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感提升 色差改善 激光新法治老花 遠中近都睇清

【明報專訊】很多人都會問:「我從小到大視力良好,又沒有近視遠視,即使五十多歲也沒有白內障等問題,為何卻有老花?」其實眼睛的晶體跟其他器官一樣,用得多總會退化,晶體逐漸失去彈性,開始硬化,不能對近物對焦,因此看近物時會變得模糊。 ▲晶體老化——人到中年,眼睛的晶體開始退化,逐漸失去彈性,不能對近物對焦,便會出現「老花」。新的激光融合矯視手術,是改善老花眼方法之一。([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深近視一族可以透過激光矯視免卻戴眼鏡的不便,那麼老花又可否藉手術「逆轉」視力? 當有一天,你察覺自己將手機愈拉愈遠才看得清屏幕上的字,「老花」或許已經悄悄來了。老花出現,就需要一副專供近距離閱讀的老花眼鏡,但如果本身已經有深近視或遠視、散光等,就可能要隨身帶備兩副眼鏡,或選擇多焦點老花鏡片。除除戴戴換眼鏡,不少人都會覺得麻煩,於是也會想到可否如近視般接受矯視手術? 目前醫學界有3種針對老花的矯視手術,雖然都不會令眼睛晶體逆轉至年輕時的狀態,但至少讓視力不受影響,可如常生活。3種手術包括: ‧單眼視覺(Monovision) 最早的老花矯視方法,適用於40至65歲沒有白內障人士。利用激光打磨角膜改變弧度,把主力眼的近視、遠視、散光矯正,用以看遠物;而另一隻眼則預留或製造約150至250度近視,用以看近或抵消老花。可是,手術沒有矯正中距離視力,所以病人術後看中距離事物會不清晰,景深立體感較差,手術後駕車或運動時會受影響。滿意度僅約六成(59%至67%)。 ▲手術影響——接受單眼視覺矯視後,視覺上的立體感會較差,駕車泊位時或會無法掌握停車距離。([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多焦點人工晶體手術(Multifocal IOL) 適合65歲以上及同時患有成熟白內障人士,因為中年病人做會有較高風險出現視網膜脫落。以手術摘除原有晶體,植入多焦點人工晶體,治療白內障,同時改善老花問題。病人於術後看近或遠距離的事物都清晰,不過可能會出現較多「鬼影」(影像重疊)或眩光,夜間情况或更嚴重,而劇烈運動可能會有晶體移位的風險。晶體未有混濁的40至60歲人士,未必適合這治療方案。 ‧激光融合矯視手術(Laser Blended Vision ,LBV) 英國眼科教授Dan Reinstein一直研究激光矯視技術,2016年7月在期刊CRSTEurope內發表對老花手術的看法。Dan Reinstein視力一向正常,亦曾為約25,000名病人施行眼科手術。直至53歲那年,他發現自己開始有老花,遂研究最適合自己的根治方法。他表示:「兩種傳統老花矯視手術的效果相若,需要考慮的着眼點是手術風險,亦是病人最關注的事。」雖然當時他已年屆53歲,但他沒有患白內障,眼睛的晶體仍然很清澈,加上他熱愛運動,而且需要為病人做手術,所以治療老花問題亦不是隨意決定。有研究發現,每1000名接受多焦點人工晶體手術的病人當中就有1人出現嚴重併發症,如永久失明;而每1000名接受單眼視覺手術的病人,則有1名視力較手術前差。對於Dan Reinstein而言,單眼視覺手術的風險較低,但他仍然想選擇另一個更理想的方案。 LBV是目前較新的老花矯視方案,技術保留了單眼視覺的原理,並於預留或製造150度近視的眼睛加入輕微球面像差(Spherical Aberration)以增加景深及改善色差,為雙眼創建融合區(Blend Zone),使大腦更容易融合兩隻眼睛的圖像,提供良好的遠、中、近視力及不影響原有的顏色及立體感敏銳度。此手術彌補了上述兩個手術的不足。Dan Reinstein領導的臨牀研究,為148名病人(296隻眼睛)作激光融合矯視手術,病人年齡44至65歲,手術後追蹤1年,98%看遠可達20/20良好視力及99%看近可達J3水平(正常無老花眼者可看到J3)。 白內障成熟患者不適用 不過,此手術不是人人適用,它亦有一定的限制,患有成熟白內障不適宜,因為已有成熟白內障的病人,視力會比正常眼睛弱,不能達到最佳效果,而且若白內障惡化,視力亦會繼續變差。此外,圓錐角膜、青光眼,及曾有角膜感染或免疫系統疾病等人,亦不適合。而過去曾接受激光矯視的病人,需要醫生檢查角膜結構及厚度,才判斷可否再次接受LBV治療。因此,應向眼科醫生諮詢,選擇最合適自己的老花矯視手術。 文:葉凌寒(眼科專科醫生)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兒童控近視﹕中大研究 眼藥水「控視」 減畏光負作用

