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賢心事:長時間工作易情緒不穩

研究顯示,超時工作跟焦慮、抑鬱等情緒有關,可能會影響睡眠、使人容易疲倦,甚至出現自殺念頭等等。香港的工作時間長,相信很多人對連續長時間工作、沒有足夠休息也有一些親身體會。如果只是短期的超時工作,精神還能勉強撐下去。但如果連續兩三天長時間工作、缺乏睡眠,情緒便會開始變得浮躁、思考緩慢、判斷力和工作效率下降。尤其是如果工作裏有很多「電光火石」之間要決定的事情,精神疲倦時便不能冷靜思考,作出焦躁的決定。 Read more

【有片】快狠準 脫離癌痛苦海

抗癌路上,「癌痛」是令人痛不欲生的一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全球每年有550萬名末期癌症患者遭受中度至重度疼痛折磨。癌痛是否無得醫?長期服用止痛藥會否上癮?一旦使用嗎啡是否等同「死刑」? Read more

親密關係:男性護老者 苦在心裏口難開

【明報專訊】在香港,甚至其他地區,男性護老者都是被邊緣化的一群。相對女性而言,男性護老者較難主動求助,也不習慣將情感吐露。然而,強烈的情感倘若沒有出口,長期壓抑可能引致抑鬱,又或者當累積到一個爆發點,便一發不可收拾,令護老者作出傷害自己或被照顧者的極端行為。 Read more

【精神健康】知多啲:因習慣麻木≠因抑鬱麻木

【明報專訊】街頭小巷每周連發催淚彈、警民對峙,香港人由最初的激動、震驚、傷痛,漸漸習以為常,變得麻木。趙思雅認為,這是由於對事件產生了慣性(habitation)而出現所謂的「麻木」,在心理學上,慣性與敏感遞減是不一樣的概念。 Read more

【精神健康】陪伴孩子 齊擺脫無力感籠罩 聆聽接納真實感覺

【明報專訊】柔柔和媽媽也感到十分無力。這份無助感,近來一直籠罩着我們這個都市。無論是青春期的孩子或成年人,實在非常困難,有很多恐懼和不安。面對前所未有的社會危機,感到無奈、無力、無助,是正常心理反應。我選擇陪伴,聆聽和接納她們真實的感覺。 Read more

從「心」治療腸易激綜合症 患者常見的5個情况

腸易激綜合症屬於慢性功能性腸胃障礙,患者症狀因人而異。但心理因素有可能會令症狀持續、惡化或引發其他症狀。心理學家指出,如患者需要接受心理治療,可以與藥物治療同步進行,以達致相輔相成的效果。 Read more

兒言自得:坐困愁城

【明報專訊】今早坐計程車上班,司機是一名約40來歲的中年男士,舉止態度彬彬有禮,兼且健談。我上車不久他便打開話匣,內容離不開近日的政治風波。今時今日,和陌生人討論政治議題是高危動作。即使親如父母兄弟子女家人也會因政見立場不同而反目,朋友網上群組討論政治,因意見不合而鬧翻脫組的更比比皆是。和陌生人談政治,大有可能由討論變辯論,再由辯論變爭拗,沒來由的傷了和氣,兼破壞心情。 耳不聽為乾淨 那知出乎意料,司機先生並沒有作任何說教式的政治表態,只是感慨近日社會氣氛令他感到鬱悶,做事提不起勁,一人獨處時更會感到抑鬱煩躁,覺得前路一片灰暗。為了不讓自己的心情太受時局影響,上班時已不像以往那樣全天候地聽電台廣播,只選擇留意交通消息,更盡量避免收聽有關示威衝突的報道。這時剛巧是新聞時間,他忙不迭按掣轉換廣播頻道,可是轉來轉去都是報道昨天晚上的衝突新聞,他最後索性把收音機關掉。看來「耳不聽」為乾淨,是他逃避現實的良方。 今天的香港,不知有多少人會像司機先生那樣受時局影響感到鬱悶,甚至抑鬱,要逃避現實。記憶中令市民情緒大受影響的社會事件,大多與經濟有關,好像金融風暴、股市大崩盤、經濟衰退等。在這些情况下,市民有些成了負資產;有些因公司倒閉或裁員所累而失業,家無恆產手停口停的打工仔更不知如何養家活兒,心情抑鬱是理所當然。至於因政治事件影響情緒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30年前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整個事件維持了差不多兩個月,雖然地點遠在北京,但香港的傳媒,包括電台、電視,無日無之地差不多全日直播現場景况,令香港的聽眾和觀眾,包括我自己,有很濃烈的代入感。記得那時回醫院上班,除了照顧病人時不能有雜念,更不能讓自己心情影響工作之外,其他時間都在辦公室悶坐,提不起勁做其他工作,什麼科研、進修、搞學術研討會等正常活動,全丟到了一邊。有時一班同事坐在會議室或休息室,不會像以往那樣高談闊論,言笑盡歡,大多不發一言愁眉深鎖,明顯地患了集體抑鬱症,深深領略了「坐困愁城」的滋味。 出路至為重要 「坐困愁城」一語出自舊五代史的《趙思綰傳》。本來是指守在一地,找不到出路,引伸形容極度憂愁、煩惱的樣子。成語的主角趙思綰不是一個好東西,他曾任後漢永興節度使,以殘暴著稱,後因作反被後漢大將郭從義圍困永興城數月,城中糧盡,苦無出路,「坐困愁城」這成語便由此而來。 反觀今日香港,示威抗議成了常態,政府又似苦無對策,市民生活愈來愈受影響,眼見百業逐漸蕭條,經濟下滑,香港逐漸喪失了世界名城的色彩,卻看不到出路,怎不興「坐困愁城」之嘆?看來遇到困難景况,「出路」是至為重要。趙思綰雖然不堪,但他的幕僚給他獻計,讓他找到出路,保命全城。雖然他後來又再圖反叛被誅,但那已是後話。 祝願全港市民,有關當局,能為當前景况找到出路。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明報專訊】新生精神康復會獲得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捐助,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作推行階梯式網上自助心理支援平台「賽馬會心導遊計劃」(Jockey Club TourHeart Project),並推行專為受抑鬱或焦慮情緒困擾人士而設的「情緒GPS」服務,提供「指導式自助治療」。     經電話或網上報名,工作人員在一個月內聯絡申請者,作初步評估。心理健康主任會為合適的申請者提供6至8節單對單指導式自助治療,強調自主學習。完成每節指定功課練習,可以循序漸進地達到目標。 為切合個人需要,單對單指導可以選擇親臨中心會面、電話或視像會議方式。 服務對象: 年滿18歲 經評估後有情緒困擾 具基本中文讀寫能力 現時未有接受其他心理治療或輔導服務 查詢:3188 2550 網址:www.egps.hk 知多啲:4%港人患驚恐症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Read more

