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徹中西:情志氣血與青春期

【明報專訊】青少年時期的學習能力為未來奠定基礎,不斷擴大的社會生活經驗,探索和嘗試新事物,都促進了青少年之依附性到成年人之獨立性這個過渡期,當身心發育成熟時,每一個人都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成熟的身體、心智和社交情感,令青少年發展成為一個積極正向的成年人。 睡眠重要——青少年時期如能取得神經傳遞、身體機能及荷爾蒙各方面的平衡,才可承受不同的挑戰,而充足的睡眠及情緒健康,對身體尤為重要。(設計圖片,[email protected]) 在青春期轉化的過程中,肉體、荷爾蒙和大腦系統會發生重大變化,為形成成熟的身心做好準備,支持個人的開放和多樣化的發展,包括自我概念,應對方式和社會行為各方面。發展過程中,身體和精神特徵的優點和缺點都可能被擴大。 五神七情氣血不調 影響身心 青少年時,大腦決策往往是被衝動所主宰,這時涉及情緒反應的大腦部分已經發展得很好,之後大腦前額葉開始發育出所需要的控制力、注意力和理性,發展出平衡即時反應與預期反應的能力。所以及至成年之時,每每能在預計長期後果而能夠壓制眼前欲望、處理風險、調節情緒,形成成熟的力量,在長大後仍然需要不時重組處理,豐富應對生命各種挑戰的處理模式。 青少年期要取得神經傳遞、身體機能與荷爾蒙各方面的平衡,在中醫來說也就是五神七情氣血調和,才可以增加舒穩力,承受不同的挑戰,孕育出一個心身整體的良好運作模式。 若途中發生問題,易衍生出各種精神障礙,如抑鬱症、焦慮症以及情緒紊亂,亦可影響到腸胃失調、免疫系統以至抵抗癌症的能力低下,這時就要及早找中醫和西醫糾正問題。 每個人愈能在成長期中能增益舒穩力,克服未來衝突或困難的能力就愈好,健康是選取優質的資源,讓個人可向前推進,這取決於身體各系統的良好及持續的相互作用。充足的睡眠對身體和情緒健康至關重要。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Read more

醫徹中西:中西醫看水腫(一)

【明報專訊】有個年輕朋友,身體健康沒有什麼大病,但近年雙腳總是反覆水腫,找不到原因。醫生斷定為特發性水腫(idiopathic edema),即找不到特別原因引起的水腫,用了各種方法亦不能緩解。近來發現,不少人受水腫困擾,希望藉這幾期文章談談水腫的形成和治療方法。第一篇先說基本理論。 水腫不是病,是一種徵狀。心臟衰竭或腎病病人都會有水腫。不同病引起的水腫表現都不同,或頭面首先水腫,或雙腳先腫;另外,亦有病人因為淋巴受阻而水腫,可見於淋巴切割手術或乳癌病人電療後遺症;亦有不少在西醫看來健康的人無故水腫,或長期站立後雙腳輕微水腫,情况普遍。 要明白水腫,先了解身體的水液循環。 從西醫理論看,身體各處都有血液流通。心臟搏動透過大小動脈,將血液運輸到細胞中。養分和水液會從微細血管流出,慢慢滲透到細胞組織外圍。細胞浸淫在這些液體中吸收養分。正如一棵植物要透過泥土中水分,支撐生存。 這些細胞外的水液,除了供給養分,亦把細胞新陳代謝的廢物帶走,這些液體重新回到細微血管,經過靜脈回流心臟循環,周而復始。 簡單比喻,就如家中自來水系統。供水相當於人體動脈,當中有水壓,若沒有水壓,就供應不了自來水。水壓和血壓道理一樣,沒有血壓,身體亦不能供血。高血壓是常見病,但血壓過低亦有問題,細胞會缺乏供血。自來水由供水站和大廈水箱,流到家中的水龍頭或花灑,作我們日常生活所用,就正如身體的微細血管。 水用過之後變成污水,必須有去水處,如洗手盆或浴缸去水位,這就如靜脈。另外,有一些如坐廁旁的去水口,是一個較為細的備用去水位,就好比淋巴系統。 當供水(血)和排水(血)兩者沒有問題,循環暢通,身體才能正常工作。身體水腫就好像家中水浸一樣,不外乎幾個問題。 身體水液循環不暢通引致 第一是去水位阻塞。靜脈血塊阻塞(血栓,thrombosis)會引起局部水腫;但有時靜脈沒阻塞,但靜脈壓力過大,令血液回流速度減慢,就會引起雙腳水腫。這情况常見於長者,或心臟病、糖尿病人,嚴重可致肺部積水。情况如家中去水位,雖沒有阻塞,但去水速度非常慢,可能是下游渠道淤塞,或下排水渠負荷過重,壓力過大,超過了本身的承載力。 此外,血蛋白不足亦會導致水腫。原因可能是嚴重營養不良,腎臟問題引起尿液中大量流失蛋白,或是腸胃問題令到長期肚瀉,流失蛋白,或肝功能減退(例如肝硬化)減低蛋白製造。血中的蛋白有一樣特別功能,就像一塊吸水海綿,有一種吸力(oncotic pressure)把血管外的細胞液吸回血管。假如這種回流速度減慢,就會引起局部阻塞,形成水腫。打個譬喻,就如家中企缸,去水位沒阻塞,但冲涼後去水緩慢;問題是出於企缸斜度不足,水流向去水位的速度慢,造成水浸。 從上可見,身體結構和運作原理,與簡單機械和物理原理相同,並不複雜。古代視醫生為「醫工」,其實某些方面和工匠分別不大。 下期從中醫角度再談。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Read more