除了特製鏡片,要減慢近視加深還有另一選擇。中大眼科中心推行「低劑量阿托品眼藥水減慢近視加深研究計劃」至今3年多,參與的近視兒童獲分派阿托品眼藥水,每日滴一至兩次,並定期覆診。中大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助理教授任卓昇表示,效果相當理想,參加者近視加深速度減低約六成。 以阿托品來控制近視,主要有兩個原理。首先,眼睛看近物時,睫狀肌肉會拉緊,看遠物時會放鬆;若未能及時放鬆,調節力變差,便無法清楚對焦,阿托品的作用就在於放鬆睫狀肌肉。第二,阿托品能抑制鞏膜(即眼球表層)纖維組織的生長,令眼球不易拉長。 阿托品的功能早為人知,但過去數十年,世界各地都沿用1%的高劑量來減慢近視,「睫狀肌會完全放鬆,眼睛自動變焦的功能卻減弱,看近物變得模糊」,同時瞳孔難以收縮,進入眼內的紫外線增加,令使用者變得畏光。 眼球發育期停用 近視或再深 今次研究計劃則使用0.01%的阿托品,屬於低劑量,卻一樣能令近視受控,又去除了副作用,「初期可能不適應而有少許怕光,但很快會回復正常,亦毋須佩戴變色鏡片阻擋紫外線」。至於以後會否出現眼睛問題,如較易患白內障或提早老花?任卓昇認為風險不高,「的確未有研究保證無長遠影響,但目前為止,未發現低劑量阿托品有任何副作用,家長不用太擔心」。 參與研究計劃後約兩年,家長可決定是否繼續使用,年齡是重要考慮因素,「若12歲參加計劃,14歲時近視受控,又已到了近視減慢的年紀,便可試停。相反,若6歲時參加,兩年後停用的話,眼球仍處於發育期,近視可能再加深」。 ■試驗分享 選合適方法 近視變淺 ◆李采霖 13歲 采霖10歲參加計劃,當時左右眼均有225度近視,沒想到如今,近視竟減至200度,令她十分驚喜。任卓昇解釋,近視變淺僅屬個別例子,但3年來沒有加深,足見情况穩定。 使用阿托品前,采霖參加過另一研究計劃,以隱形眼鏡控制近視,有一次卻未能自行脫下。爸爸擔心采霖會對佩戴隱形眼鏡蒙上陰影,亦怕有損眼睛健康,故改為使用眼藥水,「始終是外用,即使過敏或發炎,也可立即停用及急性處理,比起放鏡片進眼內,感覺安全點」。 不過,爸爸認為家長應按孩子需要,去選擇減近視方法:「有些孩子怕眼藥水『醃眼』,但采霖平時有游泳,不會怕水跑進眼內。」孩子亦要有恆心和耐性,每天持之以恆地滴眼藥水,才會見效。 怕家族遺傳 及早預防 ◆李允祈 11歲 李允禧 7歲 3年前,允祈的左右眼分別有125及150度近視,使用了阿托品兩年,度數分別增至200及225度。雖然度數增加,但媽媽Kanris透露,她本人有700多度近視,家族成員亦有深近視,「遺傳的機率很高,故她的近視加深速度受控,我已很滿意。她起初不太習慣滴眼藥水,陽光下會矇起眼睛,但現在已經習慣」。 允祈去年曾停用阿托品,但想到她仍在發育期,近視會繼續加深,Kanris決定再次讓女兒參加研究計劃。同時,研究計劃剛於今年擴展,未有近視而有家族近視歷史的學童,都可以使用阿托品,Kanris欣然為7歲兒子允禧報名,「一來家族遺傳嚴重,想提早預防,二來可讓眼科醫生跟進眼睛狀况,一舉兩得」。

