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丨醫徹中西:中西醫合力 尋最佳治癌方案

近期遇上一名病人,他的擴散前列腺癌頗為頑固,傳統荷爾蒙治療、標靶治療和化療都沒有太大效用,後來經過腫瘤基因排序,發現腫瘤有一種特別基因,結果用了非傳統治療前列腺癌的免疫療法,再加上電療鞏固療效,病人癌指數下跌,最新的正電子電腦掃描已差不多找不到腫瘤痕迹。 Read more

醫徹中西:對抗高血壓 「周公」幫大忙

【明報專訊】近日一個朋友患上頗為嚴重的高血壓,需要服食多種藥物控制。他問中醫如何看待高血壓?他的病其實是有迹可尋的,近來他的工作非常忙碌,經常缺乏睡眠,面色早已帶一點青灰色。我對他最重要的建議是,必須增加晚上睡眠的時間。一星期後,經過充足休息,他青灰的面色已經大大減退,面上光澤重現,在中醫學上,這種面色為「有神」。 Read more

醫徹中西:中西藥夾攻癌症 會否傷肝?

【明報專訊】根據浸會大學10年前的統計,香港近半癌症病人同時使用中西藥治療癌症。不少癌症病人希望利用中藥調理身體,增強抵抗力,另一方面又擔心同時服用中西藥會損害肝功能。這是中西醫結合治療的重要障礙。中西藥同用會否損害肝功能?恐怕沒有一個簡單直接的答案。 常用中藥,少則300多種,多則500種,藥性和毒性各有不同。藥性較溫和的中藥如黨參、紅棗、淮山、杞子、茯苓等,是一般家庭常用的煲湯材料,或融入到各式各樣菜式當中。在便利店買得到的「健康飲料」,當中亦有中藥成分。這是中醫所說「醫食同源」,中國人飲食很難完全避開中藥。至於一些癌症病人有可能用到的中藥,包括蟾酥、半枝蓮、白花蛇舌草等,屬中醫所講的抗癌中藥,藥性和毒性較強,長期服用恐怕對身體產生傷害,必須在中醫指導下適量使用。   西醫嚴格監察傷肝風險 西藥抗癌藥亦會引起肝毒性。但抗癌藥物包括化療、標靶藥或免疫療法,在臨牀使用前都經過不少研究,對於肝毒性的發生率,以及如何因應肝功能調校藥劑量,都有清楚指引。例如,新的免疫療法,有小部分病人會因自身免疫系統攻擊肝臟引起急性肝炎,在臨牀上亦見到。應對方法是馬上用大劑量類固醇,減低自身免疫攻擊肝臟,否則可能有肝臟衰竭甚至致命風險。所以西醫處方抗癌藥物時,會定期監控肝功能和其他血液指標,一旦肝功能出問題,可以及早提供適當治療。另外,有部分新藥物推出市場後,發現有在研究中未察覺的毒性,就會透過發表文獻等方法,通報各國藥物監察機構,讓全世界醫生獲得最新的藥物毒性資訊,是對病人多一層保障。所以,西藥當中有肝毒性,是一種可以控制的已知風險(calculated risk)。   部分補益中藥損肝功能 至於中藥的肝毒性研究,一般沒有西藥般清晰,主因是中藥藥方是複方,很難斷定是哪一隻中藥引起肝毒性。但隨着中藥研究逐漸增多,已有不少研究報告提示可能引起肝毒性的中藥。我在去年亦發表一篇文獻回顧,詳細列出可能引起肝臟毒性的中藥和科學證據強弱的等級。有一些補益中藥像何首烏、補骨脂,長期服用會損害肝功能,這些中藥應由中醫師處方。另外,醫管局轄下毒理參考實驗室(Toxicology Reference Laboratory)亦有不少中藥毒性的資料,再加上衛生署的通報機制,利用中藥治癌的安全性,應該會相應提高。 中西藥同時使用會否增加肝毒性?這方面的研究非常少。我在瑪麗醫院做過一個初步研究,追蹤180多個病人,他們接受西藥抗癌治療同時服用中藥,對比單使用西藥,肝毒性會否增加,結果發現兩者並沒有顯著分別。研究結果在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亞洲年會中發表,但只屬非常初步的研究。要研究中西藥共用的安全度,最好的研究方法不是傳統的「雙盲對照組」實驗,而是在全香港建立這類病人的大數據資料庫,利用人工智能找出當中可能引起肝毒性的組合。這才是最實際最貼地的研究。 最後,補充一句,癌症病人若同時使用中西醫療法,建議先請教中西醫,並定期驗血以策安全。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醫徹中西:癌症「雞尾酒治療」中西醫共通

【明報專訊】傳統西醫治療癌症,一般使用對細胞有殺傷力的化療藥物;過往10多年也選用針對癌症細胞的標靶治療。癌症治療有一個用藥次序,腫瘤科醫生定出所謂「第一線藥物」、「第二線藥物」等,先用科學證據最充足的治療,若然失效,就退到第二線治療。一般來說,第一線治療比第二線更有效。這就是我們醫生常說的「順序治療」(sequential treatment)。 Read more