弟強迫症 母抑鬱 一人照顧兩病人 陷困局誰伸援手?

【明報專訊】照顧長期患病的家人,恍如午夜獨行,容易被孤獨和惆悵所包圍。如果只靠獨力支撐,重擔或會將照顧者壓垮。同路人的支援,不單了解彼此的感受,同時提供寶貴的經驗分享,恍如引路燭光,助照顧者重拾動力,陪伴至親繼續走復元之路。 壓垮照顧者——弟弟患上強迫症,媽媽患上抑鬱,照顧兩人的重擔,幾乎把Amy壓垮。(RyanKing999、pat138241@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非事主) Amy困倦的日子始於2003年,當時,就讀初中的弟弟每日放學後總是失蹤,她與母親忙於工作,無暇顧及弟弟。「見他每天如常上學,放學後卻遲遲不回家,我們以為他去了吃晚飯。當年手提電話還未普及,我們也無法隨時聯絡他。」 弟弟躲洗手間不斷洗手 每晚等了又等,Amy開始感到不對勁,有一晚,她決定致電學校查問弟弟的行蹤。駐校職員在校內尋人,最終在洗手間裏發現弟弟的身影,原來,他下課後一直躲在洗手間內不斷地洗手,直至深陷漆黑之中仍不能自拔。 校方將弟弟的個案轉交社工跟進,其後他確診患上強迫症;翌年Amy母親亦確診患上抑鬱症。三口之家,兩人患病,這對Amy而言是雙重打擊。母親及後更因病辭去工作,與弟弟日夜相對在家,照顧的責任全落在Amy身上,重擔幾乎把她壓垮。 Amy一家居於狹小的公屋單位內,由於母親和弟弟經常爆發衝突,鬧得不可開交:「家中地方淺窄,弟弟在看電視,不滿媽媽阻礙他的視線,有時他會激動得扔杯或電話,更曾令媽媽腳部受傷。」即使Amy在外工作,弟弟亦不時來電要求她善後,焦慮不已的她唯有一下班便趕回家。 嘆一口氣,Amy繼續回憶往事:「到了晚上,他們還是會吵……我和媽媽同房,我躺在牀上卻睡不了,很害怕下一秒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白天忙於工作,晚上則要在家擔當調解角色,令Amy身心俱疲,無力感經常來襲,「有時我也不知道該勸誰,只能半夜坐着,等他們下了火,確保他們不會傷害對方」。 家屬聚會 建立自我價值 10年過去,弟弟及媽媽的病况反反覆覆。及至2014年,Amy陪同弟弟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她以康復者家屬的身分加入新生會家屬支援服務,參加不同聚會,如做手工、探訪及本地旅行等,家屬在不同活動及聚會中,互相認識及交流。 擅長做手工及烹飪的Amy,在家屬支援服務找到自己的價值。她常擔任義工教導其他家屬下廚,包括製作糯米糍、豆沙角、蘿蔔糕等,亦積極參與不同院舍的義工活動,設計及製作毛巾花小禮物,「有了自己的生活,長期擔心家人的情緒便得以紓緩」。 互相傾訴 接受病情起伏 Amy又說,從前不知可以和誰傾訴,但遇上同路人之後,不用多說,對方已能理解她的苦况。更重要的是家屬之間的交流,改變了她對家人患病的看法:「以前我很不了解精神病,總以為他們的病會完全康復,一旦病情惡化更是難以接受;現在卻學懂與他們在病情起伏中成長。」 文:黎卓敏(新生精神康復會註冊社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