十五歲以上,有背痛、寒背或身高縮水,或評估有骨質疏鬆症風險的人,可以接受雙能量X光骨質密度儀(DXA)檢查。 她提醒,如有懷疑應該求醫,千萬別自行亂買藥物服用,因為不同藥物有不同副作用,用藥期間需要接受醫學評估及跟進。 採訪:勞耀全、許朝茵 文:張意宇 圖:黃志東,EzumeImages、kimberrywood、[email protected] 編輯:王翠麗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