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末期不是末路 基因檢測 尋找No.1療法

【明報專訊】應對已擴散肺癌(第四期)之療法,近10年發展迅速、百花齊放。關鍵在於要選擇適合該種癌症的療法。肺癌一般分為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後者較常見,非小細胞肺癌又可以再分為腺細胞癌和鱗狀細胞癌。現在基因診斷技術進步,所以每一種肺癌在診斷之後會做各類基因檢測,才斷定最適合的治療方法。 Read more

醫徹中西:對抗高血壓 「周公」幫大忙

【明報專訊】近日一個朋友患上頗為嚴重的高血壓,需要服食多種藥物控制。他問中醫如何看待高血壓?他的病其實是有迹可尋的,近來他的工作非常忙碌,經常缺乏睡眠,面色早已帶一點青灰色。我對他最重要的建議是,必須增加晚上睡眠的時間。一星期後,經過充足休息,他青灰的面色已經大大減退,面上光澤重現,在中醫學上,這種面色為「有神」。 Read more

中西醫合璧戰新冠 舊藥新用 尋最佳療法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奪去數以萬計人命,經濟活動停頓,各國蒙受巨大損失,簡直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全球最大危機。 各國推出旅遊限制和多種公共衛生措施,都可減慢疾病傳播,紓緩醫療系統壓力。此疫症最可怕之處,是大部分人都沒有免疫力,且尚未有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當務之急是尋求有效療法。既然沒有特效藥,參考中國內地、外國經驗和文獻,可試行中西醫結合方法,尋找最佳治療方案。 Read more

醫徹中西:中西藥夾攻癌症 會否傷肝?

【明報專訊】根據浸會大學10年前的統計,香港近半癌症病人同時使用中西藥治療癌症。不少癌症病人希望利用中藥調理身體,增強抵抗力,另一方面又擔心同時服用中西藥會損害肝功能。這是中西醫結合治療的重要障礙。中西藥同用會否損害肝功能?恐怕沒有一個簡單直接的答案。 常用中藥,少則300多種,多則500種,藥性和毒性各有不同。藥性較溫和的中藥如黨參、紅棗、淮山、杞子、茯苓等,是一般家庭常用的煲湯材料,或融入到各式各樣菜式當中。在便利店買得到的「健康飲料」,當中亦有中藥成分。這是中醫所說「醫食同源」,中國人飲食很難完全避開中藥。至於一些癌症病人有可能用到的中藥,包括蟾酥、半枝蓮、白花蛇舌草等,屬中醫所講的抗癌中藥,藥性和毒性較強,長期服用恐怕對身體產生傷害,必須在中醫指導下適量使用。   西醫嚴格監察傷肝風險 西藥抗癌藥亦會引起肝毒性。但抗癌藥物包括化療、標靶藥或免疫療法,在臨牀使用前都經過不少研究,對於肝毒性的發生率,以及如何因應肝功能調校藥劑量,都有清楚指引。例如,新的免疫療法,有小部分病人會因自身免疫系統攻擊肝臟引起急性肝炎,在臨牀上亦見到。應對方法是馬上用大劑量類固醇,減低自身免疫攻擊肝臟,否則可能有肝臟衰竭甚至致命風險。所以西醫處方抗癌藥物時,會定期監控肝功能和其他血液指標,一旦肝功能出問題,可以及早提供適當治療。另外,有部分新藥物推出市場後,發現有在研究中未察覺的毒性,就會透過發表文獻等方法,通報各國藥物監察機構,讓全世界醫生獲得最新的藥物毒性資訊,是對病人多一層保障。所以,西藥當中有肝毒性,是一種可以控制的已知風險(calculated risk)。   部分補益中藥損肝功能 至於中藥的肝毒性研究,一般沒有西藥般清晰,主因是中藥藥方是複方,很難斷定是哪一隻中藥引起肝毒性。但隨着中藥研究逐漸增多,已有不少研究報告提示可能引起肝毒性的中藥。我在去年亦發表一篇文獻回顧,詳細列出可能引起肝臟毒性的中藥和科學證據強弱的等級。有一些補益中藥像何首烏、補骨脂,長期服用會損害肝功能,這些中藥應由中醫師處方。另外,醫管局轄下毒理參考實驗室(Toxicology Reference Laboratory)亦有不少中藥毒性的資料,再加上衛生署的通報機制,利用中藥治癌的安全性,應該會相應提高。 中西藥同時使用會否增加肝毒性?這方面的研究非常少。我在瑪麗醫院做過一個初步研究,追蹤180多個病人,他們接受西藥抗癌治療同時服用中藥,對比單使用西藥,肝毒性會否增加,結果發現兩者並沒有顯著分別。研究結果在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亞洲年會中發表,但只屬非常初步的研究。要研究中西藥共用的安全度,最好的研究方法不是傳統的「雙盲對照組」實驗,而是在全香港建立這類病人的大數據資料庫,利用人工智能找出當中可能引起肝毒性的組合。這才是最實際最貼地的研究。 最後,補充一句,癌症病人若同時使用中西醫療法,建議先請教中西醫,並定期驗血以策安全。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前列腺癌電療 最快5次搞掂