醫徹中西:癌症要戒糖嗎?(下)

【明報專訊】上兩期講癌症食糖的理論基礎,以及西醫對於癌症食糖的看法;也講述了「升糖指數」和「升糖負荷」兩種概念。今期將從中醫角度再作解釋。 甜食生「濕」 黏連難纏 中醫如何看待甜食? 中醫認為各樣的甜食都產生「濕」。平日我們經常聽到「濕滯」、「濕熱」,究竟「濕」是什麼?簡單來說,濕是身體的廢物、無用的廢水。經常食糖分高的食物,脾胃難以消化就會產生濕,濕的特性是黏連、纏綿難癒,即俗稱的「好難清」,就像廚房裏抽油煙機的油漬,往往難以清除,而且要很多時間才可以洗乾淨。當濕愈積愈多的時候,同一時間會產生「熱」。熱,類似西醫學中所講的發炎。濕熱兩者互惠共存,難以一時清除。所以俗語常說「濕滯濕滯」表示麻煩事,其實已經意在其中。 慢性炎症 中醫視作濕熱 西醫所講的很多慢性炎症,在中醫看來都是濕熱,舉例說,反覆性尿道感染、大腸自身免疫發炎症、皮膚的各種瘡瘍等。那麼慢性發炎和癌症有什麼關係呢?在二○一○年著名學術期刊《細胞》當中重新提出了癌症產生的十項特質(hallmarks of cancer),其中新增的一項就是長期發炎。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胃癌。現在發現胃癌不少是因為胃部感染幽門螺旋桿菌,引起慢性發炎,最後變成腫瘤。又例如克隆氏症和潰瘍性結腸炎,大腸因為受到自身免疫力攻擊而長期發炎,增加了患大腸癌的風險。所以這些病人要定期進行腸癌篩查。又例如下肢皮膚長期潰瘍亦有可能變成癌症。所以長期發炎可以是致癌的,中醫往往就會叫患者減少進食產生濕熱的食物,和現代對癌症的認識有異曲同工之妙。 所以從中醫的角度,癌症病人其中一樣需要戒口的是各類甜食(當然亦有其他食物需要戒口,有機會再詳談)。一些糖分較高的生果,很多時亦是產生濕熱的食物,例如是菠蘿和芒果,這一類生果要盡量減少。過往傳統西醫一般不重視戒口,但近年已經有愈來愈多研究證明,升糖指數高的食物,會增加身體發炎反應。這就解釋了為何普通市民都注意到,進食某些食物後,皮膚病例如濕疹、暗瘡會加重,其實都是發炎反應增加的表徵,和中醫戒口避免進食熱氣食物是一脈相承。 至於米飯等碳水化合物,適當進食是必要的。現代營養學認為糙米溝白米好,中醫亦認為單吃紅糙米,身體會較為乾燥,兩種均衡進食是必須。 對於有人建議完全戒糖,其實不少中藥當中亦含有糖分,例如人參、西洋參和生地黄等,可見中醫都不是主張完全戒糖。 癌症病人的飲食忌宜絕對是一樣非常複雜的課題。希望這三期專欄文章,為大家打破一些迷思。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Read more