醫徹中西:不同癌症 康復調理大不同

【明報專訊】癌症康復者利用中醫藥調理身體,改變身體的致癌環境,並修補因癌症或治療對身體造成的損傷,甚為重要。其實不同的癌症患者,康復後所需要的中藥治療方法並不是一模一樣。     以大腸癌為例,不少病人接受大腸手術後,發覺大便習慣有改變。因大腸減短了,加上化療後改變了腸道內微生物環境和腸道黏膜損傷,病人可能會長期肚瀉,進食後有消化不良或脹氣的情况。中醫看來是因為脾虛有濕,治療可運用以參苓白朮散為基礎的方藥,利用茯苓、白朮、黨參等中藥強化脾氣。臨牀所見,不少大腸癌康復者有淤塞和大腸濕熱的情况(註),這個時候在補脾氣的基礎上還要利用土茯苓、薏仁等清利濕熱的中藥,再適量加上活血化瘀的中藥以清除餘毒,否則一味進食補益中藥可能適得其反。此外,部分病人可能接受俗稱「O仔」(oxaliplatin)的化療藥,副作用是手足長期麻痺,可以用補氣血、舒經活絡的中藥治療,或加上針灸,亦有一定的效果。   乳癌康復病人需疏解鬱結 乳癌病人康復後所面對的問題,一般較其他癌症多。其中一樣是精神緊張、情緒低落,即中醫所講的肝氣鬱結。在中醫角度來說,乳癌病因是長期精神緊張、心理壓力過大引起肝氣鬱結,而肝的經絡正好穿過乳房,長期肝氣鬱結,再加上疾瘀等病理產物久積成癌。所以不少乳癌病人本身已經較精神緊張,再加上治療副作用,例如化療後引起脫髮、膚色指甲暗啞等影響了外表,進一步加劇精神緊張。治療除了要給予情緒開導,照顧者或家人給予精神支持外,亦可以加上中醫藥的針灸和中藥療法,以疏肝解鬱安神。至於病人在化療後引起的脫髮,可服用補血中藥,例如當歸、雞血藤、熟地或何首烏等(有說當歸含有雌性荷爾蒙,乳癌者忌用,此問題日後再細述)。但要注意的是,長期及大量進食何首烏,有可能導致肝損害,必須小心。所以無論用什麼中藥,必須先看中醫師,作適當處方,避免自己長期進食單味中藥。   此外,乳癌病人大多有不同程度的失眠,不少病人需要長期服食安眠藥。原因相信是多方面,有的是因為精神緊張,有的是因為擔心治療效果,有些是因為化療引起失眠等。外國有些研究發現針灸可減輕乳癌病人的失眠狀况。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和中醫藥學院正聯合做一項研究,利用針灸治療乳癌病人的失眠,有興趣參與者歡迎詢問(電話:5615 6391陳小姐)。   註:參考文章《醫徹中西:大腸癌=濕熱?》bit.ly/2NqwjtQ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相關文章: 中西藥隔8小時食 一樣相冲 體內相遇影響藥效 【中醫治療】中西合璧例子:蠔菇或減化療毒性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藥調理防癌復發 長期作戰 醫徹中西:牙醫學中醫有什麼用?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西醫合璧藍圖 Read more

醫徹中西:牙醫學中醫有什麼用?

【明報專訊】一位資深牙醫因對中醫有興趣,來到診所跟診,同場有另一位中醫,大家作豐富的學術討論。牙醫跟診完畢後問了一些病症的整體看法,有很好的交流,但是最後他說:雖然了解中醫很有意思,可是在牙科上不知道有什麼用處?我回應說:西醫往往也有同樣疑問,學了中醫這不屬於自己本科的知識可以有什麼用? 一般來說,西醫在本科裏學到的已經足夠醫治病人,雖然學醫時沒接觸到中醫,但是不管西醫或牙醫,本科已經有很多醫療細節去幫助病人,所以自然認為用學到的已經足夠使用。但當接觸中醫後,或許覺得有幫助。   (胡景禧攝)   跳出本科框框 避免漏診 第一,醫生看病時,如果遇上一些醫學問題是他以前沒接觸過,有可能因為沒學習過而漏診。漏診需要正視,有時可以影響很大。常見病人有嚴重痛苦,但因醫者本科有所限制而找不出診斷,或簡單以為找不到肉體病患就當作精神病態。當一旦漏診了重要的病變,除了影響病人,醫生心裏亦不好過。所以當學習更多,病人來診時發現病人有其他病徵就可以提醒早點注意,這對病人百利而無一害。 第二,當每個人多學了,會更清楚哪一條渠道更好。雖然已有足夠能力醫治病人,但再加上對中醫的認識,就會有另一個角度幫助病人,不論學習的是中醫、西醫或是牙醫,也需要有這種心態。若未能從多方面分析時,有可能只治好一些病徵而忽略了發病的根本;若能及早看出問題的本質,就可以更清楚治療的先後次序:可能是中醫先,可能是西醫先,治療不會繞道。   有更多方法、藥物選擇 第三,可以有更多藥物選擇。就以牙科作例子,牙痛當然看牙醫,但牙肉痛可能是身體不佳而引起的牙肉發炎,而非因牙周病而引起的牙肉腫痛。除了用牙醫的嗽口藥水,這種狀况找中醫清熱可能更有效;亦可以用西藥Docusate,是一種軟便劑,但也帶有清熱作用(注意不是所有軟便劑都有清熱作用)。所以可以說,當你掌握更多不同的知識時,就可以更有效地運用不同的方法去幫助病人了。 第四,如果做醫學研究,各方不同的角度有助釐清病本病證,研究會進一步提升。 總之,多方的學習,能夠幫助在整個醫療健康普及,西醫與中醫可以有所交流。   相關文章: 單靠刷牙 難滅口腔壞菌 【中醫治療】木賊當牙刷 先浸軟勿硬碰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藥調理防癌復發 長期作戰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西醫合璧藍圖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食得唔食得——論「迎糧」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