放射治療(電療)常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傳統電療總輻射劑量為76至78Gy,每天給予2Gy,所以電療需要38至39天。低分次放射線治療,可將電療次數縮減至20次,總劑量是60Gy;而立體定位放射治療,只需5次,總劑量為37.25Gy。輻射總劑量減少,治療日數也減少,但三者療效和副作用相若,究竟如何做到? Read more

醫徹中西:癌症「雞尾酒治療」中西醫共通

【明報專訊】傳統西醫治療癌症,一般使用對細胞有殺傷力的化療藥物;過往10多年也選用針對癌症細胞的標靶治療。癌症治療有一個用藥次序,腫瘤科醫生定出所謂「第一線藥物」、「第二線藥物」等,先用科學證據最充足的治療,若然失效,就退到第二線治療。一般來說,第一線治療比第二線更有效。這就是我們醫生常說的「順序治療」(sequential treatment)。 Read more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藥調理防癌復發 長期作戰

【明報專訊】過往癌症治療目標是盡快切除腫瘤,或用化療和電療控制腫瘤。西方醫學逐漸發現,很多癌症康復者,腫瘤根治後伴隨不少後遺症。有些後遺症可能是疾病本身引起,有些卻是手術、電療或化療等治療手段併發。腫瘤科近年愈來愈注重處理這些康復者的徵狀,讓他們重回正常的生活,亦即所謂survivorship。亦即中國人所講的大病後「調理」。 西醫的survivorship,主要透過輔助醫療如物理治療、職業治療、醫療社工、音樂治療等協助;但中醫藥在這方面角色更為突出。     固本培元 回復身體正氣 一個HER2陽性乳癌病人,接受了手術、化療、電療和標靶藥治療,完成1年治療後,想用中藥調理身體。初診見她右手因手術及電療後出現淋巴水腫,而化療後感到手腳麻痺,且經常失眠兼心情緊張,無法應付工作。從這病人情况,可以看出即使腫瘤已經痊癒,但仍有很多不同徵狀影響生活。從中醫角度,說病人屬於肝鬱血瘀、痰塞阻滯。利用對症的中藥治療,1年後徵狀逐漸消失,自覺精神比未病前更好;雖然腫瘤沒有復發迹象,但從病人舌頭和脈象中看出, 身體的「肝鬱血瘀」仍未完全消除,勸喻病人繼續服食中藥,並加上心理治療。這指出身體調理另外一個重要目標,就是要預防復發。 讀者可能會問,既然身體已經沒有腫瘤,為何仍要繼續服食中藥?中醫角度來說,腫瘤是因為身體大環境受到影響,例如像上述病人的「肝鬱血瘀」;身體狀態長期不正常,久而久之產生癌症。所以治療癌症首先要針對性,利用各種手段消除腫瘤,康復後再要改變身體大環境,亦即所謂「固本培元」。否則身體正氣未得到回復,腫瘤有可能死灰復燃。情况就如一個社會經常有持槍劫匪打劫銀行金行,不能單靠警察去捉拿劫匪,通常當中有更深的社會問題,例如是經濟不景、財富分配不均,或有非法入境者問題等。若不處理這些大環境問題,就只會終日強盜滿街。   西方腫瘤學近年開始有類近概念。過往第3期肺癌在根治性電療或化療後,就只是定期覆診。但近來研究發現,電療化療後腫瘤消失,亦應接受1年免疫治療,可減低復發,延長壽命。這在肺癌治療中已經是一個新國際標準。類似的建議亦用於其他癌症研究,相信很快會公布結果。由此可見,疾病痊癒後需要增強免疫力減低復發風險。 已經退休的中醫腫瘤學者陳炳忠教授,在他的著作和公開講座中,經常強調利用中藥治療癌症要「長期治療」, 他建議康復後仍要服用至少兩年的中藥。當中是否說明中藥可以增強免疫力呢?仍待進一步研究證實。 篇幅所限,下期再談談其他癌症康復調理。   中醫治療: 網上流傳生食大蒜可改善鼻敏感 燥熱體質易上火 中藥針灸雙管齊下 改善鼻敏感 雞屎藤止痕癢 治濕疹難斷尾 食用過量 腹瀉頭暈 食療推介:濕疹分急性慢性 前者要清熱 後者潤燥 醫徹中西:中西醫合璧藍圖 穴位紓緩咳嗽 杏仁豬肺湯性溫助止咳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Read more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明報專訊】編按:對付晚期癌症,病人一聽到化療,未問療效,先怕副作用;有人要求副作用較少的標靶治療,還有人花費巨額金錢,要求接受近年熱門的免疫治療。 究竟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哪一種最好?   三大支柱——究竟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要視乎不同病人的病情需要。即使同樣患上肺癌,一種療法也未必適用所有病人。(明報製圖)   三十多歲的陳先生正值壯年,一天突然發燒咳嗽,求診後,發現肺部X光有陰影。醫生細問之下得悉陳先生過往幾個月已消瘦了十多磅,進一步抽組織檢查,確診為腺性肺癌(adenocarcinoma);再經正電子掃描檢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另一側肺部和胸腔淋巴腺。   病人有十多年吸煙史,腫瘤對EGFR、ALK等標靶結果為陰性;檢測免疫治療反應率PDL1,染色度60%為陽性。