醫徹中西:西醫不能說的「身體唔好」

【明報專訊】最近看到一份科研報告,指出肥胖的人炎症指數會增加。其實,不止肥胖人士,很多以為與發炎無關的疾病,炎症指數也會增加。 發炎不一定細菌引起 發炎的意思不一定是細菌引起。燒傷、扭傷也會引起發炎。其實很多人在骨痛、胸痛的時候,醫生診斷為關節炎、胸膜炎,都是沒有細菌的發炎。肥胖隨之而有的炎症,可以說是身體狀况不佳的一種表現反應。 最近有一位中年男病人,六年前患上鼻咽癌,當初做了電療和化療,癌症一直沒有復發,只是口乾未能改善。但五年後,聲線開始變差,看醫生後,發覺是左邊聲帶神經半癱,斷定為最近的病變。為何在五年後才有這種病變呢?據說是神經炎或血管發炎所引起。奇怪的是為何在五年後才發生呢?來診時,他的身體完全不在狀態,所以可以說是身體狀况不好的時候,炎症會增加,這病人就是因之前鼻咽癌部位引起這些局部病變。 炎症與身體狀態息息相關 整體來說,炎症與身體狀况不好有密切關係,只是西醫不能以身體不好為診斷,既以微觀方式去解釋身體各部之時,更難說宏觀性身體不好。同樣,很多人神經衰弱、憂慮、抑鬱的時候,身體明顯不好,有些更加因身體狀况不好影響精神,炎症指數更高。以上男病人,雖然說是聲帶神經半癱影響沙啞失聲,怎樣醫都無改善,但以中醫藥療法,清痰通絡消瘀,八星期後明顯聲音響亮清晰。 中醫以臟腑氣血,痰阻瘀塞等方法去描述其中的這種變化,不失為一個可用之法。其實,西醫亦可將整體身體用微觀方法,在這方面重組思維框架,加倍精心描述以前未提及的身體全面細節,而以新診斷框架解說炎症各方面的問題。 當中醫西醫互相添補,醫學方面可以有更多進步空間。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Read more

醫徹中西:治療路徑 非中即西?

【明報專訊】多日忙在寫報告,為剛完成的中西醫醫學平台及中西醫協作路向調查(IJOP)兩年的工程做綜合結果。發覺中西醫結合比以往多了很多空間,更多西醫和中醫認同,中西醫協作對市民有利。 病人利益為前提下加強合作 在香港,若中醫西醫持續地競爭以求超越對方,並不是一個好現象。現階段,雖然中西醫學在很多細處存在不相容的地方,但在某些程度上有合作空間,尤其是以病人利益為前提的情况下。 西醫學依據邏輯智慧,在歷史的長河上結構出紮實的根基,贏得社會的認同支持。相反,中醫學講述的「陰、陽、表、裏、寒、熱、虛、實」,講究各力量間的平衡與協調,雖然給人一種不實在的感覺,但得到民眾的支持;同時亦經歷了長遠發展,形成一套完整的學術語言,表達出整套醫學理念。 病人普遍對病情只是一知半解,要對病人闡述病情的全部並不容易,人往往受部分事實和認知而有所影響。若中、西醫學以對立形式去推廣本身的醫學,市民大眾只可憑自己的判斷,選擇其中一個較符合自己意思的方法,亦會從親朋好友的意見中,對有關信息給予好評或負評。但這如同瞎子一樣,只能相信中、西醫學各自發表的事實推演解釋。 病人經歷疾病,從中醫或西醫的治療得到痊癒後,見證他們認知的事實;可是,對於不是他們選擇的治療方式,或改用其他方式是否會得出更好療效,他們無從比較。最終,病人雖然從西醫、中醫或親朋友好獲得大量病情相關資訊,但只能選擇一個疑似最快復元的治療途徑。因此,本港中醫和西醫處於不協調的狀態下,許多病人未能及時得到最妥善的處理。 有見於此,有需要研究中西醫協作政策及各方的看法。其實中醫西醫可由微量至緊密的協作。這兩年接觸醫療界各方人士,希望得出一些結果可以用於臨牀醫療上,作為規劃中西醫協作的藍圖;另一方面,在專訪面談及一系列學術活動間,建立及深化人際網絡,促進中西醫協作交流團結力。過程雖然吃力但幸好有不少好的回報。 中醫西醫不求競爭以超越對方。以病人利益為前提,中醫和西醫協調會使病人得到最妥善的處理。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