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生被驚所困 上學哭不停

【明報專訊】「番茄」說很害怕返學,一想到上學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與學校有關的人和事。 每天早上,他一邊哭鬧一邊跟父母搏鬥,半推半拉地離開家門;到了校車站又是另一番糾纏。回到課室,番茄又忍不住哭起來,由偷偷飲泣演變成放聲大哭。 不再困擾——在學校裏,「番茄」一想起媽媽,就哭起來。透過認知行為治療,番茄現在不再被困擾了!(作者提供) 今天的「番茄」跟第一次見面時的那個面目無光、眉頭深鎖的「番茄」很不同。今天的他展現了活潑的笑容,還用輕快的語調向我娓娓道來自升上小學這幾個月以來難得感受到的快樂時刻。 由起牀哭鬧至上課 持續3個月 在過去的幾個月,「番茄」經歷了他的人生中暫時最痛苦的時期。每天早上,「番茄」帶着焦慮不安的心情起牀,一邊哭鬧一邊跟父母搏鬥,半推半拉地離開家門。到了校車站又是另一番糾纏。最後父母也拿他沒辦法,唯有親自送他回學校。到達校門,又是拉拉扯扯、哭哭鬧鬧的場面。好歹回到了課室,「番茄」一面上課,一面又忍不住哭起來。由最初在課室內偷偷飲泣,漸漸演變成放聲大哭。偶然會平靜一下,然後思前想後,又再次哭起來。如是者,「番茄」由9月開學至11月都一直處於這個狀態。父母和教師都有詢問過「番茄」不想返學的原因。他只是說很害怕返學,一想到上學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與學校相關的人和事。 教師們起初對「番茄」也特別關愛,明白他剛升上小一,可能在適應上有些困難,也容讓他「發泄一下」。但是到了11月,「番茄」仍然在上課時哭個不停,有時哭聲比教師講課的聲線還要響亮,教師也拿他沒辦法,唯有安排他到社工室冷靜一下。 父母無責罵 堅持送上學 父母也試過用不同的方法應對這些哭鬧場面。最值得欣賞的是他們那份堅持——無論「番茄」怎樣掙扎,父母仍然堅持送他返學校,也沒有嚴厲責罵他,只是堅定地告訴「番茄」:「小朋友是必須要上學的。」話雖如此,我可以從他倆的倦容和臉上的那份無奈,看得出他們來見我的這天已經再無計可施了…… 「番茄」告訴我,他的爸爸曾經跟他一起看過一本有關「種番茄」的書。書中講述孩子的焦慮和擔心就好像種番茄一樣。最初只是一粒很小的種子,你愈是給它注意,愈去給它澆水施肥,它就會結出更多更多的番茄,最後番茄多得很,不知怎麼辦,甚至為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多困擾,最終令自己招架不了。他覺得自己好像書中種了很多番茄的孩子,所以他就叫自己做「番茄」。 解救「番茄」——這本有關孩子焦慮的書把「番茄」從思想陷阱中救了出來。(作者提供) 不知「驚」什麼 感無助不安 那麼,我問「番茄」他最初的那一粒種子是什麼?他想了又想,然後說:「驚囉!」我又問:「咁驚咩呢?」他說:「總之就係驚。」原來他在過去兩個多月一直在「種植」這個「驚」,不斷地圍繞着這個「驚」而「驚」,但不知道自己在「驚」什麼。我說「原來你好驚自己驚!」「番茄」說:「就是了,所以我很害怕去想上學的事。」我說:「那麼,現在是時候勇敢面對了!」 (作者提供) 孩子有時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焦慮起來。而對於自己的負面情緒甚至相關的身體反應,例如肚痛、頭痛、想哭等反應更是無法理解和表達出來,但又不能控制,令他們產生不安和無助感。在這個時候,家長除了要耐心聆聽和接納孩子的感覺外,同時也要引導他們從「認知」(想法)和「行為」(對應策略)兩方面走出負面情緒。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都市壓力】男人心事不輕彈?小心情緒爆煲