醫生決定用免疫治療藥物Pembrolizumab,經過幾次治療後沒有太大副作用,病人基本上行動如常,X光顯示肺部腫瘤逐漸消失,治療仍在繼續中。   陳先生問,聽其他肺癌病人說,有些病人口服標靶藥,有些則需要化療,甚至混合不同療法,究竟怎樣才是最好的治療呢?所以今次不是介紹肺癌最新治療,而是談談癌症藥物治療的三大療法,即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療法。   化療——餵癌細胞吃毒藥 利用對細胞有毒性的藥物,透過注射或口服進入體內,把生長活躍的癌細胞殺死。很多病人一聞化療色變,不時聽到病人問:「化療是不是把身體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一同殺死?」這問題在不少社交群組或互聯網經常見到。   大部分藥物毒性短暫 沒錯,化療的確對身體正常細胞有一定毒性。但常用的化療藥至少有幾十種,每種適應症和毒性都不一樣。一般來說,化療對正常細胞的傷害,主要是針對一些生長快速的細胞,例如頭髮毛囊、腸道黏膜、皮膚表皮和骨髓細胞等;當然亦會刺激腦部感應中心產生嘔吐感覺。可幸的是,大部分都毒性短暫,隨化療停止,身體便會慢慢回復正常。但有一些藥物可能會帶來長期毒性,例如是對心臟有毒性的阿黴素(Doxorubicin)、可引起長期手腳麻痺的紫杉醇(Taxanes)、可引起腎毒性的順鉑(Cisplatin)。   一般而言,在腫瘤醫生指導下使用化療都很安全,因在每一次化療前,醫生都會透過臨牀檢查和抽血結果來評估病人的狀况,經過精密計算以調整化療劑量,確保沒有超過身體所能承受的累積劑量。此外醫生會處方減輕副作用的藥物,例如止嘔藥、止瀉藥、漱口水等,並適當使用抗生素和升白血球藥物來減低感染風險。   正所謂「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即使是傳統中藥,亦有分小毒中毒大毒或無毒品等級別。有毒的藥物並非不可以用,關鍵是如何安全地使用。化療藥物,若從傳統中藥來看可算是「以毒攻毒」的療法。另一方面,近年研究發現,某一些類別的化療藥物可刺激免疫系統,若然結合免疫治療,有望提升治療功效。   標靶治療——篤癌細胞死穴 標靶治療的原理是針對癌細胞的某一種靶點攻擊,較化療更有針對性,從而減低傷害其他器官。「標靶」,若然用簡單的語言來說,就是「篤死穴」的療法;以肺癌為例,帶有EGFR基因突變的腫瘤,可以用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或較新的奧希替尼(Osimertinib)治療。這些藥物都是針對癌症EGFR突變這個「死穴」,較少影響其他正常細胞。但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常見副作用有皮膚出疹、口腔潰瘍、肚瀉等,是因為這些正常細胞都類近EGFR。   可與化療雙管齊下 增強療效 此外,有一些標靶藥可以和化療雙管齊下以增強療效,例如治療HER2型乳癌,除了用化療藥物外,亦要加上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用來攻擊HER2受體,可大大增強化療的療效。 總括而言,標靶藥有很多種,視乎每名病人的癌症腫瘤特性而定。另外,亦要注意並不是每一種癌症都找得到「死穴」,這個時候就只能靠化療或免疫療法。   近年,隨着基因排序的進步,我們可以將腫瘤基因進行全面排序分析,研究每一個腫瘤的「死穴」。例如本來用於治療卵巢癌的標靶藥奧拉帕尼(Olaparib),可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和乳癌,效果良好。讀者可參考去年12月本欄文章《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免疫治療——發動淋巴細胞攻擊腫瘤 近兩三年,利用PD1/PDL1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Check point inhibitors)成為新趨勢。在某些肺癌中,免疫療法比化療效果更好。腫瘤細胞很狡猾,會利用一個信號PDL1,欺騙身體的免疫淋巴細胞,誤以為腫瘤是身體的一部分而不作攻擊。免疫治療就是透過阻斷PD1和PDL1,令淋巴細胞攻擊腫瘤。常用藥物包括:納武單抗(Nivolumab)、派姆單抗(Pembrolizumab)、阿特珠單抗(Atezolizumab)等,分別適用不同癌症。現在免疫療法大行其道,差不多每一種癌症都可用;免疫療法亦可和化療一同使用,此舉在肺癌中最為常見。相信在未來兩三年,免疫療法的適用症將愈來愈廣。   治療腫瘤仍有其他療法,例如荷爾蒙治療用於乳癌和前列腺癌。近期網上興起十年挑戰(10 years challenge),治療癌症的新藥物在過往十年,和樓價一樣拾級而上。未來十年將會是抗癌新藥的文藝復興年代,相信不少現在未能根治的癌症,在未來可以治癒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