Read more

【讀者MailBox】人到中年老花? 原來糖尿上眼

【明報專訊】問:一個四十多歲的糖尿病患者,任職售貨員,有一天發現自己看不清楚商品上的銀碼,影響工作。經初步檢查發現既非老花,也非眼睛疲勞。到底是什麼原因? 答:引起視力模糊的原因可以有很多,而上述個案的病人患有糖尿病,宜特別提防「糖尿上眼」。糖尿病是因胰島素代謝混亂而引起的疾病,患者的血糖會較高。血糖過高會損害血管,而有大量微血管的眼睛則十分容易受影響,從而引起「糖尿上眼」。 「糖尿上眼」主要是指由糖尿病而引起的視網膜病變,主要可分為周邊視網膜出血或缺血及糖尿黃斑水腫,有部分患者會同時出現兩種情况。 早期無病徵 嚴重或盲 早期的「糖尿上眼」可以全無病徵,但後期可出現視力模糊、視力彎曲或變形,而糖尿黃斑水腫患者更會出現中央視力缺損,再嚴重更會引起失明。由於早期的「糖尿上眼」可以全無病徵,不少病人在確診時視力已經嚴重受損。 治療「糖尿上眼」以往主要以熱能激光為主,但這方法可謂玉石俱焚,因為除了將病變的血管破壞外,同時亦會破壞正常的視覺細胞。近年有一種名為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Anti-VEGF)的眼內藥物注射,有助消除水腫,改善視力。有美國研究顯示,如果進行連續五至六個月,每月一針的基礎針療程,病人的視力會有明顯改善。 糖尿病人宜每年驗眼 歸根究柢,積極控制糖尿病才是預防「糖尿上眼」的有效方法。病人要恆常運動,定期覆診,亦要注重健康飲食。此外,要及早確診「糖尿上眼」,定期檢查十分重要,一般會建議糖尿病患者最少每年驗眼一次,如眼睛已出現異常,醫生或會建議病人更早覆診。而病人亦可用一些工具,如:視力表、阿姆斯勒方格等作自我監測,一旦出現問題亦應盡早求醫。 文:劉大立(眼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理大:22萬長者視力低於標準 6米內方看得清 增跌倒風險

【明報專訊】理工大學昨公布「香港長者視力狀况及視障問題」研究,發現本港逾22萬長者的視力水平低於世衛標準,當中屯門區情况最嚴重。研究團隊表示,長者視力出問題會增加他們跌倒的風險,並影響日常生活,促請政府加強對視障長者的支援。 屯門重災 排白內障手術全港最長 理大研究團隊於2011至16年間,在21間長者社區中心為1774名60歲或以上長者做視力篩查,發現全港有21%長者的視力水平低於世衛標準,推算獲得視力矯正後,仍有22萬多名長者的視力水平在標準以下。根據世衛標準,一個正常視力的人視力較佳的眼睛,能於18米距離清楚看到事物,若測試者需在6米距離才看得清,即該測試者的視力水平低於正常。而長者的視障問題,主要為屈光不正(45%),即近視、遠視、散光、老花;其次是白內障(36%)、黃斑退化或病變(6%)及青光眼(2%)。 是次研究的重災區為屯門,近40%長者視力低於正常水平;情况較佳的是沙田區,比率有9%。理工大學眼科視光學院副教授張銘恩分析,屯門區新移民較多,該區的家庭收入中位數較低,加上新界西醫院聯網的白內障手術輪候時間長達27個月,為各聯網之冠,令長者要更長時間才有機會改善視力問題。 中輕度視障無資助 視光師倡增支援 研究指出,視障長者跌倒的風險較正常視力長者高75%。香港眼科視光師學會會長羅桂媚表示,視障長者會接收眼睛傳遞的不完整視覺資訊,如錯誤評估梯級邊緣的位置和高度,導致踏空梯級跌倒。羅桂媚說,長者視力受損會影響日常生活,例如看不清電視畫面、書本及藥物標籤,有長者更會因視力問題而感到被孤立或沮喪。 香港執業眼科視光師協會會長鄭偉澤認為政府對視障長者的支援不足,現時香港只為嚴重視障,即法定失明人士提供每月最少1695元的傷殘津貼,而輕度及中度視障人士則不獲資助。他建議政府資助60歲或以上長者做綜合眼科視光檢查和購買視力輔助工具、放寬傷殘津貼要求,及成立地區視障中心。 右眼失明 左眼不清 社署拒老翁申傷津 69歲的郭伯伯年輕時右眼因視網膜脫落而失明,後來又患上青光眼,視力嚴重受損。郭伯伯平日因看不清街景而不敢搭巴士,受多種眼疾困擾的他慨嘆政府對視障者的支援不足。 郭伯伯20年前視網膜脫落,左眼完成植入晶片手術後,視力回復至近視100度,右眼報廢,後來他患上青光眼令視力再受損。他說青光眼使他的視野不完整,看到的事物中間有一層霞霧,像私家車的水撥撥不乾淨車頭玻璃的水。 視力不清對郭伯伯的生活造成極大不便,他曾因無法看清巴士號碼而搭錯車,現時外出只敢搭地鐵,過馬路也會擔心看不清路面狀况而發生意外,多會繞大圈尋找行人天橋或隧道。 退休10年的郭伯伯每兩個月都要到醫院覆診,他曾向社署申請傷殘資助但不獲批。理大眼科視光學院榮休教授胡志城表示,郭伯伯雖然右眼失明,左眼視力嚴重受損,但仍未達嚴重視障的程度,故不符合申請資格。他批評政府對嚴重視障的要求過於嚴格,「幾乎要完全看不到(事物)才有資助」,若以國際標準評估,郭伯伯的個案應該可以獲得資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