都市人每天備受生活、工作、家庭各種壓力,而作為一家之主,不少男士通常扮演強人的角色,有時未能抒發壓在心頭的苦,日積月累下有機會影響心理健康,更有可能壓力「爆煲」。 養和醫院臨牀醫療心理學中心副主任馮淑敏博士表示,現時沒有數據顯示男士患情緒病的比率較高,但男士相對女士而言,較少主動表達自己情緒問題。而社會上有一些如「男兒有淚不輕彈」的既定說法,令男士較傾向於拒絕承認出現問題,將困擾收藏「不求人」,或有些不去處理問題,甚至有些選擇以飲酒、吸煙、賭博等不良嗜好來抒發情緒。若負面情緒沒有循正途紓緩,既無法解決問題、令心情變差之外,更有可能出現嚴重的生理及心理問題,甚至影響生活或人際關係。 馮淑敏博士說,其實不論男女都不應受既定形象束縛,人總有感到困惑、無助或軟弱的時候,遇上困難時找別人傾訴、需要時求助,是很正常的事,並非懦弱的行為。男士們可以多了解自己的精神健康狀况,有需要可進行精神壓力及心理評估,為自己做好準備。若發現身邊的男士情緒受到困擾,適當時應向他們伸出援手,又或者為他們提供實際生活協助,例如幫忙處理瑣事,都有助男士們渡過情緒的低谷。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e代精神:輕生有迹可尋

【明報專訊】近日發生連串年輕人輕生事件,令人慨嘆可惜之餘,也令人反思究竟輕生是否有迹可尋,能否及時阻止? 在精神科的角度看來,輕生的人在最後的日子大多數會有一些舉動。可是這些迹象往往不太明顯,再加上其他人總會有「年輕人怎會死」這種想法,輕視了青少年求助的信號。 那麼,在這個世代,年輕人輕生的迹象其實是什麼? 發表負面情緒 把珍惜東西送人 首先,考慮輕生的人通常都會經過一輪掙扎,所以他們都會嘗試找方法求救。現今網絡已經是青少年社交的主要部分,而且隔着屏幕,人們普遍比較勇於表達自己的感受,所以在社交網絡看到年輕人發表負面情緒,千萬不要只當他們在「強說愁」或「引人注意」,而要認真關心他們的感受。另一方面,他們也可能在網上尋找一些心理輔導的網頁,希望疏導自己的情緒。因此如果發覺年輕人突然對心理學或精神科有異常的興趣,也要適當地問問究竟。 當輕生的念頭愈來愈具體,受困擾的人會開始為自己的離去作出預備。他們可能會忽然聯絡很久沒見的人,而現今的聯絡方式太多是透過手機短訊。他們亦會把自己珍惜的東西送給別人,作為紀念。接着,受困擾的人會開始在網上研究不同的輕生方法,對新聞的輕生報道感到很大興趣,而且開始實驗輕生的可行性,例如在高處張望、偷偷儲起藥物、收藏利器等。 情緒忽然變好 留下最後說話 到實驗完成,一切準備就緒,決定了何時和怎樣輕生時,情緒受困擾的人可能會反常地感到輕鬆。所以當發現年輕人情緒由低落忽然變得好起來,身邊的人更加要留神,這是真正的情緒好轉,還是更大危機的序幕。而決意輕生的人往往會留下最後的說話,所以當「我去死了」、「我先走了」、「不再會煩到任何人了」、「再見了」這些留言出現在網絡、短訊、言談之間,就是一個確實的警號,必須立即行動。由留遺言到實行的時間,通常短之又短,輕生者會刻意讓別人找不到、制止不到,所以接下來的行動十分關鍵。 如何正確地伸出援手,很值得詳加說明,將會於下期探討。但在此先要奉勸一句,千萬、千萬不要以為可以自行幫助一個有意輕生的人,即使家人可以安排人手24小時看守,沒有專業支援,輕生風險往往不會降低。立即尋求專業協助,再跟隨建議接受治療,才可以有效地拯救有意輕生者的生命。 文: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