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談健康:我不是藥神

【明報專訊】最近看了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這是一部在中國拍攝的電影,電影在2018年7月在全國正式上映,內容非常精彩,主要是反映在現代社會中,先進的醫藥費用非常昂貴,是一般老百姓難以負擔的水平。 片中主角「程勇」,他的爸爸患上了血管病,需要動手術;在醫院中動手術動輒需要數萬至十數萬元,程勇想方設法籌募這筆手術費,如果不是,他的爸爸便不能動手術了。 一天,一名血癌患者來到程勇的店舖,求他幫忙進口印度藥;因為這名血癌患者買不起天價的正版藥來保住生命,所以只好希望程勇能夠從印度帶回一批仿製的特效藥,使他可以保持生命。影片中最後情節是程勇被捕、被判監,影片中很多情節,正正是反映到現今社會所面對的各種問題。 ▲《我不是藥神》劇照 標靶藥成效大 費用昂貴 這些醫療費藥費的問題,是社會中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片中所說的一種藥「格列衛」(Gleevec),成分是伊馬替尼(Imatinib),是治療慢性粒性白血病的一種特效藥,能夠有效延長患者生命,這是一種慢性粒性細胞白血病的標靶藥,也是人類史上第一批成功研製的小分子標靶藥物。在「格列衛」面世之前,慢性粒性白血病患者在5年的生存率通常在50%以下,當用了這種標靶治療,生存率可達到90%,而且絕大多數患者可以如常地工作和生活,這些病人的生存率和普通人不相上下,所以這個標靶治療藥是在治療血液癌症中的一個大突破。 但可惜的是這種藥物非常昂貴,這並不是只是在中國的問題,其實在全世界這種藥物都非常昂貴,所以當這種藥物如果沒有醫療保險的支付,或政府公共醫療體系的承擔,普通人是很難長期付得起這種很有效的標靶治療藥。 影片中有非常多的經典台詞﹕「命等於錢,沒有錢買藥就沒有命」、「誰家能不遇上個病人,你就能保證你這一輩子不生病嗎?」、「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藥就在那裏,我卻買不起」。 其實這些醫藥問題,並不是中國社會獨有的,在世界上各社會也都面對相同或類似的問題。 文:譚國權(腎病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譚談健康:飛虎夫人 不敵港3號殺手

【明報專訊】從小就聽說過陳香梅這個名字,我並不認識她,但從一些長輩口中知道,陳香梅在中國是一位名人。到了大一點的時候,才知道她是抗日飛虎隊的名將領陳納德的妻子。新聞報道,前幾天她在美國因為中風後出現的併發症,與世長辭了。 因中風併發症辭世 根據報道,陳香梅生於北京,日本侵華時她就讀於九龍真光中學,後來畢業於廣州的嶺南大學。在抗戰期間她擔任中央通訊社記者,訪問飛虎隊的陳納德,抗戰結束後,兩人結婚。 她是在水門大廈自己的公寓中去世。原來水門大廈就是當年著名的「水門事件」發生的地方,也是因為水門事件,令到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下台;也由於水門事件,突顯出今天新聞自由的可貴和重要。 中風(Stroke)其實是腦血管疾病,又稱腦血管意外(Cerebrovascular Accident,CVA)。在香港,中風是第三位殺手。腦血管出現問題,可以是血管阻塞或血管爆裂,令腦部血液供應受阻,腦部細胞得不到充足的氧氣和營養,神經細胞因而受損或死亡,就會產生中風的各種徵狀。 高危族:三高、煙民、肥胖 中風徵狀各有不同,主要取決於哪個部分的腦細胞受損,包括言語不清、半身不遂、流口水、吞咽困難、大小便失禁等,又或者部分身體感覺麻木,嚴重者會引起死亡。腦中風的高危因素,包括血壓高、糖尿病、膽固醇過高、吸煙、肥胖、缺乏運動等。 中風的徵狀可能突然出現,預防中風,包括戒煙、定時休息、保持心境平和適當運動。如果患有膽固醇過高、血壓高、心臟病和糖尿病等,應小心飲食,按時服藥,定時檢查和治療,保持身體健康,減少中風的風險。 中風如果是因為腦血管阻塞,現在已經知道若能夠在短時間內給予正確的藥物治療,可以把已阻塞的血管打通,有助恢復腦細胞功能,把中風的傷害減低。所以,如果一有問題,應盡快求醫,不要延誤病情。 文:譚國權(腎病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